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革命

All

Latest

民众不满贫富分化:“占领华尔街”凸显言论自由

示威者在首都街心花园打出“占领华盛顿”的招牌(照片:Xiao) 这些天随着“占领华尔街”运动规模的扩大,传媒的报道也越来越多,各大主流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有线电视新闻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全国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福克斯新闻、美联社等,都在重要版面以及主要新闻时段报道了“占领华尔街”的最新进展;报刊杂志同时发表各类评论文章,电视台则邀请专家、学者、政治人物参与讨论,对这一运动的影响、走向各抒己见,十分热闹。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是长周末,周一是哥伦布纪念日,联邦以及地方政府机构都放假,公立学校也不上课,许多人趁这个机会参加“占领华尔街”运动,全国不少城市出现集会游行。据媒体报道,“占领华尔街”运动目前已波及两百多个城市。 自9月17日一小批人在纽约打出“占领华尔街”的示威招牌,迄今已近四周,当初的涓涓细流开始沛然成河。当“占领华尔街”刚开始的时候,美国传媒并没有太多相关报道,而这个运动在外国人眼里却是一件大事,许多传媒将这个运动称之为美国的“茉莉花革命”,并将其与中东的“茉莉花革命”相提并论。外国传媒也指责美国传媒有意忽略“占领华尔街”运动,对美国传媒的做法表示很不理解。其实,这正是美国传媒的一贯做法,当 “占领华尔街”运动规模还很小的时候,的确没有大幅报道的必要,而一旦这个运动持续发展并扩展到全国时,就成了传媒报道的重点,现在用“连篇累牍”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传媒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报道都不为过。 “占领华尔街”运动尽管打的是同一个旗号,而且也已经蔓延到全国,但都是各地的自发运动,目前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在其中发挥作用;甚至各个城市的示威集会大都也是民众自由参加,没有统一领导。不少工会组织虽然表态支持这一运动,给运动添加了新的能量,但并没有成为运动的组织力量。 参加波特兰市示威的一对夫妇(照片:美联社)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宗旨,是向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界、尤其是大银行发泄不满,同时抗议一小部分富裕阶层占有大量社会财富。他们打出的旗号,最引人注目的是1%的人占有社会一半的财产。从衡量贫富差别的基尼系数来看,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的贫富差距的确最大,不过从统计数据上看,这几年贫富差距并没有严重恶化。据美国人口普查局上个月公布的收入报告,2010年美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469,与2005年时相同(参见博文 美国人百分之十五生活贫困 政府民间出手相助 )。长期以来美国社会对精英阶层还是很宽容的,公司总裁、投资银行家等动辄收入几百万几千万美元虽然也会引起一些非议,但并没有成为社会热门话题,那么,为何最近有关贫富分化的话题这么引人注目呢?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这两年美国经济虽然有所复苏,但失业率一直在9%的高位徘徊,许多人失业后长期找不到工作(超过6个月),虽然有失业补助金,但对失业者及其家庭来说,还是很有挫折感的。同时,由于经济不景气,美国有15.1%的人生活在贫困标准线之下(四口之家年收入在22314美元之下),贫困人数创历史新高,这使得许多人对贫富问题特别敏感。 奥斯汀市一位游行者在街道上书写游行记号(照片:美联社) 第二,由于金融风暴,传媒大规模报道华尔街丑闻,使得过去不大为人所知的华尔街大亨们的收入不断在公众面前曝光,引发人们的疑问,过去民众相信社会规则比较公平,但随着华尔街以不当手法谋利的现象屡屡曝光,使得民众深感制度不公。同时由于美国政府的大规模救市行为,使得公众认为政府拿了纳税人的钱去帮助那些不负责任的银行家们,而这些人在拿了政府的钱度过危机后,故态复萌,自己给自己大把发钱,这样的做法使民众十分不满。2009年高盛员工平均拿到近60万美元的年终奖,创下该投资银行成立140年来的历史纪录,而这离金融危机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其他华尔街投资银行的年终红利也十分惊人,这些报道在当时就曾引起媒体以及公众的愤怒。 第三,奥巴马总统与共和党在提高国债上限的问题上争拗不断,使得政府几乎关门停摆,民众对两党的争执已经厌烦透顶:一部分民众对共和党代表大公司、大财团利益的做法十分不满;另外一部分民众则对奥巴马政府加强监管经济、市场的政策以及加税努力十分厌恶,两派争论激烈,对大公司、大财团不满的民众,于是走向街头。 “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遍布全国,但迄今为止参加的民众绝大多数还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诉求,很少暴力行为。各地的游行集会都是 纽约市一家老少参加静坐示威(照片:美联社) 经过申请,由当地警方批准的。游行集会是言论自由的一种形式,受到法律严格保护,任何人,任何政府部门都不敢拿言论自由当儿戏,也不敢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纽约警方曾在集会过程中拘捕示威民众,被指执法过当,但根据警方的说法,这些被拘捕的示威者都是因为不遵守集会规则,在首都华盛顿也有示威者在没有得到许可而闯入国会办公大楼后被捕。无论如何, “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得到法律保护的;同时,示威者、维持秩序的警务人员的一举一动都在传媒的聚光灯下被看得一清二楚,只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行事,谁都不能干涉,一旦违反法律,自然会受到处罚。 此次示威集会的发源地以及大本营是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已经表示,只要示威者遵守法律,集会可以一直进行下去,市政府并不会驱赶示威者,但一旦他们采取非法行为,警察绝不会姑息,会立即采取行动以确保纽约的安全。 “占领华尔街”凸显了民众的言论自由权利,无论赞成还是反对这一运动,运动本身是无法禁止的,因为言论自由是美国人最珍视的天赋人权之一。 赌城拉斯维加斯也有示威游行(照片:美联社) 辛辛那提市的示威民众在林肯纪念像前集合(照片:美联社)

