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少平

All

Latest

德国之声 | 德国总统在华演讲:自由是宝贵财富

作者:文山/王凡/(德新社等) 摘要:德国总统此次访华,最为外界关注的就是他在上海同济大学发表的公开演讲。周三,这位当年东德的民权人士在演讲中明确提到了自由、法治等普适价值。德国总统在中国行程中,还多次提及目前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曾为德国之声撰稿的记者高瑜。...

美国之音 | 刘晓波刑期即将过半,外界关注何去何从

“纽约时报”前不久在有关中国的一个博客论坛上发表了该报一位记者撰写的文章,其中谈到,中国异议人士、被判处11年徒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刑期已经快到一半,按照中国的法律,从理论上讲,刑期满一半以后,犯人可以申请假释。这一消息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德国之声 | 政法委下去 国安委上来?

德国之声 DW :路透社周日(3月9日)援引多名内部消息人士报道称,中国政府计划限制政法委权力,也就是党的机关干预司法的权力。据称今后政法委对个案的影响力也会大幅减弱,只是在个别政治敏感的案件上能施加影响。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于此有关的消息。 莫少平:中国政府当局具体是否有这样的文件,我确实不清楚。起码作为一个普通律师,我没有看到。但从中国目前现实的状况来看,新一届领导人上台之后, 政法委的权力被大大削弱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首先从中央来说,原来中央政法委书记是常委。这一届中央政法委书记就不是常委了,只是一个政治局委员。 莫少平律师 我们在这一段时间的办案里面,我个人觉得,政法委干预法院具体案件的力度确实大大减弱了。有些东西,包括法院的法官都说,这个东西按以前来说,我们得报给政法委,现在不需要报了,由审委会来协调一下就可以了。这个从中央新一届领导层上来以后,中央政法委书记也不是常委了以后,在司法实践中确实有体现。也就是说政法委的权力现在确实在削弱。 德国之声 DW :那从您作为法律界人士的角度出发,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莫少平:首先,像政法委这样的一个机构,它本身的权力实际上是代表共产党来领导、协调公、检、法、司。政法委本身的职权也好,机构设置也好,在中国的法律上是没有的。包括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从来没有一个什么案件需要政法委来进行协调解决的,是没有这么一个机构的。 这么多年,政法委在中国干预司法是一个事实。这种制度 对中国的司法独立 是一个巨大的迫害。这等于说是中国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独立。法律上规定的和在司法实践中能够起真正决定性作用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说一下历史,当时赵紫阳在位的时候,中国确实有一段时间曾经把政法委取消了。但是很短的期限后又把他恢复了。所以从历史上来说,政法委就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干涉司法的机构设置。而且对中国法制的破坏性非常大。 现在削弱政法委的权力,力争让法院按照法律的规定审判案件,当然是一个好的征兆。但能不能真正的做到司法独立,我还是持一种存疑的态度的。也就是说,是不是把政法委干预司法的力度减弱了,是否就能让中国司法真正独立。这个我是存疑的。 德国之声 DW :那您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因素影响司法仍然无法独立呢? 莫少平:那就是一党专制的问题。你只要是一党专制,司法就不可能独立。可能我说的比较尖锐一点。只要是一党专制,就不可能做到司法真正独立。 德国之声 DW :就像您刚才说到的,政法委这个机构在历史中也是经历过各种风浪,包括被设立、被撤销、被限权、而后被扩充权力。您觉得,是什么原因让政法委这样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非法"机构一直能够不被历史的浪潮打翻呢? 莫少平: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不是根本的体制上的因素,还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就是不同的时期,根据不同的社会状况,在大前提不变,也就是一党执政前提不变的基础上,是扩充,还是限制,还是缩小,只是一个根据历史中社会当时不同的状况来制定的权宜之计。并不是从根上来解决问题的。 政法委的权力在周永康执政期间被“无限扩大” 德国之声 DW :那可不可以说政法委是党的权力欲的体现? 莫少平:或者更准确的讲,(政法委)是党在司法界权力欲的体现,是一种深入司法界的权力机构。就像我刚才强调的,政法委在中国任何法律里面是没有这个机构的,更没有规定它的职权了。在中国的三大诉讼法里面就没有这个一个机构。但它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在中国司法实际中是存在的,而且曾经在 周永康 执政期间,也就是他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时,权力无限扩张,简直是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一个机构。它实实在在的就是共产党在司法界的一个权力机构。 它的权力的大和小,我觉得实际上是共产党根据形势的变换而调整的策略而已。如果将其取消是否就意味着中国司法能够实现独立,我并不这样认为,或者说持非常存疑的态度。 德国之声 DW : 有分析指出,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核心职能之一就是整合中央政法委的对内职能。具体来说就是国安委要整合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社会治安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这两个机构,以保证政法工作的延续。一方面,有消息显示中央政府有意限制政法委的权力,另一方面,我们看到新一代领导人 习近平已经获得了掌管新成立国安委的大权。 政法委到目前为止所拥有的权力是否有可能在国安委中得以延续呢? 莫少平:这个我是同意的,不仅是能享受这个权力的延续,甚至比原来政法委的权力还更加扩大。比如说政法委原来在卸掉军队和外交系统,包括金融系统方面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但是国安却是有可能不仅仅获得原来政法委的权力,甚至比原来政法委的权力可能更大。也就是说它可以协调军队,协调外交,协调金融等机构。 德国之声 DW : 也就是说如果路透社的消息属实,政法委权力受到限制的话,也不一定意味着中国在司法治国上的一种新的进步,而纯粹只是权力在党和国家机构之间的一种位移? 莫少平:对,有可能,确实存在这种可能。 采访:任琛 责编:石涛

