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少平

德国之声 | “人大代表”王立军不出席两会

3月2日,中国人大网站上,近期不知所踪的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依然在重庆代表团名单中。两会发言人赵启正表示,王立军正在接受调查,不能出席两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官媒人民网北京3月2日消息,在中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赵启正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表示,王立军目前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他已经向大会请假不出席这次会议。 赵启正还表示,王立军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进行了报道,这些报道都是”拼图式”的,由于资料并不全面,缺的地方就靠想象绘制,因此这些”拼图”都是不准确的,甚至是荒唐的。王立军事件是一个孤立发生的事件,建议不要做过多的想象。他还请记者届时向薄熙来提问。 德国之声查阅中国人大网站,在重庆人大、政协名单中,王立军的名字依然在列。2月6日王立军独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2月7日,在重庆方面宣布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治疗”后,中国国安部副部长邱进等人将其带回北京;目前尚不知此事件的进展详情,王立军本人也不知所踪。 另据重庆政府网消息,王立军是于2011年1月4日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 中国知名律师莫少平向德国之声解析了王立军人大代表及目前接受调查之间的法律关系。他表示:”这其中有两个程序,第一种是如果逮捕王立军,这必须要经过同级的人大代表常务委员会批准,如果人大常委会同意方可执行,如果不同意,则不能执行。而普通公民则不需要;逮捕之后如果要对王立军的人大代表资格进行除名,通常是在案件比较确定和有眉目了,人民代表大会要启动一个会议程序对其代表资格除名。” 鉴于王立军目前下落不明,中国官方也未对外界公示真实情况,如果人大还没有批准对其进行拘捕,在理论上王立军是否仍为”自由之身”? 莫少平认为:”理论上他是自由的,但并不包括刑事司法程序之外的所谓’双规’,从中国相关规定上,’双规’好象不限制人身自由,实际上是把人身自由限制了,但是这种限制是不需要人大来同意的。” 中国另一位知名律师李庄向德国之声表示:”现在是谁抓了他,我们也搞不清楚,说他接受调查,又是哪儿的调查?”,早前在王立军被带走后,李庄曾表示愿意为其提供法律支持。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前学运领袖周勇军(图)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下属机构近日公佈意见书,要求中国政府释放2008年非法绑架的前学运领袖周勇军。周勇军的律师李进进2月24号举行记者会向外界说明情况。 图片:(从左至右)律师叶宁、约翰·库索米、张月卫、李进进、杨锦霞。(紫荆摄) 李进进律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提出周勇军的桉子。2011年8月30日,该工作组即作出决议,今年2月初通知李进进律师。 工作组决议认定,周勇军一桉为“任意关押”,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周勇军并给予赔偿。工作组将把这个桉例提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作为它的年度报告的一个部分。 律师李进进:“联合国就这个桉子作出决议来说呢,表明中国政府在履行国际法公约,在履行联合国人权宣言和保护方面还差得很远……中国人在今天为止,在经济发展的时候,还仍然在政治文化和政治权利方面远远的落后,甚至落后几十年。” 1989年民运时,周勇军是人大会堂前跪交请愿书的三个学生之一,曾任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主席和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团长,后被关押一年半。1992年经香港以难民身份到美国。98年回中国又因所谓的“非法越境”被劳教三年。为回国探亲,周勇军通过中介使用马来西亚护照,2008年9月从澳门进香港,被香港当局送回中国大陆,秘密关押达九个多月。后被转到四川射洪县这个与周毫无关联的地方正式逮捕,罪名是冒已经死亡的“Wang Xinxiang”的名字向香港恆生银行诈骗。 李进进:“就香港的移民法和管制来讲,这个桉子把它送到大陆完全是不可理喻的。第一,他持有马来西亚护照,香港政府要么就把他送到马来西亚,不管是真假;或者是退回到他入境港口:澳门。香港政府都没有做,也不去向马来西亚核对他的护照是否真实。而是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没有Wang Xin xiang这个人,中国政府回复说我们有Wang Xinxiang这个人。这是玩的游戏。叫这个中文名字的可能几千上万。这是哪裡的Wang Xinxiang啊?都不讲明。换句话说,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玩个游戏,就是说:你给我一个函,我就把人送给你。” 香港何俊仁律师也一直关注这个桉件。长期关心香港事务的曼哈顿学院生物学教授杨锦霞教授认为,周勇军桉没有公正的法律程序。   杨锦霞:“都没有经过他们的手续来做这些事情,我们觉得这对人权是一种退步了,所以香港的人应该要对这件事情有关注,这也是保障人权。所以联合国发这个声明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一步。” 周的家人请莫少平律师代理此桉,后因压力被迫取消。审理时,法庭拒绝辩方律师提出让证人出庭的请求。周勇军最终被判九年。 周勇军孩子的母亲张月卫在记者会上讲述了周勇军在狱中的情况。 张月卫:“那个状况就是大小便失禁,而且腰直不起来。之后周勇军的姐姐买了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因为他大小便失禁么,送过去。监狱的人说,他现在不允许接收任何东西,只能通过邮局寄,所以周勇军的姐姐就从邮局寄,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他收没收到。” 李进进现场宣布,把香港和中国大陆参与迫害周勇军的人员名单和家属的名字,提交给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要求不允许他们进入美国国境。同时成立关注团,包括在座的叶宁律师、创建支持中国网络的约翰·库索米、张月卫、杨锦霞、赵岩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阅读更多

译者 | 《华盛顿邮报》权力交接是否能带来真正的改变?

