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

何清涟 | 天朝如今多谀臣

中国目前习称“天朝”,当朝者也以秉承传统文化为荣。且不说其政治生态如朝纲败坏、政治腐败、官吏骄奢淫佚,以及社会道德堕落等多项指标只能与历史上王朝末世甚至乱世相比,就以谀臣谀士这两项的数量而言,就已经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王朝末世。最近宋鲁郑以“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 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在各种谀文中力拔头筹。 捂住眼睛看世界的奇文 宋文开篇就说:“今天的中国处于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今天的中国有1840年以来最好的制度,今天的中国是全球各主要国家中发展最好的国家。这三个事实判断,就构成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坚实基础。” 自从习近平十八大上亮出“三个自信”以来,颂声不绝,但宋鲁郑这篇文章的谄媚程度,以及罔顾事实方面,已经超过了所有已经发表的文章,独占鳌头。 通观宋文,中共统治主要有三大成绩,一、在西方列强面前站起来了,中国现在不是鸦片吸食大国了;二是引用台湾文人李敖的结论:纵向比,今天的中国早就超越汉唐。三,比亚洲两大强国日本与印度要强。 写这等“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的文章,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家传。汉朝最强盛的汉武帝距今已2100余年,唐代的鼎盛时期距今亦有1400多年,这两个朝代在当时世界上的相对地位,其实远非今日天朝可比。这种比较带来的“进步感”,也只有宋鲁郑能够在心中油然而生。 印度日本当中,印度较差一点,毛病不少,如饥饿、强奸等当然都存在。问题是:宋鲁郑有意忽略了中国的贫困人口其实超过印度,联合国在《世界城市状况报告2010-2011》中提到,2010年,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28.2%;印度为 28.1% 。 按人口绝对数计算,中国居住在贫民窟里的人口为3.84亿,印度为3.43亿,中国比印度整整多出 4100万。至于强奸(包括官员强奸幼女)这类现象在中国比比皆是,只是中国人对此司空见惯,很难为此激发全国性的抗议运动(政府也不允许抗议)。况且印度再糟糕,目前也还没有出现中国那种遍布全国的癌症村,没有遭遇到中国人现在难以承受的土地污染、水污染与空气污染;印度的政治精英也无需依靠食品特供来保证自己的食品安全与水安全。当然,印度政府也没有中国那样与军费相侔的昂贵维稳支出。 中国的谀文很多,但不少还半睁着一只眼睛看世界。宋鲁郑此文,可算是捂住眼睛看世界。 《求是》看重宋鲁郑文章的哪一点? 宋这篇谀文通篇全是瞎扯,《求是》杂志社的编辑们再愚蠢,也没还没蠢到自己真相信它。《求是》杂志真正看中的是宋文这段话:“中国今天的制度是在其政治和文化传统的基础上长期、内生性演变的结果。以领导权力的更替为例,中国最高权力的更替一方面具有传统的‘禅让’色彩,但又打破古代‘禅让’终身制的局限,实行的是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年龄限制、定期更替。这其中‘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是对传统政治文化的继承, ‘年龄限制’则是中国独创,‘定期更替’则是对西方的借鉴。这种模式基本综合了西方和阿拉伯世界制度的优点,而避免其缺点。一党领导,可以避免委托代理风 险、制定长期的发展战略,全国选拔和长期的培养可以在产生成本不高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选出最优秀的人才,可以避免民主制度的政治平庸化,定期更替则可以带来新的血液,更避免政治强人的出现。” 