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语

青海上千师生再次上街示威挺藏语

青海黄南尖扎县的上千名师生周日再次上街游行抗议汉语授课新政策,有海外媒体报道说,省政府当天下发文件称推广汉语政策暂缓实施。有评论认为,当局应该取消近日提出的汉语授课方案而不是暂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采访报道

Read More

语言的不平等就是民族的不平等

他们高举的藏汉文标语上写着“我们需要藏语课”。 该校现有教职工194人,专任教师143名。现有学生2362名,45个班级。生源来自州属五县(共和、贵德、贵南、兴海、同德),以及果洛州、玉树州、海西州、海北州、海东州、黄南州,以及四川阿坝、甘肃甘南等地区。该校高考升学率位居青海省前茅。2007年青海省藏文文科前五名均为该校学生。2008年全省文理科状元均为该校学生。2009年学校藏文文科考生上线率48.3%,高出省平均22.3个百分点,藏文文科最高成绩491分,列全省藏文文科第三名。藏文理科上线率53%,高出省平均3.98个百分点,藏文理科最高分427分,列全省藏文理科第四名。(感谢赠予照片的友人。文字信息来自网络。) 以下所转载的文章来自博客 西藏2008 。 语言的不平等就是民族的不平等 撰文/达娃旺欠 1.在藏区双语学习是藏民学校的事,而汉族学生永远也不要双语学习 在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这五十六个民族中,有文字的民族大概是写在人民币上的那七个民族。而已经被消灭的语言应该是满文和壮文。即将要被消灭的可能是朝文和蒙文。最后应该轮到维文和藏文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主要要看使用率。在社会上的使用率这几个民族的命运都差不多,那么为什么维文和藏文比较持久呢?那是因为文化的连续性。教,教是在共产党的大门之外的,和政府系统是两样。教必须要用本民族的语言。比如,藏传佛教到世界哪个国家都用的是藏文。这就决定了它的生命力。就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被消灭。可是,像青海省的眼光短浅的无名鼠辈们,开始对藏文化下手了,而且也是明目张胆和歇斯底里的,说什么:“坚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为主,同时学好民族语言文字”。“支持民族地区学前“双语”幼儿园建设,积极推行民汉合园、民汉幼儿混合编班。争取对口支援省、市援建一批示范性“双语”幼儿园。鼓励民族中小学与普通中小学资源整合利用,实行民汉合校,改变教学环境,优化培养模式“。大家知道在民族地区,只有藏语学校才有学习“双语”的机会,只有藏语学校才有藏族学生。而一般学校,也就是说没有藏族学生的学校,根本就没有“双语”教学。也就是说藏民一定要学汉语,而汉民就不要学藏语。学双语永远是藏民的事,而不是汉民的事。 2.在藏区藏族干部害怕说藏语,汉族干部不要说藏语 在西藏,胡耀邦、万里1980年12月到西藏后,提出六个字那就是“免税、放开、走人”。并提出“不能很好地团结宗教界和上层人士,也就不可能把更广大的老百姓团结起来”,把仍在服刑的376名“西藏叛乱”分子全部释放,戴帽监督改造的600人一律摘帽,清退过去被查抄的财产。胡耀邦提出“要把80%的汉人从西藏撤出来”。大家知道,1959年以前,西藏的大权在噶夏政府之手,今天的拉萨在共产党之手,不同的只是比过去富裕,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人民勤劳勇敢,文化大革命之后,在开放改革的好时代很快摆脱了贫穷。但是西藏几乎四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喇嘛。假如其中三个人讲汉语,那一个喇嘛也绝不讲汉语。在西藏施行双语化教育,其结果就是分裂民族,分裂家庭,背叛祖宗。但是今天很害怕,因为有大概六分之一的人那着工资,如果,不跟着工薪阶层讲汉语,会断了饭碗。胡耀邦先生为什么说“走人”呢?就是这个原因。说藏语的干部工作,而说汉语的干部拿钱。而且,今天不像解放军进藏带着大批的藏语翻译,反过来了,藏人要带着翻译到邮局、电信局、商店、宾馆、电话公司、电器公司。藏区的汉人不讲藏语还是理直气壮,生气凛然。原来共产党的政府要给当地老百姓用藏语解释党的政策如何如何好。而今天西藏的藏民要主动地去歌唱共产党如何如何好。原来党的干部见了达赖喇嘛要给他献哈达,今天,自己对西藏人说,他们是救市救命的“活菩萨”。还要让你忘记你的老祖宗,忘记说了几千年的母语。 3.在藏区当官的说的是汉语,当地老百姓说的仍然是藏语 四川的藏人,巴登尼玛教授。他统计的民族教育的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教学语言应以汉语为主,藏语可以不学或只是作一般的了解即可。持这种观点的人主要是从孩子今后的出路着想,希望孩子毕业后能升入内地的大专院校或中等专业学校,将来有一个好的工作。这些人主要是藏语方言地区和部分城市市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及一些在企事业工作的人员。(工薪阶层) 第二种观点认为,藏语应是学校中使用的主要语言,作为藏族必须首先懂得藏语,汉语只是第二语言。