核心提示:除了新一届的政治局常委中谁上谁下的政治变数之外,人们更关心的是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领导班子是否为中国带来政策方向的变化。对此,分析家们有不同的看法。 原文: In China, Will Transition Bring Real Change? 作者:Keith B. Richburg 发表:2012年2月1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配图:预计18大后,将于2013年3月正式接替胡锦涛成为党的总书记的习近平,在2011年12月的一次亮相】 按照中国的国营媒体的说法,该国的领导层权力交接正在顺利进行。 最近数周,副主席习近平在《中国日报》头版显著位置出现,他预期将在2013年分别成为中国国家主席,他与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乒乓拍上签名,为尼克松访华四十周年举杯庆祝,并前往泰国和越南,受到热烈欢迎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副总理李克强,他在明年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理。他的大幅彩色照片在最近几周来也频频出现,与中央银行的员工握手,坐在宁夏少数民族村民们中间,在天津接见工厂女工。 习李在媒体上的高调亮相和胡温出现了一定的重叠,这被分析家认为是当局精心策划的,旨在向公众呈现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形象。布鲁金斯学院李成表示:”这是当局在帮助习近平和李克强巩固其政治地位,为有序的、有备的接班做准备。” 习近平下周到华府的访问将进一步为这种精心准备添砖加瓦。但除了习李两人之外,其他人选似乎远没有尘埃落定,至少还没有公开,很可能由中共最高领导人和前领导人黑箱操作来决定。 九名政治局常委的位置将是持续争夺的对象,政治局常委是中国的统治结构中最有权力的机构。现在九名常委中有七人要下台——只有习和李会留在常委中。谁会来填补空缺,甚至九名常委是否会扩充为11名,都还只是正在进行的猜谜游戏。 2月6日,西南城市重庆市的副市长王立军造访了美国驻成都领馆后,目前在被官方调查中。重庆事件凸显了中共换届过程的脆弱。 王立军是知名的反黑英雄,他也是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的盟友,薄则被认为是常委会中一名成员的重点竞争者,有可能瞄准的是负责政法委的位子。但是,传言说作为薄熙来左右手之一的王立军曾试图寻求政治避难,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的政治未来前途未卜。 除了谁上谁下的政治变数之外,人们更关心的是习近平领导的新一届领导班子是否为中国带来政策方向的变化。 中国的经济是否会继续开放,尤其是对外国竞争对手开放?中国的区域政策是否会发生变化,包括与邻国在南海领土的争端问题?与美国的关系是否会缓和,还是更对抗?新一届领导人如何应对日益增长的社会矛盾——如土地维权、工人罢工、西藏地区和西部新疆维族的骚乱和动荡? 还有一个最至关重要的问题:新一届领导人是否会更愿意开放其独裁的政治体制,允许更多元、更独立的司法系统出现,以及更自由的思想表达? 分析家对此观点不一。 一种意见认为,执政方式会有所不同,这是因为更加现代化、更复杂的公民正在要求改变 布鲁金斯学院的李成是中国精英政治方面的专家,他指出:”中国的社会和政治状态已经变了。新一届领导人的政策将会有根本不同——因为那是人民的期望。新的领导层产生新的政策,就这样。如果他们不变,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北京的政治分析家吴稼祥对此表示同意: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中国未来10年将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国内形势现在已经达到临界点。人们的意识在觉醒。”对于习近平,他表示:”他的任务之一是挽救党,例如将独裁体制转变成多党制。这不是他愿不愿意做的问题。他别无选择。” 但有许多国内外的人不是这么确定,他们认为,如果习近平是中共内部相互竞争的不同派别的共同选择,而且权力又由多人集体行使,那么中共新的领导层可能会谨慎行事,尤其在改革的问题上更是如此。 人权律师莫少平表示:”我不看好未来几年中国的政治形势。我不认为中国民主、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曙光能够在下一任内到来。”相反地,他预计控制可能会更加严格:”随着草根阶层力量越来越强大,当局会更加紧镇压。” 香港的《人权观察》高级研究员裴克凛(Nicholas Bequelin)说,”我认为前景并不乐观。” 