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鸟

Co-China周刊 | 武威:暮年丧独子,他们的人生该何去何从?

“不少人告诉记者,在失去独子之后,对于世俗的名利和金钱,他们早已置之度外,但他们却总是无比担心,他们无法想象,在他们临终之时,陪在他们身边的会是谁?能有谁?”   我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者家庭 50岁以上失独群体日益庞大 “与死亡俱来的一切,往往比死亡更骇人:呻吟与痉挛,变色的面目,亲友的哭泣,丧服与葬仪……”(弗兰西斯·培根《论死亡》) 世上有一群父母,或许比谁都明白英国哲人培根的话。他们的年龄大都五十开外,20多年来,和自己唯一的子女快乐地生活,正当他们幸福地为孩子购置新房、准备嫁妆的时候,一场意外却夺走了孩子年轻的生命。他们由此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当中:年龄太大,他们再次生育几无可能,每到合家团圆的节日,为免触景生情,他们只好躲亲避友;但儿女的音容几乎每时每刻都历历在目,这让他们总是眼含泪珠。他们自称为“失独者”,垂暮之年的他们,余生该如何度过?他们对记者说:他们想要在一起抱团取暖,建立一个只属于他们这个群体的养老院。 2012年1月22日,除夕。北风正劲。南昌当地的天空灰蒙蒙的,一场飞雪就在眼前。这时,在南昌市郊的莲塘公墓里,传来了一对夫妇的哭声。 除夕风雪夜——别样的团圆 在墓园哭泣的,是杨维国、蔡丽夫妇,当时,风雪无情地拍打着他俩,但他们似乎忘了严寒,蔡丽抱着女儿的坟头,哭泣地对着地下的孩子说:“今天过年了,我们吃年夜饭你吃一点啊。”去年3月5日,一场发生在校园外的车祸,让夫妇俩永远失去了当时正在江西财经大学读研的23岁女儿杨菲。回家后,蔡丽写了下面的一篇日志——《别样的团圆》。 晚上6时多,菲菲的妈妈爸爸却来到莲塘公墓,爸妈孩子是要团圆的,对不?是老天都不能阻挡的,对不?过年了,来吧,孩子让妈妈抱起你,孩子你也吃点吧。今天过年了,我们一家团圆,妈再也忍不住……在这里,一家人就这样吃上了大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在这里,白雪做伴,让我们实现了儿女情长。 团圆桌上的圆满,变成了永远的缺席。爸妈站在雪地里,看着你,爸妈在看着你呀! “天空飘着雪花,温度冰点……” 白发爬满了这对夫妻的双鬓。丈夫曾两次试图自杀,都被妻子拦了下来,“他每天都喊着女儿的名字,有时激动地敞开衣领大叫,一次想从楼上跳下去,一次又把菜刀架在了脖子上,我撕心裂肺地劝他,‘你死了,我可怎么活’?” 生活也变了。原本三口之家一起逛的商场,夫妇俩再未踏足;原本合家团圆的节日,夫妻俩却逃避亲友,“一见到别人家的孩子和父母快快乐乐地在一起,情绪就控制不住了。什么饺子、汤圆,原来都是我们喜欢吃的,但现在从来不吃了”;妻子有时穿起杨菲生前的衣服,也惹来一场无明的口角,“为什么不让我穿,我穿上衣服后,就感觉女儿在我身边一样!” 老年丧子,人生之大不幸。这样的大不幸总是无情地在人世传递。江西九江的廖先生也有一位漂亮聪明的独生女儿“小丫”。小丫从厦门大学毕业后,在福建一家外企工作,只一年就晋升为公司的中层。过年的时候,廖先生和妻子为女儿购置了一套新房,为的是等着以后女儿带男朋友回来时住。 可造化弄人,廖先生和妻子等来的却是噩耗。那一年清明放假,小丫早上还打电话和母亲问好,但晚上却传来单位的电话,女儿出车祸了,生命垂危。 死神最终不期而至,随后是妻子的寻死觅活,两个月的粒米不进,只靠在医院输液维持生命,丈夫将一家三口住的房屋出售,精神极度痛苦,却依然要在妻子面前假装坚强,有时候控制不住,就跑到屋外去流泪、狂吼……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在经历了丧子之痛后,一对对年逾半百的夫妇们开始在网络上寻找和自己一样的同命人,以求心灵的慰藉。他们在网上的昵称带着失子的悲伤,同样的命运也让他们愿意尽情地袒露心扉。趁着刚刚过去的五一节,网名为“倩影”、“往事回忆”、“小丫留住”、“坎坷”等的40多位暮年丧独子的父母通过网络联系,相聚在了湖北。“在别人面前,我们是两面人,总会显得坚强,但回到家后,深夜合上眼后,却默默哭泣。但面对这群兄弟姐妹,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倾吐。” 孩子的孝服——心底永恒的痛 这绝对是一场不同寻常的“网友见面”。记者在现场记录了他们的话,或许这世上,再没有比这几位母亲的对话,更让人感到万箭穿心的了。 “小丫留住”抽泣地告诉身旁同伴那一段令人悲伤的时刻:“你知道吗?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不孝啊,按照我们那里的老人说,孩子火葬前,身上是一定要披麻戴孝的;孩子没有给父母送终就过世,本来就是一种罪过。” 活像一场梦魇,话到伤心处,引来了蔡丽和其他几位在场妇女的抱头痛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来自太仓的“老怪”,是失独群体网络中的活跃分子,他常常言辞幽默,但谈到自己的儿子时,有时也会激动:“儿子生病的时候,我答应过我儿子的,一辈子就只有他一个儿子。儿子去世后,民政局的人拿来几张孩子的照片,说是孤儿,让我挑选领养,我一口回绝了,我年龄大了,孩子还这么小,他稍大一点的时候,我已经七老八十了,还怎么有能力去抚养他?” “倩影”是这次网友聚会的组织者,这些年来,她在武汉接触到很多失独者,其中有一个是湖北的高官,令她印象深刻:“白天的时候,他总是西装革履,体面地工作;可是晚上回到家里,他又成了另外一个人,整夜抱着孩子的骨灰盒哭泣入睡,口中呢喃着‘孩子,让爸爸抱抱你’,他就这样睡在地板上将近8年。” 精神折磨——压抑、自闭和尊严 事实上,除了失子之痛,其他精神上的折磨也让失独者痛苦不堪,普通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语或许立刻引来这些父母的怒目相视或者失声痛哭,他们的精神极度敏感和脆弱,睹物思人,极力躲避世俗人伦。 来自珠海的“金蛇狂舞”和“万里马”夫妇,是这个群体中比较年长的,“没有人知道我们的事情,我每天都会跑去社区的老年人活动室,唱歌、跳舞、扭秧歌……日子过得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每当别人问起我的儿子时,我却不得不撒谎了。人家问‘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儿子’?我就说‘他在部队,工作忙,不能常回来’,人家又问‘那怎么没见到你的孙子呢’?我就回答说‘他们丁克,没有孩子’。” 失独者在节日里恐惧一切聚会,每年到了春节,这些父母都如临大敌,他们或躲到人迹罕至的清冷山庄度过漫漫假期,或在洗浴中心一待七八天,无论亲朋好友如何请他们,他们都不愿意出来。碰到亲友结婚、做寿、给小孩摆满月酒时更是如此,他们往往会将礼金奉上,但从来都不会去参加婚礼。睹物思人、触景伤情。他们自称是精神残疾者,今生不可治愈。 孤苦伶仃——丈夫离她们而去 他们也曾想过用人工的手段再次进行辅助生育,但这样的方式却常常被他们自我否定,“有这么多钱去生小孩吗?即使能生下来,我们还有精力去抚养他吗?他的身体发育可能和正常孩子一样健康吗?”他们时常这样扪心自问。而前不久发生在广州的一出悲剧再次让有这样想法的失独父母踟蹰不已——在失去长子后,50岁的文姨与刘叔耗费12万元通过试管技术再次当上爸妈,在生下一对龙凤胎、含辛茹苦地抚养了10载后,夫妇俩却因长期精神压抑选择了轻生。 