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

All

Latest

南都 | 800块钱 3平米隔断:北京的蜂巢人生

一楼被分隔成16间,房间内没有窗户,过道仅容一人通过,逼仄的空间让人十分压抑。 二楼租客英子的“窗户”,其实是16个小洞,有阳光的日子是英子最开心的节日。 位于高档小区里的住宅楼。从二楼的露台上望出去,北京的夜色十分繁华。 因为房间狭小,租客们进屋后只能呆在床上。...

秦全耀 | 怪!美国不到37平方米的蜗居小屋都带轱辘(图)

联想柳传志投资12亿搞了神州租车,巴菲特旗下的CORT协手邦家又要开个租车行,中国租车业都快成了八国联军了,但借他几个胆儿,这种带轱辘的“迷你房屋”谁敢租? 尽管“迷你房屋”在欧美到处有出租,可人家叫车不叫屋。 带轱辘! 今 年32岁的美国人拉巴吉是名小提琴演奏者兼木工,他即将入住新家。拉巴吉在纽约市北部一个小村子的山下面。在放有2张木椅的客厅里,记者和身高1米8的拉 巴吉相对而坐。虽然只有两人,但还是给人一种拥挤感。拉巴吉命名为“金丝屋”的如同玩具屋一般的这栋超小型房屋,属于最近在美国人气飙升的“迷你房屋”之 一。 “大多数人一生都生活在别人家里。贷款买房后,为了30年以上的分期还贷,拼命地工作。但是我不愿意这样做。从拥有房子和填满这个空间的欲望中摆脱出来,希望拥有真正的自由。” 通 常,面积不到37平方米的住宅被称为“迷你房屋”。自从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起,在欧美地区开始掀起迷你房屋热潮。因房价暴跌,没能偿还购房担保贷款 的人剧增,沦为“房奴”的人逐渐增加。目前“迷你房屋”的准确数量无法统计。美国大部分州考虑到安全问题,不允许建设37平方米以下的房屋。因此,“迷你 房屋”拥有者在建完后也不会去登记。为了不被管制,这些人会在房子下面安装轮胎。因为只要带有轮胎,就不属于建筑,而属于拖车。 难怪中国的租赁公司不敢租,住人的房子带轱辘,常住人口咋管理,维稳才是大问题,租蜗居的“迷你房屋”还要配上个民警叔叔?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

