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庭审

美国之音 | 我的同学薄熙来(薄熙来同学访谈系列之二)

华盛顿 — 薄熙来案即将开审。不论这位前中共高官面临什么样的判决,有关他的争论定将持续下去。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体系中,薄熙来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个“另类”:身为家世显赫的“红二代”,他在不期而止的政治生涯中展现出与众不同的张扬个性。在许多人看来,他在政坛中的“高调”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本土化,更像个西方政治人物;而另一方面,他又能够娴熟地将中共意识形态的一些典型表现形式民粹化,赢得不少支持者。在薄熙来案即将开庭之际,美国之音联系到几位曾经在北京大学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同窗的同学,请他们谈谈个人的感受。应受访者匿名要求,访谈记录中受访者姓名均以“老同学”替代。   这位曾与薄熙来在北京大学同窗两年的女士,在薄离开北大后再没有机会见过这个老同学。虽然已在北美生活多年,但至今谈起老同学,仍难掩最初的美好印象。   萧洵:那我们就从北大谈起吧。您与他同学从什么时候开始,同窗几年?   老同学#2:薄熙来是我在北大历史系的同班同学。后来因为他考了研究生,同学也就是一年多吧。以后没有直接见过面,但是通过其他同学(有所了解);还有学校的reunion(校友重聚),虽然我没有直接去,但是他去了,所以大家还是有些来往。听说他每次和同学打电话的时候,都会把过去的同学每一个认认真真地问过来。   萧洵: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还记得么?   老同学#2:我对薄熙来的印象真是英俊潇洒呀!很西化!觉得他今天到了这一地步真是很可惜。而且,我觉得薄熙来真的是一个政治交易、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实在是不适合在中国,甚至是在美国,搞政治的。他太缺乏一种隐忍的能力,太张扬,太跋扈。做政治就需要妥协,在美国都需要妥协,那在中国就更需要学会左右圆滑做人,才能达到目的。我今天看了看新闻,所谓贪污在中国现今政治当中真的算是小菜一碟了。   萧洵:您刚到提到他个性中的张扬、跋扈,那您在大学时,当时有没有看到他表现出这样的个性特点?   老同学#2:没有!   萧洵:那当时您感觉他的个性是怎样的?   老同学#2:很阳光!很和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来形容薄熙来,就是说,他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高高兴兴的;所以大家跟他处的都很好。   萧洵:那么与您相熟的其他同学对他的印象是否也差不多?   老同学#2:我们班出国的人很多,只有一个女生留在国内了。她是唯一一个和薄熙来有些联系,而且请薄熙来做过一些事情的。不过那些事情也说不上与权力有关,反正是国内的一些事儿吧。她去找过薄帮忙,人家薄熙来每一次都帮。   萧洵:我还是很好奇,您说是国内的一些事,具体是帮哪一类的忙需要动用薄而不涉及权力?   老同学#2:好像是工作上的忙。实际上也是利用了薄熙来的权力。那是很多年以前,当时薄熙来还在北京,这个同学也是受人之托了,是工作上的事情,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就是说,他很念同学情谊了。   萧洵:我曾问过一位薄熙来在社科院研究生院时的一位同学对他的印象,没有您对他的印象正面。这位薄的老同学说他有几次不愿意认从前的老同学。您听过类似这样的事吗?   老同学#2:没有这个感觉。而且我觉得吧,我们当时是77级入学,所以这一段的经历可能都是大家最珍惜的。他之后上了研究生,(是不是)他们之间的那种利益冲突会更大?   萧洵:那您对外间报道提到他的为人时,有没有偏颇的感觉?   