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

All

Latest

互联杂谈 | 军报制造的“英雄”们

【作者简介】卢弘,又名洪炉,原姓郭。江苏泰兴人,1931年出生,十三岁时参加新四军,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部队从事宣传、文化、新闻工作50年,在《解放军报》社工作近30年。...

刘释予|文革中的“斗”与“批”:钱钢老师课上的生日报㊱

《‘斗私、批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方针》,刘释予翻阅旧报看到的这个社论标题,显示了毛发动文革的两大目标:政治颠覆和精神清洗。批修,是打倒刘少奇为代表的走资派,斗私呢?是要在包括红卫兵在内的所有人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刘同学是军人后代,她尝试对文革初期的解放军报做点考察;这是几本大书也写不完的故事。我曾在微博略微涉及。不料一点就着。 解放军报创刊60周年、文革50周年之际,回顾这段充满波折与劫难的历史,唯愿历史不再重蹈覆辙。

【赵王回车】军报详解习近平键盘发微博:自主研发平台

@托福苏巍老师:赵王回车 一键发送 引爆全网 着实牛逼 @AIRTOPcompany:这是在宣传国家领导人啊还是秀柯基 @杰克打电话可是手机坏了:其实你夶就是在摆拍,作秀都作得这么弱智,估计也就只能卖萌了。习大大好萌啊!暖男!! @杭州草民之音:P民不敢妄议大王,但是大王,用食指回车应该是不正确的。

博谈网|苏智敏:党报批独生子军人无血性引出社会三大问题

2006年清明节,两位贫穷的老人千里迢迢来到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找到了战死于对越作战的孩子,他们就这样久久地坐着、坐着,陪伴着,守护着(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19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题为《军人的“血性”哪里来》的文章,内容指出“我国已30多年无战事,人民军队是否还保持着当年那股‘血性’?答案不容乐观……有人甚至错误认为:‘年年喊狼来了,狼在哪儿呢?’‘打仗也不一定能轮上我。’‘不是我怕死,而是我是独生子,我死了家里人怎么办?’血性没了,‘骄娇二气’盛了;敢打仗打胜仗的勇气没了,畏缩不前的懦夫多了。这不能不令人痛心和发人深思。”就中国军人的精神层面和严重的独生子问题,的确发人深思,因此此文引来多数网民的批评和讨论,就探讨的内容来看,问题可分为三类:一胎化政策、退伍军人的保障和中共官场腐败的问题。一胎化引发的独子与养老问题1979年开始实行的一胎化政策,强迫节育和堕胎的事不断发生,据中国官方统计数据,中国每年的堕胎者超过1,300万人,该政策实施至今,累计约有4亿多胎儿被杀。因为一胎化,而死于强迫堕胎的妇女也非常多,至今仍可听闻这类消息。在中国流传的一些计生标语,如"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仍可见证一胎化带来的血腥恐怖。而这条被国际认为侵犯人权的政策,不止使中国人口出现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衡,还造成劳动力不足及人口老化的问题。其中人口老化使社会负担变重的问题,需要扶养的人口比例越来越大,使养老政策不断在变,从这些宣传语中可窥一斑。1985年: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1995年:只生一个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2年: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现在年轻人要养自己的家庭,又要养双方的父母,造成不小的经济负担。而这也是“不是我怕死,而是我是独生子,我死了家里人怎么办?”这句话背后的隐忧。网友就此批评人民日报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忽悠大众。也有人举古今中外的例子来强调独子不当兵的想法并没错,因此会有这种顾虑是正常的,不能怪百姓。退伍军人没保障中国退伍军人的福利一直为人所诟病。近年来上访的老兵越来越多,例如在2014年就发生了三起上千位老兵集体上访的事件。给中共当局带来不小压力,许多地方政府及维稳官员将上访的老兵当成社会不稳定因素,把参战老兵列入重点维稳控制对象。据相关报导了解,有些老兵电话被监听,有些甚至遭到暴力对待。上访的老兵有些是拿不到补助,有些是补助太少,完全跟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使生活面临入不敷出的压力。例如2014年5月一位名为迪发龙的越战老兵跳楼自杀,据当时的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自杀老兵的战友表示迪发龙死前二周曾到北京上访,但当局忽悠,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而迪发龙本人则患有肺气肿等疾病,常年无钱治疗,又没有医疗保险。但官员在接受访问时,则表示死者是肺气肿晚期,可能是因病而自杀。另一个例子同样也是越战老兵,滕兴球。他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表示,他没拿过复员军人的定期定量补助,也没有得到湖南省对无业的参战退役人员发放的补贴。多年上访的结果是,他遭到关押判刑和欧打,家人被当地公安恐吓威胁,就算他被放出来,电话却遭监听,也没有人身自由。以上二个例子只是多数老兵的缩影之一,因此面对人民日报的文章要军人有“血性”以保卫国家,许多网友纷纷举亲闻的例子来批评,指出看到这些凄惨的抗战老兵,连退伍军人的权益都无法保障,没有人会去卖命。也有网友表示“你们党员的儿女先上,拼完了我们再上,我们不是没血性,只是不愿意为一帮蛀虫卖命。”还有人对文章观点提出质疑:大家都不想打仗,世界和平难道不是人类的一个大目标吗?当局腐败谁愿意卖命?值得注意的是,在多数评论中,很多人把不愿卖命的原因指向当局的腐败。网友就指出,看是保谁的家,卫谁的国,领导都把子女送出国,却要百姓的小孩去送死,如果政府真的成服务性政府,社会无贪污,军队有保障,再来谈军队问题。也有人以越战为例,表示当年的越战实质是支持红色高棉,那些越战士兵都成了党或个人的牺牲品,根本不是保家卫国。网名“海沙虫LBK”就说:“核心是共党早就抛弃了百姓,和殖民者没什么差别。这种群体,还要百姓去爱他,为他卖命?君不见那个群体最不诚信,讲出的话婊子不如,朝令夕改,是那个群体把国家搞得没有善恶是非判断,那个群体带头搜刮钱财外逃,百姓没那么好糊弄了。那个群体在享受,醉生梦死,还要底层为他卖命,笑话。”