他表示,除了新领导人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共识,而权威有限,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中国的安全机构的权力和经费的膨胀,现在维稳经费比军费都高。 裴克凛指出:”我们无法得知,中国公民的愿望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他们要更多的自由,更多的言论自由和法治。你永远不知道,中共的领导人对此会如何应对,是否能从中得益。从目前情况看,并不乐观。” 邮报研究员Zhang Jie对此文有贡献。 相关阅读: 与” 18大观察 “相关的译文我们聚合在了这个专栏中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小诗招重判 中共打压异见力度加大

 2012年 2月 11日 小诗招重判 中共打压异见力度加大 记者: 萧洵 | 香港 因一首诗作获罪的异议作家朱虞夫星期五(2月10日)被重判7年监禁。中国知名维权律师看到,当局对异议人士量刑日重。美国国务院习近平访美前夕,也就此案呼吁中国政府尊重所有中国公民的普世人权。 浙江诗人朱虞夫的家人说,当杭州中级法院法官宣布朱虞夫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7年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3年时,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对美国之音说:“就10多分钟时间,很快的。律师什么话都没(能)说,就审判长宣判就结束了。当时很震惊,没想到,一下子就懵了。” *法庭不给辩方机会* 在此前一次的庭审中,法庭曾给辩方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陈述辩词。在1月31日的那次庭审中,法官没有作出判决。 庭审后,朱虞夫的辩护律师李敦勇曾对美国之音说,浙江省的法庭至少在程序上比处理过类似案件的其它省份的一些法庭更加公正,因此他对法庭最终对朱虞夫做出无罪宣判抱有一丝希望。 *朱虞夫:我要继续上诉* 但是李敦勇在星期五的宣判中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姜杭莉说,他的丈夫在法庭上表示,会就此判决上诉。 她说:“当时不能说的。他十几分钟宣判,带犯人出去,就这么简单。老朱就说了一句:律师,我要继续上诉,就这么一句话,就带走了。” 这是朱虞夫第三次因异见被判罪。今年59岁的朱虞夫曾因为参加创建中国民主党在1999年被当局判处7年有期徒刑。2007年,他因为坚持从事民主活动再度被杭州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处2年有期徒刑。 朱虞夫此次获此重判,是因为他在去年2月网上有人发起相应中东、北非人民起义的茉莉花活动期间,发表了一首题为《是时候了》的诗作,呼吁中国民众行使宪法赋予的集会权利。 杭州检方在法庭上指控朱虞夫发表这首诗以及接受境外媒体的相关采访属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但辩方认为他的这些行为应受中国宪法的保护。 *朱辩护律师:这不是法律,是政治* 总部在纽约的“中国人权”说,辩护律师李敦勇对判决感到无奈,说“这不是法律,是政治。” “中国人权”说,杭州法院的判决书认定朱虞夫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依据是他在因成立“非法组织‘中国民主党’”被判刑,释放后,仍然继续以它所说的非法组织身分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法庭说,这些活动包括为政治犯极其家属募捐,通告境外网站、媒体发表攻击诋毁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言论,以及通告互联网发送其编写的鼓动进行非法机会的信息,包括《到敌人后方去》的曲谱内容和诗作《是时候了》。 “中国人权”的消息说,法庭从重判处朱虞夫的理由是他长期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属于罪行重大的“累犯”。 *莫少平:当局对朱重判是典型文字狱* 北京知名律师莫少平曾经作过朱虞夫的辩护律师。他认为,不论这首诗的内容如何,都属于公民言论表达自由的范畴。莫少平说,当局对朱虞夫的判决属于典型的“文字狱”。他对美国之音说: “无论他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你把他认为是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本身我认为是个荒唐的事情。