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鹏

All

Latest

明鏡新聞網 | 新左派王晨与李从军遭遇挫败——中共缠斗“网络敌对势力”

微博言论影响纸媒选题 最近,社科院舆情研究机构提供给最高层的研究报告称:微博已经取代了传统的官方媒 体,成为中国社会最主要的舆论发源地,因此,再採取防堵、剷除一类的措施,效果只能适得其反,更会加剧官民关系的对立。消息人士透露:“这份报告一点也不 神秘,只不过是社科院二○一二年度《舆情蓝皮书》的精炼。”此前,也有一些体制内研究人士认为,微博言论甚至成为官方纸媒体的重要新闻线索,以至於国务院 新闻办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王晨指责媒体跟着网络跑,“成了微博的传声筒”。 时势并非官方所想像,通过一场左派运动式的“走转改”就能重新确定官方纸媒的统治地位。因此,王晨在新闻界发起的新左派运动最后无疾而终. 另一方面,尽管当局改变了对网络的围堵策略,其中的核心点也由剷除谣言变成了官方开 立微博而参与社会舆论,但是,在最高层尤其在维稳政策执行中有重大利益的维稳系──它是上海帮或曰江系衍生出来的特殊利益集团之一,还是固守“敌对势力” 观念,继续以网络舆论为敌。最明显的就是把“网络领袖”列为干扰中国崛起的势力之一,中共内部称包括“网络领袖”在内的大量利用网络表达对中共统治不满的 人为“网络敌对势力”。 异议群体成为民主中坚 被网络热议的“新黑五类”划分,出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笔 下。作为中共智囊体系的组成人员,袁鹏这样划分绝非心血来潮,而是在做一种战略预判。相对粗糙的是,袁鹏没有能够细分其中的身份重叠,比如异见人士一般会 具有网络领袖身份,而维权律师与“地下宗教”人士的身份也多有重叠.不管如何划分以上作为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那样一个庞大的广义异见群体,该五种人利用网 络的能力是任何一个层级中共官员所无法比拟的。在现实政治活动中,五种人的道德化示范恰恰与中共各级官员藐视民瘼的作派形成鲜明对比。不仅在网络上,中共 统治集团的道德粉饰,无法抗衡异见群体朴实的道德实践,就是在现实行动上也更不可同日而语. 微博发起的各项救助,看起来远没官方的相关活动有规模,但是其道德性却让官方望尘莫 及。每一项社会救助行动都会有异见人士参与,有的还主导一些特定活动。大量的维权律师乃至於没有律师资格而以公民代理身份帮助弱势群体的异见人士,在从事 法律维权的过程中,不断把维权细节发诸微博,使没有人性的司法行为曝光於天下。由此,民众不但完全放弃了传统的清官崇拜情结,而且还会由各个体遭遇来反推 整个统治体系的正当性。对此,体制内专家惊呼微博为摧毁中共统治的利器。 有分析人士指出,除非中共借助“六四模式”进行屠杀,否则,不可能与五类人进行有效 抗衡。如此,也证实了传说一时的“活埋论”的存在──中共在政权极度危急之时,会将二百名在其黑名单上的能量级异议份子杀掉。但是,在中共没有採取活埋、 屠城之类的行动前,异议人士还是在网络上做大量的民主推进工作。 中国版国际媒体秩序失败 袁鹏确定“新黑五类”是为了向整个中共统治体系表明,这五种敌对力量是美国干扰中国 崛起的政治工具。另外一些体制内人士则更加注意网络上分佈的社会思潮,如上述《舆情蓝皮书》的作者们认为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新左派、民族主义、新自由 主义是为中国社会的五大思潮。其中最危险仍然是新自由主义,“由於受到一些媒体和商业、文化乃至於政治精英的推动,新自由主义思潮得到空前放大”。这种空 前放大的背景就是美国“企图利用互联网的技术优势,向我国意识形态领域进攻”,其目的则是“建立新自由主义基本理念为基础的政治制度”。 五大思潮界定与“新黑五类”界定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甚至说前者不惜挑起体制内派别冲突。比如,其所泛指的政治精英实际是指向以温家宝汪洋为代表的体制内改革派。这种指向也准确无误地告诉人们,中共内部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已经高度分裂,“改革无共识”既成事实。 五大思潮界定虽有很浓的意识形态因素,但是这种界定后面的强烈挫败感让体制内许多专 家坐卧不宁,因为他们作为特殊利益集团之一,也会因微博的兴起导致主流意识形态实质边缘化而受损.