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

All

Latest

李静睿:爱情 一个决定性瞬间

本来没想过为情人节这件事更新,在自己的情感生活过于稳定之后,我对讲述它失去了兴趣。昨天晚上,我们一个庞大的家族去吃火锅,鹅肠鸭掌毛肚脑花黄喉鳝鱼天梯,吃完一身臭火锅味,大家一起走路回家。河边有放孔明灯的恋人,沉沉树影盖住这破败的旧城、满地的垃圾,后来走到一排破房子,我对萧瀚说:“看到没有,以后要是我们离婚,就得来这里办手续。”...

BBC | 小偷手抄电话通讯录还失主被赞业界良心

湖南长沙一名小偷手抄iPhone通讯录与电话SIM卡一同寄还失主,被赞业界良心。 长沙媒体报道,化名邹彬的失主11月15日与三个陌生人一同乘出租车由湖南益阳返回长沙,但是抵达目的地后他发现自己口袋内的iPhone4手机不见了。 邹彬认为偷自己手机的应该就是在出租车上坐在他身边的人,于是发短信到自己的手机要求小偷将手机寄回。 他在短信中威胁小偷自己有背景,并警告说一定会找到小偷。...

陳文敏 – 太荒唐了!

明報    2013 年 1 月 2 日 在除夕前氣溫驟降,走在街上,寒風凜冽,令人感到寒冬已至。大除夕夜,維港兩岸的璀璨燈火迎來 2013 年。香港的除夕燈火被列為全球最佳除夕燈火匯演,這是港人值得驕傲的,也再一次印證香港人的創意。 自己素來沒興趣湊熱鬧,尤其是在人多擠迫的環境。除夕夜在家隨手翻看一些舊報紙,當中一段新聞一直令我困擾不安。「太荒唐了!」——這是新聞的標題,也是劉霞令人震撼的控訴。劉曉波因為撰寫《零八憲章》而下獄,諾貝爾和平獎未能給他帶來自由,而妻子劉霞亦遭軟禁,除了一星期兩次探望家人外,基本上與外界隔絕,家門前長期有公安守候,而這已經維持了兩年! 太荒唐了!劉霞究竟干犯何罪而須受軟禁?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擁有核武和太空技術,但莽莽神州,竟容不下一名弱質女子?她唯一的「錯」是她的丈夫提出了改革和拿到了諾貝爾和平獎,這在很多國家均屬榮譽,在中國卻要換上自由與尊嚴。 這是甚麼國度?這是甚麼法治? 除了荒唐以外,我們還有何言以對? 有人說,要發展經濟便得犧牲自由人權,我不明白,發展經濟與軟禁一名弱質女子有何相干?以言入罪又如何幫助經濟發展?發展經濟為何不能有公平審訊?經濟要發展到甚麼地步才可開始尊重人權自由?如果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還不夠容下一名沒犯任何罪行的女子,這個國家的法治還有甚麼希望? 領導人多番強調要推行法治,要以法治國,每次提到法治便會搬出過往四十年訂立了多少部法例,但被問到實際運作與執行時,又會說中國法治歷時尚短,問題複雜云云。這些推搪,與軟禁劉霞又有何關係?維穩,其實就是打壓異己,要打壓異己,是因為政權交接,內鬥劇烈,最終還是政治封閉使然。沒有政治改革,貪污仍會不絕,人權自由也始終只會是一種施與。 張文光 - 此恨綿綿 明報    2013 年 1 月 2 日 除夕,一家人吃年夜飯。 忽然,電視看到劉霞,被好友擁抱着,悲喜交集。 那是美聯社突破封鎖,訪問劉霞之後。一眾好友,在劉曉波的生日,再來一次闖關。 黑色的冷帽,灰色的外衣,劉霞樸素得像修行者。 細看一身灰衣,像極年前與劉曉波合照的那件衣裳。當時,劉曉波從後擁抱着她,背景是一排書架。 那是兩人最幸福的時光,躲進小樓,讀書寫畫,不管冬夏與春秋。 但劉曉波忘不了六四,像帶着罪疚的倖存者,要用餘下的光陰,為六四亡魂奔波。 他寫下了《零八憲章》,本來也不是驚世思想,但他卻串連海內外的知識分子,聯署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 他的行動,讓中國政府想起,捷克哈維爾的《七七憲章》,想起東歐的顏色革命,連柏林圍牆也推倒的日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況人心中流播的思想? 劉曉波很快便被監禁 11 年,但很快又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 當世界渴望劉曉波獲得自由時,中國反而將劉霞軟禁起來。他們不單要監禁劉曉波,還要禁錮劉霞接觸世界,透露劉曉波的任何信息。 這樣絕情的事,只有中國政府做得到。 於是,劉曉波坐牢,劉霞也坐牢,天長地久,此恨綿綿。 劉曉波在錦州監獄,人們插翅也飛不進去。但劉霞住在北京,記者也好,老友也好,伺機闖進劉霞的家,給她溫暖的擁抱,帶來各地的關切和祝福。 像胡佳的朋友們,用盡千方百計,只闖關 3 分鐘,讓世界看到劉霞的悲苦與淚光。 事後,胡佳說:「看到她,感覺她很虛弱,走路就像一個老太婆,眼睛裏全都是絕望和恐懼。」 一個喜歡寫詩、攝影和繪畫的揚眉女子,竟被軟禁成為「絕望和恐懼」的老太婆。 中國,就是這樣令人痛心,它強大而無恥,它富裕而醜陋,它完全蔑視人類的文明價值,卻說自己是泱泱的大國崛起。 中國,欺壓異見者已司空見慣,挑戰着人類良心的底線。 就像今夜,一年將盡,原是家家團聚的日子。然而,劉霞仍要忍受惡霸政府的欺凌與軟禁,劉曉波仍在獄中渡過漫漫長夜。 人們怎能麻木與沉默呢? 即使文字是怎樣無力,也要寫下微不足道的聲援,為劉曉波,也為劉霞。 張文光   [email protected] 相關報道: 好友衝破攔阻探劉霞 胡佳:她已經要絕望了 劉霞:我活在荒唐的國度

