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村

All

Latest

盖饭故事 | 驻马店往事

2019年9月21日,美国犹他州,一个名叫王淑平的中国女人停止了呼吸。她阖上眼睛的同一时刻,在大西洋另一头,一出名为《地狱宫殿的国王》的舞台剧正在伦敦汉普斯特剧场上演。 舞台上的演员是清一色的东方面孔,衣着打扮亦是美国人印象中的中国风格:不合身的西装、露出一截袜子的蓝色棉裤、沾满泥巴的解放鞋。 他们在讲一段几乎被人遗忘的历史——九十年代末,大半个河南的乡村地区突然出现大面积的艾滋病毒感染,村庄被死亡的阴云笼罩,路边的田地先是成了荒土,很快又长满新坟。...

BBC | 王淑平:揭露中国“血祸”和艾滋疫情的医生在美国去世

她生前是个普通的医生,研究流行病,30多岁时做了一件职责范围之内但需要勇气的事,然后为此付出了人生代价。 “吹哨”是件危险的事,因为会触动某些暗黑利益;吹哨者个人往往会因此付出代价。 王淑平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没有考虑自己的命运。这是医生职业操守的第一条。” 她去世前不久,以20多年前河南艾滋村和“卖血经济”为题材创作的一出舞台剧在英国伦敦上演,名为《地狱宫殿的国王》。 王淑平承认,说实话付出了代价:工作没了,婚姻破裂了,幸福消失了,但同时救了成千上万人的命。

自由亚洲 |河南爱滋血祸上了英国舞台北京很生气

舞台剧《地狱宫殿的国王》剧照(高雅竹提供/photo credit: Ellie Kurttz) 二十四年前发生的中国河南艾滋村血祸的真实故事,最近被搬上英国伦敦的舞台。这出剧根据前中国医生王淑平当年揭发官员掩盖艾滋村黑幕的经历改编,但让中国政府看了很刺眼。在开演前夕,官方找上王淑平仍在中国的亲友,要阻止舞台剧上演。 名为《地狱宫殿的国王》(The King of Hell’s Palace)的舞台剧,正在伦敦的汉普斯特剧场(Hampstead...

网易人间|血潮

村支书老罗与城里私人的采血站联系,率先在村里办起了采血点,雇人直接到田间地头找村民采血。一时间,周围几个村子的卖血者纷纷涌来,还有外地人在村里租房子住下,以卖血为生。

【CDTV】河南艾滋病纪录片《中原纪事》

看过《中原纪事》下集的朋友,该会记得静亚妈妈面对镜头的哭诉,她说:房子我可以不要,我可以租房子住,钱我可以不要,我可以在外面打工,但是我是母亲,我不能没有孩子,我只有这一个女儿。现在确实是没有办法了。 小女孩张静亚,满怀希望到省城郑州看病,但她的心脏病太严重,需要换心,换心得几十万;对于在新乡打工的父母是不可能的事。结果,静亚在郑州的医院没有得到任何治疗,连心肌积水都没有抽,就这样离开,回到老家——河南商丘地区柘城县受艾滋病影响的双庙村。在老家,原来的屋子已经没有屋顶,当年参加过卖血的亲戚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和艾滋病的折磨。

人物杂志|杜波迪:高耀洁的一天这样度过

高耀洁四年前从故乡出走来到纽约,住在曼哈顿哈勒姆区离哥伦比亚大学不远的一幢高层公寓里。虽然房屋租金不用老人操心,然而因为没有收入和持续资金来源,老人靠着少量的生活补贴和基本医疗保险维持生活。由于腿脚不便、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年事已高等诸多原因,这间小屋子几乎就是她生活的全部世界。她久久凝视的窗外,是横跨曼哈顿和新泽西的乔治·华盛顿大桥,以及不知所向的远方。