精神的痛苦往往带来生理的疾病。在这次有40多人参加的失独者父母聚会中,只有1/4是男性,“老怪”说:“这年头,丈夫能带着妻子一起出来聚会,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回家还能和老婆倾诉,但她们回家,就真正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啊!” 在经历了失子之痛之后,很多妇女都失去了丈夫。她们的丈夫或承受不了巨大的痛苦,不久就身患重病,离妻子而去;或者是离家出走,自此杳无音讯。一位来自湖北的女士哭泣着说:“我的儿子毕业于武汉大学,来到深圳工作,2006年,他在自己创业时因劳累过度去世;2009年,老伴又查出身患癌症,我在家独自照顾了他两年后,他还是离我而去。现在连亲戚也不愿照顾我,我的精神是绝望的,身体是衰弱的,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来自甘肃天水的女士“坎坷”说:“我的网名叫坎坷,我的一生也是如此坎坷,我今年48岁,我的儿子在21岁的时候,在大学宿舍里突然晕倒,永远地离开了我,我当时还可以生育,但我的爱人却得了尿毒症,我爱人的最大心愿,就是能够看到儿子大学毕业,但他的心愿却没能完成,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有尊严地活着,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不要在医院做手术时,没有人来给我签字……” 失独者的心语 “梦在天堂”:我来自福建三明,2002年,我的丈夫因为重症肝炎去世,当时儿子才11岁,没想到当我把儿子养到21岁时,我的儿子遇到车祸。与别人一起摔落到了河里,我的儿子救了两个人,就再也没有从河里上来。每年春晚,节目都很关心儿女不在身边的空巢老人,我们这些没有儿女的空巢老人,谁来关心啊?(泪如雨下) “荆棘鸟”:我来自四川德阳,儿子刚走了1年,真实的心情其实很不好。但是在外人看来,我似乎什么都不缺,是那样成功,那样风光。我前年被评为四川省的三八红旗手,去年又被评为“巾帼英雄”,我又是高级工程师,但是,孩子没了,什么都没有了。(痛哭不已)我想着,根本没有谁来为我们送终啊,我们希望晚年应该有一个保障。 “杨菲的父母”:我感叹我们都已不再年轻,感叹我们都没有小孩了,每当我们强作笑颜,其实内心都在滴血。我们现在或许还年轻,还能动,但是一二十年以后,我们都不能动的时候,该怎么办?我想要有尊严地活下去。涉及杨菲的案件,一审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但二审却至今没有开庭,我希望法律早点给出公正的答复。 “历历在目”:我儿子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并且找了一个空姐做女朋友,他才25岁,离开我时,也是因为车祸。这里我就不多说了(哽咽失语)……我还要补充一句,我以后尽量不哭了,以后和儿子团聚时,要让儿子看到漂亮的妈妈,让儿子说妈妈变漂亮了,变好看了,再也没有眼袋了。 全国失去独生子女家庭超百万个 在这40多名“失独者”的聚会中,有丧子七八年甚至十年之久的“倩影”夫妇、“金蛇狂舞”夫妇,也有独子去世才1年左右的来自四川的“荆棘鸟”和杨维国夫妇。他们有的贫穷、有的富有,有的远在甘肃、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到达武汉。但他们却并不在乎这些,毅然决定相聚在一起。他们说,在这里,不用像在外面那样假装坚强,他们可以“抱团取暖”、纵情哭笑。 不少人告诉记者,在失去独子之后,对于世俗的名利和金钱,他们早已置之度外,但他们却总是无比担心,他们无法想象,在他们临终之时,陪在他们身边的会是谁?能有谁?就像“坎坷”说得那样:“我们要有尊严地死去。” “倩影”三年前就开始建立全国失独群体的QQ群,三年下来,QQ群由一个变成了三个,群员的规模也超过1000人,“倩影”说,现在群员的共同愿望,就是建立一个属于失独群体自己的养老院,因为只有这些失独父母待在一起,他们的心理才没有芥蒂,并且能够互相帮助,“其他养老院的老人都有儿女,入院时,儿女要签字成为老人的监护人,儿女们也会时常来看望老人。我们一方面进养老院时,手续上会遇到问题;另一方面,看到别人的儿女来看望自己的父母,我们情绪上受不了。” 唯一愿望:建独立养老院 “老怪”说,他希望建立这个养老院,就是希望这个养老院成为他们这些暮年丧子者养老送终的所在,“我们不可能同时生病,总能够有健康的人来照顾那些生病的人,我们这群人,所有人都是病人,所有人也都是医生,我们痛苦时,只有跟我们一样的同命人,才能劝住我们,我希望政府能够考虑到我们群体的特殊性,我们自己也愿意出一部分钱,来建这个养老院。” 但是,全国暮年失独的家庭到底有多少?目前我国还没有进行过详细的数据统计,记者只能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卫生部此前发布的一系列统计数据进行推算。 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总人口约为134735万人,此前抽样调查则显示,2009年我国15~19岁年轻人约占总人口的7.17%,20~24岁的年轻人约占总人口的7.52%,25岁~29岁的年轻人约占总人口的6.48%,此前,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曾估计,目前军队中独生子女率已经不低于70%,作战部队则超过80%。如果按照军队的样本来估计,我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至少也有1.9亿人。另根据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所显示的该年龄段人口疾病死亡率来推算,15岁至30岁年龄段的死亡率至少为40人/10万人,由此估计,目前我国每年15~30岁独生子女死亡人数至少7.6万人,由此带来的是每年约7.6万个家庭的分崩离析,难以补救。 “老怪”所在的太仓县总人口71.72万,经过“老怪”了解,他们县共有115家和他境况相同的家庭,如果以太仓县作为全国的样本,那么,全国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肯定超过百万个。 (武威,广州日报记者。原文链接: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2-05/09/content_1695671.htm 。拓展阅读:杨支柱:中国的“失独家庭”究竟有多少: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7202 )

阅读更多

新浪微博关于程钰婷参选人大代表的部分评论(1)

[编者注:程钰婷的这条微博从10月10日 19:16 发布的时候起,迅速得到数量众多网友的转发与评论,但新浪微博似没有全部公开显示所有的评论和转发数。本帖仅仅截取了部分新浪微博上显示出来的评论。] 程钰婷:本人已登记为北京朝阳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选民,现决定以自荐参选人身份参选。自荐参选意义有三:1、实践民主,在青年之时探索民主之路,行使公民之权利与义务,使得热血理想...

