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All

Latest

Co-China周刊 | 张铁志:让子弹飞 ——台湾选举中的暴力与黑金

“台湾地方政治的腐败並非民主体制带来的结果,因为在一个封闭的体制中,这些黑暗暴力的细胞更可能存活。只要能维持体制的开放性,公民就有机会逐步介改变政治领域,让改革的力量战胜黑暗的力量。” 去年年底台湾五都选举前夜的一声枪响,让台湾选举蒙上阴影。 不少人都很失望,台湾选举似乎总与暴力不可分? 然而,这个说法既高估了这次枪击案的政治意义;但也无庸否认,这个子弹確实飞出台湾政治的阴暗面。 首先,台湾从七零年代以来的政治转型过程是相对平和的,几乎没有大规模暴力出现,不论是民间或是政府。2004年三一九的那神秘的一枪当然震惊所有人,但那只能被视为一个特殊事件。同样的,五都选前连胜文脸上的那一枪,也不能代表台湾民主的混乱。因为这两次事件都不是系统性的病徵,不能说是台湾民主不成熟的表徵。 然而,另一方面,说台湾政治运作中没有暴力,却也是低估台湾政治的复杂性。事实上,连胜文枪击案的確透露出台湾政治的阴暗面──但不是一般认为的政治阴谋,而是地方利益政治的暴力纠葛。这个案件目前虽然真相不明,但一般认为牵扯到连胜文所助选的该名政治人物的土地利益;尤其该名政治人物曾任台北县副议长,个人也拥有巨大的土地利益,不难想像他和黑道之间的复杂关係。 台湾的基层政治一直都与黑道和金钱分不开关係,这是所谓黑金政治。但这不是民主化的產物。从威权时期开始,国民党为了强化岛內政治统治,就和掌握地方人际关係的地方派系紧密合作,给予他们特殊的经济利益以交换他们的政治支持,这些经济利益包括政府特许下的区域性独占经济活动、地方政府的公共工程包揽、或是都市开发以及土地投机炒作。 八0年代中期后,台湾虽然经歷经济的现代化与政治的民主化,但是地方派系的影响力並未消失。因为经济起飞使得都市开发的土地利益更为巨大,在台北县和其他县市,都出现以房地產为基础的地方政治势力。另方面,隨著民主化过程中政治竞爭的激烈化,国民党必须更加倚赖地方派系作为选举动员的机器,甚至拔擢地方派系人士担任中央级的政治职位,来巩固他们的支持。虽然国民党曾想要摆脱地方派系,提名更多「清新」人士参与选举,但最后都不得不与政治现实妥协。 其结果是,台湾的民主化並没有改变地方政治结构,基层政治仍然在国民党的纵容下大部分为地方派系把持,充斥腐化与黑暗。地方黑金势力依然如以前一样操控地方农会、介入公共工程绑標、土地买卖或炒作,乃至经营不法事业,只是规模更大。正是因为这些庞大利益,所以黑道往往会介入。例如在1994年当选的858名县市议员,其中有63名曾被提警方单位提报为流氓,另有237名有违反票据法等一般刑事前科,总共佔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一。而在1995年到1999年之间,民意代表被枪击事件多达廿七件。 因此,某个角度说,连胜文这一枪在台湾政治中並不太特別,特別的只是这个原本属於地方利益政治的子弹打到一个高知名度的人脸上。 这確实是台湾民主的严重阴暗面。但是,別搞错因果关係,台湾地方政治的腐败並非民主体制带来的结果,因为在一个封闭的体制中,这些黑暗暴力的细胞更可能存活。我们也无须对台湾民主的前景失望,因为美国早期的地方政治也都是被地方大老和黑道控制,但现在也改善许多。只要能维持体制的开放性,公民就有机会逐步介改变政治领域,让改革的力量战胜黑暗的力量。 (张铁志,台湾文化与政治评论人。)