看不见的人: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

作者: 老虎庙  |  评论(0)  | 标签: 流浪 【老虎庙按】《环球时报》上月13日发表了关于流落北京街头流民的深度报道(英文)。进入一月份,《环球时报》网站(中文)再次推出北京流民调查专题《看不见的人: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文中提到“让人费解的救助站”,直接质疑自温家宝签发03年381号《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文件后出现的救助管理站的实际作用,以及其背后的利益链环所在;又告诉了大家流民们“明知无望他们却仍留在北京”的原因。又提到了许志永、刘安军等公民行动在流浪人员救助方面所做的努力,下面是主要内容,(全文去读链接 http://society.huanqiu.com/zhuanti/2011-01/1472155.html )              看不见的人: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 北京前门大街,距离天安门只有二三百米,在这条拆迁重建街道的花墙后,暗藏着一个潜流社会--蜗居北京的"上访流浪者"。他们身轻言微,问题往往得不到理会,反而遭粗暴对待,有时被迫走上极端。多数上访者明知无望,却仍滞留北京。他们并不富裕,大多靠贩卖和捡废品为生。   这里记录了一个苦难群体--上访流浪群落的生存状态,他们构成了中国崛起背后的别样"活化石",从不该被人们忽略。                张世和的"流民"救助计划 元旦前夜,寒风呼啸,气温降至零下十度。北京陶然桥的一条地下通道,每晚大约有40名访民在这里过夜。一般情况下,北京南站周围的地下通道里,每晚都会有200多位访民过夜。入冬以来,公民救助的志愿者们会经常查看这些地方,并提供必要的救助。 2010年11月21日,著名法学家许志永在他的博客中写道:"北京这个冬天不能冻死一个人。"11月29日晚,北京南站周边的访民窝棚被强拆,许志永的团队便过来提供帮助。 50岁的刘安军,身体残疾,靠抚恤金生活,却在丰台区建立了民间志愿组织--"阳光公益",帮助同一群人。2008年以来,刘安军和他的志愿者伙伴们建立了慈善厨房,提供免费食物。还给在北京南站附近流浪的访民分发棉衣。 与此同时,在相邻的大兴区,56岁的博主张世和(他被熟悉的另一个称呼--"老虎庙")正在帮助另一群人。一个偶然机会,张世和从天安门花墙入口处闯进了这个流浪者的天堂。一年之后,一个始于网络的"流民公房"救助计划成形。                北京南站附近一位福建访民 天安门广场以南20公里,有一条崎岖不平、连路灯都没有的巷子。在它的尽头有座院子,里面是一间间紧挨的单间房。 其中的一间屋, 住着李宝峰,45岁,身体残疾,是个从山东来的流浪汉。门上挂着一条厚门帘,五平米的小屋里,有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简易衣橱。李宝峰说:"这个屋子对我们来说就像天堂。"他只有一只眼睛,蓝色羽绒服的兜里,夹着空空的左衣袖。白天,李宝峰就到天安门广场,捡拾空瓶子和罐子,每只卖一毛二。 分住在六间屋里的这12个人,就是著名的天安门流民。2007年夏,张世和在拍摄前门地区拆迁时,意外发现了他们。从那时起,张世和开始把他拍摄的流民部落发到博客上,很快,通过网络捐款,他让这些流民住到了每月租金160元的房子里。但还不到一年,房东要他们搬出去。张世和找到了一个租金相同的地方。但三个月后,房东突然要将租金翻番。张世和感觉,这些房东可能是受到了某种压力,被迫要把这些流民赶走。                 让人费解的救助站 天安门周围的人行通道原来是流民最常过夜的地方。但北京奥运的前八天,政府颁布了宵禁令,之后一直未被撤销。张世和在大兴区为流民们找到了偏僻的出租屋。 过去几年北京各区建了19座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站。被救助站收留的流浪汉,可以在那里待上十天,然后会得到一张"回家"的免费车票。但是似乎没有多少流浪者愿意相信这类政府机构。李宝峰有次被带到了救助站。他填了一张表,拿到一包馒头和一瓶水,然后就被勒令立刻离开。之后他从其他流浪汉口中得知,每张完整的表格都能使救助站从政府得到3000元的救助金。                 民间救助杯水车薪 虽然民间救助获得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但张世和不认为政府对民间救助的态度会有所改变。他说:"支持民间救助,就等于否定政府机构的作用。"清华大学的社会学家郭于华认为:"民间救助,虽然具有正面意义,却是杯水车薪。国家不如在源头上下功夫, 把工作做在前面。社会不稳定往往是政府的不作为或胡作为。"               首都的流浪和乞讨人员现状 从2003年以来,北京市已救助流浪和乞讨人员10万人次,近五年救助8万人次;这些人中99%是外地来京人员;市收容站在冬天将提供特殊救助;将加强晚上的街道巡查;巡查的重点地区为火车站前的广场、繁忙的商业区、地下通道和高架桥下的通道;在巡查过程中,会向流浪和乞讨人员分发热水、食物和棉衣;若发现精神疾病患者或重病患者,将会提供帮助和治疗。                 奥运宵禁天安门广场被清空 一位在京上访人员曾说:"我们相信共产党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如果不相信这些,也就不可能千里迢迢奔到北京来。"春节将至,北京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要暖和些,希望蜗居的他们问题早日得到解决,也能回去过个团圆年。               写稿: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徐东还                翻译:贾明锐 美编:李晓霞 编辑、整理:乌元春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三年不到 奥铁八线站台呈网状龟裂 / 2011-01-29 05:02 / 评论数( 7 ) 政府撒谎,农民逮住不放,穷追猛打终获赔偿 / 2011-01-26 13:58 / 评论数( 4 ) 访问中国和解智库发起人:王光泽 / 2011-01-25 05:47 / 评论数( 2 ) 一切源自有念头 / 2011-01-23 18:04 / 评论数( 5 ) 黑头套后面的公民头颅[视频信息] / 2011-01-22 09:08 / 评论数( 8 )