视频:古奈姆演讲:埃及革命内幕

“我们会赢,因为我们不懂政治,我们会赢,因为我们不玩它们那套肮脏的游戏;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没有政治野心;我们会赢,因为我们眼中的热泪来自于我们的心;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有梦想;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愿意为我们的梦想奋斗。” Youtube视频链接:http://www.youtube.com/watch?v=OT4dm6O7GF4 墙内视频链接:http://video.sina.com.cn/v/b/55355679-1494720324.html...

飞天鸭:茉莉花革命和欧洲危机之后,资本开始全面控制世界

随着革命席卷阿拉伯世界和整个欧洲,老迈的独裁者和失去信誉的政府都在尽力坚持比烂。无可争议的是,世界政治和经济已经处于深刻危机之中。无论是民主运动还是反财政紧缩运动取得胜利,他们都面临有一个问题 – 从哪里找钱让他们理想中美好的世界成为现实。迄今在埃及和希腊发生的事情都证明了:只有金钱才是核心问题。 那些拿着钱袋的富裕国家仍然能够影响局势的进一步发展,使这些正在经历深刻的社会变革的国家遭受屈辱和艰辛。 这一战略被无情地部署在阿拉伯世界。 以埃及为例,美国和欧洲正在悄悄地支持新的取代了穆巴拉克的军事独裁政权。现在穆巴拉克的将军正在统治这个国家。 然后埃及人民还是要求真正的改变,而不是仅仅在顶部洗牌,一个大规模示威和罢工浪潮正在预备测试新的独裁统治的力量。 罢工浪潮中的埃及人希望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条件和经济机会,这也是革命者推翻穆巴拉克中央政府时的要求。 但是革命往往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带来暂时的负面影响。这主要是因为那些占主导地位的富人们,会各尽其能破坏任何社会变革。 革命之后的一个现象就是富人会为了避免自己的财富被重新分配而外流。这通常被称为“资本外逃”。 此外,外国的富人投资者们将停止在革命国家的投资,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投资的公司还能继续被私人拥有,或者政府是否会默认不偿还他们的投资。最后,工人提高工资的要求使得不少业主宁愿关闭企业 – 如果他们没有逃离 – 也不愿意冒入不敷出的风险。所有这一切都伤害了整体经济。 纽约时报报道 : “18天的埃及起义停止了新的外国投资,也消灭了该国举足轻重的旅游业… …革命激发了新的要求,要求工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工资与经济快速发展的目标相背离.. …他们对革命的战利品要求拿走了正在增长行业的资本… …在这个国家的主要经济来源要么被逮捕,逃脱或者不敢从事任何业务… …“[2011年6月10日] 而目前充满活力又富有的八国集团国家知道,从阿拉伯革命之后将立即出现现金匮乏,而且正在尽力利用这一点。八国集团晃着耀眼的200亿美元,并在这种情况下附带要求,阿拉伯国家必须采取“开放市场”的政策,即商业改革,如私有化,食品和天然气取消补贴,并允许外国银行和企业更容易地进入。可以参考纽约时报具有误导性的文章标题,“8国集团承诺援助以寻求加强阿拉伯民主”: “民主,G8领导说,仅可以扎根在开放的市场… …对200亿美元承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助手说,这背后的经济改革“不是一张空白支票“,而是”一个可以实现的在合适的[经济]改革工作计划。“[2011年5月28日] 因此,八国集团对阿拉伯世界的政策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扶助政策已成为各国接受的措施。