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杀精选

自由亚洲 | 异议人士薛明凯之父“被自杀”

山东曲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星期三在曲阜检察院遭到维稳办人员殴打后非正常死亡。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目前也被当局软禁,人身安全令人担忧。 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星期三晚间发布的消息说, 1月29号,山东曲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接到曲阜公安的通知说,薛福顺从曲阜检察院跳楼身亡。 薛明凯星期三晚间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说,他的父亲薛福顺和母亲王书清多年来一直为自己受司法迫害的事情上访,父母二人也多次遭到当局殴打、非法关押,甚至被送进精神病院。薛明凯的父母自今年1月23号起,再次被曲阜当局软禁在一家宾馆。1月29号,薛福顺、王书清设法逃脱了软禁地,来到山东曲阜检察院进行控诉,不过六、七名“维稳”人员追到检察院,把王书清押上车,并对薛福顺进行野蛮殴打。王书清后来接到曲阜公安的通知说,薛福顺从曲阜检察院四楼跳下身亡了。 薛明凯表示,他和母亲都不相信父亲是“跳楼自杀”的。 “他们带我母亲去了医院。那时候,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我母亲告诉我,父亲两眼发黑,脖子也是发青的,我母亲要求看一下身体,但他们不让我母亲看,只是看了一下面部,然后就把我母亲带走了。27号的时候,我父亲就曾被维稳的人卡着脖子殴打了一次。现在我也觉得我父亲不可能是自杀的。谋杀的可能性非常大。我父亲也受了很多的罪,关黑监狱的时候也没想去自杀,现在自杀是不可能的。现在当局要求火化,我们也在考虑这其中的原因。我希望大家去关注这件事。” 薛明凯表示,他现在河南郑州妻子老家,本来打算春节后再携妻子回曲阜探望父母。当天跟母亲王书清通电话时才得知父亲出事。虽然临近除夕,火车票很难买,但他准备跟妻子马上赶回曲阜。薛明凯说,目前母亲王书清被当局软禁,人身安全令人担忧。 “今天下午,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打我父母的电话都打不通。因为以前每天都保持一个电话联络,但今天打不通。到了晚上,我终于打通了,当时声音非常的杂,非常的吵。我母亲告诉我,我父亲去世了。我说怎么回事?她才告诉我所有事情的经过。我母亲现在也非常的不安全,因为在他们手上。刚才跟她同电话的时候,我也听出来,旁边有很多人,不让她讲话。我母亲有些话也不敢多说。他们可能也想把我母亲灭掉。我现在也非常担心我母亲的安全。” 薛明凯是中国民主党成员,曾在2010年和2012年两次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对于薛明凯父亲的遭遇,现在浙江杭州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楼保生表示: “薛明凯的父亲的遭遇,我当然也非常气愤,哪有这样的?我也是民主党的,我当然对他表示非常同情,也理解和支持。今天已经是二十九了,明天就是过年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很不应该的。我们大陆现在在人权这一方面是很糟糕的。”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星期三发表声明,对薛福顺遭山东当局迫害“被自杀”表示谴责和愤慨,敦促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等中国领导人成立独立调查组,彻查薛福顺的非正常死亡真相。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Read More

编程随想 | 每周转载:关于京温女孩袁利亚之死(许多评论和照片)

事先声明: 本文的照片和评论是俺在网上收集的, 对于陈述事实的——如果陈述有误, 欢迎列位看官指出。 对于陈述观点的——不代表俺本人赞同其观点(俺只是让大伙儿了解一下网络舆论)。 分不清"事实"和"观点"的同学, 强烈建议去看看《 批判性思维扫盲:学会区分"事实"与"观点" 》 ★编程随想点评 (先发个点评, 免得有读者抱怨俺光转载, 不评论) 此案曝光后立即引发特大群体事件。朝廷出动大批军警维稳, 连直升机都出动了。据说军警多达4000人, 恐怕是 六四运动 之后, 北京最大规模的维稳了。 然后朝廷采样各种手段封锁消息(后面有贴图)。封锁消息的必然结果, 就是质疑声越来越大。 北京公安迫于民间舆论压力, 公布了很短很短的视频。但是捏, 不但没有消除质疑, 对官府的不信任反而更强烈了。 很多网友指出视频中的种种可疑之处; 很多人质问, 为啥只公布那么短的视频。(后面有转载和贴图) 俺没有花太多精力去研究此案的细节(包括自杀或他杀、包括视频是否造假、等) 俺比较关注的是, 朝廷的公信力。 从此事可以明显看出, 咱们的官府已经在"塔西陀陷阱"中越陷越深——公信力已经成为"负数", 而且负的还不是一点点。 为啥朝廷会陷入"塔西陀陷阱", 请看俺前几年的博文《 朝廷为何落入"塔西佗陷阱" 》。 一个政权的公信力如此之差, 你觉得这个政权的统治基础会好到哪里去? 再来说说"维稳"。 如今的朝廷已经陷入了"维稳"的恶性循环, 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 "维稳"导致公信力下降, 加剧民众不满。 公信力下降和民众不满, 导致群体事件增多; 群体事件增多, 朝廷不得不加大维稳力度。 其二 "维稳"越来越多, "维稳"费用也越来越高——最近3年都超过军费; 朝廷必须加大对屁民的搜刮, 才能维持这个费用; 对屁民的搜刮加剧底层民众的不满, 导致群体事件增多; 群体事件增多, 朝廷不得不加大维稳力度。 如此的"恶性维稳", 终有一天会崩盘, 俺拭目以待。 总的来说, 通过袁利亚事件, 中共政权离坟墓又近了一步。 说到这儿, 俺再来煽动一下颠覆政权。 在埋葬党的过程中,其实每个网友都可以充当掘墓人, 为朝廷的坟墓添砖加瓦。 只要大伙儿多传播朝廷的阴暗面, 朝廷的公信力就会继续下降, 朝廷的统治基础就会越来越差。差到一定程度, 必然垮台(想想苏共垮台的例子)。 ★事件起因 5月3日凌晨4点多, 在京打工的安徽打工妹袁利亚(22岁), 离奇从北京京温服装批发市场"跳楼"身亡。警方定性为自杀。 以下是"坠楼"现场照片 网传:(该传闻未获官方证实) 死者男朋友要求警方让其查看监视录像, 警方说他们没领结婚证不是直系亲属无权查看 死者的妈妈过去了, 去了大红门商城派出所要求查看监视录像, 警察又说这是自杀没有立案就无权查看。 @作家-天佑: 【谁有权看录像】北京京温商城女孩离奇跳楼, 警方定性为自杀。死者男朋友要求警方让其查看监视录像, 警方说他们没领结婚证不是直系亲属无权查看, 现在死者的妈妈去了派出所要求查看监控录像, 警察又说这是自杀没有立案就无权查看。 微评: 天佑想问一下, 是不是需要死者亲自到场签字才可以查看监控录像?

