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木

西木:他们为什么要抄党章?

近日,一对新婚燕尔在春宵时刻抄党章的事情引来了许多的议论,继而我们又发现,原来抄党章并非是他们的“突发奇想”,而是一次有组织、有系统的政治行为,据说全国不少地方也都在积极组织“手抄党章”活动。

如此,便实在激起了不少舆论的风波,也让不少人着实吃了一惊。有人不理解,到了今天这个价值已经多元的时代,这种带有明显一元价值宣传、作秀式的“表忠心”做法,为何会突然被推行,并能如此大行其道。他们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要抄党章?

阅读更多

西木:是什么让偏见成了爱国?

人的偏见是不分地域、种族的,偏见来自于对信息掌握的多少,以及使用怎样的思维模式。很多时候,带着良好的出发点、善良的用心,同样会产生偏见,因为正是先入为主的立场,阻碍了个人用开放的心态去获取更多的信息,甚至会对那些和自己的观点不符的看法产生抗拒,严重的,会质疑提出这些观点的人的用心。...

阅读更多

西木:《祖国,我终于回来了》的谎言何时休?

可以说,文章渲染了一种浓烈的“爱国主义”,且在字里行间都浸透着钱学森的爱国情怀。它在告诉我们的小学生,钱学森是因为热爱新中国、热爱共产党,才毅然决然放弃了在美国的优越生活,并冒着生命危险,投入到新中国的火热建设中。然而,事情真是如此吗?

有关钱学森回国的真正原因,随着冷战的结束以及大量史料和档案的公布,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比如张纯如女士在她所写的《钱学森传(蚕丝)》中,就对钱学森回国的真正原因有过详细且较为可靠的描述和分析。

通过查看大量的档案和对钱学森在美国的师友、同事做的访谈,张纯如女士为我们勾画了一幅钱学森回国前的生活景象。

事实上,当钱学森在1949年夏天抵达加州理工学院之时,种种迹象均表明,他准备在这里永久居住下去,他不仅接受了这里的终身教授的职务,出任了设在此处的喷气推进研究中心的主任一职,而且据他的朋友回忆,他还准备买个房子。

阅读更多

西木1984:远光灯下无赢家

没开车前,听周围开车的朋友抱怨开远光灯的人时,我没有太多同感。面对他们的愤怒时,我常劝慰说,互相体谅吧。 人总是这样,当一件事件与自己无关,或对自己的利益侵害不大时,我们是鲜少会把它当回事,更不用说认真追究了。我有个前同事,他是一个本分的党员,原先几乎事事都站在官方的立场,就算有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他面前,他也会说,政府纵然有错,那也是没有办法,楼总是要盖,路也总是要修,我们要体谅。...

阅读更多

西木:保持你们的愤怒

我们中的许多人是很有些教训人的爱好的,自以为多读了几年书,多了解了些许的所谓“科学”,便以一种“不是一类”人的姿态站在那指手画脚了,倘若有人因为某些社会的不公,抑或一些可能伤了自己或孩子的事情曝露了而愤怒,他们便又会很冷漠地嘲讽,继而甚至好好地羞辱一番:瞧!这事你都愤怒!简直是蠢货!

这样“嘲讽”,我们大约都能在社会热点问题的公共讨论中,尤其是在发生民众与权力冲突的事件时听到。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