维权网 | 近百名上海市民迎接童国菁出狱,呼吁释放仍被羁押的维权人士(图)

(维权网信息员雷鸣报道) 8 月 7 日 中午,上海 90 多位维权民众聚集在一起为被劳教释放的维权人士童国菁接风。 童国菁于去年 9 月 25 日被上海市徐汇区国保从家中带走,被“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刑事拘留。上海当局为了十八大的稳定,杀一儆百,把童国菁非法劳动教养一年。这次是童国菁因维权被第二次劳教归来。 童国菁因纪念陈小明被迫害致死 5 周年及王扣玛母亲的祭奠活动而被迫害劳教,因他参与拉:“尊重人权,保障人权,还我人权” 的横幅和唱《国际歌》。 2012 年底,童国菁曾因身体健康问题被关押在上海市监狱医院,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人权律师尚宝军曾两次前往上海会见未果。童国菁的劳教案一度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本网从童国菁被拘押开始,也一直密切关注他的健康状况及案件的进展。 董国菁多年来参与废除劳教、要求公民诉权、为被关押的上访维权人士呼吁等维权行动,是冯正虎倡导的“我要立案――维护公民诉权”活动的代表之一。 9 月 25 日被上海市徐汇区国保从家中带走,因“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刑事拘留, 10 月 25 日被上海市劳教委劳教一年,这已经是童国菁因为参与维权第二次被劳教。 上海 90 多位维权民众得知童国菁 8 月 4 日所外就医获释回家的消息,主动与他见面。童国菁因受劳教迫害,身体状况不佳,大家表示衷心祝愿他身体早日康复,重新回到维权队伍中来,继续站在维权第一线与渎职侵权的腐败恶势力抗争,为实现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法治,为公民社会早日来到尽一份力。 90 多位维权民众呼吁当局彻底废除劳教制度,要求上海当局立即释放其他仍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崔福芳、沈莲满、沈咏梅及被任意羁押在看守所里的魏勤和王扣玛等维权人士。

维权网 | 上海民众再次要求释放维权人士王扣玛、魏勤(图)