老同学#2:就说他为人,我有一个表弟在商务部工作,就说他为人特别地厉害,总是让底下的员工加班。但是我也有知道这件事的同学,说他比员工加班加的都要多。他自己勤工勤力在工作,也对底下的人同样地要求。所以我说他不会做人就是这个意思了。   萧洵:他父亲在文革时候挨过整。所以他的童年经历也不是那么好。那么你们在上大学的时候知不知道他的这段背景?   老同学#2:不知道。当然知道他是薄一波的孩子,但他在文革中的那段事情,就不知道了。   萧洵:您说他很阳光,和同学的情谊也很深。能不能给我们举几个具体的例子?   老同学#2:那都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具体的例子也说不出来了。   萧洵:那有什么印象?   老同学#2:印象就是觉得他很漂亮!(笑)   萧洵:这对女孩子来说很重要吧? 老同学#2:(笑)蛮重要的,最后留下的印象就是:他是个高高大大,穿着军装,很精神的人。   萧洵:那么在大学期间,他与同班同学接触多吗?还是他有自己的事情,没有太多机会接触?   老同学#2:其实,他后来真正保持联系的呀,还真的都是这些高干子女,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孩子,就没有什么接触。那我们呢,就是通过别的高干子女,能够间接间接地听说一些事情。他当时在北大的圈子,就是和一些当兵的,和一些比较时髦的人在一起。所以我和他真正一对一说话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了。   萧洵:当时在大学里应该有些集体活动吧?他在这些方面是不是热心?   老同学#2:他不是组织者。他是参加者。但是,他也只待了一年多,所以也没有很多机会。但是,我们班以后的同学聚会,都是围着薄熙来转的。那时候好像他已经是在大连了,所以得等他到中央来开会,我们才能搞同学聚会。但是这个责任也不能算在他身上,可能是我们这些北大历史系组织同学聚会的人比较趋炎附势吧,觉得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高级同学。其实他都算不上是北大毕业的吧。   萧洵:后来他一路攀升,您有没有特别关注他的官运轨迹?   老同学#2:当然关注了!因为是同班同学,而且同班同学好不容易出这么一个大官儿,怎么能不关注呢?但是有的时候觉得他是那个打不死的洪常青似的。其实,他从大连到商业部,后来又到重庆,好像已经是贬了一下,放(逐)出去了。哎,没想到人家能够东山再起,又在重庆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真是觉得他的这个能力还是挺强的。   萧洵:为什么说他是“打不死的洪常青”?   老同学#2:因为他当时到商业部,然后贬到重庆去,好像有点儿被贬过去似的。所以他能在重庆那个偏僻的地方又重新做起来,就觉得这人真的是有点儿领袖魅力的,是有点儿能力的。   萧洵:很多人其实都认为他是有别于一般中共的领导的,不论是从外在形象气质,还是处事方式等等都不一样,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老同学#2:对!对!   萧洵:但是,对于他在重庆所做的一些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老同学#2:我觉得吧,挺惶惑的,包括这个唱红打黑。我不是特别能理解。我觉得薄熙来是个特别西化的人,据说当时弹钢琴,不知道是不是和谷开来,反正说和女朋友谈钢琴,四手联弹啊!   萧洵:所以这些轶事听起来让您觉得他是个蛮浪漫的人,是吗?   老同学#2:蛮浪漫,蛮西化的一个人。我觉得从他学世界史,到学新闻,都是一个蛮崇洋媚外的一个人。   萧洵:所以您认为他对于这些西方的东西还是比较有好感,比较认同的?   老同学#2:对!   萧洵:那么后来有人说他在重庆搞“唱红打黑”,是有政治上的企图和野心。您当时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老同学#2:我不觉得是。我觉得,他认为这种唱红歌之类的是在标榜一种精神吧!而中国现在这种精神实在是缺了点儿吧。不过,我离开中国时间太久,这个我觉得没办法回答。