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杀

美国之音|曲阜驱赶公民观察团 薛父头七网友誓死磕

前往山东曲阜要求介入调查民主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案的公民调查团的成员,星期一夜间被当地警方抓捕并强行驱赶。而公民调查团后援团的成员星期二赶赴曲阜。另外,鉴于安全得不到保障,原定周二在律师和网友陪伴下返回曲阜的薛明凯改变主意。薛明凯的律师批评曲阜当局采取维稳方式,试图掩盖和压制整个事件,而不是要解决问题。

据美国之音得到的最新消息,2月2日紧急成立、2月3日抵达薛明凯的老家曲阜的14位网友,星期一夜晚11点多,在旅馆内被几十名警察和国保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强行带往曲阜西关派出所做笔录,并连夜被强行送上火车遣送回原籍。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唱无产者的歌,干资产家的事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易天:我很喜欢李娜,但是武汉政府奖励她八十万,是李鸿忠自己掏腰包么?那可是纳税人的钱,谁同意了?! 2014年01月28日...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薛明凯之父遭维稳时 “非正常死亡”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春节是一个重要的团圆节日,但很多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家庭却无法享有节日的快乐。本周,”新公民运动”参与者许志永、袁冬等人相继被判刑。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 对德国之声表示,1月29日其父母就遭受司法迫害一事,在曲阜检察院控诉时,遭到维稳人员殴打,薛明凯的母亲王淑清先被拉到一辆车中带离。几个小时后,王淑清接到当地公安部门通知: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从检察院”跳楼身亡”。目前薛母被关押当地一处黑监狱内。 出生于1989年的薛明凯为中国知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2010年2月,深圳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2010年底,浙江乐清”钱云会事件”发生后,薛明凯于2011年1月对外公布实地调查报告,认为”钱云会非因车祸,而是被谋杀致死”。2011年2月中国”茉莉花行动”爆发后,薛明凯与20余位中国民主党成员在杭州市区广场打出”政改”横幅。当年3月,薛明凯遭到刑拘,2012年2月被山东济南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薛明凯上诉后被改判2年零6个月。2013年9月薛明凯被释放,其后他为躲避山东当局持续的迫害,与妻子在河南郑州谋生。 “他们说我父亲是自杀,这不能让人信服” 身处河南郑州的薛明凯向德国之声介绍,因为自己的选择,父母也成为当地政府的重点维稳对象,1月23日,曲阜陵城镇党委书记孔祥池和信访办副主任徐福东(音)将薛明凯的父母抓到当地的一个宾馆软禁,徐福东还对薛明凯的父母进行了殴打。29日两位老人趁看守人员疏忽之际,设法逃离宾馆后,赶至曲阜检察院并对遭受的迫害进行控诉。孔祥池和徐福东再带领多人赶至检察院,先将躲避在卫生的薛母强行抓到一辆车上带离。不久后,薛母接到当地公安局电话,告知她薛父从检察院四楼”跳楼自杀”。 另据薛明凯介绍,薛母赶到存放父亲遗体的医院时,警察只允许她看薛父头部,薛母在电话中告诉薛明凯,薛父的两眼乌黑,而头部以下部位遮蔽严密无法看到伤势如何?薛母目前被关至黑监狱内,与外界失联。 薛明凯对父亲的死因提出强烈质疑:”因为反对共产党,我两次进入监狱,我的家庭也一直遭到曲阜当局的迫害,将我的母亲劳教,还关进精神病院,殴打我的父亲并把他关进黑监狱,他们两人知道我是为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在付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杀,他们在黑监狱里时都没有想过自杀。他们这次进入检察院是为躲避维稳人员的殴打,更不可能是自杀,警方说我父亲是自杀的,这不能让人信服。” “你若维权,便会被维稳” 该事件发生后,山东当局电话通知薛明凯回当地处理相关事宜。因担心薛明凯遭到迫害,中国国内多位民主人士劝阻他回乡的计划,安徽蚌埠民主人士钱进等人赶至郑州,亦有多位人士包括律师前往山东与当局交涉。 钱进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薛明凯作为一位年轻的民主推动者,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他的命运也是中国其他异见者的命运,春晚的欢歌笑语衬托着习近平的”中国梦”,这个梦对异见者来说是维稳的恶梦:”这个事件本身就反映了,习近平上台后,他的 中国梦 简直就是中国恶梦,尤其对我们民运人士来说;我们期待在理性、法治的氛围内,实现’依法治国’,希望他们在新的一年不要再迫害中国的民运人士。” 就在薛父惨死事件的当日,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 “维稳的实质是维权”, 钱进认为这是欺骗性很强的一种表述,真正的本质依然是”你若维权,便会被维稳。”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阅读更多