余英時覆黃國昌先生書

2012年5月4日 Vic:我不會說余英時先生是「 華人學術界最後的良心 」,但覺得他非常可貴可敬,確有大學者的風範--至於 「大師」的稱號 ,就留給識時務的俊彥吧。 昨天看 自由時報的報導 ,還有點懷疑「像中共這樣一個橫暴、下流、腐敗、殘忍的統治集團,是絕不可能獲得穩定的」會否是報紙自己加的。今天搜尋網路,看來確是余先生親筆所書。 這封信值得各地華人細閱,尤其是已落入中共手中的香港,以及正面對中共滲透與統戰的台灣。不認清中共的面目,就可能做了奴隸還不自知。面對「中共這樣一個橫暴、下流、腐敗、殘忍,絕不可能獲得穩定的統治集團」,面對為了私利,「下定決心迎合中共意旨」的政客、商人與無恥文人,我們甘願屈服,甘願同流合污嗎? --------------- 國昌先生: 收到五月二日來信,附來「五四座談」大綱及蔡其達先生大文〈 春祭,怎奈得暗黑鉤沉 〉,十分感謝。 很多年前,我因為在《中國時報》上發表文字的關係,曾和蔡其達先生通過幾次信,他當時是負責編輯。其達先生學識廣博、專業精當、品德卓越,在我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至今不忘。現在讀到他的大文,看他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我感到無比的憤慨。你們決定在五月六日「以座談方式探討『蔡其達事件』對台灣新聞自由與民主發展所蘊涵的意義,以及民間社會應該如何看待後續發展」,我完全贊同並全力支持。  我在美國遙看台灣這幾年來的政治變化,早已發生一種很深的憂慮。 我覺得台灣有一些有勢有錢的政客和商人,出於絕對自利的動機,已下定決心,迎合中共的意旨,對台灣進行無孔不入的滲透;公共媒體的收買不過是其中一個環節而已。 你們所發起的「拒絕中時運動」和這次「五四座談」恰好證實了我的憂慮。 台灣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今天這一點點民主和自由的成果,體制雖已初具,基礎則尚未穩固。 台灣知識人社群必須以維護民主、自由體制並促使它不斷成長,為最大的天職;稍有鬆懈,便必將落進中共的「統戰」謀略之中。 「拒絕中時」和「五四座談」都是及時的「救亡」行動,足以將上述那一類商人和政客的原形展示出來,使廣大的台灣人民有普遍的警覺。 稍知中國大陸內部真實情況的人,都不會為中共表面的「經濟繁榮」所惑。從中共「維穩」經費超過國防經費這一點來看,這一政權已在無比的恐懼和慌亂之中,正符合「日暮途窮,倒行逆施」的古話。剛剛發生的薄熙來大案和陳光誠國際事件,都為我們提供了最可靠的事證。這些事件不過是浮在水上的冰山一角,其下層的崩解動向可以想見。 像中共這樣一個橫暴、下流、腐敗、殘忍的統治集團,是絕不可能獲得「穩定」的 ,現在大陸各地群體抗爭事件每年不下一、二十萬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說不定什麼時候局面失控,一種不能想像的解體局面便會突然出現。前蘇聯的崩潰並無絲毫外力在起作用,極權體制內部的無數矛盾才是逼使它走上滅亡的力量。 台灣有不少人患著「恐共症」,中共勢力之所以能透過政客與商人而滲透進來,便是由於這一心理因素的作祟。我盼望台灣知識人能在解除「恐共」心理方面,能發揮一點作用。 二O一二年五月四日 余英時