别让子弹飞太久

作者: 廖偉棠  |  评论(6)  | 标签: 让子弹飞 , 钱云会 别让子弹飞太久 廖伟棠 去年底爆发钱云会村长被杀事件的时候,《让子弹飞》已经上画一段时间,因此有人劝慰愤怒的网民时引用了张麻子的话:「让子弹飞一会」,意思是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等等。我当时未看电影,却感觉不妥,因为我知道在中国子弹飞久了的话往往会不知所终,更何况子弹甚至没有被发出来。 「让子弹飞」当然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隐喻,而这部电影最大的特色也是玩隐喻,隐喻就像那些段子(其实很多是所谓的烂gag)一样充斥了一百四十多分钟的长片,后者如诸多角色声嘶力竭演出一样旨在维系观众的亢奋,前者则提供了兴奋的延续——你可以不断地针对这些细节隐喻进行解读阐释。而更重要一点是:隐喻是我们国情的需要,现实需要隐喻。 普罗大众在得不到正常发声渠道的情况下,只能在网络上依靠隐喻来说话——所以靠隐喻来讽刺现实的打油诗和漫画在微博上极受欢迎、使用隐喻来讲述的政治笑话则最受欢迎。然后,他们也希望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的人也使用隐喻来表达他们的不满,于是每一部电影都会获得过度阐释一样的政治话语读解,而作为本身就长期带有政治色彩的姜文电影更不会被有隐喻解读癖的观众放过。 什么「马拉列车」象征马列主义这种已经属于一眼就能被「看穿」的隐喻,黄四郎说「我五代家业」被解读为中央领导层的五代传承,更有甚者,连马邦德那个八岁就长成大人的儿子,都被附会为暗指中共建国八年后出现的大跃进。正因为中国的历史现实无奇不有,所以无论多么离奇的电影细节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其对应物。更何况姜文也深诣此道,他对各种政治话语了如指掌,再加上他越玩越熟的魔幻现实主义手段,他不但制作出大量可供对位理解但又含糊其辞的隐喻,还有意无意地衍生了许多貌似大有深意的荒诞细节,让你穷追不舍,这些隐喻和细节在大陆的影评网站上罗列甚多,每个影评人都振振有词,但实际被姜文牵得团团转。 很多隐喻是不可解的,比如说「鹅城」到底是象征俄国风气影响之城、恶之城、讹诈之城、还是我城呢?都说得通,那么「鹅城」城门前可以骑马走过的水潭如此梦幻又是象征了什么呢?在城门外带着杀气打鼓的女子们为什么脸白如死?等等,只可以理解为导演的美学趣味?抑或他只是想营造一个迷梦一样的氛围,这种氛围到最后每个月升之夜万民伞都莫名倒下时达到高潮。如果姜文是一个法国超现实主义导演,到此他已经很成功了。 但是他是中国的、拍过《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的姜文,观众对他的期待远远不止于美学趣味的狂欢,假如姜文不提供政治隐喻,我们也要解读出政治隐喻——这就是被压抑太甚的善良民众的潜意识。恰好,姜文又是一个意识形态复杂的家伙,他有对毛时代的怀缅甚至对毛主义的情意结,亦有天性对公平、理想的朴素渴求,但也当然有资本主义商业逻辑对他的洗礼,西方艺术和生活对他的影响等等,形成了一个矛盾的姜文,即使电影里那个几乎是高大全的纯阳刚之气的张麻子形象也掩盖不了。 这么一个姜文难以解释,无论左派右派的解读者都会难以自圆其说。其实如果回到纯电影的角度,最好把《让子弹飞》解释为大梦一场,不是已经有眼尖的读者发现了电影的循环结构了么?结尾马拉的列车再次出场的时候,天空的鹰还是片头那只鹰,唱的歌还是《送别》,甚至车尾竟然出现了早已死去的白衣汤师爷……什么生死情仇、群众革命,难道都是大梦一场?还是,这是商业考虑,为拍摄续集留下悬念? 那只好回到现实中来吧,现实的《让子弹飞》,最吊诡的就是它在大陆所拥有的极佳口碑继而是票房,近七亿的票房不但远远超越姜文上片《太阳照样升起》的惨淡成绩,而且剑指冯小刚卖座王地位,难道真应了张麻子在片中的豪言:「我站着也能把钱赚了!」——这句被视为暗讽其它著名导演向广电总局下跪的话、还有影片本身不植入广告、不俯就官方讲求和谐的意识形态等举动,的确是《让子弹飞》最让我敬佩的一点。 但细察现实,又不免遗憾,最后发现《让子弹飞》叫我叹为观止的不是它的荷尔蒙和段子们,而是它的舆论操控能力。去最有影响里的文艺网站「豆瓣」浏览一下,前几页的评论大多数是五星盛赞的,后几页却发现非常多投诉三星以下评论被删的。豆瓣控制言论著名我们都知道,《让子弹飞》不是号称站着赚钱吗?怎么也使出这么龌龊手段?就为了营造豆瓣评分9.2这个记录?为了继续营造票房神话? 有位网友说得好:「这个世道不无耻不成活啊!」即使让子弹飞又怎么样?也就飞一会,飞过了便算,杀了黄四郎还有黄五郎黄六郎,解放了鹅城不还有上海浦东吗?现实残酷到一定程度,民众可能会麻木甚至主动编造谎言来为现实辩护。 最后也说回现实的钱云会被杀案,有学者绝望地得出这样的结论:「钱案可能是历年公共事件中最诡异,官方最邪恶最无耻的一起事件,其水深不可测。」我同意他的结论,但同时想说一句:对官方的邪恶,哪一次我们不是觉得其水深不可测?「我爸是李刚」案如此,福清案如此……利益集团的共生性,令任何一桩事件的爆发最后都以水深不可测告终,换了别的国度,这水早就被愤怒之火烧干了。 但是鹅城依旧被神秘的水围着,即使想象的子弹横飞,子弹落下来,激不起一点涟漪。 (转载请取得作者同意)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6 个评论 廖偉棠的最新更新: 这些无限空间的永恒沉默 / 2011-01-26 14:33 / 评论数( 4 ) 无数中国,无数孤独 / 2010-12-08 23:22 / 评论数( 4 ) 金城小子 还乡断肠 / 2010-12-02 13:20 / 评论数( 2 ) 当抵抗的声音疼痛成歌 / 2010-11-30 16:18 / 评论数( 1 ) 死亡赋格,或公众与诗歌的冲突 / 2010-11-30 15:13 / 评论数( 4 )

