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All

Latest

译读 | 上海滩巨富刘益谦:豪掷十亿买什么?

“回来上海的感觉真好。”这是中国亿万富翁刘益谦的开场白。时值2月,4个月前,他豪掷1.7亿美元拍下了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的一幅画,并因此在国际舞台上饱受争议。我们的会面地点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他在这座城市开的两家私立美术馆之一。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刚刚坐下,他的面部表情扭曲了一下,大声地打了个喷嚏,纸巾或手挡都挡不住。他下意识地拿起纸巾从上往下擦了擦鼻子,彻底擤了擤鼻涕,然后将纸巾捏成一个球,放在我们中间的玻璃咖啡桌上。随后,他回到了家乡的主题:“这个城市可能没多长历史,但是它由移民所造就,为移民而存在。我们接触来自五湖四海的种种,住在这儿的人必须要适应。”

朱其在这里 | 《弱势:中国和欧盟的艺术与人权》展览

展览名称:《弱势:中国和欧盟的艺术与人权》; 展览时间:2016年2月22日; 展览地点:欧盟驻北京使馆(北京东直门外15号); 主办:欧盟驻华使馆文化处; 协办:中国独立艺术家联盟; 项目管理:艾莉雅; 展览发起:杨伟东、朱其、艾莉雅; 策展人:朱其; 参展艺术家:陈庆庆,陈光,戴翔,代化,高氏兄弟,莫毅,王钟,肖鲁,徐勇,俞心樵,杨伟东。...

夏阿:微博画展 这一年多的创作合辑

相关阅读:民国画事 | 让萧何骑车追韩信 簪花仕女玩自拍 陈寅恪曾说,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以画事君之理解,就是说劝告世人要没事找事瞎忙一忙,但也不要以为天天瞎忙有多伟大。 今天推送这位画家,夏阿,有人觉得很有趣,有人可能会觉得很无聊,甚至“有辱斯文”。但画事君觉得正因如此才好有趣。夏阿的画是一面镜子,能照出每一个灵魂的丰富性和差异性:有些画看起来很正经其实很无聊,有些画貌似无聊其实才是人生真谛。...

TANC | 当艾未未遇见安迪·沃霍尔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跨年大展“安迪·沃霍尔/艾未未”于12月10日开幕,以300余件作品首次将这两位曾被无数次同时提起的话题艺术家进行对比。这场20世纪波普大师与21世纪艺术明星的相遇将如何演绎? ▲ 在展览“安迪·沃霍尔/艾未未”开幕现场面对媒体的艾未未,他的身后是为本次展览全新创作的作品《永久自行车》...

雪访 | 被屏蔽的无名者

“自觉与重建————从延安木刻到无名者的实践”,是西安美术馆今年展览的一场重头戏。10月25日下午开幕,来了不少当代艺术圈的大咖。做“新宣传画”的李公明,以及拍摄《淹没》、《乡村档案》的李一凡,还有山西许村艺术计划的发起人渠岩等艺术家,都带着他们的作品来参展。 一、让无名者被看见 26日下午,赵小平和另外两个出租车司机来看展。进了1300多平米的展厅,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刘伟伟理所当然地做起了“导览”。...

假装在纽约 | 代表肯尼亚的……是一群中国人

今天看了NPR(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上一篇关于威尼斯双年展的报道,感觉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展览已经快要被聪明的意大利人和中国人联手给玩死了。 威尼斯双年展每两年一次在威尼斯举办,在艺术界的地位相当于奥运会。今年的展览将在5月9日开幕,许多国家都设立了自己的国家馆。可是翻开肯尼亚国家馆的参展艺术家名单,却发现其中大多数都是……中国人。...

