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

All

Latest

安梁:“黑马”博士的往日故事

两天前,安梁的《那些年,博士很风流》,介绍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术思想界“开风气之先”的一些往事。不料,竟惨遭秒杀。让安梁更留恋八十年代那种宽容的思想环境,便想多聊点那时候的故事。  ...

【网络民议】对大大有意见就憋在心里,拍坏桌子就不好了

莫言:习总书记是我们思想的指引者 @一半舞剑一半闲:莫言是第一个吃屎的? @尽说鬼话:拍案而起是形容愤慨吧?炸药奖得主真是高深莫测,愤怒之情隐藏得很深,令人拍案(这样用是不是就对了?) @ARISQIA:及时站队,保住小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相同的话又被说了一次了。不出意外,下一波清理工作正在路上。

【河蟹档案】莫言朝政,闭目塞听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但斌:27年前论房价的报纸文章!珍贵!也有意思! 2016年03月07日 *互联网信徒王冠雄:#微博说两会# //*@古哥在线:看图对一联:莫言朝政,闭目塞听;只陈凯歌,文治武功… 2016年03月05日 *老徐时评:SPAM 作家一开会,就喜欢闭目沉思[嘻嘻]#微博热点快评# 2016年03月06日 *潇湘客_:中国梦! 2016年03月06日...

骁遥:要允许一部分人不欢庆阅兵

陈丹青在《七十年代》里讲过这么一个历史片段:1976年9月9日,当时的他在西藏自治区“美术摄影办公室”画画。那天,负责安排活动的“美影办”主任屠思华上楼进屋,并不看着人说:“这样子,下午不出去了。4点钟电台有重要广播。”画家们各自坐下,忽然好安静。当时同在屋子里的还有南京艺术学院老师陈德曦和王孟奇。作为被发配边疆的知青,大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毛主席去世了。但是,三个人刻意扯些别的话题,闪避目光,不敢对视,抑制嘴角的痉挛,“只怕猝不及防,笑出来。”...

BBC|随李克强出访 莫言突缺席秘鲁作家交流会

正在秘鲁陪同中国总理李克强参与中拉人文交流活动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临时取消了出席与当地文化界人士见面的活动,但缺席原因不明。 这个名为“与中国当代作家会面”的座谈会原定星期六(5月23日)下午在秘鲁国立圣马尔科斯大学举行。 但是主办方突然表示,因“不可抗力”原因,取消了座谈会。 莫言作为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而且是首次到访秘鲁,成为最受各界关注的嘉宾。 中方无解释...

纽约时报 | 网民抗议 孔庙将撤下莫言题字

时报看中国 网民抗议,孔庙将撤下莫言题字 CHERIE CHAN 2015年05月19日 在网上出现一波批评声音之后,北京孔庙的管理人员表示,他们将替换由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题写的额匾。这块木匾上的汉字为“乾隆石经”,悬挂该牌匾的大厅里保存着18世纪乾隆皇帝统治时期留下的刻有儒家经典文字的石碑。额匾落款的三个小字写着“莫言题”。这块额匾于2013年开始悬挂,不过,本月在网上出现的一张照片和一条犀利的评论引发了争论。争议之处在于,在这样一处圣地悬挂以创作通俗农村故事出名的作家的题字是否恰当。同样令恪守传统的人士不满的是,这几个汉字是从左往右写的,而中国古代的惯常写法是从右往左。 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莫言 相关文章 从莫言的《蛙》看中国计划生育 再谈莫言:政治以何种方式影响这位作家 莫言诺奖:吻合西方想像的中国农民文学 我为什么不为莫言获奖感到自豪 莫言笔下的中国 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研究员任重于5月10日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条评论,其中写道:北京孔庙“在大厅门上悬挂莫言题写的牌匾,令人吃惊。”此外,他还谴责了这些题字从左往右的书写顺序。任重同时在儒家网担任主编,而这是一家致力于研究儒学的网站。这条帖子被转发了超过400次,官方新闻媒体也对其进行了报道。尽管当代中国书法的书写顺序通常是从左往右,但许多微博用户批评,孔庙是中国最重要的儒学机构之一,这样的写法用在那里是一种不敬。“方向错了,”一名叫做“李公子携眷吃栗子”的用户写道。“是连文化传统都不要了吗?”他们还质疑,一名作家获了诺贝尔奖,是否就有资格为专事古经研习的地方题字?“诺奖可是西方文化产物,”一名用户写道。“若以后有一国人得奖而拒之,应该比莫言更有资格为匾额提字。”香港孔子学院院长朱鸿林(Chu Hung-lam)在采访中表示,他也认为这块额匾不合常规。“对于传统建筑而言,这有些不协调,尽管少数情况下的确会出现,”谈到题字方向时,他说。“传统上,题字是从右向左的。”负责管理北京地区庙宇等文化古迹的北京市文物局称,之所以邀请莫言题字,是因为他取得的文学成就。“这一举措,是为了表达对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先生的礼遇,”文物局宣传部周五晚些时候在电子邮件中称。“也藉此唤醒观众对中国文化特别是传统文化的推崇和重视,做到古为今用,秉着尊重传统,与时俱进的原则。”至于颠倒传统书写方向的决定,邮件说:“秉着尊重传统,与时俱进的原则,我們遵从现代书写方式,题写了该匾额。”然而,在考虑“网民的意愿及合理性建议”和“征求莫言先生的意见”之后,孔庙的管理方决定用更符合传统顺序的题字来替换这块额匾。不过,他们并未披露将何时采取行动。翻译:王湛、陈柳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高尔泰在美国国会的演讲:从敦煌经变画说起

  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来这里讲演。谢谢贵馆邀请,谢谢大家来听。我离开敦煌,已经四十多年,那里有什么新发现新成果,无暇顾及。这次来,原本是想谈谈阅读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些心得。按要求加上敦煌部分,时空跨度很大,只能把一些小点,连成一条细线,结合起来说说,就算是漫谈吧,请大家批评指教。...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