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

All

Latest

摩耶夫人 | 喜马拉雅以南,一个图伯特的半生

题记:这是一个精明勤勉的小人物,在大时代的涡轮里想尽办法自保生存,却不停地被卷入正在发生的历史的故事。 爷爷的骨灰从印度带回来半年了,按照规矩,等到春暖花开,大地解冻的时候洒回了他的家乡。...

德国之声|长平:请揭露更多藏人真相

“中国爱国网友”真忙,围攻了黄秋生、杜汶泽、何韵诗、卢凯彤等“港独艺人”,林宥嘉、周子瑜等“台独艺人”之后,现在又要忙着与“支持藏独”的艺人作战。这些艺人中,不仅有早已经被揭露与达赖喇嘛合影的李连杰,还有新近发现与“达赖集团两核心头目”坐在一起的王菲、梁朝伟和胡军等人。正如“中国西藏网”一篇批评这些艺人的文章所披露的,艺人明星去印度参加佛教活动或者支持藏独“并非没有前科”:王菲、刘嘉玲、梁朝伟、赵薇等人已多次前往,莎朗•斯通、比约克、朱莉娅•罗伯茨、布拉德•皮特、安吉丽娜•朱莉、李察•基尔等等明星更是态度鲜明。让更多中国人知道他们的言行,了解政治与宗教都存在多元选择,而不是像央视宣传的那样,不肯顺从中共就“不得人心”,是一件好事情。胡军已通过微博发表声明,承认春节期间携家人赴印度参加新年祈福法会,但是不知道“有所谓的分裂集团头目在场”,表示“作为一名中国人,我坚决反对一切分裂国家的言论和行为”。即便不知道“分裂集团头目”在场,一个信奉佛教而且前往印度参加法会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达赖喇嘛在佛教信众中的尊崇地位。这种声明显然是在压力之下发出的。“爱国网民”还在期待王菲就范。他们以为这是“人民群众的巨大力量”,实在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误会。这些明星所怕的,是权力部门的打压。他们知道,掌握包括网络在内的媒体批评权力的,并非普通的网民,而是党的宣传部门。流亡中的民主政府遗憾的是,中共宣传部门掌控的媒体,对这些事件及其背景“揭露”得太少了。比如,他们提到的“达赖集团”或者“分裂集团”是什么?与王菲等人坐在一起的“两核心头目”是谁,干过什么事情?这个“集团”就是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或者称西藏流亡政府,是达赖喇嘛1959年出走印度之后建立的行政中心。中国媒体提到“达赖集团”时,还在说“落后的农奴制”。事实上,西藏流亡政府早已经实行了现代民主制度:1991年,实现了议会直选;2001年,实现了第一次民选行政首领噶伦赤巴;2011年,达赖喇嘛宣布在政治上退休,彻底终结传统的政教合一制度,将行政权力完全交给新当选的噶伦赤巴洛桑森格(次年改称司政)。眼下,西藏流亡政府正处于新的大选季节。3月20日,世界各地近13万流亡藏人将在630个投票点,选出新一任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和西藏人民议会45位议员。作为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没有表态支持任何一个候选人,人们甚至猜不出来他的倾向。那两位“核心头目”之一,就是本届大选的候选人之一边巴次仁。他现任西藏人民议会议长,是现任司政洛桑森格的主要竞争对手。中共媒体没有交代清楚,或者说有意误导的是,和洛桑森格一样,边巴次仁赞同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也就是放弃独立主张,通过对话谋求中共承诺的藏区真正自治。真正的藏独主张者不仅如此,洛桑森格和边巴次仁还要“和藏独分子斗争”,说服选民反对独立,支持“中间道路”。因为,本届候选人中,作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有一位真正的藏独主张者李科先。和其他候选人相比,李科先出生于青海,长期生活在中国,被人认为更了解中国。他曾被中国政府以反革命、分裂国家、达赖喇嘛间谍三项罪名判刑18年,保外就医后于1997年逃往印度,现为西藏政治犯运动组织会长。在达赖喇嘛的崇高声望下,一个反对他的“中间道路”的藏独主张者脱颖而出,不仅体现民主政治的多元和包容,也体现了部分藏人对北京政府的深度失望。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信号。和王菲等明星坐在一起的另外一位“核心头目”,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内政部长嘉日卓玛,中共媒体没有“揭露”的是,该政府的六位部长中,有两位女性。另一位是外交与新闻部部长德吉曲央。相较于中共高层领导,其性别比例更趋合理,更符合现代民主政府结构。

微信|“你们汉人的心在地狱里!”—大昭寺前震撼心灵的对话

老威:可以和您说话吗? 旺吉:嘿嘿。 老威:您挺高兴的。 旺吉:很高兴。嘿嘿。 老威:我们认识一下,我叫老威。 旺吉:我叫旺吉。 老威:您一开始拜佛,我就站在这儿数,您磕了81个长头。不累吗? 旺吉:不累,我们的生命都是佛给的。我佛慈悲。不累。 老威:这太阳,够火曝的,我站在这儿,头都晒晕了。我的一位同伴,在太阳下停了一刻钟,就中暑了。可你们藏族同胞,在明晃晃的阳光里,一大片一大片地磕长头,这么大的运动量,居然就没一个出问题……...

