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奴

All

Latest

南都周刊 | 哈儿律师浦志强

他自称哈儿、哈某,说自己“懂政治、有技巧,法律稀里糊涂”, 这当然是自嘲。律师浦志强基本不说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但他参与公义,专打费力不讨好的官司,为言论自由、为废除劳教而奔走。他的朋友、作家土家野夫说,老浦传承着道义江湖古老的传统。 记者_贾凌绛 实习记者_唐爱琳 报道 摄影_于东东 浦志强身高1.88米,体重220斤,声音洪亮,腰身也粗,站在一般人面前,让人很有压迫感。...

奇闻录 | 解密南周新年献词事件:“番罗旺斯”的年轻人

1月3日凌晨,《南方周末》新年特刊在已经编排完成、编辑下班、送厂印刷的过程中,被广东省委宣传部官员庹震和杨健拦下,授意南周总编辑黄灿,绕开责任编辑和记者,直接大幅修改特刊主题及新年献词内容,导致第二天出街的报纸歌功颂德,错漏百出。 这起事件不仅浇灭了人们对新一届政府改革的期待,也激起中国新闻界遭受审查制度蹂躏已久的怒火。媒体人与民众或在互联网上,或在南方报业大楼下表达对南方周末的声援和对新闻自由的渴望。...

杨恒均 |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查员”?