但这些办法带来的问题更多,因为“开放市场”的改革总是导致国民财富从公共实体里抽走,进入私有化的个人手里,使富者越富,而社会公共服务被淘汰,使得穷人更穷。 此外,对外国投资者的开放往往会演变成不可避免地破裂投机泡沫,而投资者最终会逃离一个经济遭到破坏的国家。 这并非偶然,许多前IMF“受益人”国家已经还清了债务,并谴责他们的恩人,发誓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而如果拒绝八国集团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条件,就会在需要维护和扩大自身的社会变革的时候失去资本的来源。 富国宣布在这两种情况下的胜利:无论是贫穷国家要求提供帮助,并成为西方企业经济渗透的对象,或贫穷的国家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孤立,并因为非资本主义的发展路线受到惩罚,富国都是最后的赢家。 而埃及目前发生了如伊拉克般的私有化狂潮,埃及的劳动人民和穷人为了食品,天然气和其他基本生活必需品而支付的价格上涨。这也是除了石油以外许多美国公司也想进入伊朗的一个原因。 在阿拉伯世界和欧洲的社会动荡,充分暴露了富裕的投资者和企业对国家的政治实际上的控制地位。 在欧洲的所有对欧盟贫穷国家正在面临的经济危机的“救市”所发的纾困贷款的条件都是苛刻无情的,无非是为利润最大化的欲望所决定。例如在希腊,放贷者的利润动机是有目共睹的,这一切将在欧洲创造一个如阿拉伯一样的社会运动。 纽约时报报道 : “新的对[希腊救助]贷款只会随着更加紧缩的措施出台,而且伴随着更快的私有化,在欧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的一直要求下,希腊终于开始削减公共部门的就业机会和关闭不盈利的经济实体“。 ] 2011年6月1日] 同样的现象发生在欧洲,从英国到西班牙,劳动人民被告知必须削减社会福利,减少政府就业,国有企业私有化。 美国也深受影响,每天媒体的都有关于“稳定债券持有者”(富人投资者)威胁如果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其他社会服务没有被削减的话,将停止购买美国国债的报道。 全球市场经济如此从来没有像这样被少数富人把持着。 这些意识提高的经验,不能轻易转移到了有希望的政治家“民主”,恰恰是因为民主的问题:由于其巨大的财富,极少数超级富豪具有极高的个人独裁权力,他们可以威胁任何不配合他们的每一个心血来潮的政府。 金钱因此会赋予服从的政府,并逃离独立的政府,而西方媒体从来没有报道过这些问题,而只要政策变化,一个国家可以瞬间从美国的长期盟友转换成“独裁者”,或者反之亦然。 在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下台之后,立即提出了新的问题,“下一步怎么办?”而大公司主宰的经济使得劳动人民的经济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因为较高的工资意味着降低企业利润,同时更好的社会服务需要富人付出较高的税。这些根本的利害冲突奠定了目前世界各地的社会动荡,从而进入了成熟与全球经济衰退,并会继续主导未来几年的社会生活。 {lang: 'zh-CN'} 相关日志 2011/05/12 -- 纽约时报:从花香中嗅到革命味道,中国对茉莉花下手 (0) 2011/05/11 -- 富豪大逃亡 江泽民不满 (0) 2011/03/30 -- 胡温联手防宫廷政变,党内四派形成四龙缠斗 (1) 2011/03/11 -- PBS:美国会发生“玫瑰花”革命吗? (0) 2011/03/08 -- 第一波,击退:茉莉花革命在中国惨淡收场,白宫证实大使洪博培将辞职 (0)