阅读更多

北斗 | <天权>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流亡的实质是流离所失,衣食不保,但从表象上来看却有种波西米亚似的的浪漫主义情怀。他行过许多的路,承受住痛苦进行战斗,他也去爱,去歌唱。在战火方酣的巴塞罗那,他拿出了《西班牙在我心中》,行经秘鲁高岗遗址,他留下了《马丘比丘之巅》。蕴藏在他内心世界的浓浓爱意催生了无数情诗,包括《船长的诗》。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文/李嘉轩 ( 北京师范大学 ) 你成为这些习作的读者而我成为作者,纯属是不期而遇的巧合。 — Jorge Luis Borges 1. 请原谅我太爱博尔赫斯,必须用他的诗句作为开始。 我能用什么来留住你?我交给你一条狭窄的长街、孤注一掷的日落、还有荒郊的冷月。 我交给你一个人的痛苦,他曾向那轮孤月久久凝望。 我交你我已死去的先辈,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 …… 我交给你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洞明悟力。 我交给你在生活中我所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我交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交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交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日落之际看见的一朵枯黄玫瑰的记忆。 我交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惊人的消息。 我交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一切来打动你,用我的困惑、危险与失败。 我想起了纪伯伦的字句,痛苦在你身上刻的越深,你能承载的幸福便越多。我寄希望于诗人们,希望他们,在被命运无情解剖之后仍能够用语言呈现这些伤口。我希望他们能够让诗句像刀锋般划过阅读者的心,然后撕开同样深刻的伤痕。 我曾在博尔赫斯的世界中埋没了若干日子,纠缠在他那无休无止的魔境、在他的时间迷宫中不能自拔。我将他奉为诗人的神明,我迷恋于他的时间和空间、生命和死亡、天堂和地狱、暂时和永恒、圆形和周期、镜子和迷宫、书本和梦幻、文学和游戏、黑暗和失明、神话和酒吧、匕首和决斗、骑士和恶棍、街角和郊区、月升和日落。博尔赫斯的寓意往往令人迷惑不解,因为他认为譬喻必不可少;他的诗句中往往充斥着大量的历史事件与人物、希腊神话与典故,因为他下笔之前总是善意的假定读者的知识面与他一样涵盖古今中外,可事实上我和大部分他的读者一样,对他的自由运用的庞大典故几乎一无所知。 他醉心于瞬间即永恒一类的话题,近乎固执的重复着他对无序性时间的偏爱。有时他让因果颠倒;有时他只承认现在;有时他干脆让时间停滞。“时空”这个在我们这里循规蹈矩的概念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拉长或压扁,扭曲或打结,多么奇特大胆的博尔赫斯式的幻想美学。他用无与伦比的清晰说:“时间是一切构成我的物质。时间是带走我的河流,但我即是河流;时间是烧掉我的火,但我即是火。”     2. 我迷恋一切诗,可诗是死去之物,是必然死去的爱情。 如爱默生所说说,一本诗集就是一个魔法洞窟,里面住满了死人。一首诗写完了,它的生命也就结束了,直到有人把它再次唤醒。就像柏拉图创造出对话录,复活了苏格拉底(对话录实际上是苏格拉底的语言,而被柏拉图说出),就像耶稣在四位门徒中重新复活一样,读者创造出了死去的诗,人,历史,还有汩汩流逝的时间。 譬如那部流传已久的荷马史诗,尽管历史早已尘埃落定,但还是在后代的阅读中被一次次唤醒,100多年前,波涛汹涌的特洛伊战争在一个叫约翰·济慈的诗人笔下复活,那是他荷马史诗的感受: 之后我觉得我像是在监视星空, 一颗年轻的行星走进了熠熠星空, 就像是体格健壮的库特兹。 他那老鹰般的双眼,盯着太平洋一直望去。 而他所有的弟兄,心中都怀着荒诞的臆测彼此紧盯。 他不发一语,就在那大山之巅。 ——济慈《初读查普曼译荷马史诗》 这几行诗真是巨力万钧,气势磅礴,震耳欲聋,古老的希腊和已经作古的查普曼在济慈阅读的时候恢复了生气。而我在某个夏夜轻声念出的时候,也唤醒了因肺痨病殁的济慈,以及那只永远吟唱啼血的夜莺。 四年前的上海,我还徘徊在诗歌的门外,在一本“一生要读的”的诗歌杂合体里看到那些有很常见的注释,如“博尔赫斯……阿根廷……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之类的字句。于是不免想起来地理老师曾经灌输的概念:上海的对面,是一个叫做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城市,阿根廷的首都,拉丁美洲第二大城市。后来再去查阅资料,才知道布宜诺斯艾利斯在南纬34°西经58°,而上海在北纬31°东经121°,地理上称之为“对跖点”:在地球的直径两端相望,时差12小时,季候相反。 布宜诺斯艾利斯,读起来有长长的音节,恰到好处的节奏。西班牙原文是Buenos Aires,用我非常有限的语言知识来推及,可以勉强辨认出它的“好天气”的意思。从地理学的角度,这样的解释不免让人入迷。布宜诺斯艾利斯地处拉丁美洲东部沿海,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夏季炎热湿润,冬季温和少雨,大西洋的巴西暖流由赤道沿着海岸线南下,带来温和的氤氲水气,化作博尔赫斯诗里的“湿气的蒸腾”(《南方》)和“潮湿的暮色”(《雨》)。Buenos Aires,那可是博尔赫斯和无数文人为之倾倒的城市,是胡里奥-科塔萨尔的《跳房子》,是黎耀辉与何宝荣的《春光乍泄》,是史诗《马丁-菲耶罗》和唐-拉米罗的荣耀,是贝隆夫人与阿根廷的哭泣。 我与布伊诺斯艾利斯相隔多远?其实很简单,如果步行,大概要花费三百个日夜,但是我如何放下手中的一切,去完成这场穿越地心的旅行?如果你我终将失去彼此,请跟随月亮飞离世界的尽头;你的小说里藏有世界的谜语,就像星星背后都藏有你的眼纹。 那是多么漂亮的一句情话,即便只是对一座城池而说。 3. 离开上海之后,我来到了几乎是这个国家最南方的城市。 这是我的南方:天空的颜色会在黄昏渐次变迁,不远处你就能看见就有一片小小的、有的点脏的海,海岸上停泊着许多不明归属的红头船。