由于被拉进太多微信群,决定退出一些,其中包括一个“公知”比较集中的。退出后,一位群中好友发来一封邮件,信中笑言:“见到你退出了 XX 群,可见你的心情不怎么样嘛。连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都无法对话,还怎么跟知识界做工作?当局的所谓知识分子政策之失败就可想而知了。”他显然把我当成党派来做他们工作的高级五毛了。   这让我想起两个星期前,在北京碰上一位体制内著名公知,他急急拉住我的手神秘兮兮道:“能透露一点,我到底被你们监控到什么程度?你和我交往不会是来做我工作的吧?”他显然直接把我变成了党派来做他工作的知识特务了。   就在昨天,海外一著名作家(其作品曾经以及继续启蒙着我)对“德国之声”表示,杨恒均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对当今领导抱无限的希望,他们希望有一个好皇帝,不相信未来自由思想在民间,对公民社会缺乏信念……   感谢这位海外朋友,总算还把我当成了“所谓知识分子”,前两位则直接把老杨头安上了“五毛”、“特务”的职务。如果以中国大陆互联网各大博客为准,我恐怕是这些年被一些网友指责为“带路党”、“汉奸”、“西奴”、“煽颠派”以及“拿中央情报局钱”最多的写作者之一吧?   但在一些知识分子尤其是在海外一些人士中,我又被插上了“五毛”、“特务”之类的标签。一些“逢中必反”的网友几乎开始了“逢杨必反”。昨天在我被转载到海外的一篇博文下面有这样一条留言:听说最近杨恒均先生被国 X 部提升为“正厅级侦察员”了,怎么也不请客呢?   开始写作时我就立下了规矩,不对任何表扬或者批评的文字做出回应,我认为写作者的文字本身就是对任何质疑与批评最好的解释,最好的辩解,也是最好的反击。但从“民主小贩”、“汉奸”、“带路党”、“西奴”到我党的“正厅级侦查员”,也太奇葩太传奇太让人崩溃了吧?   以前网友留言太多太激烈时,两位好心的读书会成员主动义务承担帮我阅读留言的重任,我得以从她们那里了解到一些有益的批评、建议和讨论意见,而不至于每天翻看那些充满恶毒咒诅和谩骂的留言从而影响写作的心情。但如果连这些海内外“公知”朋友们也开始给我贴标签,我想这就不仅仅是人家的问题,我也有很大的责任了。   不过,我还是想先把这个责任归咎于“外部环境”。不得不承认,中国当今的舆论环境与以意见为主的互联网上,充斥着极端的观点与言辞。一些温和理性的声音根本没有“市场”。在西方强调公正、公平与社会福利的左派一向给人温馨的感觉,可到了中国,最出名的左派都脑残般地疯狂站在社会不公一边,与当权者共舞。   而代表世界主流,以追求自由、法治与民主制度建设的右派呢,在中国又几乎被极右得不杀人就不解气的一帮人劫持,有那个几个被捧为未来民主中国“总统”的人,看了几本写民主的书,每天就在那里比谁更右,弄得连我都犹豫了:如果民主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玩艺,我宁愿生活在专制下。社会思潮的极端化,让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网络写手不得不选边站,你不选吧,他们就帮你选。   当然最大的责任恐怕还在我自己身上,在于我个人的知识与认识与认识。 我之所以认同了一位不喜欢我的读者用来讽刺我的“民主小贩”这个称谓,是我确实认为自己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只不过刚好达到了“小贩”的水平,离研究民主理论而不受制于现实的“大师”们太远,也和无知者无畏的“斗士们”保持了一段距离。   我认为,追求自由民主制度与以前追求所有其它类型社会制度的改朝换代最根本的区别在于:自由是每个人的,民主同样需要大多数觉醒的个体的参与与运作。而以前的各种制度,靠一个党,靠一个英雄造反后建立起来,让民众按部就班听话照做就可以了,但民主制度如果这样运作,那还真会出现问题。最近一些新兴民主制度出现了诸多问题,其中重要一个原因就在于此。虽然我不是“素质决定论”者,但 多年前涉足江湖,也就此定位自己的角色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最普通的故事和最浅显的语言把世界上离我们最远的理论演绎一遍。   我的多层身份对我的写作影响也很大。 我游走于海内外,民主制度对于我早就不再是理论与理想层面上的,而是现实中柴米油盐与几乎每年都有的投票。我知道民主的珍贵之处,但也不会过份理想化。因此我的一些文字,对于那些不但把民主理想化甚至神圣化的人来说,就难以接受。   在这次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的事件中,大家可能注意到中国学者的评论同西方、台湾学者的论述就有所不同。西方学者大多就事论事,而中国大陆学者无论是支持学生还是反对学生,都夹带了极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都试图从民主的理论切入,高屋建瓴。例如,支持学生的那派简直就恨不得“民主力量”少年们能够像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红卫兵,立马推翻马英九,搞一个“更民主的”台湾,最好也是“反共基地”。把他们同当年红卫兵相比当然不太恰当,但如果大家仔细看看泰国,或者克里米亚,也许会有更深的思考。   