何清涟:女政治犯的尊严

本文并非只为女政治犯而写,是为了中国所有的政治犯及一切还在囚笼中的同胞而写。 写此文缘起于一场推上故事。多年来,尽管我对政治犯的尊严非常在意,却不敢触碰这个话题。因为这是中共统治下政治犯尤其是女政治犯一个永远在流血的巨大创口,我实在不忍心去面对它。 多天不上推,5月31日上推后看到的第一条推文就是在中国“茉莉花革命”中被失踪三个多月的上海女律师李天天的一条涉性推文,一惊之下再翻查了她复出后的所有推文,其恣肆狂放完全与她失踪以前的言行相异,联想到近几个月有推友写信告诉我其推号被迫交出,此后推文非他本人所写一事,我于是推测,李天天的推号被盗,这是国保为了污辱她而冒用她的推号发出。我将此想法公开写成推文发出。 推友当中有不少人赞同我的看法。但李天天自己出面否定了,直承那就是她本人写的推文。也有推友认为她是在这三个月内受伤过重,才有此反应,对此表示理解。还有个别推友认为她是在尊严受严重伤害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敢姿态在控诉这个政权的罪恶。直到我看完丁咚将李天天的微博辑录,以“上海警察为何对性事感兴趣?”发表于博客中国上( http://www.blogchina.com/201105291144549.html ,英译文China: Detained Rights Lawyer Interrogated About Sex Life http://globalvoicesonline.org/2011/05/30/china-detained-rights-lawyer-interrogated-about-sex-life/ ),我才敢相信这可能是李天天本尊在发推文。 李天天是当局因“茉莉花革命”采取了过度防卫而被拘,遭受到的主要是精神凌迟,中国司法机器的变态由此可窥一斑。由此,我想起无数勇敢智慧的中国女子——林昭、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还有《血祭黑河》中那一群因“四五”天安门事件系狱的女子。她们在狱中遭受到的凌辱令人不忍听闻,张志新曾被看守多次轮奸,精神失常,用经血蘸馒头吃。而且有些酷刑就是为了不让这些政治犯说话,林昭临刑前口中被塞橡皮舌塞,张志新临刑前被割断喉管,据说就是怕她们呼喊“反动口号”;钟海源临刑前被活杀取肾,因为有位高干子弟等着她的肾作移植手术。李九莲生前在牢狱中受过多种酷刑,其中一项是用竹签穿过她的下颚,据说这样做是为了让李九莲闭嘴。报告文学《血祭红土地》对这位可敬可哀的女子之死记载得很详细,这个体制与附着于其上的人几乎尽一切所能对她施加侮辱:五花大绑,四人按跪,脚镣,黑牌,针药麻醉之外,还将竹筒塞入她口中,使她不可能呼喊。在公判和侮辱性地游街示众之后,她被押到刑场。临刑的最后一瞬,她唯一可能用以保持个人尊严的是拒绝下跪,但行刑者射弹击腿。她死后所遭受的凌辱我实在不忍再现诸笔端,因为那些情节让我觉得出生并生活在一个这样的国度令人羞耻。 中国历史上就有酷刑的传统,折磨女犯更是会给许多肮脏的两足动物带来特别的快感。在被中共极权政治污染过后,这块土地变得更加缺乏人道。国家机器及附着于其上的警察狱吏对身陷囹圄者施加肉体与精神上的凌辱,无非是想让草民们明白:专政机器可以任意剥夺有关个人尊严的一切。任何个人在那强大的机器碾压之下,无论从人格还是肉体上,都可以被碎成齑粉。 与中共在献身性革命教育中所披露的烈士们英勇就义的故事相比,中共政府这样对待政治犯尤其是对女政治犯摧残凌辱的方式,应该是前无古人。按中共自己的描写,被中共批为黑暗无比的国民政府监狱,对待政治犯都比中共监狱要文明得多。比如江姐在人间地狱渣滓洞都能从容赴死,临刑前能从容对镜理妆,换上干净的蓝布旗袍,披上红色毛衣,围上雪白的围巾,在昂首挺胸具有人格尊严地迈向刑场时,高声呼喊“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之类的口号。刑场上的婚礼更富有诗意,以至于“六四”期间天安门广场上有学生摹仿。如果说这是中共为了宣传教育而编造的不足为凭,我们还可以举出吉鸿昌与瞿秋白的例子。吉鸿昌临刑前可以大声提出:“我为抗日而死,为革命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死后也不能倒下,给我拿把椅子来!”并要求行刑者“到前面开枪!共产党员要死得光明正大,决不能在背后挨枪,我要亲眼看着蒋介石的子弹是怎样打死我的!”最后高呼口号赴死。“匪首”瞿秋白也可以从容书写绝命书,梳洗换衣,盘腿而坐口占七绝从容赴死。几曾见过国民政府将他们捆成粽子状插上亡命牌、口中塞上东西或者割断喉管、肆无忌惮地践踏这些政治犯的尊严? 世界已进入21世纪,民主国家存在形形色色的反对派已成为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即使在今年刚倒台的中东北非独裁国家,政治上的反对派早就能昂首挺胸地公开自己的观点,比如突尼斯本•阿里与埃及穆巴拉克都允许政治反对派在议会中拥有席位。只有在自称为“最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做政治反对派仍然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一旦被当局盯上,不仅失去所有的社会地位与工作机会,其人格尊严也受到严重践踏。且不说高智晟这位触犯了“不能为法轮功说话”这一“天条”的律师所遭受的种种摧残凌辱,就以李天天这位仅仅只是言论出格就被当局抓捕的弱女子为例,她所受到的践踏就说明中共政府离“文明”二字相差非常遥远。 北京一直宣传中国正在崛起。但一个国家真正的崛起不是看GDP总量,也不是看这个国家有多少富豪与成功人士(如同国家形象片宣传的那样),而是看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否能够挺直身板站着做一个具有人格尊严的人。中国所有的异议人士其实只犯了一条“罪”:在北京当局强迫全体人民跪着求生之时,他们要站着做人。 一个让国民跪着求生的政权,永远也无法领导国家走向富强并赢得世界尊重。 Categories: 中国略影  |  标签: heqinglian , voa , voachineseblog , 中共 , 何清涟 , 女政治犯 , 李天天 , 美国之音中文博客 , 茉莉花革命  |  Leave a reply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中美关系: 中国官员指称“美国正在煽动中国革命”