德国之声 | 卫生部前高官探访艾滋村,遭国保威胁

昨日,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探访河南艾滋村,被当地国保拦截调查,国保大队负责人还威胁陈秉中的生命安全。这位前官员曾多次举报李长春及李克强任职河南时,失职致艾滋病疫情爆发。 (德国之声中文网)11月14日,中国卫生部前官员、中国健康教育所原所长 陈秉中 ,在律师及志愿者的陪同下,到中国艾滋病重灾区--河南柘城县双庙村探访感染者时,遭到当地政府人员、国保的拦截和威胁。 作为卫生部退休官员,陈秉中选择与体制决裂。他撰写了大量关于河南艾滋病爆发的调查报告,并从2010年9月起开始举报和追诉 李长春、李克强 及其他河南"血祸"的责任人,先后向胡锦涛和温家宝进行六次实名举报。去年十八大前他再向两会主席团和党代表举报,后又投书中纪委书记王歧山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均石沉大海。 陈秉中在多封举报信中,披露发生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缘于李克强前任李长春主政期间,在河南推行"血浆经济"而导致爆发。陈认为,李克强上任河南后,因为其掩盖疫情导致至少30万人感染艾滋病及至少10万人死亡,河南产生了数百至上千个艾滋病村,几十万艾滋病感染者和死者家属因得不到国家赔偿,加之投诉无门,在死亡线上挣扎。陈秉中在公开信中要求,中共当局对李长春和李克强蓄意隐瞒疫情,导致艾滋病泛滥成灾的严重后果立案并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政府应对艾滋病感染者及其家属履行救治责任和进行赔偿,并向艾滋儿童提供法律救助和福利保障。 "他们怕我进去揭露真相" 陪同陈秉中的志愿者为一大四学生,该志愿者向德国之声介绍,从昨日起他们一直处在被监视的状态中。陈秉中也向德国之声介绍了昨日的遭遇:当他们即将到达双庙村时,先是被一辆面包车拦停,随后有警车赶至现场阻止陈秉中一行人的行动,并以他们乘坐的车辆涉嫌"交通肇事逃逸"为由,强行将陈秉中等人带往柘城县城的交警大进行调查。两个小时后,未查出车辆有任何问题。在此期间,袁姓国保大队负责人对陈秉中的生命安全进行威胁,自称"比黑社会还黑。" 其后当地政府人员和警察将陈秉中等人强行送出柘城县境,并要求他们乘坐当晚的火车回京,陈秉中拒绝离开,警察再将他们送到商丘市一家酒店内入住,据悉这家酒店有大量政府人员到场监视。 据此陈秉中认为当局对艾滋疫情还在采取掩盖措施:"他们怕我进去揭露真相,其实真相我已经知道了,但我就是想去看看受害的人,而且我也想听听他们的反映。我知道有这样的风险,但我想要体验一下,看他们为了掩盖疫情不择手段的打击各方面的力量,虽然我的探访失败了,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政府想让感染者自生自灭,免去赔偿责任" 德国之声曾报道河南新蔡县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的经历,现年26岁的田喜目前旅居法国,9岁时因输血感染艾滋病,2010年8月因维权与新蔡医院发生冲突的田喜被拘,其后被以"故意损害财物罪"判刑一年。田喜的案例颇具代表性,他的代理律师梁小军当时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田喜的遭遇就是无数的河南感染者的困境,即中国当局并不想对这些感染者履责,而是对维权行动进行打压。 通过网络联系,田喜向德国之声表示"当地政府还在极力掩盖艾滋感染者的真实境况,尽管地球人都知道";他也表示政府掩盖真相的目的是,让那些感染者自生自灭,以免去政府的赔偿责任;早在2010年,联合国规划署驻华办公室,已经向中国政府提交艾滋病感染者的补偿方案。田喜呼吁中国政府履责,尽快兑现对艾滋病感染者的赔偿方案。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曾金燕:莫以善小而不为

因为NGO的工作直接触犯了基层腐败政府官员的利益(如:医疗事故及血液感染问责,助学金及扶贫款的瓜分,负面形象影响招商,唤醒了村民的权利意识……)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