这段话完全是赤裸裸地站在统治集团之立场言事。宋认为中国现行政治权力更替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点,却罔顾中国现行政治已经完全抛弃传统帝制下统治集者责任(皇帝家天下也是责任政治,皇帝是最终责任人);政治伦理(统治集团与人民的关系是养鸡取蛋);儒家文化要求的敬天畏人(民意即天意,包括对自然的敬畏,担心失去民意支持)。说它继承了西方定期更替的优点,却罔顾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奠基于民意之上,中国完全是统治集团内部黑箱操作,并无任何民意基础。 站在统治集团立场上看,现行制度确实“优越”得不能再“优越”。其优越性之一是宋鲁郑提到的“定期更替”,宋未便说出的“定期更替”的真正好处,是指这种“定期更替”可以满足统治集团高层的君王梦,即“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与其它类型的独裁政治相比较,中国现行体制确实富有弹性。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之后,我曾在“中国茉莉何时才会绽放”一文中分析过:“在政治权力执掌方式上,突尼斯、埃及与中国有较大差异。突尼斯、埃及两国是一党独大,在野党的活动能量有限,有形式上的选举但被最高统治者操纵,本.阿里统治了 23年之久;穆巴拉克在总统宝座上一坐长达30年,还有将总统大位传给儿子的打算。中国是一党专制,但最高统治者实行了代际更替,是在统治集团内部实行集体领导(即权力分享)的独裁体制;相比较而言,中国这种权力共享的模式,使政治精英集团的内部矛盾低于权力独占型的突尼斯与埃及。”简言之,统治集团最高领导层的定期更替,让权力集团中的高层看到了希望,他们精密计算的结果是:保持现有共产党垄断权力的格局,他们离权力核心的距离远比其他政治体制中要近得多。 第二大优越性,更是宋鲁郑绝对不肯明言的。那就是现行中国政治的专权如同皇权,但却无须负任何政治责任。中国皇帝是家族责任制,皇帝核心家族必须为王朝倾覆买单,比如崇祯在政治军事双重失败之后就得在煤山自缢。中共政治是无责任政治,统治集团内部实行利益分赃的潜规则。只要政治上忠于本利益集团,不管有多大的失政,不管如何将手伸向公共财,如何贪腐好色淫乱,副总理以上的人绝对无须付出政治代价,普通贪官也获得宽待,自2007年以来贪官免死就是一例。 《求是》看重的就是宋鲁郑文章指鹿为马的厚黑工夫,该杂志登载此文,目的与赵高相同:附和者即党的好同志,批驳者其心必异,属于外人甚至异类。 习李新政,”新”在只有谀臣谀士 有人曾将士人(知识分子)分成数种,如唯利是图的贪士、蝇营狗苟的鄙士、摧眉折腰的谄士等。宋鲁郑应该归于哪一类,请读者自作评判。我想说的是:胡温当政之时,中国满朝文武除了谄士谄臣之外,毕竟还有谏士谏臣,如于建嵘愿意向皇上们陈明民生之艰,张木生愿意谈时局之危。自从习近平登基以来,新朝之上连谏臣的一席之地也不再有。在习近平持续表达对毛的崇敬与“文革”的偏好、邦交上以专制国家为友之时,伴随他的却全都是一些大而无当的谀词颂语。难道这类谀臣谀士才是习心目中的“男儿”? 《荀子·臣道》篇曾提出,君王要区别“态臣”、“谏臣”与“圣臣”。邓小平统治后期“圣臣”就已绝迹,只剩“谏臣”与“态臣”两大类。“态臣”的特点是“巧敏佞说,善取宠乎上”,即“违道顺上”之谀臣、佞臣。习李之政,如果只剩下谀臣谀士与为了各种目的献上谀词的“外国朋友”,这朝廷,将是一番什么气象?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沪千民围堵政府抗议建电池厂 与警冲突反对者被软禁

上海数千市民周三聚集在该市松江区政府,抗议国轩电池厂落户于离上海人取水口不远的地方。数百全副武装的警察排成人墙在场戒备,后与市民发生激烈肢体冲突,有妇女被警察追打、围殴,四人被捕。松江区政府发言人曾在区政府官方微博上称电池厂生产不会产生污染,但不断遭到民众质疑及炮轰。 安徽国轩电池厂将于2013年下半年在上海松江区开工建厂,曾遭到市民多次抵制。松江区政府周一宣佈取消项目的部分环节...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朱虞夫狱中遭迫害,公民行使「宪法」监督权