BBC | 中国军校学员质疑邱少云事迹引发热议

一直以来,在中国官方的宣传中,邱少云的事迹都被当作“革命集体主义”的榜样来学习。中国军方机关报《解放军报》报道,有军校学员质疑中国战斗英雄邱少云的事迹违反生理学常识,立即引起了中国社交媒体上的热烈讨论。邱少云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参加朝鲜战争的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据中国官方宣传,年仅26岁的邱少云在一次执行伏击任务时不幸被敌方燃烧弹击中,全身在燃烧,但为了不暴露目标,始终在火中纹丝不动,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战斗的胜利。后来,他被中国官方封为“革命烈士、一级战斗英雄”。一直以来,在中国官方的宣传中,邱少云的事迹都被当作“革命集体主义”的榜样来学习。不过,周日(3月29日)的《解放军报》在题为《今天,我们怎样上好党史军史课》的专题报道中则引述一名军校教员说,曾经有学员向教员提出质疑说,教员在课堂上讲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为此,军校教员觉得,上党史军史课多少有点“步步惊心”的感觉。网民评论《解放军报》的有关报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起了不少网友的热烈讨论,其中许多人对邱少云的事迹也提出了质疑。有一位网友表示,“会质疑的学员相比一味接受的学员来说,难道不是进步?难道不会对教员提出更高的要求来应对挑战?这是好事啊。”另一位网友也认为,“我们现阶段所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同落后的洗脑教材(包括文章、新闻等)之间的矛盾。”还有网友强调说,“歌颂英雄可以,圣化英雄可耻。”不过,也有一些网友仍然相信邱少云的事迹,一位网友说,“有太多不可想象但是又发生过的事吧,总不能因为你自己做不到就觉得别人一定也不行啊。”还有一位网友指出,“对历史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一个严肃的学科不应添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东西,不知道情况就不要随意乱写。”

澎湃新闻 | 痛斥徐才厚的“谢正平”是谁?

10月2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军事检察院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此前,中共中央决定开除徐才厚党籍,中央军委决定开除徐才厚军籍、取消其上将军衔。 随后,军事检察机关就查办徐才厚案答记者问时披露,徐才厚于2013年2月确诊患膀胱癌,已治疗多个周期。 与此同时,一篇署名为谢正平的评论文章《贪腐穷途路 强军正当时》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异闻观止】解放军报 | 日军炮击老君台炮弹无一爆炸 惊慌跪地磕头谢罪

时间追溯到1997年9月19日,一位叫梅川太郎的日本老人从日本专程赶到道教鼻祖老子的故里——河南省鹿邑县,在该县一个叫老君台的地方双膝跪地,为那场邪恶的、惨无人道的战争磕头忏悔、谢罪,并从日本带来一根白色方柱形“谢罪碑”,碑四面分别用简体中文、繁体中文、日文、英文刻写了这样一句话:“我们祝愿世界人类的和平”,并恭恭敬敬地立在老君台旁边。...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