溫州鐵路災難 家屬怒吼﹕只顧通車不救人

家屬怒吼﹕只顧通車不救人 4屍5命失至親 誓追究到底 2011年7月26日 Vic:出事後,迫不及待的搬出一個漏洞百出、無法令人信服的事故理由(雷擊?天啊,你們的鐵路就這麼脆弱?),然後還意圖諉過給前線員工(說很可能是司機過度疲勞)。然後勿勿結束救援,待發現還有兩歲女童生還,就說是「生命的奇蹟」。然後勿勿找三名官員當替死鬼,希望堵住天下人攸攸之口。然後在現場就粉碎並掩埋車體,說是為了方便救援(粉碎事故車體,不妨礙調查事故原因嗎?)。 這就是香港建制派急不及待要與之接軌的中國鐵路。 ---------------------- 【明報專訊】發生溫州動車特大事故的甬溫線昨晨近7時恢復通車,死亡人數進一步增加至39名,死難者家屬對當局在事發後數小時宣布停止救援感到憤怒,砸毀溫州第23中學的家屬接待中心的枱櫈,及追打現場工作人員,昨晚數十名死者家屬更到溫州市政府靜坐抗議。有死難者家屬控訴,當局為求盡快讓鐵路通車,置被困車廂乘客於不顧,匆匆下達停止救援、清理路軌的命令,他們誓要追究到底。 溫洲市民默哀放孔明燈 據溫州市官方介紹,截至昨晚6時,「7‧23」動車追撞事故遇難人數已增至39,較前日增加4人,有4具遺體在現場掘出。官方稱,這不是最後的遇難者數字。大量溫州市民昨晚自發在市政府前的世紀廣場,為死難者默哀,並放孔明燈。數十名死者家屬也參加並靜坐示威。 堵市政府路面終見官員 這些死者家屬昨午從殯儀館聚集到第23中學,要求與鐵道部工作組人員會面,解釋過早下令停止救援和公布事故真相,並抗議政府部門善後工作中不力。晚上7時許,20多名家屬到市政府門口靜坐,要求見政府高層。到了9點半,久等不果後,家屬堵塞了市政府門口的路面,才有官員出來,請他們到信訪辦見面。 來自浙江紹興的楊峰,在事故中失去了妻子陳碧,以及大姨、岳母、外甥,其中妻子陳碧懷有7個月身孕。他昨日披麻戴孝控訴,「岳母和外甥的屍體是在鐵道部宣布救援結束20小時後在現場被發現的,同車廂的另一名兩歲女童(指父母罹難的伊伊),被發現時還生還,鐵道部說的『生命的奇蹟』完全就是荒謬」。 楊峰說,他在出事當晚9點鐘聽到消息後,從紹興開車,到溫州事故現場是凌晨1點,當他衝過兩道特警的封鎖線,「過田、過河、爬山、過鐵路,終於被我進入了現場。」可是看到的,卻是消防官兵列隊等待領導人訓話,並沒有人救援。 「我自己爬進損毀的車廂,看到車內有手有腳,可是沒有人幫忙救援。」楊峰說,消防員告訴他,沒有大型切割機器,也沒有生命迹象,救援已結束,清晨5點鐘清理現場,「16號車廂被吊車吊下來,另一個車廂甚至是被拖下來的,根本沒考慮裏面的遇難者」。 「人還在裏面 就清理垃圾」 「我老婆的臉被挖得面目全非,姐姐(大姨)的頭沒有了一半。」楊峰形容當時認屍的情形說, 人是用機器挖出來的。人命在鐵道部的官員眼裏不算什麼 ,「人還在裏面,就開始清理現場垃圾,難道垃圾比我們的人還重要?」「為什麼鐵路部門一介入,消防施救馬上就退下去了?