但是,薄熙来尽管崇洋媚外,如果他当了第一名的话,掌了最高权力的话,他不会在中国实行民主制度。我觉得他如果能够效法一个人,或者能够效法成功的,也就是新加坡的李光耀。   萧洵:所以还是一个威权社会的首脑。不过您前面说过,觉得他不应该从政。   老同学#2:我不觉得在中国他是个理想的从政材料。   萧洵:您是否曾经想过,一旦他有机会坐到目前习近平的这个位置上,中国会往哪方面走?   老同学#2:我觉得这对中国可能也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一个前途。因为在美国待这么多年,看中国这么多年,我本人也是学政治的,真的觉得(中国)民主的土壤还不够肥沃,或者还根本就没有。   萧洵:那么您也觉得在中国现有的状况之下,还没有坚实的基础去搞西方的民主,还是您认为这个土质根本不一样?   老同学#2:我觉得土质不一样。当然人家台湾出现了,也不能说将来就没有希望。但至少在薄熙来这一代,还不如出个李光耀,把国家经济搞好一些,秩序搞好一些。   萧洵:对他落马,还有他太太的事,整个事情,您怎么看?   老同学#2:(长叹)觉得真是挺可惜的!我觉得谷开来也是挺可惜的!年轻时候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但是薄熙来如果有女人,那妻子肯定是不高兴。但是,要想做一个政治家的女人,一定要有Hilary(希拉里)的度量才行呀!   萧洵:听起来是个风流倜傥的人,或者说生性风流?   老同学#2:中国官位上哪一个人不是这样呀?   萧洵:所以您认为他有女人不出乎您的意料,但并不代表您认可他的做法?   老同学#2:对!可以这样讲。并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作为一个干部,会是一个致死的原因。   萧洵:您提到希拉里的度量,是不是说,由从政的角度上来看,基于这样一个现状,既然你没有办法避免,作为夫人还是隐忍一些好?   老同学#2:对!红旗不倒,彩旗飘飘嘛!反正你能够保持住大奶地位你就算了嘛!   萧洵:您觉得他在钱方面是个很贪的人吗?   老同学#2:我没有任何接触,没有这样的印象。但我觉得太贪财的人走不到后来他走到的那个地步。   萧洵:人们都说官场上难有干净,说的是为官难免作出见不得人的事,尤其是在经济方面。   老同学#2:对!但是在经济方面,在中国官场上,有的时候贪财,有的时候都不是自己能够控制住的了。你想,他们俩到这种地步了,得有多少人往里进贡东西呀!   萧洵:除了最初他风流倜傥的外表给您留下的深刻印象,还有没有其他因素让您觉得这个人还是值得同情的?   老同学#2:我看了一些报道,觉得重庆的老百姓对他的感觉很好。   萧洵:是,这些我们也常听到读到。重庆老百姓或许能够感觉到周遭实实在在发生了变化,比如说社会治安,市容市貌等等。但也有很多报道将焦点放在他在重庆“打黑”中无视司法正义,践踏司法程序的做法。比方说搞运动式地抓一批人,不经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就下狱收拾了。那样当然会有很多人拍手称快,但对于整个社会的法治秩序而言是非常有害的。您有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老同学#2:这些事情,任何事情总是会招来各种各样的议论。我还是比较相信老百姓说的话。当然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啦。但是看大连,看重庆,这两个他曾经当政的地方,的老百姓对他的怀念吧,其实蛮说明问题的。 我这么说他,是不是也有一些趋炎附势的可能?   萧洵:我听了这么多,并没有这种感觉。我尊重您能够把自己的感受真实地表露出来。我个人看,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欣赏。   老同学#2:是呀,如果我真的想趋炎附势,回国一定会去找他。我没有这样做过。而且,我想即便有一天薄熙来真的被“流放”到美国了,我一定会以一个老同学的身份去看看他。   以上访谈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薄瓜瓜发声 主要冲美国听众?