而那些反对学生激烈行为的呢,则认为这些学生生在福中不知福,用自己鲁莽行为破坏台湾这颗中华民族唯一的民主幼苗。这些学者显然只读了美国薄薄一本民主进步的辉煌历史,却没有读过美国通史,不知道美国民主发展至今,不光是体制内的改革与法庭上的唇枪舌剑,几乎每阶段都少不了群众相当激烈的抗争。大家不应忘记马丁路德金博士带领了几十万白人黑人把华盛顿围得水泄不通的日子。   可见,一个地区民众的民主抗争是否能推动制度的完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地区民主制度的框架是否稳固,所处国际环境以及整体民众的民主素质是否达到一定的程度。清楚了这点就不难知道,泰国的抗争有可能损害民主制度,克里米亚的抗争可能让国家分裂,而台湾学生的抗争则很可能推动民主建设更上一层楼。   我也承认我更受制于自己体制内外的双重身份。 那更大的原因是我认为在中国社会变革的进程中,“一个也不能少”,不是你赢我输,而是双赢的局面,上下、内外互动尤其重要,中国历史上那种你死我活的改朝换代,有几个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我还有一个局限性,那就是纠结于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 这两天在日本东京旅游,当我站在繁华的银座和秋叶原的街头,看到熙熙攘攘、背着大包小包的大陆游客,我总忍不住想起 20 多年前第一次来日本,那时我同某省的政法委书记与政法部门厅长出差,当时除我们几位西装革履的中国干部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中国游客。现在不同了,中国人到处都是,而且有钱了,连日本人都不得不在主要场所配备中文翻译。作为去过一百多个国家,生活在海外十几年的中国人,我内心由衷地为中国快速的发展感到高兴和骄傲。   只要从那个时期走过来的,怎么能不看到中国的进步?这种进步是执政者解除民众身上的枷锁的直接结果,也同小平以来的历届政府的改革政策分不开。可是,当我想到中国民众的个人权利不能得到宪法和制度有效的保障,社会不公严重存在,贪污腐败长盛不衰,大老虎依然前赴后继地为非作歹,贫富差距如此巨大之时,我也会悲观,会失望,甚至恨得咬牙切齿。   看不到不足的人没有未来,看不到光明的人同样不会有未来。作为一名面对青年与文化水平较低阶层的写作者,我不能让盲目的自豪与不负责任的仇恨控制我的笔。我的文字不是为了满足人,也不是为了激怒人,而是要给人力量和希望。那力量和希望来自于对不公的不满,对改变的渴望,也来自于对取得进步的信心与对未来的期盼。   我只是一名写作者,我不是一名勇士——勇士们靠某一个事件一举成名后成为大众的精神领袖;我也不是一名斗士——斗士一般都站在远远的距离斗志昂扬、指点江山。我只不过是一名“小贩”,注定为了贩卖一些“鸡零狗杂”的信息与理念而周旋、苟延于“城管”之间;我充其量是一名“战士”,为了达到目的,消灭不公与专制,我会选择自己合适的方式战斗下去。   如果说前面提到的微信群中的那位朋友由于与体制若即若离、又刚刚肉身接触到外部世界,对我做出误判还情有可原,那么,那位一直还享受体制的好处,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不甚了了,每次发言都因为头衔前带上了一个体制内职位的光环而变得“著名”的体制内“公知”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低看我党情报工作了:派我这位好歹比你更能把道理说清楚也能影响更多人走上正路的写作者来“做”你的工作?太本末倒置了吧?无间道不是这样玩的!   至于说到海外那位作家朋友,杨恒均“不相信民间,对公民社会缺乏信心”?你以为他在春风得意时离开体制是为了再进入体制捞个一官半职?你以为他这些年写了连小学生都看得懂的几百万字是在赚稿费,玩高大上?你以为他不知道呆在国外更舒服,更安全,赚钱也更多……你以为相信民间、对公民社会有信心的人一定要在监狱或者海外才能发挥作用?   唉,不说了,越抹越黑,说来说去,现在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我真有可能既是“五毛”也是“带路党”,甚至还可能是“正厅级侦查员”啊……   杨恒均 2014.3.27   参考阅读:   我和老公的减肥历程——-内脏减肥才是秘密 轻松延长男人性生活时间的世界级发现  口臭帅哥真实经历:一个月根治口臭,我有秘方! 发友争相传阅的告别脱发奇文 抗脱十二载(组图)  点滴生活中锻炼“持久力”(组图)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习近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改革应是双赢,不玩零和游戏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从此,我多了一些梦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我的家,我的国,我的天下 博客里的守望者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伴你走过人间路》签名版购买地址: 京东签名版《伴你走过人间路》