每天都会从山的深处升起低沉的云雾,它们时常遮蔽住你的太阳。树木在春天落下叶子,一也会夜之间开满新芽。冬天,风从南面的海吹来,你必须用帽子来遮掩被吹乱的发梢。 这是我的城市:这是一个有着玫瑰色天空的城市,地面上堆满了腐朽生锈的螺丝钉,还有那些废弃的巨大机器。那也是一个昏暗而迷离的城市,你随时都能看见那些用厚厚的妆容和冰冷的表情将自己全副武装的女人们。你能看见的是一个破落的城市,你闻到的是金属腐烂的味道。当然,你抬头就能看到太阳被刺穿,然后流出玫瑰红的血液。然后你看到那些在城市里的高楼,你也许能看到其中一颗颤抖的螺丝钉。是的,你感觉自己就是那颗被深深钉入现实的螺丝钉。 拂晓时分,我伫立在阒无一人的街角,我熬过了入夜之后最长的那段时光。我注视这那片汹涌而黑暗的大海,我幻想你随着巨浪而来。我尽情呼吸辛辣的灰烬与烟雾,我怀念着你转过身的侧影、组成你名字的发音、你有韵律的笑声。我把对于失去你的悔恨在黎明时向几条野狗诉说,也向黎明寥寥的晨星诉说。 世界已不再神奇,我在梦里见到钟表和微微颤动的睡着的鸟。所有人已离我而去,我不能再与你分享皎洁的月光和舒缓的花园,每晚的月亮都是我过去的镜子。我恳求我的神明或者时间的总和,让我的日子无愧于遗忘。我的名字像尤利西斯一样默默无闻,但是在宜于回忆的夜晚,或者在人们渐渐清醒的早晨,某些诗句得以以我的名字流传。或许只有在太阳西下那一方,你才能见到命运的原型和耀光。 我希望有一场大火烧干我的一切,在我身边只留下那些明明灭灭的灰烬。让它烧干我所有的知识、金钱,烧干我的笨拙的诗歌韵脚和愚蠢的文字,也烧干那片黑暗的大海、那轮孤月和那些疲倦的晨星。这样我就可以抛下一切,走到你的身边对你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每个人心里总有一些遥远不可触及的事物,一个梦想、一个爱人或是一座城池。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讲述同性之爱的电影,故事发生在战火纷飞的巴以边境,两位主人公分属不同的阵营、拥有不同的信仰,但也彼此真诚相爱。在无法抗拒的命运与人生面前,其中的一人说道:如果注定有些事让我无法说出爱你的话语,那么是否可以用指尖划过你的眉头来表达? 最初读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无比浪漫,后来世事多舛,我才意识到爱一个人的过程并不会像电影或书本里那样,可以被些许文字详尽描述。我怀念过去的自己,希望听听不懂的各国语言,喜欢谈论死亡,脸上总能带着桀骜不驯的轻视笑容。但我也知道,一切经历过的时光都会倒塌。     对现在的我来说,爱情这个词更像是某种符号,仿佛每一场投奔流亡都必须要有一个有名字的站点。现在的我谈论爱情,其实沉默的心情要多于文字,没有任何哗众取宠的意思。 我们都是拼命向前走的人,我们都记得曾拥有过那么多的东西,在心里塞过那样沉重的爱。然而我们不停留,也不肯停留,我们只能一直走。别人只看见我们不间断的行迹,东面,南面,北面,这些方位是多么模糊抽象。年幼的时候,以为世界很大,什么都掌握不了。而长大之后,发现世界很小,却又其实还是两手空空。人生并没有丝毫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也许美好的日子既出现在平淡如水的安稳中,也藏在水深火热的煎熬蛰伏中。 而我的南方,我的Buenos Aires,那个隐藏在黄昏、泛着金光的湖泊,就仿佛成为我久久遥望又永远抵达不了的目的地。 海明威在《白象般的群山》说: 男人说:我们可以拥有所有的东西。 女人说:不,我们不能。 男人说:我们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女人说:不,我们不能。 男人说: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 女人说:不,我们不能。   4. I no longer loved her, that’s certain, but maybe I love her. Love is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

阅读更多

北斗 | <开阳>传统的神性和人性主题

在一个逼仄的环境中,每一步轻轻的挪动和伸展都是僭越,每一记主动的僭越都是自由;而在一个开阔地,自由就是主动的节制,因为无从僭越。节制不仅是停留于柏拉图口中的美德,这里它成了个体的自由实践,到这里,主动的节制如何成为可能或者说从节制追溯下去我们能得到什么成了关键。 传统的神性和人性主题 文/刘成龙(苏州科技大学)       (一)方法论的提出 “任何一种发问都是一种寻求……这种认识的寻求可以成为一种‘探索’,亦即对问题所问的东西加以分析规定的‘探索’。发问作为‘对……’的发问而具有问之所问[Gefragtes]。一切‘对……’的发问都以某种方式是‘就……’的发问。发问不仅包含有问题之所问,而且也包含有被问及的东西[Befragtes]。在探索性的问题亦即在理论问题中,问题之所问应该得到规定而成为概念。”——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 研究一个问题要从理解问题开始,这点我们可以借鉴海德格尔,海氏在提出存在(意义)问题之前,首先考察了一般问题的结构,认为首先要“简短地讨论一下任何问题都一般地包含着的东西”。“神性”和“人性”就是本文中被问及的东西[Befragtes],对它们的发问就是问题的第二个层次——问之所问[Gefragtes](第三个层次是问之何所以问[Erfragtes],属构建存在畿域的问题层次,本文只涉及事质领域,故不予讨论)。 1.人性 “……形成本来的人性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费尔巴哈这般设问。“就是理性、意志、心。”又这般回答。他还为这三点找出了对应的现实目的:“人之所以生存,就是为了认识,为了爱,为了愿望。”它们的具体实践方式就是:“我们为认识而认识,我们为爱而爱,为愿望而愿望——愿望得到自由。”——康德把人的心理机能也分为三种:认识、情感和欲求,在这里费尔巴哈和康德“不谋而合” ——存在者的性质就这样被展示无遗,用海氏的话说就不再是一般存在者,而是此在(Da-sein)。比如三部传统小说《巴黎圣母院》、《红字》以及《荆棘鸟》最突出的人性描写莫过于人性三内核中“爱”这个主题,当然本文中的爱主要体现为男女之爱,这又必然掺杂了性的因素,是一种含性之爱,性又作为一种在“爱中”之性,所以接下来的叙述将围绕此展开。 2.