(维权网信息雷鸣报道) 7 月 22 日 下午 ,上海 60 位民众在人民公园广场为被迫害逮捕的魏勤、王扣玛再次声援呐喊:“尊重法律、捍卫人权、停止迫害”、 “上海民众强烈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无罪公民魏勤、王扣玛”。 尽管本月 16 日民众在闸北区法院门口拉横幅声援魏勤、王扣玛时,遭到警号 :310717 抢走 2 副横幅:“上海民众强烈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无罪公民魏勤、王扣玛”、“魏勤、王扣玛无罪,必须立即释放”。今天,民众继续为魏勤、王扣玛声援呐喊。 魏勤、王扣玛是反暴力、反谎言、反抢劫的维权英雄, 2012 年 9 月 25 日 ,魏勤、王扣玛分别被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和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同年 11 月 1 日 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 12 月 28 日 案件已经移送到检察院,检察院曾于 2013 年的 2 月 7 日 和 4 月 21 日 两次退补侦查,闸北公安分局于 5 月 21 日 重新移送到检察院起诉。 2013 年 6 月 20 日 两人 被上海市闸北区检察院以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 “寻衅滋事罪”提起了公诉。 7 月 16 日 上午 9 时,魏勤、王扣玛被“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在上海市共和新路 3009 号闸北区法院召开庭前会议。“寻衅滋事罪”一案庭前会议举行一个多小时,魏勤、王扣玛拒绝承认自己犯罪。他 ( 她 ) 俩是没有违法犯罪的守法公民,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犯罪。 魏勤、王扣玛都是为房屋财产被当局强而走上血泪上访维权路。 2002 年 2 月,魏勤工龄已 15 年 7 个月,被工厂无故辞退,生活陷入困境。 2002 年 9 月她居住地上海东八块动迁, 2004 年 6 月 22 日 按政策规定要求回搬而被非法强拆, 2008 年她为在上海市闸北区杀死 6 个警察的北京青年杨佳声援,被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拘留 15 天,后来又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魏勤在尚宝军律师的协调下,在闸北区法院召开庭前会议时终于与分隔十个月的唯一的儿子见了面,也知道了一些家里的情况。 王扣玛的母亲 2008 年 1 月 5 日 她被当局非法关押在设立在友放浴室的“黑监狱” 里八十天迫害致死。他母亲就是因为住房拆迁得不到补偿安置而依法上访维权,最后在上访过程中死在街道强制关押的友放浴室里。王扣玛之所以走上维权上访的道路,就是为了要替母亲伸张正义。王扣玛在维权上访的路上曾遭受冤狱。回到社会上后经有关权威医院鉴定,王扣玛是一个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人。他另外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症,血压最高时高达 240 以上。就是在监狱里他就曾经因高血压脑中风而病危抢救过,医院多次因他的病情而开出病危通知书。如此一个年将六十的老病人,残废人,如今又将被投入监狱。 上海民众抗议当局滥用职权,以权压法。呼吁海内外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正义人士都来关注魏勤、王扣玛的冤案。要求当局立即无罪释放魏勤、王扣玛等被关押的维权人士,千万不要再制造出冤上加冤的冤案。 王扣玛的诉讼代理人杨绍刚律师(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   电话: 18918707793 ) 魏勤的诉讼代理人尚宝军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电话: 15801302883 ) 本案的公诉人王琳检察员(上海市闸北区检察院   电话: 021-33034520 转 )