与此同时,他们想在国外树立中国崛起的意识形态牌子也自 生自灭了。一方面,美国并没回应另一位新左派新闻领军人物李从军“构建国际媒体新秩序”的呼籲,中国版的国际媒体秩序不过雾花镜月;另一方面,美国把网络 人权看得更加重要,对中国任何钳制网络自由的行为都会提出批评.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中美人权对话证明,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提示中国:“人权问题在互联网 和博客上引起了中国人越来越多的关注。” 官方微博近乎无人打理 中共统治集团仍然幻想自己能够打赢网络战争,尤其是对准人民的“网络内战”,其主要 手段不再是直接的威胁和控制、打击,而是要培养一批忠於现行统治的网络战士,与庞大的异议群体打看不见的战争,从事黑客攻击、进行隐形的威慑、实施邮路破 坏,凡此等等。去年以来,官方推出了两位劳模型的网络战士,都是女性(李聪娜隶属军队、高媛隶属警方)。 “网络内战”组成部分较多,无法一一列举,但最为当局所推崇的是微博引导,即官办微 博参与到民间微博交流中去。高媛开立的“传说中的女网警”账户是比较成功的一个,不过迄今为止发佈的微博还没到两千条,远不及一个活跃的网络异议人士的活 动量,后者一般都有三千条以上的微博。至於政府其他部门开立微博,多是无人打理之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代表官方说话的人怕说错话而招致网络围攻。或者 说,无论知识水平还是个人阅历,官方微博的操作者实在没法与民间自由分子相比。由此可见,中共对准人民的“网络内战”注定是打不赢的! 荆冬雨,《动向》

纵览中国 | 肖国珍: 论新“黑五类”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中共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袁鹏先生《中国的挑战在哪里》(以下简称“《袁文》”),声称美国将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 该文让我大开眼界。当然,“大开眼界”只是意味着我的思维未能与之俱进,不等于我赞同。文章刊出后,有网民戏称《袁文》列出的五类人为“黑五类”。兹就“黑五类”问题发表个人意见。 “黑五类”之产生与存在 维权律师:律师的天职就是维权。从应然的角度而言,所有律师都是维权律师(难道还有“非维权律师”?),“律师”与“维权律师”乃是同义词。 从实然的角度而言,如果,“维权律师”只是律师群体里的“一小撮”;如果,批量律师不是维权律师,不是为委托人的合法权益而战,不是为维护法律尊严而战,而是看官家脸色,那么,根源不在律师本身,而在于扭曲律师天职的背后的因素。就当前语境与我理解的《袁文》而言,“维权律师”指的似乎是律师中的少数,是敢于不看官家脸色、而依法维护权利的“一小撮”。 法律被践踏,权利被侵犯,当此时也,“维权律师”应运而生。 地下宗教:当真正的“地上”宗教信仰自由不见容于当局,教徒们欲租房、购房作为敬拜地而不能,以至于不得不在露天雪地里敬拜时,坚守信仰自由的人们,除了“地下宗教”,宁有去处? 按照人或拟制人的天性,谁都愿意从月光下走到阳光下,没有人愿意“地下”。“地下”系被迫而为。 异见人士:没有人能垄断真理。在数十年举国上下强行统一思想、封锁信息、禁杀言论自由,因而万马齐喑之地,异见人士尤为珍贵。当前中国,如同千疮百孔而高速行驶之动车,一路狂奔而不知所向(当局声称是特色道路,但说者、听者均不知所云),异见人士对言论自由的主张与坚守,能唤醒民众、警示当局,使国人兼听则明,使国家或多或少地朝理性发展方向行进——从桥上走,而不是在浑水中一阵阵乱摸石头。 网络领袖:在数十年新闻、出版须经事先审查的背景下,借助新技术,在公开、透明、自由、平等的网络环境下(剔除众所周知的干扰因素),人人皆可成为信息的发布者、传播者、接受者,打破了当局对言论的垄断,网络领袖出于民意而非钦定,自然而然地、众望所归地,横空出世。 弱势群体:弱势群体是如何产生的?在此国情下,应当不用诠释。为了厘清思路,还是按照我的理解来列举一下,不尽之处,各位看官可以再行补充。 一、     老幼病残; 二、     下岗工人; 三、     失地农民; 四、     被钳制思想与言论的知识分子; 五、     房屋遭拆迁得不到合理补偿者; 六、     享受不到应当享受的社会福利、生活无着之人; 七、     被高物价高房价高医疗价高教育价绑架,而未能获得补贴以对抗前述高价的人; 八、     其他各种遭受立法(如罪恶的户籍制度劳教制度等)、行政、司法不公而蒙受损害的人们,包括但不限于访民。 