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嫖娼

All

Latest

律界评论|女孩被警察羞辱恐吓,假如没有视频佐证会怎样?

前一段时间我们还在争论,公民能不能监督公安执法,律师能不能在立案庭拍照,而这起事件为我们上了最为生动的一堂课。如果事发后女孩没有录制视频,没有视频作证,此事件或许就是另一个版本,涉案警察极力否认说过上述话,涉案警方更会极力袒护,很有可能,两位女孩会被以诬陷为由给于行政处罚。毕竟,在看到上述几段话时,警方有绝对的理由怀疑两位女孩诬陷自己——我们的警察素质不会这么低,更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是两位女孩别有用心,造谣生事,必须给于处罚。 仔细想来,每个人恐怕都很难释怀,仅凭文字和回忆就敢控告警察执法不规范,控告警察爆粗口,控告警察侮辱自己,这不知会被多少警界的洗地声所淹没。更何况,在口说无凭的窘境下,两位女孩很可能被污蔑、被说成类似于雷洋案一样的ⅩⅩ者。由此,警方很可能会说,两位女孩因为是ⅩⅩ者所以惧怕警察,被警察抓了后不仅不配合,反而说警察侮辱自己。这样的场景,难道不会发生吗?

鸡蛋与高墙|凯风:雷洋案戳破了多少谎言?

真相虽然还未全部大白,但正向着人们所预料的最坏方向发展。之所以说是最坏,不仅是因为雷洋之死果真是公权力滥用的结果,而且从头到尾都充斥着洗地和谎言。 事件发展到现在,有多少谎言已经被戳破?又有多少真相值得铭记? 真相之一:官方的自说自话最值得警惕 面对执法质疑,执法者有回避义务。如果所有的信息发布都来自于同一部门,那么公众就有足够理由怀疑其真实性。对于行政体系的自说自话,不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是很难窥探事情的真相。

【河蟹档案】终于明白警察为什么这么热衷于黄赌毒了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香山飘飘姐:这一届警察真行!人大硕士雷洋被警方宣布“嫖娼死”后,引发舆论关注。“凯迪社区”发表《警察抓嫖扫黄的收入与分配》的文章。大陆警察为啥热衷扫黄抓赌。原来所有50%罚款入警察个人腰包,另外50%是警局“创收”。 相关阅读|《唐映红:“嫖娼”在道德上到底有多“恶”?》...

【河蟹档案】大学课堂设“便衣巡视员”,像特务一样监控他们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思达逸语:大学课堂里设“便衣巡视员”,是对教师职业的终极侮辱。你可以不提高大学教师的工资待遇,也可以逼着大学教师发文章、评职称、争课题,但无论如何,你不能像特务一样监控他们在讲台上说了些什么。我实在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如何能建成所谓的“世界一流大学”。相关阅读|《星岛日报|涉「不當言論」...

【河蟹档案】洞房抄党章, 接站被嫖娼, 久病逢莆田, 金榜落他乡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用戶-16:真大支嘢 相关阅读:《苹果日报|【張德江訪港】又逆線行車 截車封路 車隊玩轉港九》 《立場新聞|張德江車隊科學園逆線行車 網民轟漠視香港法律》 《Yahoo|回應張德江車隊是否逆線行車 警方稱或有臨時交通改道》 《纽约时报|张德江访问香港遭遇民众抗议》 2016年05月18日...

于建嵘的东书房 | 李承鹏:那日晚上,我嫖娼被抓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文章作者为李承鹏,“于建嵘的东书房”微信公号授权发布了这篇文章,目前文章已从微信上被删除。 2008年,我嫖娼被抓。 虽然那天晚上,我通宵跟俩爷们在房里聊朝鲜战争、米卢、麻将,口沫四溅,喝了好多红牛……但仍然“嫖娼被抓”。你看,如果不是嫖娼被抓,就得和两个男人通宵、红牛,情节更火爆。 我嫖娼被抓,是因为08奥运会前我批评中国足协乱搞,一家常给足协叨飞盘的报纸(时隔已久,不透露名字了)就在其网站上揭发我其实才在乱搞,就是嫖娼被抓。...