(维权网信息员成敏报道)今天(5月2日)民主维权人士广东的唐荆陵、四川的陈云飞前往浙江杭州探望系狱政治犯朱虞夫先生的家人,进一步证实朱先生在狱中受到不公正对待。为此,唐荆陵、陈云飞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向浙江省司法厅提起公民监督的“批评建议函”。 朱虞夫,1971年6月,毕业于杭州教育学院中文系,被分配到杭州植物园工作。 自学美工,曾参与绘制《城市绿化树种选择》一书、参加西湖风景区的雕塑工作。 1978年底,投身杭州民主墙运动,为发起人之一。 1979年,组建当时杭州主要民刊《四五月刊》社并当选为负责人。 此后被当局多次传唤和抄家。 1987年﹕调入杭州市江干区房管局,任工会工作委员会负责人。 1989年﹕声援学运再次被传唤。 1998年6月,积极投入民主党的筹备工作。6月25日浙江筹委会成立后,于6月30日上街散发《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立公开宣言》被警方关押48小时。“7.10”事件中遭抄家,抄走大量《公开宣言》、电脑、打印机等物;被关押10天,监视居住50天。11月8日被选为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秘书长,全国筹委会筹委。 1999年6月19日被拘留,9月15日正式逮捕。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006年9月15日出狱。 2007年5月18日再次被捕。7月10日,杭州市上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011年3月5日因公开支持中国茉莉花革命又再被捕,4月11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2012年2月10日下午3时30分,杭州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朱虞夫先生第三度入狱后,疾病缠身,身体极度虚弱,曾经很长时间受到不公平待遇,在家属、浙江及全国各地公民的关注下,监狱方恢复了朱先生的营养餐供应。这样他身体得到部分恢复。 但是,从今年二三月他亲戚办理出国手续后,监狱方似乎对他采取政治报复,取消了对他每周二次的营养餐供应,在狱中的劳改工作条件也进一步恶化,狱方要求他待在有粉尘、化学污染的环境(箱包制造车间)。于是他身体更进一步恶化,家属探监后所见身体状况催人泪下,朱虞夫先生也明显感到身体无法支撑出现厌世情绪,对家属说:如下月探监见不到我,我在里边已经出事,那有可能你们再也见不到我了。 5月1日,广州公民的唐荆陵、成都公民的陈云飞等到朱虞夫先生家探望家属,进一步证实了以上信息,于是他们今天上午到浙江省司法厅所在地杭州市省府路八号,按「宪法」第四十一条(公民有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行使公民权利。 在行使公民权利过程中,他们向浙江省司法厅厅长赵光君先生递交了"批评建议"函,及免费给他和政法委系统工作人员提供美片「窃听风暴」光碟的广告宣传单。并拍照留证。 整个过程平和理性,得到司法厅有关方面的积极配合。活动于结束。 附: "批评建议"函内容:「赵光君先生: 关于朱虞夫先生在你管辖下的浙江第四监狱遭遇非人道待遇一事——即让已过六十岁、疾病缠身的朱先生不能受到与其身体和年龄状况相对应的待遇,反而是百般苛刻地虐待他——作为中国公民,我们按宪法第41条,向你发出公民监督函: 你对所辖机构及其人员的人权侵害行为或罪行负有直接领导责任。或许你本人尚未在这一行为上有份,无论是否如此,我们希望你以正义和良知来行使你的职权,对我们所提出的公民监督事项进行调查和更正,停止对朱虞夫先生或其他被羁押人员的非人道待遇。 