Read More

维权网 | 福州冤民拉横幅喊冤,拒绝“被自杀”(图)

  (维权网信息员任长雪报道)2012年6月17日星期天,本是福州众冤民每周一次鼓山行集体喊冤的日子,一大早,很多冤民就发现警察和黑社会人员早已在家门口严阵以待,不让外出。 但也有例外,只见80高龄老冤民郑伯榕、陈依香、刘玉钗、林兰英、林祥官、张晓红、罗丽华、林应强等8位没有活路又诉告无门的福州冤民仍可摆脱紧身“护卫”监控,突破层层堵截,穿着黄状衣拉着上写“跪求18大代表给冤民一条生路”、“天堂有和谐,毛起平一路走好”的横幅和标语,来到仓山区仓前进步路附近,给刚刚当选的福建省18大代表第二次下跪求生路,同时拒绝像李旺阳、毛起平一样“被自杀”。 福州冤民陈依香告诉本网信息员,她早上避开监控,先往鼓山风景区,看到便衣、警察、保安比比皆是,后遇到其他冤民就一起去仓山区跪求生路。陈依香原有1000多平方米的房子,原来通过房子出租收入,一家人生活富庶其乐融融。房子遭无补偿强拆时,她肝胆俱裂当场自焚抗议。自从强拆后一直无家可归,加上没有了收入,自然没了活路。面对近来开发商要在她强拆后房子地上动工,她表示会再次自焚求正义! 80高龄老冤民郑伯榕文革时因养鸭子被判刑20年,实际坐牢10年11个月后无罪释放。但虽一直伸冤仍不予平反,其子孙反遭各种报复,逼迫老人晚年还要和众子孙公开脱离父子关系。 冤民林祥官胞兄林波官十几年前被其邻居活活打死,福州警察竟包庇杀人凶手,枉法导演一出弟顶兄罪的假案。他因强烈不服,不断上访控告,反遭报复,甚至放火烧房。 冤民林兰英因两起交通事故分别致其一对儿、女,一重伤一死亡。而福州交警公然办假案,至今未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更荒唐的是政府领导答应给她办低保,却以她必须放弃伸冤为条件而迟迟未办。 冤民林应强告发腐败村长张文灿,但张文灿在福州手眼通天,涉嫌犯罪都无人敢查。而他却共遭追杀5次,曾经多次被囚禁、被拘留、被构陷坐牢。去年起还3次被腐败官员维稳失业,现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没有了。 冤民刘玉钗也是遭强拆而无家可归,近日全家人只得栖身路边野外。据悉今天还有很多没了活路又诉告无门的冤民未能摆脱监控,无法前去跪求生路。据残疾冤民林旭光介绍,他被6、7个黑社会青年堵在家里,不让外出。交涉理论后对方告诉他,中央领导来福建参加618海峡两岸论坛,上级官员怕你们这些冤民借毛起平“被自杀”事件闹事,所以重点监控。 其实所有福州冤民不想像毛起平一样成了福建的钱云会,也不想去做钱明奇。福州维权反腐代表毛起平惨遭打毒针灭口后,福州众冤民都义愤填膺,都强烈谴责残忍杀害维权反腐英雄毛起平的凶手和幕后指使腐败官员!但愿“天堂有和谐,毛起平一路走好!” ,让杀人真凶早日被绳之以法。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