新浪微博:媣香是谁?

新浪微博@李剑芒A045: 网友贡献的,他不敢发,怕被报复,我来发,我啥也不怕! 媣香微博语录选: @媣稥:#网络形势判断#经过近一年舆论反击,意识形态总体向好,主流思潮影响和网民辨别力同步增强,网络白区转为红白相间。特别是打掉一批渗透、营销大V后,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新自由主义等错误思潮市场疲软。目前,历史派“阴谋史论”和法律界“恶意唆讼”最为活跃,境外机构官V“炒作宣教”危害最大。 今天 21:21...

南方人物周刊|秦晓:走出乌托邦

[导读]文革最鼎盛时,秦晓曾作为红卫兵代表登上天安门接受毛泽东的检阅。当毛出现时,秦注意到毛对狂热的红卫兵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厌恶。 1966年8月18日,周恩来与红卫兵合影,前排右二拿红宝书者为秦晓...

编程随想 | 每周转载:网友热议《没有了祖国,你就什么都不是》

前几天,朝廷喉舌高调吹捧一篇洗脑文章《没有了祖国,你就什么都不是》,引发网友热议。昨天俺已经发了一篇《 政治常识扫盲:理清“国家、政体、公民、政府、政党”等概念 》。今天再来分享一下网友对该洗脑文的各种嘲讽。 ★爱国 【国家爱人民,人民才能爱国家】 柏克说:要让我们爱国,国家应该首先可爱。 潘恩说:爱国者之责,就是保护国家不受政府侵犯。 爱因斯坦说: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应为国家而生存。 胡适说: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取国家的国格。 看看共产运动的第一任和第二任教主是咋说的 马克思:工人阶级没有祖国 列宁:无产阶级要让自己的祖国在战争中失败 毛太祖谈爱国 如果你说中国的不好,你就是西奴。 如果你说美国的好,你就是美狗。 如果你说你想做外国人,你就是汉奸。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只是悄悄办好了国外移民,你就是一个成功人士。 如果你移民之后指责别人西奴美狗汉奸,并劝告中国人千万要爱国,你就是一个海外赤子! 俄罗斯炮击中国船,爱国贼不敢抗议,俄罗斯人民感到祖国很强大;菲律宾扫射中国渔民,爱国贼不敢抗议,菲律宾人民感到祖国很强大;朝鲜军舰屡次侵入中国海域绑票,爱国贼不敢抗议,朝鲜人民感到祖国很强大;中国把对抗拆迁的给揍了,把上访的给抓了,把自己人的日本车给砸了,爱国贼也感到祖国很强大。 最牛逼的单相思是一个人说他很爱国 ★没有了祖国 【他们没有了祖国,他们什么都不是!】 以下人员痛失了祖国: 邓亚萍 陈凯歌 陈红 刘亦菲 陈冲 邬君梅 顾长卫 蒋雯丽 宁静 王姬 胡静 蒋大为 徐帆 陈明 张铁林 斯琴高娃 韦唯 许晴 李连杰 以及各级官员和企业家......(名单太长,略), 只有张艺谋同志还拥有自己的祖国,等待他的是一亿元的计生罚款! 虽然他(她)们“没有了祖国”,但是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在人民大会堂代表我们参加“祖国”的大会,比我们这些有“祖国”的人好多了。 【有了祖国,他们才能发财】 100多年间,香港人没有祖国,反而接纳了数百万躲避战乱饥饿暴政逃离祖国的难民; 港人虽然没有祖国,但却有法治,有自由,从而使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举世闻名的国际大都会,不仅承传中华文化,还融汇西方文明精华。 这一切,全拜自由所赐。如果非要港人在祖国与自由之间二选一,港人会坚定回答:要自由! 胡锡进们和环球们干嘛非得混淆祖国和政党、政权等概念? 萨达姆死了,卡扎菲死了,伊拉克人民和利比亚人民就没有祖国了吗? 中国作为祖国,她所面临的危险正是某个regime(政权)所制造的。 某个政权所面临的危险不一定是祖国的危险,很可能是国家再生的机会。 ★什么都不是 当年嘲讽前苏联/东欧的局势动荡,无不幸灾乐祸。 二十年后,那里的特权倒下了,人权站起来了,俄罗斯医疗都免费了。 如今他们又故伎重演,又拿伊拉克、利比亚、埃及说事,并大言不惭:没有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 事实是:没有人民,你们(权贵们)什么都不是。 @纽约评论:没有左边那些傻逼就不可能有右边那个牛逼 @拈花笑评234:“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这句话正热炒。 马克思一直流亡国外,依然是马克思; 爱因斯坦逃出德国,依然是爱因斯坦; 索尔尼仁琴离开苏联,依然是索尔尼仁琴; 孙中山到处乱窜,依然是孙中山。 李政道、丁肇中、杨振宁、高锟离开了中国,都获得了诺贝尔奖 ——失去了人民,你(指政府)什么都不是! @irrenhaeusler:「有了祖國,你依然什麼都不是」比「沒有祖國,你將什麼都不是」慘多了吧? 对于胡锡进这样党国豢养的恶犬来说,没来党棍套他脖子上的链子他就成了野狗,随时会面临薛蛮子的下场。 