个人私权对个人私权的损害是有限的。在一个不公正的制度里, 公权力对个人的损害才是可怕的、大规模的、长期的,尤其是:当遭受公权损害,而无从得到公正、及时、有效的司法救济时,任何一个貌似强大的人——不论其多么富有(如重庆被黑打的亿万富翁)、多么位高权重(高至国家主席,如刘少奇)——在强大的公权绞肉机面前,都是弱势群体。遑论本有的弱势群体。     请比对一下:你是不是属于弱势群体? 黑五类的比重及其他 黑五类占国人比重多大呢?我认为是100%——该数据包括了现实的和潜在的人数在内。在现制度下,人人都可能成为弱势群体(前面的“绞肉机”一说已述)。 当然,《袁文》不会这么认为,否则所有国人都成了影响中国崛起的力量,哈。从逻辑分析,看来《袁文》认为既得利益集团江山永固、千秋不易,因而是不可能沦为“弱势群体”的。估计袁先生没有读过《红楼梦》;或者,没有认真读过《红楼梦》。《红楼梦》中写到:“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我就奇了怪了,这些黑五类怎么啦?在党国治下60多年,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一直读党的书报、看党的TV、跟党走,怎么着也混出感情来了,怎么会听辽阔太平洋那一边的话? 当社会危机出现,每年数以十万计的群体事件、“维稳”经费高于军费、在国外大把花钱也买不到朋友的情况下,把危机原因与恶果栽赃给民间,在国内到处寻找假想敌、将其贴上标签并妖魔化,然后各个击破,来个“与人斗其乐无穷”,是某些人某些集团惯用的手段,目的是转移矛盾。60多年来,80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就是这样造成的。君若中计,真把这黑五类当敌人,到时死得难看的就是你自己。 中国崛起的真正障碍   保护弱势群体,是当今所有文明、法治国家的共识,连最无耻的政府也会口口声声打着“保护弱势群体”的旗号。现在,《袁文》一出,公然以弱势群体为敌,总算让人们明白了什么叫“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客观地说,这五类人,是挑战反动、挑战腐败、挑战权贵的有生力量。原因你知道的。 把中国崛起与权贵利益等同、视民众如寇仇,是袁先生的一大发明。权贵绑架了中国倒是真的,但将权贵等同于中国,我想正常的中国人,尤其是普通民众肯定是不会买帐的。——当然,也许是笔者小人之心,或许,《袁文》并非想要把黑五类当作异己、敌对势力、维稳对象,而是提醒中国当局应争取黑五类为伟大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力量? 中国崛起的障碍,从群类的角度划分,是垄断政治权力从而谋取一己经济权利的权贵;从制度的角度来看,是极权主义,是保障权贵利益固化的制度。——这一点,我想不必深入讨论了。根据常识就知道个中原因。 中国的希望何在? 《袁文》的积极意义在于,总算让黑五类明白了“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黑五类联合起来,建设民主宪政中国,这就是中国的希望。 不是为美国,不是别有用心,不是被人利用。 而是—— 为了让自己的下一代不再被“黑五类”; 为了不再把建设民主宪政的责任转移到下一代; 为了追求自由与幸福之天赋权利; 为了免于匮乏、免于恐惧的自由。  于 2012年8月3日

Solidot | 中国官员认为网络威胁国家安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袁鹏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评论《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称“中国真正的挑战不是眼前,而是未来5-10年;真正的难题不是国际和周边局势,而是内部的体制变革和社会生态;真正的威胁不是军事冲突,而是金融、社会、网络、外交等非军事麻烦”,认为美国会“以‘网络自由’为旗号,改变‘自上而下’推进民主自由的传统模式,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德国之声则认为,新的“黑五类”不是威胁而是在改变中国。