神性 涂尔干在《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将宗教的本质归因为对世界进行的神圣事物和世俗事物的二分——费尔巴哈也有“属神者”和“非属神者”的说法——通过赋予“禁忌性”和“权威性”遴选出神圣事物,同时神圣事物也是人们爱和理想的寄托。在他看来,宗教有两个基本的构成要素,最根本的就是“神圣性”,他说:“宗教是一种既与众不同、又不可冒犯的神圣事物有关的信仰与仪轨所组成的统一体系。” 呼应着克赛诺芬尼的人神同形说,费尔巴哈大胆喊出:“上帝之意识,就是人之自我意识;上帝之认识,就是人之自我认识……人认为上帝的,其实就是他自己的精神、灵魂,而人的精神、灵魂、心,其实就是他的上帝:上帝是人之公开的内心,是人之坦白的自我;宗教是人的隐秘的宝藏的庄严揭幕,是人最内在的思想的自白,是对自己的爱情秘密的公开供认。” “——突破了个体的、现实的、属肉体的人的局限,被对象化为一个另外的、不同于它的、独自的本质,并作为这样的本质而受到仰望和敬拜。因而,属神的本质之一切规定,都是属人的本质之规定。”     在民俗学和人类学的研究当中,“神圣性”或“神性”是一个更为现代的语气,它的由来乃是以“灵性”概念为先导的,类似于弗雷泽提出的“巫术时代”领先于“宗教时代”,“灵性”和“神性”分别给这两个时代贴上了醒目的标签。 “灵性”在这里又有两层意义:一、更贴近灵魂的解释,“蒙昧人的万物有灵观是以关于灵魂的学说为基础的……从这方面,可以把万物有灵观看作是自然宗教的直接产物。”二、非人格的超自然力量,约翰·H·金在《超自然者:它的起源、性质和进化》中首先提出神灵和鬼神的概念对原始人来说过于深奥,一个早于万物有灵观的阶段浮出水面。“马纳”(Mana)作为原始人体验到的臆想的“非人格力量”的代表被正名。从第一层含义看,“灵性”作为灵魂的一种普遍化形式,与“人性”产生了更多的瓜葛。拟人化是其必不可少的表现,正如泰勒所说:“对原始人的部落来说,太阳和星星,树木和河流,云和风,都变成了具有人身的灵体,它们好像人或其他动物一样地生活,并且像动物一样借助四肢或像人一样借助人造的工具,来完成它在世界上预定的职能。” 从宗教到科学的发育是历史趋势。弗雷泽:“作为解释自然现象的宗教,已经被科学取代了”;孔德三段论:神学阶段,形而上学阶段,实证阶段。当科学日趋旺盛,对人类自身的了解愈是深入,人的欲望和品性就能最大限度地释放和解脱,“人性”作为时代的主题也日益彰显。卢梭曾道:“我觉得人类各种知识中,最有用而不完备的,就是关于人的知识。”而今终可如愿。 从带有“人性”气息的“灵气”到“神性”,又从“神性”到彻底的“人性”,与其说是一场循环往复,不枉把它看做是牢不可破的“人性”发展之链。可见“神性”的背后其实就是“人性”的力量,《巴》《红》《荆棘》中袒露的所谓神性不啻为一种扭曲的“神性”,也即一种扭曲的“人性”。这场较量是扭曲的“神性”和彻底的“人性”或明或暗的角力。而这种扭曲是否是宗教的必然走向(纵向发展)?是否是其内在要求(横向结构)?我们只有在对基督教历史详尽的勘探和对异教全面的比较中才能得其大体轮廓,这里笔者不揣简陋,认为小说中极度的扭曲只是个别特例,是小说作者的艺术发挥,不可将其视为普遍情形,事实只能是轻微地扭曲,这也是任何意识形态/文化霸权(安东尼奥·葛兰西语)不可避免的后果。当然这不过是抛砖引玉之想,篇幅所限,更多的论证就不一一赘述了。 (二)被误解的禁欲 独身制如今被很多不谙历史的人看作是“人类心智的谬误”,这大概可以归功启蒙书籍,但倘若躬身翻阅一下记载,大致分辨一下史海中遍布的蛛丝马迹,就不会如此轻易地接受这得之全不费功夫的荒唐解释。神职人员的独身制“不是证明修道院的创立者是白痴,而只是证明了经济条件有时比自然规律更强大。”修道院的创立并不如在其辉煌时期显示的那样是个文化艺术的集散地,宗教信仰的中心。它更大程度上是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出现的,而且还是个共产主义形式的劳动-经济组织。爱德华·傅克斯在《欧洲风化史》中解释:“修道院产生于私有财产和继承权都很完备的时代……因为血缘关系历来强于一切人为的结构,而修道院内的共同生活无疑是这样的人为结构……修道院只好弃绝婚姻。僧侣和修女只能以社团为家,不得再有别的家庭。” 为了巩固教会至上而下的统治(原因如前所述),格列高利七世在十一世纪颁布了禁婚敕令,然而能控制自己的僧侣只能是部分人,而且只是弃绝婚姻,但绝不意味着弃绝性,性的需要往往可以通过非光明正大且各自又心知肚明的形式满足,如法国教会的热尔松所说:“僧侣在满足性欲的时候,是否违背了绝色的誓愿?不,绝色的誓愿只是表示弃绝婚姻。所以,僧侣即使做出极不道德的行为,只要没有结婚,就不能算违背绝色的誓愿”。 之后随着教会财富的增长,敛财的本能和性的本能相互扶持,创制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各式丑闻,教会也逐步沦为欧洲机体上腐臭的脓疮。名目繁多的为各种罪名设立的赎金条例密密麻麻,巨细无遗,这其中就有为亵渎的性行为(包括强奸,乱伦等)专门定制的。僧侣们的姘妇也是广为存在的,到了14世纪,一些僧侣开始起来争取结婚的权利,当此计不成,就干脆将姘妇合理化——“如果神父有姘妇,那对本教区的教徒当然是个很大的罪恶的诱惑,但如果他去侵犯女教徒的贞操,那对教徒是更大的罪恶的诱惑。”此种风俗肆意流传、发展,妓女,贵族,甚至忏悔室的女教徒(为了保护忏悔的女教徒,1322年在牛津宗教会议上,禁止“在黑魆魆的地方听女性忏悔。”类似的禁令还有很多),都被教士/修女们列入了性对象的名单。彼特拉克在《公开信》中痛骂:“抢劫、暴力、通奸,是淫乱的教皇的家常便饭:丈夫们被流放,省得他们啰嗦;他们的妻子被强奸,一旦有了身孕便还给他们,生了孩子之后再夺过来以满足基督在世代表的淫欲。”     以上大致描绘出了中世纪教会的虚伪无耻,不过也不能以偏概全,坚守贞洁的神职人员也是广泛存在的,圣人们就从此中出,还有很多摇摆不定,心神不宁的修士们,尤其是未经情事的年轻修士,他们的内心世界有如暴风骤雨,拉扯着脆弱娇嫩的“人性”幼苗,他们的故事更曲折,更戏剧,更能显露人的本性,更能表达作者奋力反抗束缚人的传统的姿态,也成为了作家们乐此不疲的创作对象。 (三)人性解脱与审美 1.福柯的启发 福柯不满组织性和集中性的权利解释,为了说明丰富个体类型的形成,受到希伯来文本的启发,提出了“牧师权力”的概念,以牧领权(pastor-ship)来喻意上帝(上帝的人间代表)和人民,牧师权力在认知方面表现为“牧人对每只羊有彻底的了解,包括对它的灵魂有完全的知识”。虽然牧师权力只是福柯构造出的一个理论概念,但我们仍可窥一斑,其现实意义表明了牧师如果要深入了解自己的教徒,就必然和他们有大量的接触和交流,在这之中,牧师们难免对妩媚动人的芳龄女子暗自倾心。 