北京 — 倒台的中共高官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父亲即将出庭受审之际通过美国《纽约时报》发出了公开呼吁。有分析人士说,薄瓜瓜的诉说对象主要是美国听众而不是中国国内的人。   薄瓜瓜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份不长的声明。他写到:“我希望,在我父亲即将面对的审判中,他能得到机会来回应对他的批评并为自己辩护,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约束。”   薄熙来定于星期四(8月22日)在中国东部城市济南出庭受审,对他的指控包括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   薄瓜瓜的声明说,过去18个月来,他一直被拒绝与父亲薄熙来和母亲谷开来联系。他说:“我只能猜测他们所受秘密拘禁的条件,以及他们各自忍受的孤独逆境。”   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戴维·古德曼认为,薄瓜瓜致《纽约时报》的信更多的是向美国而不是中国听众发出呼吁。   他说:“薄瓜瓜是被宠坏的富家子弟,他家政治上失势时,他正好在美国。他回不了中国,肯定有人在替他支付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费,肯定有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为他付钱,支持他在美国生活下去,不管是他的父母,还是海外基金,还是别的什么方式。”   薄瓜瓜目前生活在纽约,他已经进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   自从他的父母陷入丑闻之后,母亲谷开来已经被裁定谋杀了英国商人海伍德并因此被判处死缓。父亲薄熙来一直被拘押,共产党当局正准备开庭审判他。这是几十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审判之一。   薄瓜瓜在信中说,为了让他获得平安,父亲接受了有关控罪,母亲也被迫合作,通过这种审判形成的有罪判决,“显然没有任何道德分量”。   薄瓜瓜还说,母亲谷开来在2006年“健康状况突然恶化,随后深居简出”。他没有详细说明。在审判谷开来期间,国家支持的中国媒体说,谷开来称,杀害海伍德跟她精神崩溃有关。 海伍德在2001年死亡。   戴维·古德曼说:“他(薄瓜瓜)说那是2006年,这有点像是说:她不应该被判有罪,她并没有像她自己承认的那样杀了人。这一年是在此人被谋杀之前,---假如他是被谋杀的话。”   古德曼说,除非当局允许外界更全面地获取有关谷开来的信息,否则,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真正了解海伍德死亡的真相。   中国媒体星期二的报道没有提及薄瓜瓜写给《纽约时报》的信。   《纽约时报》网站在中国被封。不过,在类似推特的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一些评论。那些还没有被删掉的评论主要集中在薄瓜瓜身上,人们质疑他如何能够负担得起海外的生活。   一名微博用户想知道,薄瓜瓜的母亲当初辞去了工作,父亲原来的工资每年不到两万美元,他怎么能上得起哥伦比亚大学这样学费昂贵的学校?   丑闻刚发生时,人们就纷纷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站上议论薄瓜瓜在海外过的花花公子式的特权生活。中国高层官员子女在海外的生活和发展机会让中国很多民众感到愤愤不平,这个话题常常引起网络热议。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薄熙来为何在济南受审?

华盛顿 — 北京宣布,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因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将于22日在济南受审。薄熙来在直辖市重庆为官,为何到山东受审?   *人民日报:异地审理,排除审判干扰*   甲地犯案乙地审理,法律术语叫“异地审理”。中共新闻网周二报道,高官异地审理已成惯例。报道援引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任进的话说,高官职务犯罪异地审理已成一种司法惯例。他说,对薄熙来案的查办和公开审理,也表明中央惩治腐败决心,彰显了依法治国精神,凸显了法治力量。