美国之音 | 北京看点:刘霞一怒发三诉

北京 — 中国维权律师莫少平表示,受正在狱中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的委托,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已经开始启动了刘晓波申诉案和刘霞被北京公安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刘霞弟弟刘晖不久前因欺诈罪被判11年有期徒刑的上诉案也于昨天正式被北京法院受理。   *三案均由莫少平代理*   莫少平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刘霞在她的弟弟刘晖被以诈骗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之后,感到非常愤怒。刘霞认为,这完全是政治迫害。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隆基说美国对刘晖的案情深表关注,并在申明中表示:“我们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霞,并根据中国对国际人权承担的义务和作出的承诺,保证刘晓波和他的家人获得保护和自由。”除了刘晖当庭提出上诉之外,刘霞最近忍无可忍,向看守他的警方提出要求会见莫少平律师。目前,三个案子都由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代理。     莫少平律师说:“关于刘辉的案子,他在当庭宣判时表示要上诉,我和尚律师(尚宝军)过去会见他,他认为这个判决不公正,一定要上诉。刘辉的案子上诉程序已经启动。刘霞作为他的亲属,更明确地表明了她的态度,即支持他弟弟的上诉。对于刘晓波案,刘霞已在律师事务所签署了委托书,委托了我和尚律师,作为刘晓波申诉的代理律师。她自己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年多,她也签署了委托书。作为律师,接受委托之后,我们要有一段时间去准备这些诉讼材料。特别是刘晓波的申诉材料。我们在准备好申诉的法律文件后,还要按照法律规定,去监狱直接会见刘晓波,也就是直接争取他对这些申诉材料的意见。最终确定这些法律文件后,我们才能向法院提交。”     *启动法律程序*   莫少平律师向美国之音解释了刘晓波申诉案,刘晓波妻子刘霞两年多以来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的法律程序和进展。   莫少平说:“按照中国大陆的法律规定,申诉要经过一审二审,法律生效判决后,我依然不服你法院的判决,就有权利提出申诉,要求法院重新审理。按规定,既可以亲属委托,也可以本人委托。现在他妻子提出委托,委托律师作为刘晓波申诉的代理律师。据刘霞讲,刘晓波本人也同意(申诉),他曾几次提到过申诉的事情,只是始终没有启动这个程序。”   *不能再忍让*   莫少平说:“这次启动程序,包括她(刘霞)自己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对外通电话,不能上网,不能见朋友,一周只能去探望一次父母吃一顿饭,一个月去监狱探视他的丈夫。一切都与外部隔绝。她认为是非法监禁,非法限制她的公民自由。她甚至给习近平主席写过一封信,她说我到底是什么罪名,为什么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难道我是刘晓波的妻子也是一个犯罪。之所以启动程序,很重要的原因是她弟弟被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她认为这是对她家里的政治迫害,不能再忍让了,必须站出来主张自己的权利。”   莫少平说:“限制她的人身自由,被告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因为那是具体实施限制她人身自由的单位。”     *被减肥*   莫少平律师楼的另一位律师尚宝军向美国之音介绍了刘晖目前的情况。刘霞的弟弟刘晖不久前在北京的一家法院以诈骗罪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刘霞认为,他弟弟是冤枉的,被判处中兴,是受了她和刘晓波的牵连。尚宝军律师上个星期刚刚看望了刘晖。尚宝军律师介绍说,刘晖本来是220多斤的体重,目前体重急剧下降,只有100多斤。健康情况非常糟糕。尚宝军律师表示,刘晖没有说在狱中受到酷刑,但是,当记者问道为什么体重会下降如此迅速的时候,尚宝军律师说,可能是监狱里的伙食不太好。   尚宝军律师说:“他(刘辉)本来身体就不好,有糖尿病。原来他体重230斤,现在不到140斤,下降了90多斤。还有相当严重的高血压。所以他的身体还是非常令家人担心的。”   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于2009年12月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诺贝尔评奖委员会2010年10月宣布刘晓波获得当年和平奖之后,刘霞也随即遭当局软禁至今。莫少平律师表示,他的律师楼正在准备相关材料,并计划正式向法院提交有关材料,启动诉讼程序。莫少平律师希望在法院立案之后,能够探访刘晓波,就他提出的申诉交换意见。 fullrss.net

