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

自由亚洲 |律师要求河南省公开”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信息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各地31名律师联名写信要求河南省公开"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信息,署名的律师说,所谓的训诫中心实际上是黑监狱。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河南南阳、驻马店、邓州、新乡等地建立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一事近日被媒体曝光。所谓"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它的职能主要是针对非正常上访人员"进行24小时不间断训诫、警告和劝导教育",被质疑这是"新型劳教所"。 河南省有关部门随后表态,"训诫中心"不符合法律规定,将在全省范围内排查清理。 排查处理结果尚未对社会公布,这两天,多名律师已经向河南省政府申请信息公开,追问训诫中心查处情况。 参与申请信息公开的31名律师来自河南、浙江、北京、广西等12个省市,律师们看到有关河南"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的报道,通过微博、微信等渠道联合起来,并在2月19号已经向河南省政府申请信息公开。 广东律师隋牧青也是申请"训诫中心"信息公开的律师之一,他对本台记者说,河南省各地的训诫中心侵犯了访民的基本人权。 “训诫所的建立是以政府为主导的,这是政府犯罪,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限制访民的人身自由。” 隋牧青律师说,类似河南的训诫班在其他地方也有,但是往往有其他的名称,如法纪学习班之类,常常是把被截访的访民关在那里。 “建立这样的训诫中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所以律师无法介入,如果是刑事拘留,律师还可以给访民提供各种法律帮助,所谓的训诫中心只是把以前的黑监狱正常化和公开化。” 31名律师联署要求河南省政府公开六个方面信息: 1、训诫中心的提议是谁在什么时候提出,审批程序是怎样的,分别设立了哪些训诫中心; 2,审批和执行部门有哪些; 3,各训诫中心的财政拨款、场地、人员配置的详细情况是怎样的设立训诫中心的资金来源是哪里? 4,已被训诫民众的数量、原因、训诫期限,训诫期间的权利义务和待遇怎样等等。 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说,这些联名写信的律师值得人们的尊敬。 “中国各地维权律师一直受到各级政府的打压,现在这31位律师站出来为训诫中心的访民说话,为最弱势的群体维权,难能可贵。” 胡佳说,虽然以前用来对付访民的劳教中心被废除了,但是各级政府又有了新的手段打压访民。 “比如把访民非法拘押,送到精神病院,而河南的训诫中心就是违法劳教的借尸还魂。” 胡佳说,最近一段时间,部分民众把河南各地训诫中心的牌子用手机拍下,并传到网上曝光,河南很多训诫中心已经把牌子拿下。他希望31位律师的联名信能够推动河南关闭各地的训诫中心。 (记者:高山 责编:申铧)