自由亚洲 | 阿坝县再发生示威抗议事件 比如县百名尼姑被驱逐

四川阿坝州阿坝县藏人扎西日前在县城展开示威游行活动,要求当局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随即被警方拘捕;而本月中旬被捕的阿坝州若尔盖县唐克镇两名藏人中,一人仍遭拘押,另一人已获释;此外,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一百名尼姑在上月底被驱逐出寺。 印度达兰萨拉的格尔登寺境内紧急情况联络小组星期五发布新闻声明指出,阿坝州阿坝县境内星期一再度发生一起藏人上街示威抗议事件。 阿坝县在上月7日至10日发生四起示威事件后被军警严控场景。(达兰萨拉格尔登寺早前提供)...

【诗】唯色:献辞——为尊者达赖喇嘛八十寿诞而作

1、 那是黄昏将至时分,已是二十年前;依然记得涌出那些诗句的个体——年轻的女子,日益不安于体制的诗人,却还是顺从单位的安排。幸亏美妙,因为是去拉萨东边山谷中的温泉洗浴,各种传说比水池里倏忽而逝的细蛇更稀罕,更亲切。邻近的小寺,几个阿尼1微笑着,说起古汝仁波切2与堪卓玛3的语气很寻常。我再喜欢不过,就像是刚刚遇见。我活在自己的内心,无视周围的人际关系,这样很好,有利于我在命运的途中抓住灵感,无所谓颠簸与喧哗,匆忙写下4: “……在路上,一个供奉的手印并不复杂如何结在蒙尘的额上?一串特别的真言并不生涩如何悄悄地涌出早已玷污的嘴唇?我怀抱人世间从不生长的花朵赶在凋零之前热泪盈眶,四处寻觅只为献给一个绛红色的老人一块如意瑰宝5一缕微笑,将生生世世系得很紧” 2、 其实一路上的风景布满隐喻:比如掩蔽在某座山上的修行洞过于静谧,容许打扰的话,又会与谁重逢?比如不远处三三两两的马匹中,浑身漆黑的那匹,为何不停地甩动四蹄却不吃草?比如背着大捆枯枝的少女过早系上邦典6,却不抱怨,而是婉转如歌地赞美度母。但从拉萨传来禁令:与往年一样,“冲拉亚岁”7,不准煨桑,不准抛洒糌粑……我活在自己的内心,无视周围的人际关系,这样很好,有利于我在命运的途中抓住灵感,无所谓颠簸与喧哗,匆忙写下: “……在路上,一个供奉的手印并不复杂如何结在蒙尘的额上?一串特别的真言并不生涩如何悄悄地涌出早已玷污的嘴唇?我怀抱人世间从不生长的花朵赶在凋零之前热泪盈眶,四处寻觅只为献给一个绛红色的老人一块如意瑰宝一缕微笑,将生生世世系得很紧” 3、 又是黄昏将至,这转瞬即逝的二十年,我从故乡挪到帝国的首府,异乡中的异乡——安于少数和边缘的身份,获得有限的自由,却难以突破从天而降的黑暗愈来愈浓密。好吧,就像曼德尔斯塔姆,彻夜等待着客人和铁链的响声8,然而愿望还未实现,这一世的生命已经衰老,再也经不起他各一方的痛苦,不知疲倦的孩子们纷纷夭折,天地可鉴,恰如其分的业报必须及时兑现。我活在自己的内心,无视周围的人际关系,这样很好,有利于我在命运的途中抓住灵感,无所谓颠簸与喧哗,匆忙写下: “……在路上,一个供奉的手印并不复杂如何结在蒙尘的额上?一串特别的真言并不生涩如何悄悄地涌出早已玷污的嘴唇?我怀抱人世间从不生长的花朵赶在凋零之前热泪盈眶,四处寻觅只为献给一个绛红色的老人一块如意瑰宝一缕微笑,将生生世世系得很紧” 2015年6月28日-7月5日,北京    注释:1阿尼:藏语,尼姑。2古汝仁波切:藏语,莲花生大士,藏传佛教密宗宗师。3堪卓玛:藏语,空行母。4这首诗题为《在路上》,写于1995年5月的一天,从拉萨近郊墨竹工卡县德仲温泉返回途中。5如意瑰宝:藏语的发音是“益西诺布”,是对尊者达赖喇嘛或佛教领袖的尊称。6邦典:藏语,西藏女子所系围裙,一般为已婚女子标志。7“冲拉亚岁”:“冲拉”(འཁུངས་ལྷ་)的藏语意为出生之神。始于七世达赖喇嘛时期,拉萨东郊的冲拉村(今城关区纳金乡塔玛村)建供奉达赖喇嘛出生之神的小寺庙“冲拉神殿”,而神殿所在的村于是得名“冲拉”。传统上,在达赖喇嘛诞辰之日,政府与民间将在此处隆重举行庆典:煨桑、燃香、颂歌、祈祷,并向空中抛撒糌粑,以示吉祥如意,而拉萨市民倾城而出,相互撒糌粑,诵祝福,喜气洋洋,这一习俗称之为“冲拉亚岁”,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1999年,当局强令取消“冲拉亚岁“,并将冲拉村更名为塔玛村,意即红旗村。8彻夜等待着客人和铁链的响声:来自前苏联被共产政权迫害致死的伟大诗人曼德尔斯塔姆的诗《列宁格勒》。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