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

光传媒 | 胡平:解读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 ——写在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获奖10周年

“敌人”可以是指“以敌意待我之人”,也可以是指“被我以敌意相待之人”。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显然属于后者。刘晓波在《最后的陈述》里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 需要提醒的是,并不是在2009年12月被审判时的《最后的陈述》里,刘晓波才讲出“我没有敌人”,早在20年前的1989年《六二绝食宣言》里,刘晓波就讲出“我没有敌人”了。

阅读更多

法广|侯志明:中国在洗刷对刘晓波的集体记忆

10年前的10月8日,刘晓波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费加罗报》发表法国中国问题专家、著名学者侯志明女士的一篇文章。文章开头写道:10年之后的今天还敢这样做吗?敢给长期奋战想摆脱北京独裁的香港勇敢公民再颁奖吗?有过这样的呼声,但又有多少成功的希望呢?侯志明女士批评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让人们忘记刘晓波、他获得的和平奖和他的理念。

侯志明女士写道,10年前,无法确定中国的未来。2008年举办了奥运;2010年举办了上海世博会。中国人到全球各地去旅游;全世界各地的人到中国去观光。中国人发现自由属于可能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诺奖颁给一个发表了《零八宪章》被判11年监禁的中国知识分子有着深远的意义。

阅读更多

X博士 | 被嫌弃的孔子和平奖的一生

每年的12月,当诺贝尔和平奖在热热闹闹颁发的时候,本来在遥远东方,也在颁发号称是属于自己的和平奖——孔子和平奖。但是从去年开始,这种遥相呼应的场景就不见了。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挪威议员提名港人竞逐2020诺贝尔和平奖

挪威国会议员缪比(Guri Melby)认为,港人每天不顾安危去争取言论自由和基本民主权利,国际社会应予认可,故已提名香港人作为群体竞逐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期望藉此鼓励港人继续争取。她指出,港人的抗争,意义已超越香港,对整个地区以致全球均有影响。
面对香港近日的警民冲突日趋激烈,暴力亦有升温,奥斯陆最畅销的《挪威晚报》(Aftenposten)报道提名一事时,引述缪比说,期望港人能以非暴力的方式继续争取,每个人都得保平安。
反修例风波持续以来,已有四百多次集会游行或冲突,其中两次大型游行分别有超过一百万人和二百万人参与,后者占香港人口近三成。7月下旬起,警方以更大武力镇压,市民反抗更激烈,警方被指滥用暴力和滥捕的情况更严重,至今已拘捕超过二千四百人,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