所以他才会有没了鸡国他什么也不是的感慨 关于《没有了祖国你就什么都不是》,偶觉得这句话最大的错误就在于它是句废话——身在祖国的偶本来就都什么都不是啊! 出生需要准生证,出门需要暂住证,房子只有70年(这70年中随时可能被强拆),死了也只能死20年。 不过也有人说偶错了,偶哪里什么都不是了,咱不明明就是个屁么~ 三段论 马克思:工人阶级没有祖国 五毛党: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 结论:工人阶级屁都不是,让他们下岗就下岗 这样的祖国,呸,没有就没有了吧,我本来就什么也不是! 最糟糕的是,现在有祖国,有敏感词,我他妈还是什么都不是。 ★高级黑 五岳散人 贵党的宣传部门一定是混进了阶级敌人,写个《没有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之类的文章,总是一类比就把中国类比成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 中国有这么惨么,你丫说说中国有这么惨么? 老百姓什么当然什么都不是。 应该这样来理解,把“祖国”换成“权力”,就变为:没有了权力,什么“大救星”“伟光正”“代表”等等,什么都不是! 环球时报用心良苦啊。 习不是卡扎菲,中国不是利比亚,没有可比性。非要比,此文就是在黑习主席,愚化中国。 环球大概是(已经被习近平当局以贪污和滥用职权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的)薄(熙来)的余党操纵。 善于写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故意将当今政府置于社会的对立面,很黑。 哎哟,作者真是高端黑啊!你这是把习总跟萨达姆、卡扎菲相提并论么? “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这话时说给谁听的?百姓吗?不对。百姓自食其力,不要公车,不吃特供,饿不死。 那是在说谁呢?混球屎包该不是在指桑骂槐吧? ★忽悠 一提到汉奸,五毛眼睛雪亮;一提到贪官,五毛就不吭声了; 一提到爱国,五毛立马发情;一提到给民众民主,五毛就反感了; 一提到为人民服务,五毛立即笑嘻嘻的;可遇到强拆民房城管打人,他们又不说话了; 一提到大国崛起,他们的尾巴撅得比祖国还高;可一遇到朝鲜俄国炮轰我国渔民,他们便屁也不敢放了。 我说油费太高,你说瑞典更高。 我说瑞典公路不收费,你说日本收费。 我说日本工资高,你说俄国也不高。 我说俄国全民医保,你说印度没医保。 我说印度没强拆,你说伊拉克还挨炸。 我说伊拉克有自由,你说朝鲜更惨。 我说朝鲜有廉租房,你说阿富汗还住山洞。 我说阿富汗人有选票,你恶狠狠地威胁——再说碾死你。 人生最蛋疼的事: 听唐骏谈成功,听禹晋永谈学问,听郭敬明谈创作,听余秋雨谈人格,听于丹谈人生,听任志强谈房价,听周立波谈素质,听孔庆东谈制度,听李刚谈愧疚,听伍皓谈清廉,听窦含章谈爱国,听染香谈民主,听大款谈爱情,听官员谈理想。 @tatamama:有王小石之流「比苏联更惨」做榜样,更无下限的「没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也出炉了,越来越的人意识到这是一条上位之路,比谁更无耻而已。 统治了这么多年后,党的理论水平又下降到了大老粗军代表的程度,姚文员在世也要笑掉了大牙。 石扉客:不提“文法错误、语句不通、史实胡扯”,单就内容而言,这应该是这些年来第一篇正式宣告个人崇拜的政治文宣了吧? ★其它 @文三娃: 新华社刊发的评论文章里有两句名言:多党轮流执政照样腐败;美国才是这个时代的最大恶棍。 “照样”和“才是”两个词儿用得真是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 人民网,环球时报最近强推的文章《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中亦有一句名言:就算换了个小的政党来,其实也是利益集团中心的个别人来操纵。“也是”这个词儿同样精彩 @hnjhj:老鸭语重心长地对鸭崽子们说:没有全聚德的烤炉,咱可什么都不是啊。 @格瓦拉:【狼的警告】 狼控制了一群羊,圈养起来,按计划捕食。从此,狼过着安逸的生活。 羊群稍有异动,狼便警告说:你们要爱护这个圈,没有圈你们什么也不是,羊圈一旦动荡,倒霉的还是你们...

【网络民议】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

@媣稥1:【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李开复@薛蛮子@作业本@袁裕来律师@徐昕@贺卫方@何兵@作家-天佑@老榕@袁腾飞@王小山 @于建嵘@茅于轼@演员孙海英@李承鹏@丁来峰@韩寒@潘石屹@任志强@吴虹飞@袁伟时@高会民@赵晓@李剑芒@慕云雪村@章立凡@袁莉[email protected]吴稼祥@中青报曹林@赵楚@左小诅咒@陈志武@陈有西 其他人图中找...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