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

All

Latest

唐映红 | 广电总局拟强推国资“入股”视频网站反映了什么?

问:广电总局拟强推国资“入股”视频网站反映了什么? 答:近日,“哔”名昭著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意采取国资以“特殊股”形式“入股”视频网站以加强奸管,“建议”视频网站拿出1%—10%的股份给国有单位股东。那么,作为奸管部门的广电总局拟推行的这种措施反映了怎样的决策心理?以及会带来怎样的效应?...

奇客资讯 | 国家版权局要求网盘审查侵权文件

国家版权局公布了《关于规范网盘服务版权秩序的通知》。《通知》已在6天前下发到多家互联网公司、运营网盘的企业及视频网站。《通知》要求,网盘服务商必须在网页显著位置标明专用联系方式,及时受理权利人通知、投诉,并在接到通知、投诉24小时内移除相关侵权作品或链接。国家版权局还要求运营商采取措施防止用户继续违法上传、存储、分享这些作品。报道称,腾讯公司拥有独家版权的《权力的游戏》第五季,从2015年4月13日节目首播至2015年5月10日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论坛贴吧共发现处理侵权链接681条,新浪微博共发现处理侵权链接518条,网盘共发现处理侵权链接826条,而微博、贴吧中的侵权链接也多指向网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上述《通知》中对于网盘服务商提出的要求,无疑将大大提升网盘服务商的运营成本,尤其对用户量巨大的网盘服务商来说,过滤、检测、删除都是极大挑战,成本提升或将改变当前网盘的市场格局。