持这种观点的藏族人数量正在急速下降,普通农民、牧民、藏族人口占90%以上地区的城市仍有部分居民和个别国家工作人员持此观点。同时他们中许多人也很为孩子的未来担心。(社会基层) 第三种情况主要存在于藏族知识分子之中,他们之中由于不同的知识结构反映出不同的观念。70岁以上的老知识分子大都是传统文化的权威,他们大部分从小就接受藏族传统文化的教育,许多人对藏文化中的哲学、医学、文学、艺术、历算、宗教学等学科有很高的造诣。由于物质文明进程的速度超出了许多人的料想,打破了头脑中原有传统的物质与精神的平衡,这些知识分子正显现出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心态,有些人失调的心态已由一般心理体验上升到危机感、失落感。 持有第一种观点的人是工薪阶层。他们没有土地,没有牛羊,全靠工资。而教授调查的第二种观点占了西藏全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他们的观点是“藏语应该是学校中使用的主要语言,作为藏族必须首先懂得藏语,汉语只是第二语言。”讲授担心这种掼蛋的人数在急剧下降中。为什么下降呢?就是因为法律。法律没有保护民族语言。法律没有定义民族歧视的范围,没有定义什么是“当地民族通用的语言”,什么是“官方语言”,甚至,什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语”。都找不到可靠的依据,没有明确的定义。 4.在藏区,官人讲汉语,民众讲藏语 经常看抗日战争的影片的时候,日本人旁边总是有一个汉奸当翻译,那个当官的并不会说汉语。今天在西藏正是这样,援藏干部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到西藏是拿钱给西藏的,可是做工作,恐怕没有那个条件吧,除非和“汉奸”们搞到一起。我的感觉是藏人即就是当上了第一书记,也免不了有一天扣上“藏独”的帽子。作为共产党员的藏人和作为共产党员的汉人之间的关系有点像日本人和汉奸的关系。藏人即就是中共党员也是像狗肉上不了中国的台面。 胆战心惊还是难免的。如果在藏区藏语成为了第二语言,就等于藏人就要放弃祖宗,西藏藏族的历史就要断送了。 针对《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虽然在2010年10月20日晚8点15分,青海师大各系因上级有关部门要求,召开全系学生代表会议,对《青海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向全系学生代表征求意见建议(尤其对双语教学)。全体学生代表参加征求意见,会上介绍全省教育大会规划纲要相关内容及当前情形,要求同学们从自身实际出发认真讨论,积极提出各自的看法和意见。在会上,同学们积极发言,提出各种看法和意见。具体如下: 1.否定了解放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来青海藏区双语教育所取得的伟大成果。 2.有违《民族区域自治法》相关少数民族语言使用权。 3.实行单一教学严重违背民族教育发展规律,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 4.影响民族团结,有害于中华民族和谐共同繁荣。 5.语言不平等标志着民族不平等,会损害各民族和睦相处。 6.全省教育发展规划纲要,虽有很多合理的成分,但其中双语教学的相关内容广大学生是无法接受的。学生担忧民族发展的前景和命运,感到很恐慌。 7.不利于未来青海乃至全国藏区的稳定。 8.会影响学生未来就业。 9.不利于我校正全面建设的全国藏汉双语教育教学培养培训基地。 10.此规划无法服务广大民族群众,不利于藏区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 在中国各民族之间的民族平等不在语言文字上体现,就根本没有办法提现民族平等。在西藏,土地是共产党的,政权是共产党的,宗教是共产党的,语言也是共产党的。在西藏共产党和西藏人之间越来越难与用语言交流。今天藏区的学校加强汉化教育,将来藏人之间、城乡之间、父子之间,学生和喇嘛之间的勾通将会产生空前的困难。藏文化将要遭到于壮文、满文一样惨遭灭绝。为此,我们呼吁,在中国应该立法明确规定藏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语之一,从死了的固定在人民币上的藏文、维文、蒙文、满文、壮文、朝鲜文和汉文一样在他们居住的地区享有和汉文一样的官方语言的地位。如果法律上不确定西藏语言文字的官方地位,明年又会出现《甘肃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1—2021)》也说不定出现《四川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1—2021)》。最后还会出现《西藏自治区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1—2021)》也难说。

Read More

青藏学生示威持续扩散

该组织称,青海玛沁县与共和县都爆发了新的示威,有上千人参加。 他们要求当局尊重藏语教学的自由。 共和县一些民众向BBC中文网称听说过有示威,但不清楚具体情况。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