2.人性解脱与审美 ①审美——“人性的奠基之物” 鉴于普遍存在的争论,康德总结出了这样一对二律背反: 正题:鉴赏判断并不是建立在概念之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它就可以被以证明的方式来进行争论; 反题:鉴赏判断是建立在概念之上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要求他人的赞同就是不可能的。 康德采取了“在纯粹理论理性的二律背反的消解中所遵循的一条类似的道路”,宣称鉴赏判断(审美判断)既是基于一个概念(纯粹理性概念)之上,又否认这个概念的知性,拒绝了任何知性证明,“因为这个规定的根据也许就在这样一个东西的概念之中,这东西就是人性的奠基之物(Substrat der Menschheit),它是超越于经验感性的。”人性的奠基之物即是康德追索的终点,我们无论如何再也不能前进哪怕一小步了。     ②审美——手段-目的 福柯列举了三种权力(牧师权力)将人变为主体的模式:一、知识模式;二、分离实践模式,即《规训与惩罚》和《疯癫与文明》中所探究的;三、“人使自身变为主体的方式,比如,我选择了性的领域——人如何学会承认自己是‘性’的主体”。前两种是他律模式,后一种却是主动模式,个人的主动选择是积极向上的,其动力必将是源源不断永不枯竭的。面对束缚人类应该这样抗争:“或许今日之目标不是去发现我们之所是,而是去拒绝我们之所是。我们必须去想象、去构造我们可能之所是,从而根除掉那种政治性的双重束缚,即现代权力结构同时性的个体化和总体化。” 古希腊和罗马的实践性的行为道德引起了福柯的注意,在那个时代没有严格的法律以及规则体系用权力手段处处限定个人的行为,个体的自我实践都是建立在自我要求——自我对完善本身德行的要求之上。基督教伦理学则反其道而行,设立庞杂的道德律法体系(不强调其法律形式)和臃肿的审判权力机构,违禁就意味着惩罚,将弃绝的都深深掩埋,包括男女之爱和性。 古希腊和罗马时期主张“伦理-诗(etho-poetic)”的作用,道德被纯化为诗和生存艺术,人性在审美的广阔大地上诗意地栖居。人们通过自我塑造的技术——自我技术来觉醒。福柯将注意点放在了性(即“快感的运用(the use of pleasure)”)上,其时的法律并不监管性,而是将性寄托于伦理学的领域,没有压制,就更没有僭越。在一个逼仄的环境中,每一步轻轻的挪动和伸展都是僭越,每一记主动的僭越都是自由;而在一个开阔地,自由就是主动的节制,因为无从僭越。节制不仅是停留于柏拉图口中的美德,这里它成了个体的自由实践,到这里,主动的节制如何成为可能或者说从节制追溯下去我们能得到什么成了关键。福柯谈到自我技术也是“一种态度和追求,这种态度和追求使他的行为个性化并铸造了这种行为。而且,这种行为表现出的合理和审慎的结构可能赋予他一种特殊的辉光。” “所以他们为了存在的美和荣光有意地接受了这些任务,这是一种选择,既是美学选择,又是政治选择。”审美在这里被极度突出了,作为伦理学的目的论,也是人性的目的,同时又作为恢复人性的生存美学手段。 康德由审美追溯到人性,而福柯从人性中视审美为目的,且在美学史上他们也各有其他思想者或先或后的呼应,如费尔巴哈的“人才是‘美或艺术的核心’”,谢林的“艺术把完完全全的人如人所是的那样带到那里”,不论我们面对这一张一弛以谁为师,两位大家对人性-审美的洞察就足让我们击节赞叹。如果我们要寻人性,则可由审美入手,如果要解放人性,那就让审美作为目的吧。这两条进路各有所长,不可偏废。在这方面,费尔巴哈给我们做出了一个榜样,他既谈人的核心作用,又不忘艺术对人性情感的表现,这种表现是目的和手段合一的,而在宗教那里,情感却被贬为感受上帝的工具,不失为一种沉沦。从费尔巴哈的态度中,我们也可以读到宗教和审美的巨大差异,神性和人性的矛盾所在。 (采编:黄理罡 责编:黄理罡)

阅读更多

南周吴澧 | 吾讲斯美 : 领导也是可以批评的

5.4 0 10 http://www.postrank.com/graphics/header_logo.png http://www.postrank.com/feed/930f01866663527e6f865b5c48ebfe50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4/15/civilian-casualties/ 上个星期四(4月7日),北约飞机误炸了利比亚民抗军的坦克。老农打猪草时听到广播,就想,从图片和电视来看,民抗军到处都举着或涂着他们的红黑绿三色旗(被卡扎菲推翻的前利比亚王朝的旗帜),难道他们的坦克没标记?北约当天没承认,到第二天才道歉。记者的详细报道也来了,老农一读,果然,民抗军说他们的坦克有旗号。卡扎菲怪人定怪旗,他的国旗就是一面全绿旗。仔细一点,以现在的军用高科技,区分两旗并不难。不过,要是那些飞行员不看电视新闻不读报,或许根本不知道地面上还有两种旗。 农家焚书《吾讲斯美》(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里有篇文章,《不解文化则宽严皆误》,内中谈到北约在另一场战争的另一次误炸。 1999年,北约为科索沃冲突轰炸南斯拉夫。一日,消息传来,一群阿尔巴尼亚难民的拖拉机队遭到轰炸,死伤严重。北约坚持说他们炸的是南斯拉夫军车,发言人很肯定地对记者讲:请相信我,坦克和拖拉机的区别,飞机上看得很清楚。老农一听就对欧洲同事说:你们肯定炸错了。一位法国女士反问:你怎么也会相信呛你死政府的宣传?老农说俺的判断来自个人经验,与官方立场毫无关系。 电视里见过阿尔巴尼亚难民,他们开的拖拉机,跟咱大山里一样,拖车车厢插几根铁管,蒙块土黄色帆布,当卡车用,但主要是装人。小农当年就是坐着这样的拖拉机,一清早赶去县城高考的。俺对这些欧洲人说:北约发言人的话,不会是他自己的经验,一定是电话打到空军司令部,听那些飞行员讲的。如果飞行员抱着如此轻飘飘的态度,他们一定会误炸。科索沃的贫困农民不是你们西欧那些又有拖拉机又有卡车的工业化富裕农民,你们不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你们就是会把他们的拖拉机当作军用车辆来轰炸。 阅读全文(3629字)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4/15/civilian-casualties/ Thu, 14 Apr 2011 16:06:00 GMT 上个星期四(4月7日),北约飞机误炸了利比亚民抗军的坦克。老农打猪草时听到广播,就想,从图片和电视来看,民抗军到处都举着或涂着他们的红黑绿三色旗(被卡扎菲推翻的前利比亚王朝的旗帜),难道他们的坦克没标记?