BBC | 刘晓波妻子刘霞决定控告北京公安局

刘霞认为自己的弟弟遭判刑是当局的政治迫害 正在狱中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星期四(6月20日)向律师提出两项委托,要求就自己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提出起诉,同时就刘晓波案提出申诉。 刘霞的委托律师莫少平对BBC中文网说,刘霞在她的弟弟被以诈骗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之后就提出要去见莫少平律师的要求,因为需要就她弟弟刘晖上诉的事情,以及刘晓波申诉的事情和自己两年来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情与律师沟通。 莫少平律师说,在刘霞再三的要求下,警察最后同意她来见律师。星期四,她哥哥开车带她来到了律师事务所,签署了委托莫少平和尚宝军律师的委托书。 莫少平说,刘霞委托他们作为刘晓波申诉的代理律师,并且委托他们就她本人两年多以来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情起诉北京市公安局。 莫少平说,他们接受了刘霞的委托,委托手续已经完成。在提起诉讼前,还需要做一些准备材料的工作。对于刘晓波申诉的问题,律师需要和刘晓波本人当面交换意见,准备好材料之后才能正式向法院提交。 弟弟被判刑 莫少平律师在接受BBC中文网记者采访时暗示,刘霞提出上述两项法律委托的时间应该同她弟弟最近被判刑的事件有关。 他说,按她自己讲,她认为当局对她弟弟的判刑是非常不公的,认为是对她家庭的政治迫害,认为她弟弟是受到了刘晓波的牵连。 莫少平说,刘霞表示,本来他们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这是违法的,她都没有提出控告,但是现在已经迫害到她的家人了,她已经忍无可忍,所以决定依照法律规定,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 莫少平律师在谈到刘晓波案上诉和刘霞遭限制人身自由的控告前景时说,法院能不能受理诉讼,法院受理之后能不能胜诉,“我们不去过多地考虑这个,我们首先是按照法律启动这个程序。” “不管怎么说,提起刘晓波的申诉,以及刘霞为自己的合法人身自由权去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都是作为公民应有的权利。”

联合早报 | 律师须宣誓拥护共产党引起反弹

律师须宣誓拥护共产党引起反弹 (2012-03-22) 早报导读 [名家专评] 罗伯特:欧元的想象共同体 [中国早点] 诡异的铁幕政治 [中国政情] 李山河:中国改革,应从社会始 [全球反恐] 枪击案嫌犯:要为巴勒斯坦孩子报仇   (北京综合讯)中国司法部要求律师执业必须宣誓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引起反弹,部分律师担心此举是当局对该行业加强管控的措施。   据《法制日报》报道,司法部是在不久前制定新的律师执业宣誓规定,在新规定下,首次取得律师执业证书与重新申请取得者,都必须由地方司法行政机关会同律师协会组织起来进行宣誓。   司法部昨天则在其网站上发表的文告说,决定建立律师宣誓制度,是“为引导广大律师牢固树立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的信念”,“切实提高律师队伍思想政治素质”。   据报道,新规定的律师执业宣誓誓词为:“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律师,我保证忠实履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的神圣使命,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执业为民,勤勉敬业,诚信廉洁,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努力奋斗!”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莫少平接受路透社电话访问时说,这是中国律师首次被要求宣誓拥护中共的领导:“我觉得这么做并不妥当,因为作为律师,你只应该关注法律和忠于自己的客户。”   莫少平说:“如果现在誓词说你必须忠于共产党,接受党的领导,那就可能会造成许多隶属于其他政党或皈依其他宗教信仰的人被排除在律师行业之外。这将损害中国法制的发展。”