我们用青春来到这里,是为了过怎样的生活

我的身边总是有那么一群人,来自外地,鲜活靓丽,却从来没有办法把自己真正的面目交代的很清晰。从家乡来到这里,或多或少是因为有理想,有抱负,渴望一展自己的身手。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也确实有着相当的理想,相当的才华,并且很成功的占据着这个城市一大部分重要岗位,在外人的眼里,似乎已经快要在这里立足。相比那些更多来到这个城市,居无定所,食无所依的人而言,他们的生活算得上稳定有望,精彩有余。 每天早上醒来,为自己出门的装扮花上20分钟,再在上班路上花上40分钟,到了公司之后,先是微笑的和每个人打好招呼。然后拿出早餐,在摆弄手机,再收拾桌子。接下来打开聊天工具,打开豆瓣,打开开心网,打开校内,打开天涯,打开猫扑,最后才是打开word文档,才是excel表格,才是其他各种工作要用到的工具。一边开工一边和网上好友暧昧情人姘头打招呼,同时还不忘去看昨天的菜有没有被偷光,顺便把别人来不及收走的菜偷掉。等到招呼都打完之后,偷偷浏览一下关注的豆瓣好友都在关注什么,抽空还要给爱慕很久的某个人发给信勾搭,或者直接求交往,求ons,求包养。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刷新页面,看对方是否互动,继续勾搭上。这就该干活时候的生活,20%用来扯淡,20%用来胡思乱想,只有60%真正用来干活。快要下班的时候,才发现手头一堆事情都没有做,于是该加班继续加班,不该加班没有约会也继续加班。这时候按常理,肚子也该饿了,但就是忍着不肯去吃。吃饭也不是多大的难事,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吃。偌大的一个城市,数百家餐厅,高级的,低等的,优雅的,速食的,哪一种不可以选,但是偏偏定不下要吃的。直到忙完工作,忙完调情,饿到体力不支,才会随便解决掉这本该丰盛的晚餐,他们说连吃都提不起兴趣,这生活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一天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结束,回家还要追着看帖子有没有更新,勾搭的对象有没有新的反应,还有没有人值得进行深度的互动。这样的夜晚显得尤为难熬,明明知道自己上网没有事情,但却发现不上网更加没有事情排遣。喜欢到处勾搭,见到人就随便动心动情,也不是因为真的身体有多饥渴,而是因为心里的干涸,太渴望有人来浇灌。但在这个城市,有谁会愿意为你停下来每天按时浇水,所以也只好每天来松一松土。 他们一个人活在上海,每个月最开心的时间不是领工资,因为相比高额的生活成本,这点薪水只会让人更加的怀疑生存在这个城市的意义。他们经常也会抱怨,因为出了抱怨,暂时也没有办法解决所有存在的问题。大家聚在一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攀比,虚情假意的攀比谁更有钱,谁身上带的牌子货最多,最高档,暂且也可以不管他就是淘宝买的还是七浦路淘的;而知心的聚在一起同样攀比,攀比谁更命贱。结果你就发现,这个城市的周末,不是骚气冲天,就是妖气横生,不是漫天怨气,就是全程黑面。总之,仔细打量一通,你就发现根本找不到一个正常的积极的健康的向上不带一点倦容的面孔。这不是你用遮瑕膏,用粉底,用保湿霜,用面膜可以整的出来的,也不是你用lv,用gucci,用hemers(是不是这样打的……杯具了我),盖的住的。 谁都知道这样活得好扭曲,但不扭曲该怎样活?想在全社会都扭曲的时候过正直的生活需要付出太多,好吧,姑且当这是实现理想的代价,但又有几个人能实现理想?当你每天醒过来,听到第一句话不是问自己昨晚睡得好吗?而是担心今天公交会不会太挤,路上会不会太堵吗?当睡在你身边的人闭着眼还和你打得热灰朝天,睁开眼却已经不认得彼此的脸。当你每天上班拼了命,却发现隔壁那位只需要下班躺下去就可以做得比你好,买得起你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却仍然舍不得掏出钱包的东西。当你计算一下自己不吃不喝一年也没法为自己买一个在市中心挺直腰杆站立的一个位置,当你发现在你不吃不喝的时候,那些你不吃不喝的东西忽然就不知所谓的小数点移了个位置。 有几个人还敢为了理想,没有人会在乎你在理想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是的,他们仍有理想。他们最大的理想就是实现理想,离开这里。但在理想实现之前,他们仍然要上班下班,领工资,交友,聚会,旅行,消费,享受,浪费,把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就算内心里早已跌到谷底。 没有人教会他们怎样实现理想,怎样规划自己。这个国家只教你要放下自己,追寻集体的轨迹。他们追了,但却只是让你迷失自己。而这些迷失的人,其实是我,也是你。 我比他们还要怀疑我的未来,尽管我看起来不错,但我们都一样,没有人会知道,关于2012年后的生活,这个集体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king.zhang的最新更新:

《蜗居》:别字、非法与调侃

               《蜗居》:别字、非法与调侃       上周周末两天,我蜗居而看完时下流行剧《蜗居》。除了继续肯定中国电视剧(或电影)水平比以往有大幅度提升外,我还吹毛求

自私使男人失去责任:二评《蜗居》

作者:麦克 | 评论(9) | 标签:《蜗居》, 男人, 责任, 自私

《蜗居》:唯物的时代唯物的人

——电视连续剧《蜗居》

自私使男人失去责任:二评《蜗居》

《蜗居》中的男性也没有高远的理想,也只是在物质世界中讨生活。如果说女人是借男人来获得物质,那么男人就是用物质来俘获女人。剧中的男人要不是围绕女人团团转,就是被女人弄得晕头转向;女人是战利品,又是遗弃物。不管他如何对待女人,其实,其中心仍然是自我:自我的欲望、自我的野心、自我的狂想。

小贝

小贝是一个被物质牵引着走的人。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平庸的幸福,一种“唯物主义”的幸福,他说:“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筷头上的肉丝。”他也是一个斤斤计较,不做亏本生意的人,一个只考虑自己而不太顾他人的人。“有人说他不肯把钱拿出来借海萍买房用就是自私,其实,要我,也是做不到的,谁会把自己辛苦几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借人,虽说是八字还没捺下来的自己人,可借钱容易收钱难,自己的房子问题还没解决呢,这就是现实。”对待他人,做顺手人情可以,真要让他付上代价,他是不愿意也不会做的。在向小贝借钱帮姐姐买房这件事上,海藻逐渐了解了小贝的为人。“海藻愿意把心给姐姐,小贝却不愿意。”“海萍是海藻的姐姐,不是小贝的。”小贝在拒绝借钱之后,还这样来劝诫海藻:“海藻!我们不能为你姐姐的虚荣买单!”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他真心愿意与一个女人结婚过一辈子,他所接纳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而还应该包括她的家庭、她的家人。所以,海藻的姐姐应该也是小贝的姐姐,他对海萍的需要就不能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如果他此时真的能够援之以手,尽力相助,海藻是不会那么轻易地移情别向的。

小贝失去海藻,还有一个失误就是:太为自己着想,饶恕不能彻底。海藻做了对不起小贝的事,深深地伤害了小贝,但这件事并非不可原谅的,特别是后来海藻已经认错了,并且断绝了与宋思明的关系,回到了小贝的身边。小贝虽然口头上原谅了海藻,但在心底并没有真正宽恕。他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海藻,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来得及适应这种变化。这太突然了,他还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而等他适应了,准备好了,他就真的离开了,而且他还找到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理由:海藻还与宋思明藕断丝连。其实,这是对海藻的一种苛求。要一个女人,在简短的时间内,完全斩断一段深刻的情感,这是不可能的。这不是真正的饶恕。真正的饶恕应该给对方时间,让对方慢慢去清理、离开、淡忘一段情感,并且真心地去帮助对方开始一种新生活。

小贝对海藻,即使没有正式结婚,但既然已经有很深的情感且生活在一起了相当长时间,就应该对她有一份责任。可小贝想得比较多的是自己的得失,就是说我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而不是自己对海藻的责任:我离开后,她的生活将如何继续?所以,他最后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海藻。后来,当然,他也找到了另一个类似于海藻的女孩,但我们不敢保证那个女孩不会遇上张思明或孙思明,也不敢保证他们将来的生活会一帆风顺,但我们敢保证他的所谓幸福生活仍然是一种平庸的幸福,只不过略略有些变动而已。

苏淳

苏淳是一个被物质压垮的人。他老老实实、勤勤恳恳,与世无争,与人为善。在单位,埋头苦干;在家里,任劳任怨。他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好男人,但在这样一个崇尚物质的时代,他却成了“窝囊”的代名词,连自己的妻子也指着鼻子这样骂他。

其实,问题的关键还不在于他物质上的贫乏和没有挣大钱的能力,而在于他也没有精神上的追求与大气。他也认同了这个时代的潮流、原则,所以,他甘心忍受妻子的数落与责骂。他没有能够用更高的精神来引导妻子,抗衡社会。他也只是忍气吞声,随波逐流。