纵览中国 | 紫荆: 中共批判新“黑五类” 真正成了一小撮

(参与2012年8月1日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在7月31日发表了一篇署名袁鹏的奇文——《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此文称:美国“以‘网络自由’为旗号,改变‘自上而下’推进民主自由的传统模式,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                         学者与网友认为这篇文章是中国当局将“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定义为新“黑五类”。对此,一位名叫“老徐时评”的网友说:“人民日报海外版昨天发表文章: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这篇署名文章似可归纳为:一个主要敌人:美国;五个“新黑五类”: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令人惊讶的是,这篇文章将数量巨大的弱势群体视为防范对象,这难道是真要与大多数国人为敌吗?”          另一位名为“相如是-Ritchie”的网友表示:“这一次把全国人民都日了。”网友“不郁闷了”也表示:“整了半天,自己真正成了一小撮了。”          著名学者冉云飞说:“人民日报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作为挑战政府的“黑五类”。中国是个互害社会,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丧钟为你我而敲响,恐惧不安不是哪个阶层才有,对未来社会没有理性预期,使得焦虑日益蔓延。不让民众学会处理自己的事务并壮大民间社会,必然会出现不可收拾的溃败。“                         下面是学者与网友对中共批判新“黑五类”的留言:          @何ranyunfei 人民日报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作为挑战政府的“黑五类”。中国是个互害社会,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丧钟为你我而敲响,恐惧不安不是哪个阶层才有,对未来社会没有理性预期,使得焦虑日益蔓延。不让民众学会处理自己的事务并壮大民间社会,必然会出现不可收拾的溃败          @何兵:据说美国鬼子要通过维权律师和网络意见领袖,使我红色江山易帜。怎么到现在,女特务还没和我对暗号?//帅帅的男特工在哪儿?          @mranti 我突然想起来了,中国崛起的五大障碍怎么没包括带路党?          @wxhch64 《人民日报》发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袁鹏文章《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 》,确定美国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渗透中国基层的策略。你妹的,我涉及地下宗教、异见人士、弱势群体三项,还被冠以维权人士、网络意见人士之名啊!          @heshiabc 麻麻的太反人类了, RT @xieqiwen: 弱势群体 RT @heshiabc: 早上起床后突然发现自已是新世纪的新黑五类人,笼罩在“敌对势力”的光环下,感受心与肺的碰撞,你是哪一类?          @老徐时评:人民日报海外版昨天发表文章: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这篇署名文章似可归纳为:一个主要敌人:美国;五个“新黑五类”: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令人惊讶的是,这篇文章将数量巨大的弱势群体视为防范对象,这难道是真要与大多数国人为敌吗?          @老唐88:不要仅仅对律师被划入新黑五类敏感啦,他这黑五类一出,还有不是敌对势力的吗?可能除了他们自己那八千万和几百万家丁,没有不是敌对势力的了吧。//@肖雪慧: 这个行列中还有弱势群体。晕!