任进还说,异地审理,主要是排除和预防审判干扰。   人民日报主管的《环球人物》杂志(8月6日)报道,薄熙来的案子,要不是有特殊情况,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应该是在他犯罪地点的中级或高级法院进行审判,法律术语称某个法院“管辖”。报道说:“薄熙来是山西人,曾经在辽宁、重庆等地任职,并实施涉嫌犯罪的行为。”“一般情况下应该在这些地方起诉,并有这些地方的法院进行审判”。   *网友反馈,被屏蔽的微博*   新浪博主 文化路105号的华先生 发言:异地任职不也是惯例么?不怕撞车?另外一位博主 饭立儿 :一场未卜先知的童话故事又将上演。 董正伟律师 :【薄熙来案济南庭审:高官异地审理已成惯例】是夫人害了他。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犯罪一案将于8月22日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薄官场张扬跋扈与市场化改革不符,颇具争议是“打黑除霸”,百姓欢迎。博案是否有认罪的幕后诉辩交易存疑?这位律师发表的此微博,由于内容“敏感”已被屏蔽。   *异地审理与程序正义*   所谓异地审理,只是司法中程序正义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小一部分。这个部分,基本上是对检方有利。而司法程序正义中的主要和核心部分,则是保障被告人的基本人权。北京律师莫少平对美国之音说,程序正义,在刑事司法审判中,主要是保障被告的权益:他/她能否请到律师;这个律师能否为其辩护;律师能否会见当事人;能否查阅所有的卷宗材料;嫌疑人不得自证其罪;当局不得通过非法或强制手段取证;开庭能否公开审理;律师能否进行充分辩护;当事人能否在法庭充分陈述自己意见;能否对对方提出的说法提出质证。   *薄熙来籍贯山西,为何到山东审*   中国当局对薄熙来的指控,基本都是说他在辽宁和大连当领导时犯下的贪污受贿和滥权“罪行”。按照这种说法,本应在辽宁审理。而薄熙来是山西人,主要是说其祖籍:其父薄一波是山西定襄人,而薄熙来生长在北京,在辽宁、北京和重庆为官,跟山西没有关系。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不应在山西审理。如果到山西审理,则完全是“异地审理”。   不过,山西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老家,薄一波在那里有相当深厚的基础和人脉关系。香港《开放杂志》2003年曾报道,1997年中共开十五大时薄熙来是大连市长,但“在地方党代表选举中落选,结果是开后门从其父老家山西代表团中捞了个名额,才能到北京开会。”薄熙来在15大上并没当选中央委员,只是在后来的16大才如愿以偿,进入中央委员行列。薄熙来从17大开始“发迹”,成为政治局委员。   因此,北京高层即便考虑“异地审理”,也不会安排山西司法当局来审理薄熙来。   *异地审理,始自陈希同之后*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运动被血腥镇压后没几年,力主镇压的市长陈希同倒了台。北京还没有来得及同国际法律“接轨”,还没想到“程序正义”如何运用,中南海“就地”就办了这位政治局委员,1998年7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陈希同有期徒刑1 6年。不过,另外一位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则得到了“异地审理”的“待遇”。陈希同被判10年后,2008年4月11日,陈良宇被天津第二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   *进入21世纪,异地审理已成“惯例”*   进入21世纪,中国基本保持了这种“异地审判”“大夫”的“惯例”。 2012年9月,四川成都中院判处重庆原公安局长王立军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8月,安徽合肥中院判处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死缓; 2011年5月,河南郑州中院判处深圳原市长许宗衡死缓; 2010年12月,四川成都中院判处贵州政协原主席黄瑶死缓; 2010年7月,重庆一中院判处广东政协原主席陈绍基死缓; 2004年6月,北京二中院判处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无期徒刑。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BBC | 中国宣布公开审理薄熙来案引发热议