宋思明

宋思明是一个运用物质达到自己目的的人。他绝顶聪明,有学问,有能力,办事精明老练,滴水不漏。“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他对人心人性、人情世故的确有非常深刻的认识。他如此剖析人的慷慨与伟大:“人之所以慷慨,是因为他拥有的比挥霍的多。”“人的伟大,不在于你为社会做了多少贡献,有多少成就,而在于面对诱惑的时候,你懂得牺牲。”他这样来看人的肉体与精神。“通往精神的路很多,物质是其中的一种。”“人的肉体和精神是可以分开的,你即便在精神上很爱一个人,肉体却不会忠于他。肉体是很无耻很无耻的贪婪,在贪婪的肉体面前,精神会显得很渺小。”他对男人女人的隐秘欲望也了如指掌:“女人对红杏出墙的向往,就像每个男人渴望拥有一个处女,是无法抑制的念头。”由于他对人性的深入洞察,使他成为关系学大师。他对关系学的掌握运用,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如他说:“关系这个东西啊,你就得常动。越动呢就越牵扯不清,越牵扯不清你就烂在锅里。要总是能分得清你我他,生分了。每一次,你都得花时间去摆平,要的就是经常欠。欠多了也就不愁了,他替你办一件是办,办十件还是办啊。等办到最后,他一见到你头就疼,那你就赢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可以说是至理名言,官场法宝。

宋思明也很重情感。当海藻来向他借钱时,他听明白了事情的原由之后说:“现在的社会太现实太残酷了,没有人再认为亲情是重要的了。但我告诉你,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大问题。人这一辈子,有许多困扰是无法解决的,比方说生老病死,比方说众叛亲离,比方说勾心斗角,比方说不再相爱。所有的这一切,都比房子啊,钞票啊要严重得多。一个人可以背金钱的债,却不能背感情的债。背金钱的债你有还清的希望,而背了感情的债也许到死都会愧疚。”他对海藻也的确动了真情。他对海藻的感情当然是以金钱为后盾,以物质为诱饵,但还是有情感的投入,特别当他得知海藻怀孕之后,他表示愿意给海藻以婚姻;即使达不到这一目标,他也想用金钱来保障海藻和孩子未来的生活。他对李老太之死的处理还是蛮有人情味的,也比较妥当。

不过,他的情感突破了婚姻的正常秩序与原则,他宠爱了一个女人,却伤害了另一个女人。他想得更多的是自己愿望和欲望的满足,而不是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关于他对海藻情感的实质,海藻母亲看得很清楚:“他为什么喜欢海藻,他是真心喜欢海藻吗?我看,他是在享受手里的权利带给他的那份荣耀,想他这种人荣耀压抑久了,不释放就会得病……海藻不过是他借以炫耀他成功的手段而已……” 这是中国成功男人的中年危机与欲望。他们要有成就感,要享受自己的成功,要炫耀自己的成功,而最直接、最便利、最具诱惑力的形式就是征服女人。女人在他们眼中也被物质化了,他们需要是千娇百媚的女人、百依百顺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与他分庭抗礼、平起平坐的女人;一个隐身幕后的女人,而不是一个走到台前的女人;一个被他养起来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分担责任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注定是情妇或二奶,而不是妻子。情妇或二奶是这个时代成功男人的名片与标记,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派。“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到中年还能将青春攥在手里,并肆意把玩。”

妻子的要求与二奶或情妇的要求是不大一样的。宋思明太太对宋思明说:“孩子的功课,你辅导过几次?你哪天在外面不喝酒能回来?你是我丈夫,我要的,不是你多么风光显要,多么飞黄腾达。那都是给外面人看的。我要的,就是到老有个伴,孩子有个爸爸。不过,现在我知道了,这十几年的付出,得到的不是自己老了以后有个相互扶持着走向墓地的人,却是在为别人做嫁衣裳。”其实,宋太太也不是不要给外面人看的风光显要、飞黄腾达,而是因为这些她已经得到了,她就更想要那没有得到的了。可是她没有得到的,却被另一个女人轻松得到了。这是她气不过的地方,正是这样一种被偷窃感、被剥夺感使她后来把全部的愤怒发些在海藻身上,致使海藻流产,宋思明殒命。

