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人员

凯风:计生干部维权值不值得同情?

说到底,这只是体制内部利益分赃不均的结果,显然不该由社会来埋单。且不说社会抚养费本身合法性就存疑,社会抚养费返还更是一切乱象的始作俑者,恢复社会抚养费返还既不现实也不合理。至于事业编制身份,在人口红利消耗殆尽、政策转向的关口,更不可能得到支持。

计生官员认为自己曾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所谓的贡献,只是相对于体制内部的绩效考核而言,于公民权利和国家利益,则有着全然不同的解读。不说人口大形势下强制计生已经显得不合时宜,即便是在二三十年前,其作用和意义也未得到社会普遍认可,反而在执行过程中的强制与暴力,更为人所知。

阅读更多

网易专栏 | 陕西孕妇被强制引产后的这三年

年前,陕西孕妇冯建梅被强制引产,她和死胎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轰动世界。被引产的后遗症致使冯建梅两年多无法受孕,“被计生人员按在床上打针”的噩梦常把她惊醒。所幸,冯建梅最终再产女婴,“感觉那个孩子又回来了”。只是政府当初的承诺并未兑现,村民对冯建梅“把事情闹大”的不解,让夫妻二人有些无奈。如今时光境迁,对于丈夫邓吉元所在的鱼坪村来说,计生专员开始为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犯愁,“怎样说服村民生二胎呢,总不能强迫吧?” 文|冯存健...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