赖声川:我们走进了一个廉价的时代

我认为,远行是一种回归。就像吉普赛人那样,喜欢哪儿就到哪儿,很自在。我们慢慢可能要脱离这样一种概念,就是远行久了必须要回去,当然这种感觉是很温暖的,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家的感觉。但是,我觉得如果人生要更加突破的话,还是要把自己的视野放大一点,你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这反而是一种更超脱的概念。 前几年我写过一部戏,叫做《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是讲旅行的。这部戏中有一长段,讲到男主人公去欧洲转了一圈。这个故事其实是我自己的故事。 有一年在旅行时,我看到很多让人震撼的教堂和美术馆,但真正让我深有感触的是在佛罗伦萨的一座古桥上。我看到桥上有一个人在那里弹吉他,就停下来听了一会儿。日落的时候,我又看到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小孩走上古桥,小孩一边哭,一边说肚子饿了。 我突然生出一种很深的感触,不管旅行到哪里,不管觉得教堂和美术馆有多伟大,人们还是那样地活着,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长大、结婚、生孩子,然后再照顾孩子、带孩子长大。我们读了这么多书,看了这么多东西,旅行到最后,远行了这么远,最后你如果能够认识到这个道理的话,旅行就算没有白费。 立志,看到更小的世界 我常常问我的学生,你们要出国留学,是希望你们的世界变得更大还是变得更小?很多人说我希望我的世界变得更大。我说好啊,祝福你,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答案,你应该立志让世界越变越小。我的意思是,这样你才可以更加理解这个世界。并不是说我来到巴黎,我被迷倒了,我喝了意大利咖啡,我被迷倒了,我们不能迷失在这些表面的东西里,而是要真正理解人生是怎么回事,世界是怎么回事。实际上,生命是一些很实际的东西,而不是那些看起来很浪漫的东西。 今天,互联网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还记得十几年前,我跟一位好朋友聊天,他说网络时代来了,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我就问:你觉得人类真的会因为网络而进步吗?他说当然,比如偏远的山区里,人们缺乏医疗知识,而如今上网就可以找到一些治病的方法了。这个我承认,但是这并不代表人类在进化。我们身为一个物种,我们真的变得更加伟大了吗,或者是更加智慧、更加进化了吗? 直到今天,我还是持这个观点。我觉得互联网只是一种工具,是一种发布资讯的工具,而我们只是在电脑上用鼠标点东西而已。我有时候甚至很同情在这个时代长大的年轻人,因为他们已经把互联网作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知识和资讯只要点一个键就可以得到,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却变得越来越疏远。 年轻人不再立志,不知道什么东西有价值 我当年去美国留学,那个时候写一封航空信,差不多要5~7天才能到台湾。有时候没有钱,邮票比较贵,我就发走海运的信,需要3个月才到。你都无法想象3个月才能收到一封信,而对方回一封信,也需要3个月,因此我们更加珍惜这些信,一遍一遍地认真读。 然而,现在这个时代一切似乎都变得廉价了,用微信发信息,一秒钟就能收到。字是廉价的,话也是廉价的,我们走进了一个非常廉价的时代,年轻人容易迷失,因为他不知道什么东西有价值,我觉得这是现代人面临的一个困境,需要我们去想一想。 这种现状能够改变吗?这条路是没有办法回头了,但是改变在于自觉。如果现在的年轻人有足够的自觉,明白现在的问题是资讯太多、获取太方便、太浅薄,如果年轻人想清楚要的是智慧而不仅仅是知识的话,就有希望了。 什么是智慧?要你自己去定义。智慧的层次很多。如果一个人喜欢美食,他每天想吃到好东西,就会去寻找,追寻到这个美食以后,他又会去寻找另外一个美食。这就是他的智慧,人会一步一步去突破。 人还需要立志。立志的定义是什么?年轻人不一定从很小的时候起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从小就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一直到大学毕业都不知道我要什么。我是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走上戏剧这条路的,立志于戏剧之后,我就一条路走到底,我在伯克利大学以最优成绩完成了博士学业。回到台湾以后,我面对的是一个‌‌“文化沙漠‌‌”,当时甚至连剧场也没有。但你只要立志了,就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赖声川,台湾著名舞台剧导演,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戏剧博士。现任台北艺术大学教授、美国斯坦佛大学客座教授及驻校艺术家。代表作有《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等。  

民国画事 | 让萧何骑车追韩信 簪花仕女玩自拍

陈寅恪曾说,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以画事君之理解,就是说劝告世人要没事找事瞎忙一忙,但也不要以为天天瞎忙有多伟大。 今天推送这位画家,夏阿,有人觉得很有趣,有人可能会觉得很无聊,甚至“有辱斯文”。但画事君觉得正因如此才好有趣。夏阿的画是一面镜子,能照出每一个灵魂的丰富性和差异性:有些画看起来很正经其实很无聊,有些画貌似无聊其实才是人生真谛。...

北青艺评 | 韩寒式的聪明和文艺的悲哀

(有剧透) 张敞 韩寒和郭敬明的电影的唯一成功处,大概只有“自我气质”的嫁接。它们非常全面地充盈着两人不同的价值观,且如他们的小说一样——虽可以自圆其说,但品质各有各的问题。因此,也可以这样说,这是他们个人品牌的商业延伸,却不是艺术的新收获和占领。 智慧的边角料太多 缺乏节制...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