特此打扰! 中国公民:陈云飞(成都)电话:1398088 八九六四 唐荆陵(广州)电话:18929551319 2013年5月2日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江西上饶市五都镇发生一宗校园暴力案件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江西上饶市五都镇日前发生一名16岁少年被另一名学生用刀捅死的案件。从茉莉花网站的报道来看,当局没有遵循正常司法程序,而是企图匆忙将尸体火化。警察在抢尸过程中打伤许多民众。 茉莉花网站这篇报道虽短,但涉及到一系列问题: 校园暴力问题、行贿问题、触犯刑事诉讼程序问题、暴力执法问题……等等。 旅美人权活跃人士刘念春说,在上饶市五都镇这宗青少年犯罪案中,当局没有由检察部门安排验尸、明确死因,就试图对受害者的尸体实行火化。刘念春说,公安部门悍然抢尸是犯法行为: 北京律师李仁兵表示,犯罪学生的家长最起码要作的,是向受害者家属表示悔过、道歉并依法作出赔偿;通过行贿手段干预案件的处理是犯法行为: 李律师说,当局应当在根据适当刑法程序查清受害者死因后,再由死者家长决定在适当时候将尸体火化。他说,上饶市五都镇公安部门对抢尸、暴力执法负有刑事责任: 李律师也说,死者家长一旦明确死因之后,也有责任按照政府相关规定将尸体火化: 在谈到中国的校园暴力问题的时候,李律师希望社会、学校、家长要进一步教育青少年尊重他人、敬畏生命: 刘念春也说,对青少年的品行教育是家长、学校、社会的共同责任。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老虎庙 | 壬辰年腊月流民老徐死了(代祭文第六篇)

作者: 老虎庙   壬辰年腊月(23日)流民老徐死了。老徐死了的消息癸巳年的昨天我才得知,是老徐的儿子来京告诉流民总统老王的,老王立刻电话于我。之前我曾五次为流民死亡写祭文,每每完成一篇,我都视作绝笔,却又一次次重复了去写,人死了就写,一个个地死了,就有了一篇篇的祭文。但是为老徐的死而写,还是令我震惊不已。 我敢说流民老徐一生中最光鲜的两件事情莫过于如下两件。不过首先得给看客要说的是这第一件事情老徐本人是知道的,并且因此老徐着实还奔波了一阵儿,忙是忙点,忙里的那份荣耀,那份面儿(北京话的“面子”),又令老徐喜不自禁。但这要说的第二件令老徐感到光鲜的事情,却是老徐不能完全知道。更多的,以至老徐至死前一段,老徐呀他是肯定不知道的…… 先说第二件:2011年,所谓“茉莉花”后,我开始从北京隐身,安身已居无定所。 有一天深夜,我在簋街街头排挡用餐,接一电话曰“马克·希格纳先生在找你……”马克·希格纳[Marc C Siegner]是加拿大埃德蒙顿市阿尔伯特大学艺术设计系教授。之前来北京与我一会,后来按我介绍,他分别找寻到生活在流民部落里的数个流民……坦率说,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多少。如今听翻译电话里说“他来北京专程送画。”我就真的不明就里了。当夜,我翻看了旧时的博文记载,慢慢地,一些影像进入脑海。我看到了这样的记载……马克·希格纳希望通过我的介绍与流民直接接触,对他们作一些采访……马克·希格纳也曾希望教授流民一些制作版画的技巧,再赠送他们制作版画的工具,借此提高他们的生存技能……马克·希格纳甚至计划想依托对流民的访问进行艺术创作,并希望来年春天回北京向公众展出…… 第二天,我去东直门外东方银座的一间茶室,就真的看到了马克·希格纳曾经对我说起过的以流民为题材的版画。而那幅版画里的人物肖像正是流民老徐(徐继承)! 马克·希格纳马上就要登机回国了。因为北京的“花整肃”已经不能允许他轻松见得老徐。马克·希格纳因此给我留下了那幅画作。如今这幅画还暗藏于北京郊区某地下室内。我不能确定马克·希格纳的以流民为对象的北京画展是否还能在“来年春天”于中国美术馆或是其他的什么地方展出。我因此想到这幅马克·希格纳留给北京的作品就只有由我在某一天里拿给老徐,并代马克·希格纳相送。显然,这已成不可能! 老徐的儿子前几天到了北京,他是捎话儿来给流民部落的留守者的。