Co-China周刊 | 林蔼云:从导游胡先生身上看到的公民觉醒

“马来西亚华人因为1969 年的513惨案以后,一直在政治上保持低调,支持巫统的执政以换取和谐,所以导游强调,“马来人自己不起来要求换政府,华人没可能争取到改变,这次连马来人自己 也受不了执政党的贪腐,我们当然支持。自2008年,民联在雪兰莪和槟城执政后,州政府由财政赤字变成有财政盈馀,而穷人也有补助,这证明了反对派有管理的能力,我们也看到改变是有可能的。”” (图片来自 Fackbook Sabrina Woong) 大清早五点多起床就碰到导游胡先生,他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华人,生于小康之家,太祖父一代从大陆移民到吉隆坡经营一家麵包店。 登上旅游巴后,他首先为自己不太纯正的普通话道歉,说在大马华人只能有六年的免费华语教育,之后就要转用马来文才能有政府的津贴,而华语小学的数目越来越少,然后问这是否公平呢? 接着,他介绍大马的土特产,橡胶、棕榈油﹣﹣棕榈油有很多用途,包括食品加工及提炼汽油,马来西亚的汽油比起很多地方都便宜,自己又生产汽车,但马来西亚人在国内买车比在国外买还要贵,这又是为甚麽呢?因为要抽税还国债,但越还债欠的钱却越多。2012年,大马的国债是4500亿令吉,人均负担16,500令吉。 说着说着胡先生忍不住讲:「五月五号是我们的选举日,五月六日我们的政府就会换掉。不过,我们还是不要讲政治了,我们曾经有一个国会议员林冠英,为了帮忙一名遭强暴的15岁女孩,结果被指触犯内安法而被捕,坐了一年半的牢,所以我还是不讲了。」林冠英是民主行动党领䄂,当时任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而涉嫌强姦的是马六甲首席部长阿都拉欣。 在参观皇宫前,导游又讲解了皇族与苏丹如何透过册封拿督来赚钱,和拿督这个名号如何为他们带来诸多方便,如取得政府的工程合约。他特别提到影星杨紫琼也是拿督。上月,杨在出席一个「我与首相有约」的活动,为国阵拉票。 本来我以为导游先生是政治活跃份子,怎料他从来没有投票,因为觉得他支持的政党不会赢,但他说今年一定要投票。他发现有人在自己不知情下,帮他登记做选民了,更怀疑以前有人一直帮他投票。这次的票,他当然是投给民联了。 除了投票外,他最近下班,天天跑去当民联义工,串联拉票活动,维持秩序,更会在投票日做监票。他没有参与任何政党或民间团体,不过自己的家人,包括妈妈弟弟等,都是民联的义工。 胡导游每带我们到一个景点,自己会简单介绍,然后坐下来用手机上面书,看新闻及选举消息:「我们的电视和报纸都给执政党控制,不说真话,幸好有互联网。」 我问他为什麽会由从来不投票变得现在那麽积极?他说,其实当权者贪也就算了,现在的情况是「谋财害命」。他说的是赵明福的「被自杀案」。赵在大马反贪会以证人身份协助调查贪污案时「被自杀」,当时他正在跟怀有身孕的未婚妻筹办婚礼。 最后一站是参观锡腊提炼厂,裡面有手饰陈列,导游又联繫到前首相纳吉妻子罗斯玛手上价值美金2400万的鑽戒。他问:这究竟是谁的钱呢? 一直以来,马来西亚华人因为1969年的513惨案而远离政治,当年支持反对党的华人和印度人因为大选胜利而庆祝,而马来人在巫统煽动下发生暴动,抢劫及火烧华人社区。自始以后,华人一直在政治上保持低调,支持巫统的执政以换取和谐,所以导游强调,「马来人自己不起来要求换政府,华人没可能争取到改变,这次连马来人自己也受不了执政党的贪腐,我们当然支持。自2008年,民联在雪兰莪和槟城执政后,州政府由财政赤字变成有财政盈馀,而穷人也有补助,这证明了反对派有管理的能力,我们也看到改变是有可能的。」 他希望民联能在这次选举取得半数的议席,使马来西亚走向双轨制,形成制衡的力量:「若民联表现不好,我下一届可以选国阵,这就是双轨制的好处嘛。」 导游知道我们希望考察大马选举后,即时安排我们出席一个在小学开的民联选举造势大会,会场上碰到导游一家,他的妈妈是积极的民联义工,在我们面前批评儿子不够活跃,不关心政治,不够觉醒。我们感到很不可思议,大概这就是全民觉醒的意思。 (本文选自香港独立媒体。作者林蔼云,独立媒体总编辑,香港中文大学兼任讲师。) 【原文链接】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