舆论引导

【CDT档案】2020年十大真理部指令

比新冠病毒更可怕的是谎言病毒——直到今天,我们仍不知道这场大流行的零号病人是谁?它是如何从动物传染到人类身上的?但另一边厢,宣传机器已经加大马力,一边宣扬中国的“抗疫奇迹”,一面嘲讽别国“连抄作业都抄不好”。即便李文亮医生在去世前发出了“真相比平反要更重要”的呼声,但传播真相的公民记者、民间志原者却都因“寻衅滋事”而被逮捕、被拘留。

这一切都令人绝望,但它们并不是全部——民间智慧仍然在审查的夹缝中萌芽、生长,《发哨子的人》一文被删除后,网友们用火星文、盲文、emoji、摩斯电码、篆书、文言文等方式展开了一场反审查接力,留下来的作品足以载入互联网史册;李文亮医生去世那一晚,“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响彻中国互联网,而网友们的心声也将他微博变成了一座“互联网哭墙”。

阅读更多

歪脑 | 张洁平:真相没死,只是你不再相信了

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干掉他?不。突然消失只会令他影响力更大。死亡引发的集体哀悼,常是言论转化为政治行动的开始。对独裁者来说,一个异议者的处境无关紧要,真正要紧的,是那些相信他的人——怎样重新掌控他们的心,才是重点。

怎样减弱、消除异议者对群众的影响力?隔离。竞争。抹黑。不消灭他,但限缩他发挥影响、及为自己辩驳的能力。派十个人与他竞争,分薄支持者注意力,并争夺粉丝。寻找弱点、痛脚,想办法抹黑他,破坏群众对他的信任。至此,异议者肉身仍在,甚至仍发声,但人们已听不见他,即使听见,也不再相信他。他就不再是威胁。

在极权国家,最具威胁力的异议者,不是任何个人,而是真相。

阅读更多

NGOCN | N记评论丨疫情中的另一场战事

这种以罚管网的手段常态化后,固然可以保持网络空间的“清净”,但长久以来,也使得“造谣”变成一场演出——人们再也不信“处罚造谣”真的和谣言有关。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