中美视频网站现状调查:惨不忍睹与风生水起

3月11日晚,优酷和土豆宣布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被认为是视频网站的竞争白热化的表现。由于普遍面临高昂的带宽成本和版权成本压力,加之内容同质化和无法实现盈利的尴尬,中国视频网站正在进入加速洗牌的时代。而在 大洋彼岸,原本与中国视频网站几乎同时起步的美国视频网站却风生水起:Hulu成立不久就实现了盈利;Netflix的市值在一年内翻了 番;YouTube则在2011年12月,拿出了一个惊艳的数据:网站的点播总量,达到了1万亿次。“两边的差距,已经悬殊到惨不忍睹。”   2012 年1月12日,YouTube全球内容合作副总裁罗伯特· 金科尔(Robert Kyncl)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 中暗示,网络视频很快就将占据互联网流量90%的份额。 “优酷、土豆合并了!” 3月12日晚,这条消息以每分钟1000次的频率在新浪微博上被疯狂转发,“甚至比乔布斯去世的消息, 还要转得快。”一个新浪工作人员表示。这是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最大的股票交换并购案例:3 月11日优酷和土豆共同宣布将以100% 换股的方式合并。合并后,土豆将退市,汤森路透估算交易额是10.4 亿美元。 视频网站的大佬们,也纷纷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态。酷6创始人李友善听到消息时,正在美国晨跑,他说:“赞一下古永锵和王微 ,这是商业理智超越个人情感的决定,也是境界与格局的改变,深为之感动。”爱奇艺CEO 龚宇“长舒一口气”,搜狐视频COO 刘春则表示“不紧张。”业内普遍认为,合并令中国视频网站格局产生巨变,有利于整体行业。 但亦有反对之声,原和讯CEO、资深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公开表示:“优酷土豆并购案是资本界的可耻记录,吃死尸的秃鹫而已。一个公司上市没几天 就只好卖掉,忽悠了投资者,害了公司员工,有什么可吹的?”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投行和机构投资人之间,进行的暗盘交易而已。” “我也认为并购意义不大。”i美股分析师李妍说,“因为此举无法消灭市场上别的竞争者,比如搜狐、 腾讯 。也无法扭转中国视频网站,在业务模式上存在的同质化弊端。” 她认为,中国视频网站“第三方版权内容+ 品牌广告”的业务模式存在弊端,“ 几乎全靠品牌广告,缺乏想象空间。这种复制传统媒体的方式,没有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可以说是最不互联网的互联网业务模式。” 而事件的主角,优酷和土豆则对此三缄其口。 中国视频网站的“战事”由来已久,按张朝阳的话来说:“这是目前竞争最激烈的一块。” 影视剧网播价格这几年来以火箭般的速度飞涨。2009年,搜狐曾经以每集2万的价格,买下了赵宝刚的《我的青春谁做主》。2010年,奇异网甫 一成立就为购买电视剧支出了5000万美元。而到了2011年,各家视频网站都不吝于拿出2000 万、3000 万,甚至更高的价钱来采购一部电视剧。 去年11月,更传出腾讯视频以每集185 万的价格,购入还未在电视台播出的《宫锁珠帘》的网播权。这个价位已经追上了某些电视台的一轮购剧价。而据乐视网统计,乐视网2011年在网络版权上的投入,累计超过2.45 亿元。 如此大手笔的投入,却丝毫没有减少视频网站都面临的困境——内容同质化,而且至今无法盈利。2011 年优酷亏损1.72亿元 ,土豆亏损5亿元。现实残酷,张朝阳预测:“未来视频网站,只会存活6家。” 与此同时, 美国的视频网站却在大洋彼岸风生水起。Hulu成立不久就实现了盈利;Netflix 的市值,在华尔街一年内翻番;YouTube 则在2011 年12 月,拿出了一个惊艳的数据: 网站的点播总量,达到了1 万亿次。 事实上,当初优酷、土豆赴美上市时,都曾经把自己描绘为中国的“Hulu+YouTube”,颇有文青色彩的王微,还为土豆多贴了一个标签 “HBO”。而当他忽发奇想,“让每个人都成为生活的导演”时,YouTube 的陈士骏,还没有开始行动。“中美的视频网站,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现的。”李妍说,“但其后的道路,大相径庭。” 尤其是视频分享,按照洪波的话来说,“原本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甚至中国还要更加先知先觉一点。但现在,两边的差距,已经悬殊到惨不忍睹。” 优酷和土豆的合并,预示着中国视频网站行业的洗牌期正在到来 2010年2月3日,优酷网CEO古永锵(左)和土豆网CEO王微(右)在京宣布共建“网络视频联播模式”,双方在版权发展方面达成战略合作。两年之后,优酷网以100%换股的方式“吃掉”了土豆。 YouTube 模式和Hulu模式之争 Hulu 的运气看起来是最好的。2010 年,它成立仅仅两年后,就由首席执行官杰森·吉拉尔宣布了盈利。 