Read More

刘远举 | 东莞扫黄 道德训诫式反腐

在既打老虎,也打苍蝇,整顿吏治的大背景下,在东莞启动的整顿娱乐场所背后的腐败,想必是大局之中的必然之棋。事实也正是如此,央视报道之后,公安部就要求各地严打黄赌毒,9省份16个城市突击扫黄。除广东省外,全国共有8个省份至少9个城市对各类娱乐场所进行了“突击检查”,包括浙江杭州、甘肃兰州、山东济南、广西柳州、黑龙江哈尔滨等。 然而,对于此次由央视曝光东莞娱乐场所暗访引发的全国性扫黄行动,网络舆论却反弹强烈。央视报道播出当晚,“东莞挺住”、“我们都是东莞人”的词语不断出现在网民的电脑屏幕和手机上。有网友调侃“原以为春节过后捉老虎,没想到却去捉老鸨”。网上和手机上各种调侃段子之热烈,以至于《人民日报》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称:一些网络“大V”对扫黄行动极尽调侃、冷嘲热讽,甚至公然唱起了“嫖娼有理、色情无罪”之类的反调。 这一舆论波澜,一方面是由于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微博、论坛等新的言论广场,在这个广场上,言论互相碰撞、呼应,激发出更大话题设置能力,使民间舆论有可能大声的发出自己的声音。更重要的是,它揭示出,经由过去一年央视针对苹果、麦当劳、星巴克等跨国公司的商业道德调查,到对薛蛮子的个人道德批判,官方的道德训诫遭遇了民间的强烈反感与抵制,以至于后者发出“出卖灵魂比出卖肉体更堕落”的尖刻嘲讽。 更大范围上看,虽然在当下中国,性交易合法化在短期内并无可能,但从耶稣从法利赛人手下救出妓女,到古代中国的秦淮香艳,再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合法化探索实例,道德本身就处于不断的演化之中。在全球视野下,这个问题应该客观对待,也有严肃讨论的空间,而东莞性交易的背后也有着非常复杂的社会原因。但是,遗憾的是,从央视的报道,到《人民日报》连发的四篇声援文章,再到《环球时报》发出“骂央视,反主流,这种乐子莫成瘾”的批评, 无不缺乏这种深入的讨论,只有权威媒体对民间粗暴的道德训诫。 其实,训诫个体道德正是体制的特征之一。新加坡国立大学助理教授徐晓宏近日在《美国社会学评论》上发表论文,通过对五四运动前后28个社会团体,及相关重要活动家的史料的分析,作者认为,布尔什维克在中国被作为一种“主义”得以接纳的过程,是通过革命者逐步“群体招纳”五四运动时期业已存在的社会组织,而那些更容易接受共产主义的组织,都具有一个共同特征“道德行动主义”,即试图通过集体方式来实践在传统文化中本属于私人领域的“修身养性”。这也就是说,道德充盈起意识形态体系,最终支撑起权力。 但是,央视乃至它身后的体制,已经无法占据道德高位。从薄熙来到刘志军,从中央编译局到铁道部,不管是政治斗争连带出的宫闱秘闻,还是争风吃醋中举报出来的裙带丑闻,其间的奢靡与荒淫早就破坏掉道德训诫的基础。顺着这个角度,反过来看,权威媒体对民间道德的严厉训诫,本身就反映出占据道德高点的渴求。著名杂文家邵燕祥曾于1992年写过“《圣经》拟作”一文,为耶稣解救妓女的圣经故事戏拟了一个中国版本:听完耶稣的话后,从老到少面面相觑,他们自知都是有罪的。一个长胡子的法利赛人站出来说:“谁用石头打她,就能证明谁是没有罪的。”于是,他们一个一个争先拿石头打那妇人。 东莞的色情行业,有着漫长的发生、演变过程,虽然其原生动力在于人的欲望需求,但其发展、繁荣并非建立在当地对道德的宽容与尊重公民权利之上,庇护色情行业成长的是官商勾结的腐败。所以,我们当然不能简单地忽略这一切,用性交易合法化观点来压倒反腐必然存在的合理性。 但这种道德训诫式的反腐,不仅可能违背程序正义,往往也会导向“政府生病、百姓吃药”的模式,从光盘行动,到公交车上的廉政广告,都属此列。媒体报道揭示,以往的扫黄突击检查,受到处罚和被抓的通常是没有权力保护伞的底层,有关系的往往可以事先被通风报信以躲避风头。这次扫黄虽然比以往要猛烈,但民间舆论对这种运动式的道德训诫,仍不免发出“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的嘲讽,因为道德训诫式反腐固然可以行一时之效,但决非根本之道。 显然,只有把权力真正关进笼子里,才成铲除保护伞的土壤,其下的阴暗之处自然会烟消云散。那么,东莞扫黄激起的对道德、意识形态、权力、反腐的思考,就会引向一个更值得回答的问题:除了占据道德高点,进行严厉的道德训诫,运动式的扫荡,是否还应有更世俗、更现代化,从而也更持久的方式来把导致腐败的权力关进笼子里? 刘远举是自由撰稿人,现居上海。 纽约时报中文网

Read More

南华早报|河南多地设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变相劳教?

内地去年正式废除劳教制度,关闭劳教所,被称翻过历史上的黑暗一页后,有学者担心,社会矛盾没有从根子上解决,上访接访关系不正常,最终会导致变相劳教滋生,上访者仍会遭到不公甚至暴力对待。 微博网友“南阳奥奔小杨11”本周二(2月11日)发出多图微博称,“南阳新型的劳教场所改换名称为南阳市训诫所,非法拘禁访民,我母亲张凤梅已经快70岁了,在2月4日晚被河南政法委,南阳政法委,南阳驻京办强行劫持回南阳,关入训诫所非法拘禁,没有任何手续,南阳车站办事处,南阳新西北居委会十几人看守……” 其中一幅配图中,一名白发老人躺在一张带轮推床上,周围环境类似汽车车厢,老人右手捂着头,紧闭双眼,神情痛苦。 此前,1月30日,“南阳奥奔小杨11”曾发出配图微博称,“今天大年三十,也是母亲的生日……母亲眼含热泪站在司法部门口……希望吴(英爱)部长能关注我哥哥杨金德被河南第二监狱监狱长郭永禄虐待致残问题……这就是我母亲的中国梦。”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