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

萧瀚:中国2018,何处是归程?

崔健:“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泽东像,我们就还是同一代人。” 中国2018:何处是归程? 萧瀚 题记 我们的沉默,是提前自办的葬礼; 扭头闭目的,是提前自掘的坟场。 前言...

Read More

诗与帝国 | 萧瀚:江湖边上说夏霖

“诗与帝国”按: 这是篇写了已经六年的旧文,2014年11月夏霖被绑架的时候,我在公号上重发过一次,现在再发一次吧。时光流逝,公号已经不是那个公号,但号子里的人还是那个。...

Read More

李静睿:爱情 一个决定性瞬间

本来没想过为情人节这件事更新,在自己的情感生活过于稳定之后,我对讲述它失去了兴趣。昨天晚上,我们一个庞大的家族去吃火锅,鹅肠鸭掌毛肚脑花黄喉鳝鱼天梯,吃完一身臭火锅味,大家一起走路回家。河边有放孔明灯的恋人,沉沉树影盖住这破败的旧城、满地的垃圾,后来走到一排破房子,我对萧瀚说:“看到没有,以后要是我们离婚,就得来这里办手续。”...

Read More

萧瀚:讼界悲心浦志强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浦志强案将于北京时间周一(12月14日)开庭。作者萧瀚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本文写于2007年。 富于想象力的人 就会同情那些聋哑、残废、穷苦的人 以及那些毫无抵抗力的小动物, 如果他想要逃避世界上的苦难, 就必须心肠变硬,掩耳闭目, 对外在世界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美】丹诺...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