此时,YouTube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已经成立了5年。陈士骏将这间公司打理得异常红火。以至于Google最终在2006年,要花费16.5 亿美元来收购它。 “YouTube 并非一开始就那么火爆,直到2005 年11 月,在借鉴了Flickr的设计理念和分享模式,对网站重新改版后,YouTube才进入爆发通道。土豆网差不多也是在同时开始学习和借鉴Flickr。 可以这么说,Flickr 几乎是所有内容分享网站的精神鼻祖。”洪波如此说道。 YouTube做得并不比土豆网或者其他网站更早,但它做成功了,由此也带动了国内一大批视频网站的跟风与效仿,出现了一大批YouTube克隆网站。 开放性视频分享模式的最大问题是,高人气无法转换成现金收益。无论是YouTube 还是国内的土豆、优酷们,都在不断“烧钱”,却又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方式。 Google 虽然全力把YouTube 当做一间子公司来经营,但对于如何通过YouTube 盈利,却一直保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Hulu 则完全像一个怪才。这家由新闻集团、迪士尼、NBC 环球和私人股权基金PEP 合建的公司,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新媒体领域里最热门的家伙。 这多少有些反讽。事实上,“Hulu.com 的出台,可被视为媒体大鳄们对YouTube 的一次公开回应。”洪波认为。2008年,Hulu 面世时,外界并不看好这间由新闻集团及其同类创办的“官网”。 Hulu 与YouTube 两种营运模式的差别非常明显,脱胎于传统媒体的Hulu 模式,保证了节目内容的正版化,给企业广告的投放营造了良好的环境;而YouTube 模式以用户分享为主,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 i美股的一份报告指出,事实上Hulu 和YouTube 在盈利模式上完全相同,就是典型的广告主付费。但由于提供的视频内容、方式不同,“Hulu 由于拥有大量正版高清内容”,李妍说:“相对于Youtube 上的UGC 内容,更容易吸引大型广告主。” Hulu更占先机的是,一些节目在电视上播放后,第二天就可以在网站上出现。这是Hulu 最大的卖点,即便是比它庞大得多的竞争对手Netflix 也无法企及。当然,Hulu 能做到这点是因为几个股东的支持,Hulu 的节目主要由新闻集团、NBC、迪士尼等提供。 与Flickr、YouTube这样的草根舞台不同,Hulu一开始就坚持精英化立场。视频网站,在默多克看来,只是电视台和电影院线在互联网上的延伸。 “Hulu是传统媒体公司内的开明人士,面对‘被革命’的命运所作出的有限反应,其根基仍然建立在对内容制作和传播的控制之上。而这种控制,终将被YouTube 革掉性命。”洪波表示。 YouTube天然的互联网文化,则让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节目提供者,不管你是奥巴马、英国王室、华纳兄弟、皮克斯、探索频道、奥普拉,还是普通人,都只是用户。“你可以在YouTube上抱怨美联航弄坏了你的吉他,并且让美联航损失 1.8亿美元,但你无法在Hulu 上干这事儿。” 这和王微最初的想法几乎不谋而合。互联网上的平等、开放,几乎也是土豆最吸引人的地方。不过,在经历了资本和广电总局两次洗牌之后,中国一大批YouTube 克隆网站早早夭折。戏剧性的是,2012 年土豆也退市了。 YouTube 照旧红火,虽然迟迟未交出盈利表。但谷歌引以为傲的是:“YouTube1 万亿次的点播总量,相当于每个地球人都看了140 段。要知道,1 万亿比银河系恒星总量的两倍,还要多。” 现在,鹿死谁手,尚不分明。面对YouTube 如此耀眼的点击数,最近,Hulu 的CEO杰森·吉拉尔透露的营收数据,也甚得资本市场欢心——该公司2011 年全年营收为4.2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60%。 Netflix采取的是与YouTube和Hulu完全不同的会员付费制 Hulu CEO Jason Kilar。Hulu从一开始就确立了精英化立场 起死回生的Netflix Netflix 的故事,比YouTube 和Hulu 更为曲折。作为比Hulu 还要强大的对手,Netflix 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媒体(在线视频)播放服务商。 i美股指出,美国网络视频大体上存在三种盈利模式,广告主付费模式(Hulu 与YouTube 为代表)、按次付费(亚马逊、苹果)和以Netflix 为代表的会员付费制。 但有谁能想到,几年前的Netflix,还只是一个负责租赁DVD 的过气大佬呢? 一开始,Netflix 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百视达等传统DVD租赁巨头全都打下马来。