北约当天没承认,到第二天才道歉。记者的详细报道也来了,老农一读,果然,民抗军说他们的坦克有旗号。卡扎菲怪人定怪旗,他的国旗就是一面全绿旗。仔细一点,以现在的军用高科技,区分两旗并不难。不过,要是那些飞行员不看电视新闻不读报,或许根本不知道地面上还有两种旗。 农家焚书《吾讲斯美》(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里有篇文章,《不解文化则宽严皆误》,内中谈到北约在另一场战争的另一次误炸。 1999年,北约为科索沃冲突轰炸南斯拉夫。一日,消息传来,一群阿尔巴尼亚难民的拖拉机队遭到轰炸,死伤严重。北约坚持说他们炸的是南斯拉夫军车,发言人很肯定地对记者讲:请相信我,坦克和拖拉机的区别,飞机上看得很清楚。老农一听就对欧洲同事说:你们肯定炸错了。一位法国女士反问:你怎么也会相信呛你死政府的宣传?老农说俺的判断来自个人经验,与官方立场毫无关系。 电视里见过阿尔巴尼亚难民,他们开的拖拉机,跟咱大山里一样,拖车车厢插几根铁管,蒙块土黄色帆布,当卡车用,但主要是装人。小农当年就是坐着这样的拖拉机,一清早赶去县城高考的。俺对这些欧洲人说:北约发言人的话,不会是他自己的经验,一定是电话打到空军司令部,听那些飞行员讲的。如果飞行员抱着如此轻飘飘的态度,他们一定会误炸。科索沃的贫困农民不是你们西欧那些又有拖拉机又有卡车的工业化富裕农民,你们不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你们就是会把他们的拖拉机当作军用车辆来轰炸。 阅读全文( 3629字 ) 930f01866663527e6f865b5c48ebfe50 吴澧 假正经 5.4 #ffb651 fde5f2411f63675f8a89a7e8a108e211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4/01/poem0401/ 在伟大、光荣、正确的毛择东时代,对他的政治主张有看法,那是极危险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遭遇就是明证。因为采取措施纠正了大跃进时期的一些极左政策,刘在紊革中被活活整死。要到紊革之后拨乱反正,少奇同志当年包产到户等纠偏措施,才被再次启用,成为改革开放政策的一部分。 但这不等于说毛择东生前不能批评。毛择东能写很漂亮的格律诗词,甚至日本人都很佩服。如果跟主席切磋诗艺,哪怕是报纸上公开批评,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择东的七律《送瘟神》两首。这里瘟神指血吸虫病。该报6月30日报道,江西省余江县在全国第一个根除了血吸虫病。毛择东当天读了该报道,浮想连翩,夜不能寐,写了两首七律。第一首是这样的。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阅读全文(3393字)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4/01/poem0401/ Thu, 31 Mar 2011 16:45:00 GMT 在“伟大、光荣、正确”的毛择东时代,对他的政治主张有看法,那是极危险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遭遇就是明证。因为采取措施纠正了“大跃进”时期的一些极左政策,刘在紊革中被活活整死。要到紊革之后“拨乱反正”,少奇同志当年“包产到户”等纠偏措施,才被再次启用,成为改革开放政策的一部分。 但这不等于说毛择东生前不能批评。毛择东能写很漂亮的格律诗词,甚至日本人都很佩服。如果跟主席切磋诗艺,哪怕是报纸上公开批评,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择东的七律《送瘟神》两首。这里“瘟神”指血吸虫病。该报6月30日报道,江西省余江县在全国第一个根除了血吸虫病。毛择东当天读了该报道,“浮想连翩,夜不能寐”,写了两首七律。第一首是这样的。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阅读全文( 3393字 ) 930f01866663527e6f865b5c48ebfe50 吴澧 假正经地理诗歌 5.7 #ffb24d 71a14a1e29ca10da3f152359315dca52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3/25/october-horse/ 前不久,有网友说:他知道有篇农文提到女作家考琳麦卡洛的罗马英烈系列,但没读过这篇文章。老农答:那就什么时候贴上来吧。本月最后一个周五附庸风雅,咱就翻出来验证农家文章的既有重大现实意义又有深远历史意义啦! 顺便提醒,下个月是美国诗歌月,显摆大将军吴老农又要吟诗泛酸了。谁要到时候读了没劲,别怨事先无警告啊∶)。 话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第二年,某日走过书店,见到考琳麦卡洛的新书《十月骏马》(The October Horse) 降价降到三折,顺手便买了一本,打猪草时聊补旅途闲暇。 麦卡洛当年以一本《荆棘鸟》(The Thorn Birds) 风行天下(有译林出版社1998年中译本,曾胡译)。老农读书时,颇有一些女同学被其中的爱情故事感动得眼泪汪汪。不过,身为男人,又兼年齿长了一秩,俺现在对她的历史小说更感兴趣。《十月骏马》为麦卡洛罗马英烈系列的第六部,也是最后一部。该系列可说是恺撒一生传记,这一部应讲到恺撒之死。 阅读全文(5188字)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3/25/october-horse/ Thu, 24 Mar 2011 16:44:00 GMT 前不久,有网友说:他知道有篇农文提到女作家考琳·麦卡洛的“罗马英烈”系列,但没读过这篇文章。老农答:“那就什么时候贴上来吧。”本月最后一个周五附庸风雅,咱就翻出来验证农家文章的既有重大现实意义又有深远历史意义啦! 顺便提醒,下个月是美国诗歌月,显摆大将军吴老农又要吟诗泛酸了。谁要到时候读了没劲,别怨事先无警告啊∶)。 话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第二年,某日走过书店,见到考琳·麦卡洛的新书《十月骏马》(The October Horse) 降价降到三折,顺手便买了一本,打猪草时聊补旅途闲暇。 麦卡洛当年以一本《荆棘鸟》(The Thorn Birds) 风行天下(有译林出版社1998年中译本,曾胡译)。