分析人士说:中共领导人不希望对薄熙来的审判引发新一轮对党的批评,也不希望人们过度关注此案。 据新华社报道,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周日(18日)16时发布公告,该院定于8月22日8时30分在第五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 稍早,美国《华尔街日报》引与薄熙来家人关系密切的消息来源称,谷开来将作为主要控方证人出庭。 该报引两名曾与薄熙来家人以及律师讨论过有关话题的消息来源称,谷开来很可能将作为控方证人出庭指证丈夫薄熙来。 这两人对《华尔街日报》称,薄熙来对这一消息反应愤怒,并威胁如果在法庭上看到谷开来,即使谷开来以录像形式作证,他都会中断庭审并要求与谷开来离婚。 尽管当局对微博上的敏感评论采取全面封杀措施,中国网民仍通过不同方式对这次审判发表不同看法。 soimon:一出闹剧!举全国之力导、演,以21世纪大国演给全世界人看的闹剧!不管什么结果都已经无法改变闹剧的继续上演。就如当初判处文强死刑一样,不改变,一样还会有下一集! 赵国栋西法大:法治如何赢得公信?世人拭目以待!新媒体环境下,这对司法公正是一个考验! 南大孙老师:公开到啥程度?是否和审判陈希同一样电视直播? 玉堂洁:今天,通过薄案我们看到了司法平等。薄熙来作为中共元老的子女,身份背景显赫,位高权重!但最后依然逃不掉法律的严惩!所以,乐观一些,别只看到社会的黑暗! 雨山湖的海水向北流:薄熙来被审判,敲响了“伸手必被严惩”的警钟,再次告诫了那些心存侥幸想要“伸手者”,不能忘乎所以。 仰望那片蓝:是法律的审判还是权势的斗争? 旃坛道人: 王雪梅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冒着生命危险,对另外一个牵涉中外也震惊中外的杀人案件做出了与法院判决完全不同的专业分析,对bo案也提出了种种质疑。作为 顶尖级的法医专家,王雪梅的分析、质疑有理有据,表现出了极高的专业水准,可她的意见,连她的博客也被封杀了。 癸巳人:强烈要求恢复对贪官实施死刑,以平民愤,以谢天下。 Gan-O_o:bo和xi虽然是政治对手,但都意识到一个问题,集体领导的弊端(每位政治ju常wei都可以照应自己一方的利益,致使全局利益无法保证)bo的方案是利用政法委“打黑”(黑打)重新塑造第一书记的权威从而解决利益集团的问题。 请想信我并未走远:法律会坚持正义,想信法院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答案。真的就是真的不会变假,假的就算真了也有露底的一天。老话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丽人岛美玉石:希望对所有的官员清查不要作样子。 廖靖禹:该审的那些人都还在作威作福。就当下社会形势、百姓觉悟,舆论导向而言bo会是永远无法变更的悲剧收场,天朝某党的于公于私都太强大了。 癸巳人:强烈要求恢复对贪官实施死刑,以平民愤,以谢天下。 磐石i:这类案子,哪次不是“公开审理”的?只是审判厅面积有限,自然不能进入更多的人 赵宪君:公开审理的吗?那就是说“与多名女性保持和发生性关系”是有人造谣!因为涉及隐私的不能公开审理! 花朵翩翩:哪个是老大?!!法律!人民!公平、公正在人民心中,要通过法制来裁决! 中国英杰03:我认为,那一天或许会成为另一个让法制沦丧、举国蒙羞的日子! 陈巍在上海:Bo XiLai草菅那么多人命,怎么没列为罪状? 唱红反贪除汉奸:法官,是正义的英魂,铁肩道义,神圣而公正,只服从于事实和法律;如若相反,法官被事实与法律之外的因素左右,那么,审判无非沦为求得一个判决书的形式。愿君心安。 让心灵吸氧:涉嫌未审先判,还是意见审判完毕? 渔翁樵夫:挑战和审判正义,只会激起百姓更强烈的支持正义 深夜一只猫:这是一次团结的审判,胜利的审判,体现了人民社会和集体总统制的巨大优越性! 荣剑2010: 是世纪审判?还是一场大戏?或者就是一个过场?只能拭目以待。如果说是刑期13年,会怎么样? 土豆有梦想V:30多年前审判四人帮,包括质证在内的审判全过程全国电视直播;今天,能做到吗?政治人物的勇气,在哪里? 相对VS绝对:人民现在对司法不信任,人民需要真相,强烈要求庭审直播! 期望未来_32605:薄熙来将在济南审判。个人认为国家应该加快建立预防犯罪的各种机制,让各级官员没有机会犯罪,而不是前腐后继,现在捉的越多越让人担心,他们造成的间接损失有多大。 (撰稿/责编:路西)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