枪都发了,怎还不革命?——评《让子弹飞》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与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而况事后走不几步,他们并这一点愉快也就忘却了。对于这样的群众没有法,只好使他们无戏可看倒是疗救,正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   ——鲁迅《坟·娜拉走后怎样》       让农民起来革命,的确是一个问题。  ...

思维空间:《让子弹飞》的弹道政治学

博者按: 《让子弹飞》是最近在中国上映的一部电影,导演是在《红高粱》里大声嘶吼的姜文,改编自中国老知识分子马识途的《夜谭十记》,最近在票房上据说将突破5亿人民币——这种盈利数字,是中国电影人对奥斯卡金像奖的经济学心理替代品。 有好事的朋友提议我为此写篇影评,奈最近忙于事务,一时静不下来,好在有人类学博士周雷观点为恁,甚合我意,这里推荐如下,以为了事,并非只是应付。因为,中国官方媒体昨天发表了《中国人“什么都不信”》。这篇在新华社下属刊登的上的文章说,中国人曾经对一切都充满信任,对领袖、对革命、对资本主义的必将灭亡和共产主义的光明未来……但现在却似乎什么都不信,不相信政府的表态,不相信媒体的报道, …… ……

《让子弹飞》中的暗线故事大解读| 看中国

由于 党文化 的污染,长期以来,国产片中很难看到具有普世价值的正义的实现、人道主义的终极关怀和理想主义的坚守,在严格的政治审查下,国产片如果不被枪毙,无非就是四种生存现状:主动献媚、极力讨好、跪着挣钱;忍气吞声、艰难挣扎、哭着挣钱; ... 关于这 层意义的启示,影片中还安排了另一个角色来烘托,就是黄四郎买来的青楼女子花姐,影片中一再把她与小凤仙联系起来,正是用小凤仙与蔡锷的传奇故事来进一步暗示观众,现实中的张麻子们正在做着和蔡锷相同的事情,即反 专制 复辟、维护中华民国曾经创立的 ...