中国官员指称“美国正在煽动中国革命” 作者 法广 据国际先驱论坛报报导,中国当局担心茉莉花革命波及中国,除了加紧打压国内异议人士外,对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国人也加强了的审查。中国当局对西方的批评加剧,甚至有中国官员对驻北京的外国官员说,他们认为“美国正在煽动中国革命”。 由于最近中东和北非人民街头革命浪潮的影响,中国当局担心茉莉花革命波及中国,除了加紧打压国内异议人士外,对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国人也加强了的审查。 据国际先驱论坛报报导,许多在中国大陆的外国人最近感觉中国当局的审查和压力加大,反映出北京担心西方自由民主理念可能影响中国民众。 国际先驱论坛报以头版头条刊登文章指出,最近3个月,在中国大陆的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人,感觉来自中国政府的审查和压力越来越大。 文章指出,虽然中美正在展开新一轮战略对话,但是在中国,气氛却与围绕谈判桌的友好氛围相去甚远。中国当局对西方的批评加剧,甚至有中国官员对驻北京的外国官员说,他们认为“美国正在煽动中国革命”。 据该报文章透露,今年2月到4月间,至少有60项由美国驻北京使馆组织的活动被取消,其中包括有外国人参加的文化论坛和学校活动等,据说都是因中国当局干预。此外,中国教育部对出国访问的学者也多次发出警告,要求他们不要参加“反华”活动。 文章指出,中国当局更严厉的审查涉及一些非赢利组织,尤其是接受美国政府或欧洲联盟资助的机构,最近频繁受到税务官员的干扰。此外,席卷中东及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开始以来,中国国内的许多外国网站,包括Twitter、Facebook、Google等,都受到中国当局更多的封锁和骚扰。 关键词 中国 - 政治 - 美国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