//@肖芳华律师: 不仅仅是律师面临的危险,当律师都属于敌对势力时,中华民族真正到最危险的时候。          @剑影秋歌一世:确实是新黑五类,这个总结相当到位。早起就看到了,此刻必须要转。◆◆@石讷:《人民日报》推出新黑五类,曰维权律师,曰地下宗教,曰网络领袖,曰异见人士,曰弱势群体。新款T恤,文革面料,街头免费赠送。我低调,领弱势群体。          @朱光荣律师:他们害怕"新黑五类"阻碍他们的老鼠搬家          @不倦的跋涉:【新黑五类】1、维权律师有名有姓大概十几人2、地下宗教全国估计几万人3、异见人士估计上亿人4、网络领袖估计几百人5、弱势群体估计十亿人          @chaos_wu:新黑五类真的是很值钱的想法,看来这头真的没有白秃。          @长话短说_:人民日报海外版昨天发表文章: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这篇署名文章似可归纳为:一个主要敌人:美国;五个“新黑五类”: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令人惊讶的是,这篇文章将数量巨大的弱势群体视为防范对象.我一看,我是那最后一个群体呀,别人是什么自己如实说          @老芋头: 老芋头看了这文章,公然将工人农民等弱势群体划入被美国人利用的力量,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是严重的而低级的政治错误。人民日报需要整顿了。           @相如是-Ritchie:这一次把全国人民都日了          @不郁闷了:整了半天,自己真正成了一小撮了。          @郑旭2009:这下说实话了。事实证明只有它们自己才是名副其实的“一小撮”。最应该被打倒的“一小撮”自私的狂暴者。          @摄影师王麒: 这是与全人类为敌!          @SKY律师-老爷宋:律师居然是新黑五类之首?臭不要费斯的人民日报不要太抬举律师啊。写这篇文章者,既是御用文痞,也是文革余孽。文革的罪恶因何难以清算?就是因为目前的高位者都是通过文革爬上来的,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文革余孽,怎会清算自己?          @金融街风投客:帮当事人维权是律师的最最本职的工作,难道律师还要分维权律师与非维权律师?按照人民日报的逻辑。医生要分为救死扶伤医生与草菅人命医生;公务员要分为为人民服务公务员与践踏人权贪腐成性公务员。          @韦伯豪在沉思:莫非“人民”=既得利益集团?          @兔崽子他爸:MB!在外面忍气吞声,草包一个!回家了就得瑟了~ 尼玛就这出息!           @东风西风南辕北辙:【呵呵】灭共者约有近十三亿吧!人多力量大哦!           @浮生诸闲:知道谁是敌人了吧?黑五类们,弱势群体们,该端正思想拿起武器了!          @红花落黄花开:人民日报日人民,继续日~           @云开日初:这些报纸倒是“自由”的,没有不敢说的,只有不敢想的。          @春梦无痕十三郎:天哪,世间少见 //@正义悬剑:人民是党治的敌人。//@吴学谦1979: //@震惊可笑: 弱势的默默转了//@荈草赏玩:纳粹法西斯就是这么滴 /@TV哇哇:人民日报自绝于人民          @胶东县令:他们,我们,一直揪是剥削与被剥削的阶级。你一异议,就是反动;他一盘剥,就是关怀。强盗逻辑就是如此。           @生态白沙:这篇文章将数量巨大的弱势群体视为防范对象,这难道是真要与大多数国人为敌吗?          @我是TIGER爸:这是非要把自己从群众中脱离出来。彻底实现公仆翻身骑到主人头上的目的。          @彩云南丽:弱势群体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欺压了弱势群体是不许反抗的!不听话就是敌人就要镇压!          @律师王海涛:在高级智库的眼里,这些弱势群体就是需要防范的敌人。以前没有赤裸裸地说,现在他们觉得可以公开说了。          @diamondli99:原来我不理解为什么孟Xx要举全国的警力保卫大会召开,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人家是内外交困,到处都是敌人!          @giortto:某党现在最无耻的是:为了维持一小撮人的特权 不断挑战人类的基本道德理义 放出家奴恶狗 到处狂吠 不惜颠倒黑白 与全人类为敌 妄想把它们那套希特勒思维常态化、合理化、制度化 唉 早点垮台吧~~~~~           @一梦千寻0:准备的说是党的敌人,不是国家的敌人          @吴_宏_宇:”黑五类“又来了,历史惊人的相似。          @杨金灿灿: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威胁,不是中国的威胁.               下面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奇文的原文               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          2012年07月31日 06:52:13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中国应该对发展的战略机遇保持自信,但也必须充分认识到自身的挑战所在。事实上,中国真正的挑战不是眼前,而是未来5-10年;真正的难题不是国际和周边局势,而是内部的体制变革和社会生态;真正的威胁不是军事冲突,而是金融、社会、网络、外交等非军事麻烦。            未来5-10年,中美力量对比将进一步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国际权威机构普遍预计,中国经济总量超美大约在2020年左右。届时,中国军事、科技实力也将有实质性提升。美战略界目前在集中思考3个有关中国崛起的根本性问题:如何应对一个13亿-15亿人口大国的崛起带来的资源、能源和经济上的挑战?如何应对一个社会主义大国的崛起带来的政治制度、发展模式和价值观念上的挑战?如何应对一个尚未完全解决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大国所带来的军事安全上的挑战?            这意味着,中美目前的博弈只是序曲,真正的战略较量还在后头。如何尽快调适心态、调整战略、破解上述难题,迎接经济总量超美之后的中美关系,成为必须思谋的大战略问题。            未来3-5年,是各主要大国脱困疗伤的关键期。各国目前都在不约而同地做着一件事:对内深化体制性变革,对外谋求战略性空间。美国体现为奥巴马“新政”和战略重返亚太;欧洲体现为围绕债务危机的体制机制变革和对西亚北非变局的积极介入;俄罗斯则利用“普梅体制”对内谋求经济复兴、对外打造“欧亚联盟”兼及巩固远东。            一旦美欧诸国渡过难关,完成新一轮体制性变革,辅以正在酝酿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则将真正冲击中国战略机遇期。如何冷观周边形势,将工作重心尽快转向国内体制机制完善和经济社会再造,赢得最终的综合国力竞争,是中国当前真正的考验。            未来3-5年,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重在实现有利于美国主导的亚太格局的再平衡,而非同中国的全面对抗;重在利用中国同相关国家的主权矛盾尽快完成新一轮亚太战略布局,而非过早卷入同中国的军事冲突。            这一阶段,美将更多利用非军事手段滞缓或干扰中国崛起进程,获取战略实利,实现国力重振,确保霸权地位。其主要手法包括:以人民币汇率为突破口、以金融保险市场开放为阶段性目标,全面打入中国第三产业,以期在掌控中国发展命脉的同时牟取巨大经济金融利益;以“网络自由”为旗号,改变“自上而下”推进民主自由的传统模式,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以强化同盟国关系、提升伙伴关系、分化离间中国同朝、巴、缅关系、重启美俄关系等方式,造成中国外交被动,松动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压缩中国崛起的战略空间;以“海、空、天、网”等“全球公域”问题为抓手,推进相关对话、制定相关准则,以期实质性弱化中国在上述领域对美的战略挑战。            由此可见,中国宜转变传统思维方式和战略观念,将国家安全防范的重心由局部的外在军事冲突风险转向全面的内部体制机制重塑。这是中国能否再一次成功应对当下战略挑战的关键所在。(作者袁鹏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