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委

All

Latest

【异闻观止】人大代表黄细花:仅放开二孩还不够 建议婚龄降至18周岁

“生育不像自来水般可随意开关,少子化一旦成为常态,逆转极其困难。”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林芝市鲁朗景区管委会援藏干部黄细花昨日抵京。她提出建议,应全面放开生育,允许夫妇自己决定生育孩子数量。2012年,黄细花建议降低法定结婚年龄至18周岁,当时被网友评价为“雷人”建议,但也有不少网友赞同她。黄细花今年将再次把这一建议带上会,“我真的很希望这个建议被采纳。” 生育率要达到1.8 仅放开二孩还不够...

中国日报|卫计委:全国符合两孩政策、拟生育、需要取出宫内节育器的妇女人数约1800万

原标题:卫计委:全国符合两孩政策、拟生育、需要取出宫内节育器的妇女人数约1800万 中国日报北京12月12日电(记者单娟 王晓东)国家卫生计生委在12月12日下午召开的例行发布会上透露,为促进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和实施,各地免费为符合条件的育龄妇女免费提供优质的取出宫内节育器手术服务。 据测算,全国符合两孩政策、拟生育、需要取出宫内节育器的妇女人数约1800万,将主要在近3年左右接受服务。...

【网络民议】一会儿打胎一会儿催生,政府我们是你的玩偶吗

@赵怒之:在经过计划生育和开放二胎的两轮人口政策调控之后,全国各级政府将逐步完成已婚人口的生殖器国有化工作。 @啊_我回来了:政府我们是你的玩偶吗 @怯懦的宁静:感觉不到我们老百姓有被当做人来看待。 @公园壹号001:神经病一样的,想想当年的计划生育,拖着孕妇去流产,逼着妇女去上环,简直是太可笑! @舰不舰:说不让生的是你们 说让生的也是你们 脸疼么?哦 你不疼!我忘记你没脸了

第一财经|内部人爆料:社会抚养费用来给计生干部发奖金

每年征收额高达数百亿元的社会抚养费到底去哪儿了?民众对这笔特殊资金的用途一直存在质疑。近日,一位内部人给第一财经的爆料进一步揭开了社会抚养费管理上的神秘面纱。 一个乡镇的社会抚养费支出样本 向第一财经报料的这位内部人,因工作原因接触到2013年江西省某乡镇的社会抚养费支出明细。尽管此前听说过社会抚养费的使用比较混乱,眼前的各种账单依然让这位人士深感意外。...

新京报 | 计生办抱走超生娃31年后寻亲

为了寻找31年前因超生被计生办抱走的孩子,四川简阳的邹玉花夫妇找遍了全市,甚至误将另一个孩子当做了亲生子收养了九年。 为了找到亲生父母,31岁袁鹰(化名)把寻亲传单贴遍了简阳多个乡镇。...

BBC | 回应开放二胎 中国称正调研完善生育政策

中国许多专家学者一直呼吁政府放松独生子女政策 在中国,放宽独生子女政策,允许生育二胎的呼声日益强烈。 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发言人毛群安周一在记者会上回应有关提问时表示,中国政府正组织开展大量的调查研究,将提出完善生育政策的思路。 调研主要是研究人口数量,素质,结构和分布的关系。 毛群安还称,所谓完善的生育政策就是既要考虑维持中国的低生育水平,也要考虑民众的生育意愿,以及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的变化等因素。 不过,毛群安表示,由于中国人口多,人均资源占有量少的情况今后相当长时间内不会改变,因此必须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 呼声 中国平均生育率(女性一生所生孩子数量)目前是1.7,远低于维持人口正常状态的2.1。与此同时,中国人口老化问题越来越明显加剧。 许多分析人士称,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中国劳动力供应减少,防碍了经济增长。中国目前的劳动人口大约为9.3亿,但在2025年将开始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下降。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专家和学者不断呼吁当局放松一胎化政策。 观察人士注意到,在去年11月的中共党代会上,当时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在讲话中去掉了“保持低生育率”这样的字眼,认为这显示中央希望放松计划生育政策。 中国卫生计生委发言人毛群安虽然今天在记者会上表示必须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但他所做的“政府正在组织调研”以及“关注群众生育意愿”的表示更加吸引了注意,也体现出中国政府的确在对目前的一胎化计生政策进行反思。 fullrss.net