血性和聪明——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Sent to you by JerryYang via Google Reader: 血性和聪明——让子弹飞一会儿 吧 via 读书生 by 书生 on 12/22/10 毫无疑问,《让子弹飞》是年度,也是史上最佳国产片,在2010 年末的贺岁档上轻 松灭掉《赵氏孤儿》和《非诚勿扰》,并同时超越90%的港片和8 0%的好莱坞制造。

晚年蒋经国:不让子弹飞的领导者

  23年前的1月13日,台湾地区领导人蒋经国在台北去世。   据岛内媒体报道,台湾华视近日将推出四集的电视纪录片《蒋经国纪事》,回顾被岛内民众亲切称为“小蒋”的蒋经国,是怎样一步一步从背负着身为 “老总统”蒋中正之子的压力,从留俄13年到顺利接掌权位,再到晚年成为台湾民主化的推手的一生。据说该片中还收有蒋经国最后一次坐轮椅现身“国民大会” 致词讲话的珍贵画面。在民进党“民代”的抗议声中,他微笑着由副官推着轮椅上台,向代表们致意问好。然后他坐在轮椅上,让“国民大会”秘书长代为宣读了大 约5分钟的讲词。讲词中提到了必须改革,但改革不能违背“宪法”规定(即“中华民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也就是两岸后来的“九二共识,一中各 表”里岛内的“一中”立场)。那一天,是1987年的圣诞节,也是“中华民国”的“行宪纪念日”。这件事过后不久,当时岛内的新闻局局长宋楚瑜拿一份新出 的杂志给他看,杂志的封面故事赫然是,蒋经国有意给自己兴建一个豪华的纪念堂。他笑了,“我连给自己盖栋房子都没有,干嘛要盖个大坟墓呀?”   在那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尽管身边的医生、副官都希望他能尽早入院检查。但他坚持要出席这个传统的“国民大会”的“行宪纪念大会”。而 那时岛内社会情势并不稳定,民进党人士发动了3000群众进行示威抗争,包围了“国民大会”。国民党大佬、他的得力助手李焕等人都极力劝阻他避免露面。他 说:“你们怕他们打我是吧?没关系,他们要打就让他们打好了!一切照常来做。”他的这次出席,成为了他留在台湾人民心中的最后的一个温暖记忆。他微笑着坐 着轮椅离场后,民进党“民代”也随之退席,与场外群众撤离了“国民大会”转在市区游行。美国中国事务专家、前国务院资深官员陶涵在其著作《蒋经国传》中写 道:“尽管国民党和党外政敌彼此不合,经国却留下一个稳定的民主政治的关键条件——竞争者之间要维持某种程度的风度和节制。”   1988年1月1日。蒋经国兑现了他的承诺。在他的指示下,台湾当局正式结束了报禁和党禁。数天之内,有200家左右的新出版报刊向当局办理了 登记,同时,包括民进党在内的20多个政治团体获得注册通过,正式成为政党。没有人知道这位老人在最后的这几年里已经是在和时间赛跑了。他的决定一个接一 个,来得又快又急。他希望看到国民党的本土化、政治上的民主化、两岸关系的解冻……   早在1986年,岛内的党外人士密谋集会,决意突破管制成立“非法组织”民进党。国民党情治部门掌握这一动向后将“反动分子名单”依层级呈报到 蒋经国手中。蒋放下呈批件,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默许了民进党的“踩线”出生。当年的10月10日, 他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当时国民党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会使 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据“中央社”报道,马英九7日下午出席“典藏历史、纪录时代—辛亥100摄影展”开幕记者会,在1张蒋经国的照片中,找到当年是台大学生的自 己。那是一张主题为“躲过刺杀,蒋经国返台”的照片。马英九指着照片中的自己说,已故的蒋经国担任“行政院副院长”时,在美国险遭枪击后返台,他跟“救国 团”一起到机场去欢迎。   1970年4月24日,纽约广场大酒店。一个名叫黄文雄的台湾男子让子弹飞过了来美访问的蒋经国的头顶。他和另一名扔传单的同伙被当地警方迅速 制服。蜂拥而至的美国记者请蒋经国就遇刺发表感言,蒋经国说,“这些怀有异见的人,他们如果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向我陈述,我一定接见。至于这两个被逮捕 的无知青年,我希望美国把他们释放。”两个被捕者不久就分别以10万美元和9万美元被保释。但是很显然,这一意外的“4·24枪击事件”,是蒋经国一生中 遭遇的最大危险之一,也令他终身难忘。很长时间后,蒋经国还会对周围的亲随自言自语地说:“台湾人为什么要杀我?”也许,就是这一次子弹呼啸耳边而过的经 历,影响了他后半生的施政作为:用数人头代替杀人头,用选票取代子弹。只有执政者不让子弹飞,执政的人才不会被子弹飞。   其实,上个世纪70年代正是台湾作为亚洲四小龙经济迅速腾飞的黄金时期。国民党政府迁台后20年的努力,让台湾迅速从一个农业社会转型为工业社 会,人民生活水准随着经济发展有了巨大提高。贫富差距也不是很悬殊。很显然,台湾人并不满足于经济发展和生活的改善,他们在意的是威权统治下的铁屋呐喊, 只有让子弹飞,杀死独裁者才能结束这铁屋的命运。在子弹飞过耳际的那一刻,蒋经国听懂了。   于是,他从那以后,竟不知不觉地变成和他父亲完全不一样的一个统治者,一个领导人。他不高高在上,可以和任何人握手,永远面带笑容,低调、朴 素,吃穿随意,勤跑基层。今日台湾政治人物流行的“全岛走透透”,就始自蒋经国。而蒋经国提出了“催台菁”的规划在着力培养国民党的新生代的同时,大力提 携台籍菁英。李登辉等台湾本土精英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迅速上位。今日台湾政坛蓝绿阵营的领导人,不少都是“经国学校”的毕业生。除了众所周知的李登辉 外,还有连战,吴伯雄、宋楚瑜,马英九等,今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也是得益于“催台菁”的规划,在国民党内迅速成长起来的。   23年过去,岛内风风雨雨历经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三代领导人。然而每次民调显示,对台湾民主、经济、民生等各方面贡献最大的领导人,都是蒋 经国。马英九在《怀念蒋经国先生》一文中对蒋经国有如是评价:“我们可以说经国先生是一位威权时代的开明领袖,他一方面振兴经济、厚植“国力”,一方面亲 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我们崇敬他,就因为他能突破家世、出身、教育、历练乃至意识形态的局限,务实适应变局,进而开创新局,在这个意义上,他的 身影,不仅不曾褪色,反而历久弥新。”   来源:共识网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让子弹飞》引爆政治隐喻狂欢(转)_抱琴入画_新浪博客

