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共

All

Latest

经济观察报书评 | 永远的反对派:中国托派小史

对于中国托派问题,过去史学界研究得较少。现在70岁以下的人,如果不看有关资料,恐怕不知其为何物。然而它在国共党内的历史上,曾留下深深的痕迹。 “托派”的起源 中国托派是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及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分裂的产物,最先酝酿于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中间。...

火眼金睛 | 斯大林高级打手们:为虎作伥的人往往也没有好下场

列宁临死前,对性格“粗暴”的党的总书记斯大林“掌握了无限的权力”感到忧虑,曾给党的中央委员会写信建议“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职位上调开”,并有意让“现在的中央委员会中最有才能的”托洛茨基接替斯大林的职位(列宁此信已收入1987年版《列宁全集》)可惜这个愿望未能实现。 列宁死后,斯大林便展开了清除异己的行动,拉开了前苏联血腥大屠杀的序幕。大凡专制暴君欲逞其欲,必要仰仗几个为虎作伥者,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便充当了这样的角色。 (亚戈达)...

【异闻观止】中国青年报 | 我们为什么要信仰共产主义

作者:公方彬 《中国青年报》(2015年10月19日03版)   过去很长时间里,共产主义信仰不是问题。人们熟悉一个小故事,邓小平的女儿毛毛问邓小平:“长征的时候你做什么?”回答:“跟着走!”跟谁走?跟共产主义信仰走。如此一个几近无意识的命题,却成为当下困惑人们思想,甚至形成尖锐对立的重大理论问题、政治问题,不能不迫使我们正视并作深入分析。...

【异闻观止】新华网 | 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作者:王小石 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诋毁现有的社会主义体制,宣扬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在此过程中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并痛骂中国人奴性十足,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 那我们看看曾经动荡过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民是否到达了幸福的普世价值彼岸。 如今俄罗斯百姓确实觉醒了。他们觉醒到被欧美画出的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

刘远举 | 达瓦里希 有人收获血色有人收获浪漫

《前进,达瓦里希》在网上火了起来,评价极端分裂,叫好者很多,而呼吁去豆瓣上给出最低评价的人也不少。好奇之余找来一观,颇有感触。 用户的年龄决定着互联网的内容、传播热点。从这个意义上看,互联网是有年龄的,中国互联网的年龄大致落在80后的年龄段。所以,80年代元素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重要传播元素,不过,反复利用之下, 如今,单凭跳蛙、弹珠、教科书、钓鱼玩具、旧式家具已经不足以挑起互联网上的情绪。...

你这么搞特权要是共产党来了怎么办

关于这种特供即特权制度有很多政治笑话,最有讽刺意味的段子,是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的妈担忧地说,你这么搞特权要是共产党来了怎么办?毫无疑问,这种财富分配和生活方式上的一国两制,最大的社会危害,一是使统治者脱离人民群众,二是使官民离心离德。 ——时评作者鄢烈山评特供制度 编辑推荐 领导的车在北京站怕碰到人民群众不时拉响警报器 特权车辆特爱人民 男朋友看到我做的菜 一下子什么欲望都没了 艺术人生特别节目:音乐之声40年之后重聚首 世界上最孤独的鲸 周总理的话 无觅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