美国之音 | 刑诉法修正草案或令强制失踪合法化

 2012年 3月 08日 刑诉法修正草案或令强制失踪合法化 记者: 萧洵 | 香港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张楠 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就刑法修正案做出说明 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人大会议星期四(3月8日)开始讨论刑诉法修正草案。草案中对所谓“强制失踪”条例的修改引人关注。北京的法律界人士批评草案或将秘密羁押异议人士的做法合法化,认为这项修法是个很大的退步。 当天上午,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大开始听取和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 *人大审议刑诉法修正案草案* 据中国“财新网”的报道,此次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在前两次审议稿的基础上又作出调整,除了写入“人权条款”、采取强制措施通知家属例外情形的压缩等条款背后,“侦查、检察、法院与辩护等各方权利的博弈仍旧突出,一些调整也引起了争议。” 此前,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终身教授陈光中在两会召开前夕曾对美国之音说,他了解到此次交由人大审议的刑诉法修正草案中,将删除所谓的“失踪条款”。 *严格限制“例外情形”* 根据3月8日中国官方媒体刊载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对刑诉法修正草案的说明,新的修订草案确实对“采取强制措施后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作出严格限制。 该说明说,“修正案草案删去了逮捕后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例外情形,明确规定,采取逮捕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逮捕或者执行监视居住后24小时以内通知家属。” 修正案草案将所谓“有碍侦查”不通知家属的情形限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敗? *北京律师:两罪例外是退步* 几位知名北京律师在对美国之音谈及该草案有关“强制失踪”相关条款的更动时,认为新的条款反而是“退步”了。 中国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吴革说:“在具体的条款上,事实上无论是羁押期也好,无论是涉及的案件也好,通知当事人的时间,这样具体的(范围和时间方面的)扩大,将来就会给公安、国保在具体办案当中更大的操作的空间了。” 北京知名维权律师莫少平则更为直接地指出,退步在于草案中有关监视居住和通知家属方面的表述。 *莫少平:执行监视居住应有“顺序”* 莫少平说,依照原来的法律规定,“监视居住”应该有个先后顺序:应先考虑在合法住所进行监视居住,只有在没有合法住所的情况下,才能指定一个场所进行监视居住。他说,新草案中的情况则有所变化。 莫少平说:“那么现在不是。现在等于只要是这两个罪,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罪或者恐怖行为犯罪,我就可以给你指定一个场所进行监视居住。第二,只要涉及这两个罪,我就可以有权不通知(他们的)亲属。” 莫少平说,这样一来,通常被当局以此类罪名拘捕的异议人士,便可合法被“强制失踪”。 他说:“结论是什么呢?像危害国家安全罪,包括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像刘晓波,像高智晟,像胡佳等等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指定一个场所对你监视居住,我可以不通知你的亲属。这个实际上是和国际法中的‘强制失踪’条款是吻合的。” *异议人士或被合法“强制失踪”* 莫少平律师说,如果上述条款得以通过,绝对是退步。 美国之音8日电话采访人大代表,来自黑龙江的律师迟夙生时,问及相关条款的表述和她的看法。迟夙生说还没有仔细看详细条文,但是表示“中间有很多变化,变来变去。”她不愿进一步就此置评。 根据人大议程安排,大会将于3月14日对刑诉法修正案草案进行表决。