新公民运动|匿名:死得明白是公民权利底线

人大毕业硕士雷洋死亡一事在持续发酵,太多代表不同立场的声音在抢占舆论高地。事发5日,真相扑朔迷离,警方多次解释并未说服公众。 作为人大法学院早期毕业生,雷先生的校友,非同系同期,本人并不敢妄以学长居;但作为曾浸淫于“在明明德”法律大厦的一位法律人,在此发声,只想表达:今夜,我们只探究法律技术。 一、公民雷洋“嫖娼”与否与探究死亡原因真相并无关联...

破破的桥|嫖娼案通告中的自然语言歧义手法讲解

如果你的公告是为了让大家弄清楚事情,就不该玩这些小手段。如果公告本身就是为了误导公众或者分化公众,那我无话可说。这是小聪明,利用“自然语言歧义”是可以误导。读者搞错也抓不到把柄,其实消耗的是公告发布者的公信力。你有没有诚意,大家感受得到。 我就在这里对两份公告里类似的问题举几个具体例子,并做些猜测(是猜测就很可能会错,但既然干意见领袖这行,就不怕被打脸): 1.第一份公告里说,20点许,接到群众举报足疗店……抓获卖淫嫖娼人员6名。 从目前所有信息看,20点许是蹲守钓鱼,雷洋在9点6分到7分左右入店,并于14到16分出来被抓。全程总计7到10分钟。且只抓了他一个人。雷猝死后才抓了店里五人。不说“从足疗店走出”能否成为执法前提。抓五个人的举动是不是想把可能的证人全都控制住?是不是为了解释在这短短7-10分钟里如何完成付钱-嫖娼行为?被当事一方控制的证人还有多少信誉?

斯伟江:要想成为雷洋案第二,很难

看到有网友说,下一个雷洋,正在路上。这话可能没错,有人说,国人活得苟且,死得莫名。虽然有些极端,但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但,下一个雷洋式遭遇的人,你可能未必会知道,因为未必会引起舆论关注。正如钱云会案,或许是第一起被舆论关注的拆迁引发的死亡案,现在,拆迁死几个人,被当场压死的,压死在教堂下面的,关注度都在下降,盖民众“审冤疲劳”。以前温州於其一双规死了,当时舆论也很关心,现在呢?...

简书|文三娃:被便衣当街抓走之初体验

曾有所谓体面工作,有脉络清晰,自认合法的私人和公共生活,也被莫名其妙关押过83天。没有任何机构,任何人,哪怕是ISIS,声称对此负责。这种特别随机的不安全感,像是喝了过量的咖啡后的心悸,只好再借酒壮胆,暂时抵挡住恐惧。 2016年5月7日,北京籍湖南青年雷某在去首都机场接人过程中被昌平警方以涉嫌非法性交易采取强制措施,在被羁押期间死亡。 雷某是被“便衣警察”当街掳走的。

朱人奉:“雷洋之死”需要的是死亡真相,而不是嫖没嫖娼

人都死了,为什么重点却成了“嫖没嫖”? 自从薛蛮子登上央视为嫖娼道歉忏悔后,社会上轰轰烈烈地掀起了对“嫖娼”和“嫖娼者”的道德审判。嫖娼、出轨和吸毒,大V和明星但凡沾上一星半点,事业必毁无疑。嫖娼成了一种不可原谅的“原罪”,如果带上这个罪名,他们这个“人”就可以被全然地否定掉。 李普曼在《公众舆论》中指出,成见具有屏蔽其他观点和立场的左右能力,每一套成见中都有一个点,在那个点上,全部努力均告停止,事情会按照你喜欢的样子自行发展。这个点会使人忽视很多需要考虑的东西,掩盖某种事实,所以可以利用它来做议题设置。

【网络民议】严厉警告索罗斯,再做空就抓你嫖娼

@PE投资客 :索罗斯: 我要做空搞死你! A股:是么? 索罗斯:我马上过来搞死你! A股:不可能! 索罗斯:没有我搞不死的股市! A股大笑三声,拔出杀猪刀朝胸口自捅三刀,满地鲜血躺在地上。 A股:你来呀,我已经死了,哈哈哈,不是你搞死的,你输了! 索罗斯:妈的,你够狠!不过死了我也要鞭尸! [笑cry][笑cry] @演员孙海英:起夜想起两句口号:打倒索罗斯!索罗斯不投降,就要他灭亡!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