它(诗作)不构成这个(罪)。他就是写了一首诗吗。对吧?这还是一种典型的‘文字狱’,典型的一种因言治罪。” 莫少平说,从最近对陈西、陈卫,以及朱虞夫等人的判决看,当局对于涉嫌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量刑越来越重。他说,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的法制状况在倒退。 朱虞夫被重判当天,有记者在美国国务院新闻简报会上问发言人纽兰,是否认为朱虞夫的名字会在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被提到? 纽兰表示,美国副总统拜登近几天说得很清楚,有高级别官员来访的时候,美方总是会谈到中国的人权状况。但是纽兰说,她不清楚拜登是否会提及这宗具体案例,需要向副总统办公室询问。 *美国务院:中国政府应尊重公民普世人权* 但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表示,从整体上说,美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包括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的重判,以及最近在西藏地区发生的暴力,都非常关切。 纽兰说,美方认为,朱虞夫的判刑,还有最近对陈卫、陈西、李铁被判多年徒刑的事,都与 中方表示要尊重“国际人权宣言”的说法不相符合。她说,美方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朱虞夫和所有其他因为行使其权利而遭到监禁的人士,并呼吁中国政府尊重所有中国公民的普世人权。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德中关系的两副面孔”

“一个侮辱” 《南德意志报》(2月3日)称刘晓波和高智晟的辩护律师莫少平是”勇敢的人”,”是许多中国异议人士的最后希望”,国安不让他出席德国大使的招待会,”默克尔不得与她想谈话的人交谈,这是一个侮辱。” 该报认为,”这是一次面对两副面孔的访问。一方面代表团之间的会谈充满从未有过的信任,两位总理多年来学会了彼此敬重,温家宝甚至陪同默克尔星期五前往3小时飞机路程的广州。 “在德国,中国文化年刚刚开幕,在汉诺威博览会上,中国是伙伴国家。此外,柏林和北京庆祝建交40周年。1972年的全年贸易额只有现在一天的那么多,德国和中国作为欧洲和亚洲的最强大国家成了伙伴。这是默克尔总理之行的一个方面。” 该报接着写道:”另一个面孔在星期五清晰可见,中国在2012年仍然不是法治国家。德国经济界在与温家宝总理会谈时抱怨进入市场难、官僚障碍多以及非法拷贝德国技术。维权人士发声抗议迫害,比如莫少平的遭遇。” 文章说,默克尔”几乎是无可指责的”,她在与温家宝和胡锦涛的会谈中”非常明确地提到这些问题” 。  该报指出:”中国为监视本国公民所花的钱几乎与军费开支一样多。在特殊情况下,安全部门的行为却没有规则可循。默克尔不仅邀请了莫少平出现招待会,而且也邀请了一位具批评性的艺术家和一位总编,这两位被允许出席。” “做给人看的诚恳” 奥地利《小报》2月3日评论说,”中国领导人很重视德国总理,将她作为’中国的老朋友’来欢迎,宣称她是中国在欧洲的最重要伙伴。然而,谁来决定这个游戏规则,当然是北京自己。默克尔在中国受到了限制。 “德方计划的两个活动–与维权律师莫少平在北京会面以及在广州造访批评性报纸《南方周末》–都未能实现,默克尔没有对这个扰乱正式作出反应,以免直接与东道主对抗,可是,这位将史塔西视作瘟疫的东德出身的政治家是不会开心的。” 《世界报》(2月3日)认为,”接待默克尔的诚恳是做给人看的,掩盖不了中国当局在棘手的公民权问题上的紧张不安,他们甚至甘愿粗暴的对待自己的国宾,在访问期间两次干预,尽管默克尔既没有计划与异议人士会面,也没有公开提到目前在中国藏族地区恶化的警察暴力。” 报道说,”……尽管没有理由限制莫少平的行动自由,当局显示出其无限权力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将任何公民宣布为未成年人。” “未来的政治重量级” 该报称中国政局”处于将在10月份召开的中共18大阴影下”,将会进入最高层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是”在国外尚未出名的未来的政治重量级”。 该报写道:”日后或许会被证明,会见汪洋是默克尔此次访华最令人兴奋的活动。汪在最近惹人注目,因为巧妙地缓解了持续数月的农民抗议。……当乌坎的抗议事件12月份激化时,汪没有派人镇压而是对抗议表示理解。 “此前他已经同样解决了一系列类似冲突。他是早在2009年就摆脱了不惜一切代价增长这个思想框框的第一位省委书记。” 编译:林泉 责编:邱璧辉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