德国之声 | “人大代表”王立军不出席两会

3月2日,中国人大网站上,近期不知所踪的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依然在重庆代表团名单中。两会发言人赵启正表示,王立军正在接受调查,不能出席两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官媒人民网北京3月2日消息,在中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赵启正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表示,王立军目前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他已经向大会请假不出席这次会议。 赵启正还表示,王立军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进行了报道,这些报道都是"拼图式"的,由于资料并不全面,缺的地方就靠想象绘制,因此这些"拼图"都是不准确的,甚至是荒唐的。王立军事件是一个孤立发生的事件,建议不要做过多的想象。他还请记者届时向薄熙来提问。 德国之声查阅中国人大网站,在重庆人大、政协名单中,王立军的名字依然在列。2月6日王立军独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2月7日,在重庆方面宣布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治疗"后,中国国安部副部长邱进等人将其带回北京;目前尚不知此事件的进展详情,王立军本人也不知所踪。 另据重庆政府网消息,王立军是于2011年1月4日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 中国知名律师莫少平向德国之声解析了王立军人大代表及目前接受调查之间的法律关系。他表示:"这其中有两个程序,第一种是如果逮捕王立军,这必须要经过同级的人大代表常务委员会批准,如果人大常委会同意方可执行,如果不同意,则不能执行。而普通公民则不需要;逮捕之后如果要对王立军的人大代表资格进行除名,通常是在案件比较确定和有眉目了,人民代表大会要启动一个会议程序对其代表资格除名。" 鉴于王立军目前下落不明,中国官方也未对外界公示真实情况,如果人大还没有批准对其进行拘捕,在理论上王立军是否仍为"自由之身"? 莫少平认为:"理论上他是自由的,但并不包括刑事司法程序之外的所谓'双规',从中国相关规定上,'双规'好象不限制人身自由,实际上是把人身自由限制了,但是这种限制是不需要人大来同意的。" 中国另一位知名律师李庄向德国之声表示:"现在是谁抓了他,我们也搞不清楚,说他接受调查,又是哪儿的调查?",早前在王立军被带走后,李庄曾表示愿意为其提供法律支持。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自由亚洲 |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前学运领袖周勇军(图)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下属机构近日公佈意见书,要求中国政府释放2008年非法绑架的前学运领袖周勇军。周勇军的律师李进进2月24号举行记者会向外界说明情况。 图片:(从左至右)律师叶宁、约翰·库索米、张月卫、李进进、杨锦霞。(紫荆摄) 李进进律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提出周勇军的桉子。2011年8月30日,该工作组即作出决议,今年2月初通知李进进律师。 工作组决议认定,周勇军一桉为“任意关押”,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周勇军并给予赔偿。工作组将把这个桉例提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作为它的年度报告的一个部分。 律师李进进:“联合国就这个桉子作出决议来说呢,表明中国政府在履行国际法公约,在履行联合国人权宣言和保护方面还差得很远......中国人在今天为止,在经济发展的时候,还仍然在政治文化和政治权利方面远远的落后,甚至落后几十年。” 1989年民运时,周勇军是人大会堂前跪交请愿书的三个学生之一,曾任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主席和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团长,后被关押一年半。1992年经香港以难民身份到美国。98年回中国又因所谓的“非法越境”被劳教三年。为回国探亲,周勇军通过中介使用马来西亚护照,2008年9月从澳门进香港,被香港当局送回中国大陆,秘密关押达九个多月。后被转到四川射洪县这个与周毫无关联的地方正式逮捕,罪名是冒已经死亡的“Wang Xinxiang”的名字向香港恆生银行诈骗。 李进进:“就香港的移民法和管制来讲,这个桉子把它送到大陆完全是不可理喻的。第一,他持有马来西亚护照,香港政府要么就把他送到马来西亚,不管是真假;或者是退回到他入境港口:澳门。香港政府都没有做,也不去向马来西亚核对他的护照是否真实。而是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没有Wang Xin xiang这个人,中国政府回复说我们有Wang Xinxiang这个人。这是玩的游戏。叫这个中文名字的可能几千上万。这是哪裡的Wang Xinxiang啊?都不讲明。换句话说,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玩个游戏,就是说:你给我一个函,我就把人送给你。” 香港何俊仁律师也一直关注这个桉件。长期关心香港事务的曼哈顿学院生物学教授杨锦霞教授认为,周勇军桉没有公正的法律程序。   杨锦霞:“都没有经过他们的手续来做这些事情,我们觉得这对人权是一种退步了,所以香港的人应该要对这件事情有关注,这也是保障人权。所以联合国发这个声明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一步。” 周的家人请莫少平律师代理此桉,后因压力被迫取消。审理时,法庭拒绝辩方律师提出让证人出庭的请求。周勇军最终被判九年。 周勇军孩子的母亲张月卫在记者会上讲述了周勇军在狱中的情况。 张月卫:“那个状况就是大小便失禁,而且腰直不起来。之后周勇军的姐姐买了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因为他大小便失禁么,送过去。监狱的人说,他现在不允许接收任何东西,只能通过邮局寄,所以周勇军的姐姐就从邮局寄,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他收没收到。” 李进进现场宣布,把香港和中国大陆参与迫害周勇军的人员名单和家属的名字,提交给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要求不允许他们进入美国国境。同时成立关注团,包括在座的叶宁律师、创建支持中国网络的约翰·库索米、张月卫、杨锦霞、赵岩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