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木

All

Latest

徐庆全:关于袁木的传闻与记载

作者:徐庆全   来源:八十年代 《辕驾袁木》一文,引起诸多读者关注,阅读量居然达到10万+。用这个阅读量来说他也是一代人的“曾经”,似不为过。...

【真理部】袁木去世

各网站:袁木去世,只转载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消息,其他消息一律删除,并管好跟帖评论,清除有害信息。...

【河蟹档案】公祭林昭女士罹难四十五周年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曼 殊花雨:网讯:从4月24日开始,大约有50多位广东民主和维权人士被国保约谈,被劝或警告不要出席黄花岗起义和北大才女林昭文革期间被当局枪杀 等纪念活动 2013年04月28日 13:38 新 民时论微直播:# 全网公祭#[蠟燭][蠟燭][蠟燭][蠟燭][蠟燭][蠟燭][蠟燭]4·29晚八点整,全国网民公祭林昭女士罹难四十五周年!多谢转发 2013年04月28日 13:30 西...

编程随想 | 回顾 六..四 系列20:”袁木求愚”的四·二九对话

   上一个帖子 介绍了4·27大游行的经过。今天重点说一下4月29日官方与学生之间的公开对话。 ★4月28日简述   4月28日这天没有发生太重大的事情。俺简单说一下那天发生的几件小事。 ◇"临时学联"改名"高自联"   临时学联在28日正式改名为"北京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简称"高自联"或"北高联")。   顺便说一下:某些介绍 六.四 的书籍/资料称"高自联"是4月28日成立,其实不准确。因为"临时学联"和"高自联"是同一个组织,只是名号不同。严格算起来,临时学联(高自联)在4月23日晚上就成立了(俺在" 这里 "有介绍)。 ◇"高自联"主席换人   "临时学联"(高自联)的第一任主席是周勇军。俺在 前一个帖子 提到过,周勇军因为受官方胁迫,被逼写了"取消427游行"的手谕。"高自联"的很多常委对此事不满。28日这天进行了主席改选,周勇军被罢免,北师大的吾尔开希当选第二任主席。 ★429对话的背景 ◇学生方面   427大游行之后,北京各个高校新增的大字报,有很多是要求政府与学生展开对话。   清华大学贴出署名「清华人」的题为《对话11条》的大字报,提醒学生把重点转向研究对话的先决条件,并提出了对话内容的建议,主要是: 1. 关于贪官污吏和官倒问题 2. 教育经费,教师待遇问题 3. 新闻自由、新闻立法问题 4. 学生运动性质问题 5. 公正评价胡耀邦问题 .....

自由亚洲 | RFA独家:袁木首次六四表态: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六四难属促道真相

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前夕,当年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星期三回答了本台记者的电话访问。在被问及六四事件及近期的《陈希同亲述》一书时,他说是高层的事情,电话里说不清楚、三言两语讲不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通过本台敦促袁木说出真相,为时未晚。 1989年“六四事件”后,袁木在6日的官方新闻发布会称,“只死了23位学生”,他的名字从那时起,广为世人所知。继去年出版《李鹏日记》后,今年再有关键人物借出书,撇清六四责任,曾被以贪污罪判刑16年的前北京市长陈希同在即将出版的《陈希同亲述》中,否认是“首都戒严部队正指挥”,更否认当年向邓小平“谎报军情”导致部队镇压群众。际此,本台星期三致电现年84岁、从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袁木,在谈到《陈希同口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一书要厘清历史责任时,他以“电话里说不清楚”,不作进一步回应。 记者先从他的身体状况谈起:“现在怎么样,身体状况?” 袁木:好,很好。 记者:现在还打网球吗?(袁木习惯每周打两次网球) 袁木:还行,还行。 记者:每个星期打几次? 袁木:不怎么打了,现在这一阵,年纪大了。 记者:您现在退休了平时做些什么? 袁木:休息,没什么太多事情。 记者:最近陈希同有本书,您知道吧? 袁木:哦,我不太清楚。 记者:他口述当年。 袁木:哦,我没看。 记者:他说他不是六四戒严部队正指挥? 袁木:哈哈哈,好好好,再见。 记者追问对六四的看法,他说在电话中说不清楚,三言两语道不明。 记者:人家说他是六四时的“正指挥”,他说不是“正指挥”;说他向邓小平谎报军情,才导致六四事件,他说根本没去过邓小平家。他去过吗? 袁木:我不知道,哈哈哈,我不太清楚高层的事。 记者:已经23年了,您对当年的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袁木:电话上也说不清楚,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他们的事我不太清楚,你别问我,找了解情况的人去问。 记者:您说两句吧。 袁木:好好,谢谢。 六四前袁木曾多次代表政府和学生对话。六四事件两天后,他就此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死亡人数中,军队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统计数字是近三百人,当中包括23名是北京各个大学的学生。他又在6月17日接受美国电视台访问时表示,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 外界对此强烈质疑,指袁木“歪曲事实、掩盖真相”。至于他所说“只有23名学生死亡”。对此,他的妻子,前光明日报编辑王鹤曾在十多年前告诉记者,这些数字是李鹏当年向袁木转达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责任不在她的丈夫。 对此,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周三表示,想通过本台向袁木传话:“我愿意通过你们奉劝他,他现在说出真相,弥补过去自己的罪过,还为时未晚,希望他争取时日。六四屠杀以后,他也是国务院发言人,当时是‘一文一武’,戒严部队是张工,国务院发言人是袁木,是一对骗子,当天他不是六四屠杀主要责任人,但是他有他的罪过,面对北京那么多学生、民众无辜死亡,恐怕不是他哈哈大笑能过的,除非他像邓小平一样,在六四得到公正解决之前撒手人寰,他就逃避了司法追究,否则他也是不大不小的六四屠杀的责任者” 袁木毕业上海复旦大学,1950年1月加入中共,其后在《冀热察导报》、《察哈尔日报》新华社察哈尔分社等,先后从事校对、编辑、记者等工作。1953年被调入北京新华社总社,先后从事新闻工作20余年。 丁子霖说,儿子遇难后,她在光明日报工作的同学探望时告诉她:“我的同班同学到我家来慰问我,告诉我是跟袁木的妻子对面对办公室,袁木知道要杀人了,袁木的妻子早早把他们一家避居到安全地带,我想问问他,作为一个人,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么多家庭的亲人遇难,23年历经艰辛走到现在,他做何感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