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引

All

Latest

柴子文 | 荆棘背面

  我是一把刀   大地是那巨大的磨刀石   而原本,只有水和微尘   时间的铁丝网   筛选出世界布满血丝的阴和阳     黄昏伴随报馆里新闻的嗡嗡声   我站在艰涩的十字路口   听那黑暗深处传来的心跳   干杯,朋友!抬起你忧郁的眼   大海就在身边,那地球的子宫     从有幻想的那天,我就追忆起   一座地下的宫殿,金色的伊斯坦布尔   是先有了梦境,才有了人的路   是的,人的路!   黑暗的心和荆棘背面,人的路     那么,让我们说那么,   放下肩上的重担,和心中的疼痛   想想那晨光中张开怀抱的油菜花   就让没有性欲的物和吻消逝吧   只向连接梦和自然的呼吸致敬       2010-4-14

柴子文 | 十个为什么

为什么回到家放下重重的一堆总无心去整理  为什么瞎子阿炳在我童年的耳朵里挥之不去  为什么柏林围墙倒了二十年瀛台的围墙还在  为什么空气中疲倦的粒子苍黄的对白不过瘾  为什么人人都厌弃人人都不开心人人都不哭  为什么新闻的激情也要捆绑政治操弄前列腺  为什么狗被毒死猫玩失踪小朋友找不到工做  为什么诗人家有百万音响再作不出一夜萧邦  为什么困顿像毒药再没割破死寂的突破进念  为什么云淡风轻像断了气又断不了生死迷离

柴子文 | 悼玉树

一口气从无息的轮回中抬起头 四周静寂的夜,我欣喜的来到这死亡之地 人群之外的人群在悲伤,他们的悲伤 像秃鹫寻找尸体一样猎食人民的悲伤 而人民娇情的虚荣心组成的宏大哀悼 有辱这永生轮回里的悲喜转动 静悄悄,那转轮上的哭泣静悄悄 只有我的哀思去了那死亡之地 我不明白虚弱而焦躁的心 怎样到达宁静的故土 从秃鹫的直肠回到自然 抑或用火把焚烧成理性的物质 这世上各种怀抱的人都共享 同一个无知无明的业,所以 即使悲愤也要原谅,也要听从智者所言: 悠长如永生的童年,愉悦地度日如年 帐篷里带着爱情的失落的心 即使隔着千山万水的高原 也听到那嗡嗡作响的小精灵无力又多情的扇动 你的眼睛也带着我的目光,因为 你的抒写给了亡者的家人诵经般深沉的纪念 像一阵平淡自然地从高原掠过的风 它妩媚寒冷的生命,一如你的生命 勇敢而坦白得像素描,等待着有力的色彩 我的好奇没有送我去高原,在平原的洼地 我继续沉思人性的运作失去了什么因而变得淡漠 绝望何以可能悄无声息的刹那来临,一如 那无法预警的灾难总在发生后被人说起因由 地球是我们逃脱不掉的躯壳,而心在宇宙的最边缘 永恒的飘荡着,直到 一个个名字一个个故事把它唤回 而那需要,关不掉的耳朵,以及蒙不住的眼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