德国之声 | “超生罚款”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

中国审计部门最近公布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地方政府违规征收、使用“超生罚款”的现象已经非常严重。关注这一问题的法律界人士表示,官方口中的“社会抚养费”,已经没有多少存在的意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多年来一直伴随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存在的"超生罚款",官方称"社会抚养费"目前成为政府监管部门的整顿目标。据中国媒体报道,审计署日前(9月18日)通报了对全国范围内9省45县社会抚养费的抽样调查审计结果。初步统计显示,45县向征收单位和计生部门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达16.27亿元。同时未按规定上缴国库的社会抚养费金额,不少于3.19亿元。 根据中国政府《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地方政府所征收社会抚养费必须上缴国库,不能作为计生部门的费用被使用。而目前的情况是,计生部门将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上缴国库后,又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返还。这种拨付违反了"收支两条线"原则,也违反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上的规定。给地方政府滥收"超生罚款"创造了激励机制。 中国向“超生”家庭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每年至少数百亿 2013年7月,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有水首先向全国31个省市区计生委、财政厅寄出信函,申请公开去年社会抚养费收支及审计情况。拉开了民间和中国国内媒体质疑"超生罚款"去向的序幕。之后,他只收到17个省份计生或财政部门依申请公开2012年社会抚养费的有关信息,总计逾165亿元人民币。但其余14个省未予回复,或称不能公开。吴有水对此提出行政复议。同年9月,另外14名关注中国计生问题的律师公开支持吴有水的申请,表示社会抚养费应当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14个省不予公开是侵犯公民知情权。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吴有水向"社会抚养费"提出的质疑从一个各省政府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变成中国官方媒体纷纷发表长篇调查报告关注的对象。吴有水对这一现状,感到"高兴"。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其中当然更多的是其他法律界同仁共同努力的结果。国家审计署最新公布的审计报告表明,他本人所质疑的问题得到了"客观上,事实上"的证实。 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 作为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一项强制性规范措施,中国违反政府"一胎政策"规定的家庭都必须按照收入的比例缴纳罚款,由于中国政府官方上也承认生育是人的一项基本权利,所以这种罚款后来被称为社会抚养费。但在各地政府实际征收的过程中,社会抚养费征收"乱象"丛生,包括收费标准不一,程序混乱,地方政府把征收社会抚养费看作为一种创收的手段。 律师吴有水认为,从国家审计署最新公布的报告和他本人掌握的信息来看,中国的社会抚养费主要抚养了三批人。第一批是县级以下的计生人员。第二批是乡镇一级的官员,第三批是村一级干部和计划生育专员。 "包括可能还有一些省委书记和省长,这些钱可能最终基本上是他们这三批人用掉了……用途的一部分主要是奖励提成。一部分是工资发放。" 中国媒体对数百亿“社会抚养费”的去向也发出质疑 正是这些现象让原本并没有关注社会抚养费乱象的律师吴有水,成为了质疑声音的主要代表之一。吴有水坦言,在向各省计生委、财政厅寄出信函后,他感到了一些来自暗处的压力。 "明着是没有,初期的时候是感觉到了一些压力。其实这个过程我一开始是比较紧张的。也有有关人员给我打过电话,警告过我,就是警告我让我不要被敌对势力利用,也有这些方面的警告。但是还好我一直坚持下来了。这主要是靠广大媒体朋友,他们一直不断的在报道这个事情,最后从新华社介入,中央电视台介入,《人民日报》也发表文章。这样一来的话,我估计我现在至少是安全的。" 取消社会抚养费是制止"乱象"的关键 吴有水认为,当前杜绝社会抚养费乱收,乱用的关键一方面在于考虑其究竟是否还有征收的必要。因为社会抚养费本身征收率就不高,各种收入阶层的人都在抵制。另一方面,如果不能取消征收,就不能把相关款项放在县级财政,至少要放到省级财政,参照法律法规确定款项的用途,而且这种用途不能和计生部门有太大的关联性。 吴有水律师指出,有两个主要理由说明中国目前其实已经可以取消社会抚养费。第一,当前社会抚养费已经与当时的立法初衷背道而驰。中国政府设立社会抚养费的目的原本是抑制人口增长。而现在,这一政策起到的作用反而是鼓励人口的增长。地方政府为了达到创收目的,纵容民众超额生育。 "所以说,你既然已经违反了你本身的立法意图了,你的这个社会抚养费是否就应该取消。第二,从目前执行的情况来看,普遍得不到完全执行,受到大多数人的抵制。一个不符合大多数人意愿,普遍被抵制的法律法规,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它很有必要,应当被取消。" 作者:任琛 责编:李鱼

新京报 | 审计署:9省45县违规拨付社会抚养费16亿元

昨日,审计署分别通报了重庆、甘肃、云南、四川、陕西、江西、湖南、湖北、河北9省市(每省市5个县,共计45个县)的社会抚养费审计结果。初步统计,45县向征收单位和计生部门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达16.27亿元。 2012年5月至7月,审计署派出审计组,对上述地方2009年至2012年5月《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实施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调查。 多名律师申请公开抚养费去向...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