是生命重要還是鐵路通車更重要?」 對於鐵道部發言人的鞠躬道歉及官員下馬,他十分不屑﹕「如果死了人,只要鞠個躬下個台就能把問題解決,我相信中國的事故會愈來愈多。鞠個躬下個台,我太太、丈母娘,他們都不能回來!」 楊峰控訴期間,有死者家屬將接待處的枱櫈掀翻,並與工作人員爭執,數名家屬一度追打工作人員,場面混亂。警方到場才將事件平息。鐵路部門稍後表示,會將家屬的訴求向上級部門反映。昨早消防部門再派出救援隊到場搜救,但再未發現被困人員。當局再度宣布搜救全部結束。至昨深夜,事發現場再有大型工程車駛入,擬將車廂殘骸進一步粉碎。 明報記者 李泉 林錫禮 溫州報道 埋車被質疑毀證 鐵道部﹕便救援 【明報專訊】當局在清理事故現場期間,把落到橋下的車頭就地掩埋,引起公眾質疑,當局此舉是否為了掩埋證據。前晚的鐵道部記者會上,發言人稱掩埋車頭只是為了「便於救援」。 在事發翌日,救援人員就在用挖泥車在現場挖了一個大坑,將車體掩埋,並拆毁了部分車體。在官方最初的「事故由雷擊引起」的解釋令眾人覺得不可思議之時,掩埋車體的舉動引起了「掩蓋真實事發原因」的猜測。 08年膠濟鐵路事故 曾就地埋車 在全球的交通事故現場,就地掩埋殘骸的做法極為罕見。事實上,在火車脫軌等事故發生後,經常有調查人員在現場仔細搜尋車體碎片,以協助事故調查。不過,曾有報道指出,中國當局在2008年4月28日膠濟鐵路發生特大事故後,也有就地埋車的做法。 前晚的新聞發布會上,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就疑問回應道,「因為當時在現場搶險的情況,環境非常複雜,下面是一個泥塘,施展開來很不方便,還要對其他的車體進行處理,所以他們把車頭埋在下面,蓋上土,主要是便於搶險。」他還說,現場工作人員稱,「不是想掩埋,事實上這個事情是無法掩埋的」。 這一回應仍無法平息疑問。共同社引述北海道學園大學的鐵道工學教授上浦正樹表示:「為驗證煞車等設備是否發生故障,保存事故車體是非常重要的。」就中國政府掩埋車體的處理事故方式,他又說道:「只有在失敗中反覆學習才能取得技術進步。這麼做無助於防止事故再次發生。」 京滬線故障 客困車廂兩句鐘 【明報專訊】安徽定遠縣一處京滬高鐵供電站昨日發生故障,導致11班高鐵停駛,乘客被困在悶熱的車廂內逾兩小時。 此外,因北京前日降下13年來最強暴雨,京承鐵路北京密雲段因泥石流而塌方,6列普通火車停駛10多小時,逾4000乘客受影響。 新浪微博網友透露,昨午5時左右,G20次開到安徽定遠縣桑澗鎮附近突然停下,冷氣關閉,列車長逐個車廂通知是「全線停車」。車內網友發微博說﹕「外頭正在下雨,車門已經打開,有人爬到車頂上修理。」受影響的班次還有G44、G213、G17、G43、G411、G163、G145、G147、G166和D88,東方網引述鐵路部門消息稱,已啟動應急預案及組織搶修,對旅客表示歉意,但故障原因仍在調查。