如此一来,它在全美就拥有了最多的会员数。但有什么用呢?作为夕阳产业,Netflix 市值最多10 亿美元,华尔街甚至认为Netflix 行将就木。 令人意外的是,Netflix 居然能起死回生。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消费者观影方式开始慢慢向线上转移,流媒体将DVD搬上了互联网,而Netflix则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i美股指出,其实,Netflix 公司一直想摆脱银色的DVD碟片。早在2000年,Netflix 就曾尝试通过互联网将电影送入家庭终端。但因当时宽带技术的限制,下载一部普通的电影,需要16小时和10美元的带宽费,Netflix最终无功而返。 之后,Netflix又开发了具备网络传输功能的机顶盒,但还是被CEO 黑斯延斯砍掉。反倒是2005 年YouTube 的诞生,真正启发了Netflix走向转型之路。 这种全新的流媒体形式,凭借着即时点播的方便快捷,迅速在用户中流行起来。Netflix 的团队顺理成章地研究起流媒体。奇异的是,一个DVD租赁商,是如何向流媒体服务商转型的呢? 一开始,难以启齿的是该怎么向一个DVD 用户,推介全新的流媒体服务。Netflix 考虑过多种流媒体付费模式,最终决定在不增加现有会员额外费用的基础上,把流媒体作为在线DVD 租赁服务的一部分,免费提供。 Netflix的具体做法是,通过购买版权价格较低的老电影和电视节目,并运用他们引以为傲的推荐系统向会员推送,将会员引向未曾发现的电影或 电视节目。这样不仅没有产生很大的额外成本,另外无限制的流媒体服务,让Netflix 在线DVD租赁在与百视达的竞争中具备差异化优势。 Netflix的策略成功了,原有的DVD 光盘邮寄量持续增长,流媒体业务中至少浏览15分钟内容的会员比例,从2009年开始,在一年时间内增长了一倍。 Netflix不仅仅在自己的在线平台,为会员提供即时的流媒体点播,还通过将流媒体服务嵌入微软的Xbox360、电视机、笔记本、手机的方法,走进人们的客厅、娱乐场所。 “Netflix,会不会将让有线电视成为历史?”美国人开始这样想。 因为,在你所能想象的任何一个地方,Netflix 都能让会员享受到服务,看起来他们要彻底改变人们观看电影、电视的固有模式。 而过去那些老掉牙的DVD 租赁业务,却成为了Netflix的秘密武器。DVD租赁积累的客户资源,也成为他们和Hulu、YouTube 竞争的优势。 现在,Netflix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推出了一项业务——提供每月7.99 美元无DVD 租赁的纯流媒体套餐(Netflix所有的套餐观看流媒体都没有限制,区别在于同时可以租用DVD的数量)。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Net f lix斥资了近一亿美元购买热播剧《广告狂人》的网络播放权。在此之前,它在《House of Cards》还没有一部预告片的时候,就买下了全部授权。 在这一点上,中国视频网站与Netflix 很相似。为了争抢网络版权,在2010年之前,中国视频网站一般要等到看完全片,或者起码要看半剪辑版本之后才决定采购与否,但是2010年之后,乐视网 在知道了主创团队、主演之后,就跟制片方签合同了。到现在,签合同的时间越提越前,越来越大胆。《男人帮》定了主创就卖掉了,蒋雯丽主演的《女人帮》也是 定了郑晓龙、蒋雯丽的班底,就卖掉了网播权。 除了提前签合同,有的网站已经开始介入制作阶段,乐视就曾以2000万投入《倾城雪》的制作。而现在很多视频网站开始了“类自制剧”的尝试,希 望通过自己或者与其他影视机构的联姻,打造属于自己的电视剧,从源头开始就占有版权。但,中国同行还是与Netflix 相去甚远。 Netflix 商业的逻辑是:“更多的投入带来更多的内容,更多的内容带来更多的会员与营收,这样反过来又能增加内容的投入,形成良性循环。” 而且,Netflix还持续投入了很多研发资金,以便改善客户体验优化推荐系统,在用户中形成“口口相传”的效应,增强市场营销效率。 随着公司的内容库扩大和宽带技术的进步,Neflix在美国受到疯狂追捧。会员数由2009年一季度的1031万,增长至2011年一季度的2360万,短短两年时间内增长129%。Netflix在facebook上的粉丝数,突破了一百万。 现在,Netflix 的老对手百视达已经申请破产。而Netflix的市值,已经达到了百亿元。 文/外滩画报 © 推荐 for 互联网的那点事 ,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视频网站 你可能也喜欢: Google欲高价收购Hulu,阴谋垄断视频产业 (@tech2ipo) 美国十大网站 (@tech2ipo) 《福布斯》:中国视频网站的危险泡沫 视频网站“反盗版”风潮背后的隐忧与出路 《南方日报》视频网站陷入困局? 无觅 Feed enhanced by Better Feed from Ozh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