老农读书时,颇有一些女同学被其中的爱情故事感动得眼泪汪汪。不过,身为男人,又兼年齿长了一秩,俺现在对她的历史小说更感兴趣。《十月骏马》为麦卡洛“罗马英烈”系列的第六部,也是最后一部。该系列可说是恺撒一生传记,这一部应讲到恺撒之死。 阅读全文( 5188字 ) 930f01866663527e6f865b5c48ebfe50 吴澧 假正经 6.2 #ffab46 6765c9cea5c0b110f9f388d4aa06246b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3/18/next-in-line/ 有网友留言,在回答CNN主持人法里德扎卡利亚提问时,鲍家文宗理说:政治抵制改革是老邓很早就提出的,红朝下一代领导人将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网友问:您对政改的信心如何,精品加博士似乎是个大红红,因为其所处的位置么? 以前也有网友留言:希望能更多关注政治、理解政治,很希望能学习到怎么基于公共信息进行分析的能力。 老农不想评论那些属于新花社通稿的事。不过,不谈鱼可以谈渔,咱们可以谈谈,如何认真学习和透彻领会新花社的通稿。 红朝当然不像美国那样舆论开放,但是,猩社会有自己的特色:新花社发布大量领道假话。而人的天性是不喜欢说假话的。研究表明,如果你暗示猩猩,做了某个动作后给他吃香蕉,他履约了你却爽约,猩猩会非常非常愤怒。猩猩是群居动物,长期的演化会使他们避免那些令其他社会成员非常愤怒的行为。以人猩血缘之近,我们的天猩一定是不爱说假话的。所以,领道说假话,必然有某种不得已之苦衷。分析假话的内容和出嘴的场合,我们就有了一个慰问领道心理伤口的上佳窗口。 阅读全文(4070字)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3/18/next-in-line/ Thu, 17 Mar 2011 16:12:00 GMT 有网友留言,在回答CNN主持人法里德·扎卡利亚提问时,鲍家文宗理说:政治抵制改革是老邓很早就提出的,红朝下一代领导人将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网友问:您对政改的信心如何,精品加博士似乎是个大红红,因为其所处的位置么? 以前也有网友留言:希望能更多关注政治、理解政治,很希望能学习到怎么基于公共信息进行分析的能力。 老农不想评论那些属于新花社通稿的事。不过,不谈鱼可以谈渔,咱们可以谈谈,如何认真学习和透彻领会新花社的通稿。 红朝当然不像美国那样舆论开放,但是,猩社会有自己的特色:新花社发布大量领道假话。而人的天性是不喜欢说假话的。研究表明,如果你暗示猩猩,做了某个动作后给他吃香蕉,他履约了你却爽约,猩猩会非常非常愤怒。猩猩是群居动物,长期的演化会使他们避免那些令其他社会成员非常愤怒的行为。以人猩血缘之近,我们的天猩一定是不爱说假话的。所以,领道说假话,必然有某种不得已之苦衷。分析假话的内容和出嘴的场合,我们就有了一个慰问领道心理伤口的上佳窗口。 阅读全文( 4070字 ) 930f01866663527e6f865b5c48ebfe50 吴澧 假正经 5.7 #ffb24d c419f70c220406c51a6d9dd21c03f0b6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3/04/libya-2011/ 阿拉伯民变风起云涌,这几天,全球聚焦利比亚。上周六(2月27日)夜间,安理会全票通过1970号决议,制裁利比亚。决议要求联合国会员国停止与利比亚的一切军火交易;利比亚总统穆阿迈尔卡扎菲及其四子一女被禁止出国,资产也被冻结(另有三子单被禁止旅行);安理会并要求国际刑事法庭调查卡扎菲政府针对本国人民的战争罪行。 值得一说的是,镇府都投支持票了,新花社网站的标题还是西方挥大棒逼卡扎菲下台。《人民日报》和新花社对1970号决议的报道,都没有提到国际刑事法庭的调查。 如今利比亚一片混乱。悍然出动坦克和战斗机攻击围观民众的卡扎菲政府,已经众叛亲离,多名部长辞职,驻外使节纷纷谴责自己的政府。在国际压力下,卡扎菲对使用正规部队有所收敛,却又打开军火库,武装自己的支持者,准备在首都的黎波里决一死战。另外一边,被暴政激怒的暴民,大概也是什么都敢干的,包括自杀炸弹恐怖袭击。外国人纷纷撤离。连卡扎菲身边那位形影不离的乌克兰健美护士,也随本国技术人员走了。中资公司数十项目全部停工,损失难以估计。 事情本来不必如此的,如果卡扎菲次子赛义夫衣似蓝推动的改革能够顺利进行。 阅读全文(3877字)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3/04/libya-2011/ Thu, 03 Mar 2011 16:30:00 GMT 阿拉伯民变风起云涌,这几天,全球聚焦利比亚。上周六(2月27日)夜间,安理会全票通过1970号决议,制裁利比亚。决议要求联合国会员国停止与利比亚的一切军火交易;利比亚总统穆阿迈尔·卡扎菲及其四子一女被禁止出国,资产也被冻结(另有三子单被禁止旅行);安理会并要求国际刑事法庭调查卡扎菲政府针对本国人民的战争罪行。 值得一说的是,镇府都投支持票了,新花社网站的标题还是“西方挥大棒逼卡扎菲下台”。《人民日报》和新花社对1970号决议的报道,都没有提到国际刑事法庭的调查。 如今利比亚一片混乱。悍然出动坦克和战斗机攻击围观民众的卡扎菲政府,已经众叛亲离,多名部长辞职,驻外使节纷纷谴责自己的政府。在国际压力下,卡扎菲对使用正规部队有所收敛,却又打开军火库,武装自己的支持者,准备在首都的黎波里决一死战。另外一边,被暴政激怒的暴民,大概也是什么都敢干的,包括自杀炸弹恐怖袭击。外国人纷纷撤离。连卡扎菲身边那位形影不离的乌克兰健美护士,也随本国技术人员走了。中资公司数十项目全部停工,损失难以估计。 事情本来不必如此的,如果卡扎菲次子赛义夫·衣似蓝推动的改革能够顺利进行。 阅读全文( 3877字 ) 930f01866663527e6f865b5c48ebfe50 吴澧 假正经 5.4 #ffb651 5c84b5ebb2236b07bfe3da751339829e http://woodlee.z.infzm.com/2011/02/18/current-affairs/ 有位在法国的同学提了个写时评的问题。概括起来就是欲写热点笔太慢,其他题材无人看,而无人看则很打击写作积极性。问老农这类问题,通常是要失望甚至非常失望而且很可能极端失望的∶)。这里的老读者都知道,老农就是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