宋太太被丈夫冷落,一步步失去阵地,也有她自己的原因。她最大的失误是不会欣赏自己的丈夫,不会尊重自己的丈夫,不会激励自己的丈夫。宋思明与她在一起时是这样一种感觉:“老婆是这样一种女人,她跟你同甘共苦过来,所以无论你多么成功,她都不会崇拜。你即使众人景仰,在她面前,也是当年那个差一分钱憋死的穷汉。别人对你恭敬有加,不会对你公开说反对意见,而老婆会直呼其名,并想甩脸就甩脸给你看。作为一个男人的渴望,你不可能在老婆身上实现。”宋太太的欠缺恰恰是海藻的所长,海藻正好填补了宋思明虚荣的漏洞。从某种程度上说,宋太太也像海藻一样寄生于一个男人,享受着一个男人。宋太太享受的是男人外在的光辉,因为她名正言顺;海藻享受的是实际好处,因为她小鸟依人。宋太太有敢于担当、果断大气的一面,也有琐屑平庸、自私刻薄的一面。如果她不是那样对待海藻,如果她多些忍耐,宋思明是有可能回头的。她把已有身孕的海藻狠命一推,把海藻、把丈夫推上了绝路,也把自己推上了绝路。

东窗事发时,宋思明也有所悔悟,他对妻子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带着你们过另一种生活,不要太多的钱,每天去菜场斤斤计较,为发论文、评职称而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也为女儿考不上好学校而心焦。也许,这样,才是一种幸福的生活,而我以前并没有意识到。”“老婆,我想,此生,错过的也就错过了。但如果有来生,我会换一种活法,变成一只笨鸟,牵着你的手,不飞得太远,也不飞得太高。”这几乎是痴人说梦了。事成无补方知悔,情到忏时恨最真。即使这点悔恨也不知道有多少真实成分和能够持续多久,因为到最后,他想的不是妻子和女儿,而是海藻和那个流产的儿子。一个人对自己真正付出过的才会真正地珍惜,宋思明在妻子与女儿身上,没有情感、时间等多方面的付出,为成功而奋斗的时候,他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官场、商场的人际关系之中了。他没有心情去欣赏妻子的温存,也没有时间去照顾女儿的学习。他对她们很陌生,他不知道妻子的需要,他甚至都不清楚女儿是如何长大的。女儿呢,也对他没有像对父亲那样的依恋,而只是把他当作一个能够帮助自己上重点中学的人。可以说,作为一个丈夫,他亏欠了自己的妻子;作为一个父亲,他亏欠了自己的女儿;作为一个官员,他亏欠了人们与社会。他想抛开这三者来寻求自己的所谓幸福,结果是黄粱一梦,身败名裂。

以宋思明的聪明,他不会不知道他走的事一条错误的道路,可他一方面太自信了,另一方面又太身不由己了。在与海藻的这件事上,他对小贝是心存歉疚的,但他只是在心里说声:对不起,小伙子。而仍然要把海藻不遗余力地夺过来。其他方面也是如此,他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太深,回不去了。这就如同保罗当年所遭遇的困境:“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7:18-24)当然,宋思明内心的争战没有保罗那么激烈与痛苦,他很快就顺服于罪的权势了,而且不断把这种罪恶合理化。“以前鄙视的行为,宋思明突然间就理解了。每个男人都会犯错,不过是走向中年对青春的羡慕,走向成功对仰慕的承受,走向人生之巅对幸福的又一次追求。于是,每个男人,确切地说,每个成功男人都会犯错。这种错,是有意识地筑就的,以显示自己驻守在巅峰行列。”这也是许多中国人的通病。

小贝与苏淳处于社会基层,宋思明身居高位。基层的人想往高处爬,在上的人又觉得高处不胜寒。我们总是羡慕别人的生活。就如果钱钟书所说的围城:进去的想出来,出来的想进去。愿望不能实现,我们悲哀,愿望实现了,我们更悲哀。不管愿望实现或未实现,愿望的指向只是一个物质的世界,而没有任何超越的因素。这是最大的悲哀。

麦克的最新更新:
  • 压力使女人失去纯真:一评《蜗居》 / 2010-04-19 10:50 / 评论数(25)
  • 寻找,就寻见:《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 2010-04-17 12:20 / 评论数(1)
  • 阿波给中国武侠文化的三记重拳 / 2010-04-13 14:09 / 评论数(10)
  • 带着圣经看电影第二讲——爱情与婚姻 / 2010-04-12 12:00 / 评论数(0)
  • 谁能慰我孤独?——李安电影《色·戒》 / 2010-04-07 11:28 / 评论数(12)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