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

南都 | 800块钱 3平米隔断:北京的蜂巢人生

一楼被分隔成16间,房间内没有窗户,过道仅容一人通过,逼仄的空间让人十分压抑。 二楼租客英子的“窗户”,其实是16个小洞,有阳光的日子是英子最开心的节日。 位于高档小区里的住宅楼。从二楼的露台上望出去,北京的夜色十分繁华。 因为房间狭小,租客们进屋后只能呆在床上。...

Read More

秦全耀 | 怪!美国不到37平方米的蜗居小屋都带轱辘(图)

联想柳传志投资12亿搞了神州租车,巴菲特旗下的CORT协手邦家又要开个租车行,中国租车业都快成了八国联军了,但借他几个胆儿,这种带轱辘的“迷你房屋”谁敢租? 尽管“迷你房屋”在欧美到处有出租,可人家叫车不叫屋。 带轱辘! 今 年32岁的美国人拉巴吉是名小提琴演奏者兼木工,他即将入住新家。拉巴吉在纽约市北部一个小村子的山下面。在放有2张木椅的客厅里,记者和身高1米8的拉 巴吉相对而坐。虽然只有两人,但还是给人一种拥挤感。拉巴吉命名为“金丝屋”的如同玩具屋一般的这栋超小型房屋,属于最近在美国人气飙升的“迷你房屋”之 一。 “大多数人一生都生活在别人家里。贷款买房后,为了30年以上的分期还贷,拼命地工作。但是我不愿意这样做。从拥有房子和填满这个空间的欲望中摆脱出来,希望拥有真正的自由。” 通 常,面积不到37平方米的住宅被称为“迷你房屋”。自从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起,在欧美地区开始掀起迷你房屋热潮。因房价暴跌,没能偿还购房担保贷款 的人剧增,沦为“房奴”的人逐渐增加。目前“迷你房屋”的准确数量无法统计。美国大部分州考虑到安全问题,不允许建设37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因此,“迷你 房屋”拥有者在建完后也不会去登记。为了不被管制,这些人会在房子下面安装轮胎。因为只要带有轮胎,就不属于建筑,而属于拖车。 难怪中国的租赁公司不敢租,住人的房子带轱辘,常住人口咋管理,维稳才是大问题,租蜗居的“迷你房屋”还要配上个民警叔叔?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

