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滥权

公开审判 | 父母被抓、弟弟昨晚被带走,放弃美国绿卡回国的我被灭门

医院不把病情告知给我,只汇报给公安局。我甚至都不知道爸爸是不是昏迷着,只是从律师那里听说,爸爸的心衰情况比过去严重很多,最近一次身体指标很异常,原本正常的范围是4到5,现在排异的反应已经变成9了。这真的是很恐怖的数据。我爸爸危在旦夕,只靠自身极低的免疫力和止痛针熬着,医院却只是给一张床,让公安局能继续变相非法拘押,输液、药物、仪器等等,什么医疗手段都不采用。

“就像我们的法律失灵了一样,所有人都在等着他死掉一样。”律师跟我说。

2020年5月13日凌晨一点多,我爸爸还算清醒的时候,对看护他的警察讲:“你们这样不给我治病是让我死。”等天亮了,在上午10点半左右,爸爸喊来骨二科马主任,在摄像头底下对他讲:“你这样就是谋杀我,你不能没有治疗方案,不给我用药。这相当于谋杀。”马主任闭口不言。

阅读更多

立场新闻 | 梁启智:在校园变成战场前

因为有很多流言,我想交代返今日个时序。 我今日大约一点半到达二号桥。当时情况已极紧张,老师们基本上做人盾分隔两边。 问题的核心,是警察要守二号桥以免吐露港公路受威胁,但学生不接受警察进入校园,特别是他们早上曾进入环回路清路障。 学生曾想向前移,老师立即过去劝学生冷静。 大约三点,我和同事觉得不是办法,直接操上校长府邸说要见他。...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