然而,要命的是,当前中国的很多社会现象比什么都荒诞,姜文的荒诞现实主义在中国已经不是荒诞,而就是写实主义。「开胸验肺」与艺术化的「剖腹验粉」没有什么不同,在司法不公的 制度 下,小六子「剖腹验粉」的结果仍然是惨死而难以伸冤,而现实中国的「开 ... 从马列主义、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 中国模式 ,马拉火车的意向恰好被解读成现代中国的主要发展脉络。 左派对革命的神圣化和对

《让子弹飞》,其实是一部悲剧

《让子弹飞》公映后立即遭受到精英与百姓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 精英阶层声讨“电影粗口,色情,暴力,内容不值得一提”;然而,百姓却怀着一种喜滋滋的心情去电影院听听《让子弹飞》中的“土匪”是如何痛骂欺利用权势掠夺国家财富、欺压百姓的黄四郎等暴富阶层是“臭不要脸,吸血鬼,蝗虫”什么的。 要说“粗口,色情,暴力”还有现实中的血腥拆迁、十三跳、黑社会、站街小姐等更“粗口,色情,暴力”的吗?现实管不了,却指责起电影来了,且不另人笑掉大牙。...

《让子弹飞》:姜文一次酣畅淋漓的宣泄

《让子弹飞》:姜文用隐喻完成了一次酣畅淋漓的宣泄 有人说,目前中国电影界男一号是葛优。在今年贺岁大片《赵氏孤儿让子弹非诚勿扰》中扮演主角,固然风光。但我认为,电影界男一号还轮流不到他。 男一号有2个候选人。一是韩三平,主旋律歌颂第一把交椅。另一个是姜文。 姜文这些年,一直在上台阶。当年的《北京人在纽约》和《红高粱》展露演技;《阳光灿烂》表现出对色彩和画面的掌控;《鬼子来了》表现出姜文的思考深度已经超过了目前大多数所谓历史学家。《让子弹飞》则是他最充分发泄的一次。用隐喻作为发泄的手段。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