Read More

看不见的人: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

作者: 老虎庙  |  评论(0)  | 标签: 流浪 【老虎庙按】《环球时报》上月13日发表了关于流落北京街头流民的深度报道(英文)。进入一月份,《环球时报》网站(中文)再次推出北京流民调查专题《看不见的人: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文中提到“让人费解的救助站”,直接质疑自温家宝签发03年381号《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文件后出现的救助管理站的实际作用,以及其背后的利益链环所在;又告诉了大家流民们“明知无望他们却仍留在北京”的原因。又提到了许志永、刘安军等公民行动在流浪人员救助方面所做的努力,下面是主要内容,(全文去读链接 http://society.huanqiu.com/zhuanti/2011-01/1472155.html )              看不见的人: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 北京前门大街,距离天安门只有二三百米,在这条拆迁重建街道的花墙后,暗藏着一个潜流社会--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他们身轻言微,问题往往得不到理会,反而遭粗暴对待,有时被迫走上极端。多数上访者明知无望,却仍滞留北京。他们并不富裕,大多靠贩卖和捡废品为生。   这里记录了一个苦难群体--上访流浪群落的生存状态,他们构成了中国崛起背后的别样"活化石",从不该被人们忽略。                张世和的"流民"救助计划 元旦前夜,寒风呼啸,气温降至零下十度。北京陶然桥的一条地下通道,每晚大约有40名访民在这里过夜。一般情况下,北京南站周围的地下通道里,每晚都会有200多位访民过夜。入冬以来,公民救助的志愿者们会经常查看这些地方,并提供必要的救助。 2010年11月21日,著名法学家许志永在他的博客中写道:"北京这个冬天不能冻死一个人。"11月29日晚,北京南站周边的访民窝棚被强拆,许志永的团队便过来提供帮助。 50岁的刘安军,身体残疾,靠抚恤金生活,却在丰台区建立了民间志愿组织--"阳光公益",帮助同一群人。2008年以来,刘安军和他的志愿者伙伴们建立了慈善厨房,提供免费食物。还给在北京南站附近流浪的访民分发棉衣。 与此同时,在相邻的大兴区,56岁的博主张世和(他被熟悉的另一个称呼--"老虎庙")正在帮助另一群人。一个偶然机会,张世和从天安门花墙入口处闯进了这个流浪者的天堂。一年之后,一个始于网络的"流民公房"救助计划成形。                北京南站附近一位福建访民 天安门广场以南20公里,有一条崎岖不平、连路灯都没有的巷子。在它的尽头有座院子,里面是一间间紧挨的单间房。 其中的一间屋, 住着李宝峰,45岁,身体残疾,是个从山东来的流浪汉。门上挂着一条厚门帘,五平米的小屋里,有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简易衣橱。李宝峰说:"这个屋子对我们来说就像天堂。"他只有一只眼睛,蓝色羽绒服的兜里,夹着空空的左衣袖。白天,李宝峰就到天安门广场,捡拾空瓶子和罐子,每只卖一毛二。 分住在六间屋里的这12个人,就是著名的天安门流民。2007年夏,张世和在拍摄前门地区拆迁时,意外发现了他们。从那时起,张世和开始把他拍摄的流民部落发到博客上,很快,通过网络捐款,他让这些流民住到了每月租金160元的房子里。但还不到一年,房东要他们搬出去。张世和找到了一个租金相同的地方。但三个月后,房东突然要将租金翻番。张世和感觉,这些房东可能是受到了某种压力,被迫要把这些流民赶走。                 让人费解的救助站 天安门周围的人行通道原来是流民最常过夜的地方。但北京奥运的前八天,政府颁布了宵禁令,之后一直未被撤销。张世和在大兴区为流民们找到了偏僻的出租屋。 过去几年北京各区建了19座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站。被救助站收留的流浪汉,可以在那里待上十天,然后会得到一张"回家"的免费车票。但是似乎没有多少流浪者愿意相信这类政府机构。李宝峰有次被带到了救助站。他填了一张表,拿到一包馒头和一瓶水,然后就被勒令立刻离开。之后他从其他流浪汉口中得知,每张完整的表格都能使救助站从政府得到3000元的救助金。                 民间救助杯水车薪 虽然民间救助获得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但张世和不认为政府对民间救助的态度会有所改变。他说:"支持民间救助,就等于否定政府机构的作用。"清华大学的社会学家郭于华认为:"民间救助,虽然具有正面意义,却是杯水车薪。国家不如在源头上下功夫, 把工作做在前面。社会不稳定往往是政府的不作为或胡作为。"               首都的流浪和乞讨人员现状 从2003年以来,北京市已救助流浪和乞讨人员10万人次,近五年救助8万人次;这些人中99%是外地来京人员;市收容站在冬天将提供特殊救助;将加强晚上的街道巡查;巡查的重点地区为火车站前的广场、繁忙的商业区、地下通道和高架桥下的通道;在巡查过程中,会向流浪和乞讨人员分发热水、食物和棉衣;若发现精神疾病患者或重病患者,将会提供帮助和治疗。                 奥运宵禁天安门广场被清空 一位在京上访人员曾说:"我们相信共产党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如果不相信这些,也就不可能千里迢迢奔到北京来。"春节将至,北京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要暖和些,希望蜗居的他们问题早日得到解决,也能回去过个团圆年。               写稿: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徐东还                翻译:贾明锐 美编:李晓霞 编辑、整理:乌元春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三年不到 奥铁八线站台呈网状龟裂 / 2011-01-29 05:02 / 评论数( 7 ) 政府撒谎,农民逮住不放,穷追猛打终获赔偿 / 2011-01-26 13:58 / 评论数( 4 ) 访问中国和解智库发起人:王光泽 / 2011-01-25 05:47 / 评论数( 2 ) 一切源自有念头 / 2011-01-23 18:04 / 评论数( 5 ) 黑头套后面的公民头颅[视频信息] / 2011-01-22 09:08 / 评论数( 8 )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