他说“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在北京的流民部落里度过的。因此他有必要来这里给个话儿,也算总结,人生总结。才不至父亲走得太过寂寞,这世上无人知晓……” 老徐的最后时光是给自己加倍了工作量的,他说他得拼命攒钱,不能只为糊口。他因此离开了流民部落,独自回到前门下的人行通道。他是把后半夜的时光都用来捡拾饮料瓶子的…… 下面我回过头来要讲的第一件令老徐深感光鲜不已的事情。 (下面是一段2009年3月10日的博文/摘录)流民徐继承,山东人,不像通常的山东大个儿,长得却很袖珍(有图哦)。老徐是我说过的流民群里最能挣钱一族,元旦那天救助队员和流民大聚餐,唯独没见老徐,一问说是还在天安门广场捡瓶子。这回我见老徐从山东探亲返回,神秘地把我叫到一旁,耳语:“我求张师傅办件事好不……我那女儿呀,今年大学刚毕业……”我很惊愕,看他,他说:“还是山东名牌青岛大学呢,不过学的是环境科学,现在遇了找工作难,我是想看张师傅你有办法没有?” 老徐很为他这个女儿骄傲。说到此,我不得不声明一点:流民们其实多有儿女,甚至儿女们还都很争气。但这不能排除流民们愿为儿女所做的一切。一定会有人说是儿女不孝吧,怎的如此叫父母流落京城。那的确是冤枉了孩子们。孩子们尚且年少,难能自理。作为流民的父母岂能叫儿女吃亏。富有富水,穷有穷油,他们才因此“力排众议”坚守广场的穷困,希望贴补些微家缺。 有一年,在青岛大学环境科学系就读的老徐女儿和同学们来天安门广场旅游,恰逢老徐正忙着在广场捡瓶子。同学们有认出老徐的就和他打招呼,称呼他“徐叔叔”。未曾想,同学们的无意,却叫老徐张皇不已。老徐对我说:“我躲开了她们。”我问为什么?老徐说:“她们要知道了我在捡瓶子卖钱,那叫我女儿多没面子……” 老徐还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他有理想,有赚大钱的理想。2009年元旦,流民们在上海老板的资助下举行了一次年会聚餐http://24hour.blogbus.com/logs/33291190.html。像模像样的年会犹如贵族一样召集到了北京社会各界关心流民的知名人士,刘晓原(律师)、杨福生(杨+父)等。而事后我们从照片里怎么也找不到老徐的面孔。流民总统老王当时告诉我:“老徐还在天安门广场捡瓶子呢,他要到很晚才回公房。”后来我问起过老徐“一年一次的年会,难兄弟们不聚聚很可惜。”老徐说:“吃饭的事啥时候都可以。听说要发钱,我给老王说了叫他给我代领。我还是抓紧时间捡瓶子吧。”我问过老徐有什么愿望,老徐说希望用网友捐的钱能够开一个电动车铺子,连修带卖,那样才能赚大钱,捡瓶子来钱太慢…… 后来我们还真的按老徐的意思和大家商量过流民公房的长期发展谋略。 老徐,您走好!请接受我这迟到的祭文。愿您在天国安息! 附录:天安门广场流民公房自2007年建立至今,已死亡人员名单:老尹(名不详/山东潍坊籍)、老赵(名不详/山东籍)、安庆顺(内蒙籍)、张志新(北京知青/户籍所在地朝阳区南磨房)、小李子(名不详/东北人)、王文忠(河北涞水籍)、老徐(徐继承/山东籍) 相关博文:马克·希格纳笔下的流民(2011-08-28)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58538876.html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拍摄王克勤:在西安演讲《我们为何做新闻》 / 2013-04-28 08:51 / 评论数( 2 ) “拆”字在华山申遗和兴教寺申遗中的不同命运 / 2013-04-24 23:08 / 评论数( 0 ) 永远难当一流的老虎庙 / 2013-04-23 07:18 / 评论数( 10 ) 癸巳年陕北纪行:请个大禹当县长 / 2013-04-22 05:23 / 评论数( 2 ) 崔卫平演讲: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 / 2013-04-21 05:08 / 评论数( 1 )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