被失踪的良心

每次和那些不“翻墙”,或者是那些“懒得”翻墙的人说起天朝的种种神奇事件,特别是一个正常人走在街上会“被失踪”这种事,我收到的最多反应都是“不可能吧”? 当然,只看ccav的话,当然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就算是失踪不见的律师也可以把他说成正在和谐社会的光辉照耀下快乐生活 。而近日的茉莉花则带来了更大的被失踪潮。一名外籍人士凭空消失了五十个小时,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只能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一场误会 ”。 这些不是“反动媒体”的宣传,也不是我被反动媒体“洗了脑” 。就不算以前被失踪然后又出现的了,现在还下落不明或者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关的人中就有我在个人层面认识的朋友。他们就和你我一样是白天工作晚上爱玩的人,不是成天就谈政治的神经病,更不是什么收了美帝钱的“民主人士”,他们的甚至论调还相当不同 —— 例如 郭卫东 @daxa ,失踪之前几乎天天都反对茉莉花这个活动,可还是逃不掉这样的遭遇。很显然,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你的观点。更甚者,有推友因为一句话就消失不见,最后 被劳教一年 。 而昨天被消失的,则是艾未未。 实话说我完全没有艺术细胞,也不太懂艺术,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一直没有怎么关注他 。但我一直坚信草根运动,自下而上的努力才终究会带来变革。  他给我带来的最大震撼就是地震后的 公民调查行动 —— 这完全是我想象中的草根活动,但这不是由那些“民主人士”所发动的,也不是那些在海外急不可待的声称自己是茉莉花发起人的那些“民主党”发起的,而是一名艺术家。  有生以来我这个艺术盲第一次感觉放佛领会到了艺术的一点门道 —— 艺术来源于生活,真实和个人经历。 前段时间还有一名被消失,然后被拘捕的 冉云飞 。长得像大字不识的匪徒,文章却十分了得。当然文章写得好的多了去了,但有“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这种韧性和耐力的作者可不是随处可见的。 更了解他之后,发现他也不是一些人口中只谈政治的精神病。对生活,家人的热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郭卫东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推友。虽然年龄比我整整大十二岁,可谈起话来相当投机。为人激情,有正义感, 对比起那些一边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一边高喊万岁的房奴、蜗居、环球时报读者,我反倒在类似于郭卫东这样的百姓中看到了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当坚信自己的命运会掌握自己手里之后,对很多事物的态度都会由此改变。 我很想列出所有消失或者被塞进监狱的推友,可在心里打草稿,列了十几个我知道的名字之后,才发现这实在是太多了,需要专门功夫才能统计名字。  我想上面这三个名字可以说是个很好的概览 —— 只是还差一个律师,我想不起我对哪位律师熟悉到了可以评价的地步,就不妄议了。 看着这些人的名字,我在想他们的共同之处在哪儿。“都是反动分子”这种帽子显然不能乱戴,“被消失者”所覆盖的行业,和他们的主要“事迹”远远超过下这种结论的人的想象。从环保主义者到艾滋病活动家,从艺术家到作家,从作家到只是喜欢在网上发言的普通职员,几乎都包含在内。那么为什么他们都会有相同的遭遇? 他们不是因为自己才被失踪,被判刑的。 当然他们是因为自己的言论而遭遇麻烦,但他们的言论却都不是为了自己。   这个和看到自己房子要被拆了才抱着煤气罐坐房顶,或者只是上网呼吁的人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我想不用再多说我们和动物的根本区别之一,也就是对同类的关心和照顾,这种爱是进化论无法完全解释的。我相信很难碰到否认这一点的人,但如何表达这一点却有很大的区别。偷一句话,我觉得这句话能够很好的解释“爱国”和“爱国主义”两者间区别  —— “连活着同胞的苦痛都漠不关心,却有脸说不忘死去的同胞”。 曾经有个段子说,我党每一次在修理良心犯时走漏了消息都会造成几百万美元的损失 —— 得用这个价钱去把自己的形象补回来。  他们很明显是知道一个正常的政治以及社会生态是长得什么样的,也试图在各种各样的宣传中努力描写这个画面,现实却往往相反。这种精神分裂是自上而下的 —— 至少我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德智体美劳”,但如果人人都以此行事,镰刀斧头帮还怎么各个击破从而苟延残喘? 但就算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来讲,我们也应该明白,如果你觉得 别人的不幸与你无关 ,那么有一天不幸发生在你身上时,别人也会是这样想的。就像不是先有国家才有人,人权必定高于主权一样,人良心的存在早于政权的出现,也必定不会被暴力所扼杀。这些被失踪的朋友就是这一点的最好证据。不管他们今天究竟身处何方,只要我还能在报纸,网页,和网友间的谈话中看到这些名字,就证明他们和他们所代表的人性中美好一面并没有消失,并且在继续成长。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