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精选

All

Latest

【网络民议】据说云南大卖软中华

朱幼棣:缅军机 投弹炸死炸伤我边民后,见报道说“我边防武警立即作出反应”——以为是准备击落或驱赶再次入侵的军机,再一看,原来是“立即封锁现场”。哈。 一毛不拔大师: 看到神评论:既然被缅甸飞机轰炸能叫“炸弹落入境内”,那以后被强奸也可以叫“精液落入体内” 刘震Norman:我天朝岂能受此奇耻大辱,赶紧援助缅甸几百亿压压惊 若克曼:炸弹落入我国领土,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避免今后再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决定把那片地送给缅甸…

网易头条 | 3名女生举报称遭老师”奸污” 40年后承认诬告

核心提示:1973年,海南文昌3名初中女生为能被推荐上高中,称遭到老师符福山奸污;40年后3人共同出面承认诬告。据了解,符福山在文革期间因卷入派系斗争被人搜罗罪名,其中即包括3名女生揭发的“奸污”罪。40年来,符福山辗转各部门申诉平反。 三女生当年揭发老师“奸污”自己,四十年后齐出面澄清“诬告”替师求平反。81岁的符福山期盼在有生之年能查清真相 12月4日,国家首个宪法日,海南省文昌市下了一场清冷小雨。...

【河蟹档案】89万换夏俊峰自由?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华夏正道v:【全国网友捐89万 还夏俊峰自由】 湖南临武城管杀了瓜农,当地政府花89万平息此事;那么,沈阳小贩夏俊峰杀了城管,是不是也可以花钱了事?[话筒]惊天一问:如果可以,你愿意捐吗? 2013年09月24日 23:56...

共识网 | 羽戈:我们的怕与爱——父亲节,致儿子

亲爱的尤其,半夜起来给你喂奶粉,你的吃相,让我想起第一次进自助餐厅的自己。你吃罢,意犹未尽,嘴巴开合了好一番,方才沉沉睡去。乡村的夏夜,群山默默,草虫幽幽,流月温良如水,照在你日益圆润的脸上,竟有一种圣洁之感。我再也无法入眠,便打开笔记本,给你写这封信,谈谈你生命的由来。 你的诞生,不是偶然。从最初的丁克主义,到如今的为人父母,此间我们观念的嬗变,何止千回百折。我和你妈妈相爱之始,拥护丁克,不是缘于我们的自私,贪图二人世界的自由和欢悦;而是缘于我们的怯懦与恐惧,彼时我们一致认为,将一个孩子生在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时代,是一种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们生于此世,已经足够不幸 ——“ 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 ” ,好似一道悲愤的咒语,禁锢甚至摧毁了我们的青春 —— 如何忍心再将这样的不幸传承给你呢。我是多么希望,我们这代人能成为这一咒语的终结者,倘不能,那就终结我们自己。 这不幸,举目可见:空气、食品、爱心、自由 …… 我们生命的必需品,不是严重腐化,就是严重匮乏。这其中最大的不幸有二:制度与教育。 我对这个体制,一直坚持 “ 非暴力不合作 ” 的原则:不与体制合作,不向权力妥协,不为君王唱赞歌。十余年来,不降其志,不辱其身。所幸这个社会越来越多元,给了我坚守的空间。当然坚守的另一面,是放弃,譬如我为了坚守对法律的信仰,只能放弃以法律为职业。我说这些,只是为了向你证明,不用仰赖体制的鼻息,我们的生活,也许清贫,也许动荡,却独立而自由,朴实而安康。我能做到,你一定能做到,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我们的心病,是教育。体制之外,天高地远,尚且大有可为;教育之外呢,只要你生在这个国家,教育便如天罗地网,你无处可逃。我和你妈妈,都尝试以个体化的反叛,逃避教育的荼毒,我们都是逃课大王,她从高中开始逃课,我在大学,四年所上课时,加起来不足一学期。即便如此,教育的病毒依然在我们身上狂野肆虐,留下可怖的暗影,如大二之前,我都是辩证法的信徒,你妈妈的历史知识,大多袭自教科书,我帮她反洗脑十载,余毒至今犹存。 更真切的案例,来自你的表哥康蛀牙。他大你十岁,现读四年级。他的语文教科书,几乎每一本我都翻过,比起我们当年的课本,的确美观、开放多了,不过本质并无变易,谎言、偏见与政治说教像罂粟花一样开满了洁白的纸张。老师教他们古诗,还是强令死记硬背,回到家,我们讲解三番,他才始明其意。他的课业之繁重,更令我们诧异而心悸,有一回我见他独自走在放学的路上,背上的书包比他瘦弱的身板几乎要大上一倍,这哪里是小学生呢,分明是孤独的苦力,他的书包,装的不是课本,而是教育制度的五指山,他是被压在山下的孙悟空,从此万劫不复。 教科书前,我们如坐针毡,作业本前,康蛀牙一脸木然,想到你将要重蹈这一幕,我们便承受不了。所以我和你妈妈一度拒绝你的到来。我承认,与其说这是现实问题,不如说是心理问题。因为爱你,我们的心才这么脆弱,同时这么顽固。 我们对你的逃避,源自我们对世界的悲观;我们对世界的悲观,源自我们内心的幽暗。我常说,在这个坚冷的年代,我们必须拥有一个更加坚冷的精神世界,才能与之对抗。问题在于,我们的心灵始终不够坚冷,否则就不会为你的诞生而犹疑不决这么多年。你是一道横亘在我们与世界之间的难题,令我们怕且爱,恐惧而期待。 直到两年前,我们的心结才逐渐解开。说一个故事给你听。 2011 年初,我去绍兴讲座,蔡朝阳主持,我当场向他致敬: “ 以前我是一个丁克主义者,我做丁克,最大的原因是对中国教育的失望与恐惧。直到认识了蔡朝阳、梁卫星等中学教师,重燃对教育的希望,我才决定要孩子。 ” 这些话,无一虚词。 亲爱的尤其,我想告诉你,其实问题的根源,不在这个世界,而在我们自身,正如希望的有无,不是取决于现实,而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的信仰。我们对教育的绝望,原是对自己的绝望,我们对未来的怀疑,原是对自己的怀疑。 2011 年夏天,我在三江口对你的一位伯伯说: “ 不要抱怨,不要把罪责都归于邪恶的阻力与命运的无常,你愈是诿过于外,外力便愈是强悍。倘一事不成,我更愿反躬自省,反求诸己:你可以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我始终认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外在世界的罪恶与荒诞,而潜伏于我们的内心:我们的懒惰、我们的急躁、我们的轻慢、我们的褊狭、我们的贪婪,我们的嗔恨、我们的犬儒、我们的幽暗 …… 这些敌人,能战胜一个,我们便前进一寸。 ” 哪怕世间白昼如夜,我们依然可以实践尼采的格言: “ 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 我这么晚才觉悟,你会怪我么?不过,当我打破了绝望与希望、怕与爱之间的一念,顿时福至心灵,花满天地。我知道,我们即将相见。 2013 年 6 月 1 日 供 “ 划伤评论 ” 推荐 0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安徽、河南近日发生丙肝疫情,据新华网报道,截止11月29日,已发现有168人感染,据悉,其中大多数感染者为儿童。安徽省卫生厅通过媒体报道称,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传染源为河南省永城市马桥镇一个体诊所,官方称该诊所为合法诊所。此事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了半个月前发生在甘肃造成21日死亡的校车事故,在那次事故中,死亡者绝大多数也都是儿童。 残孩悲剧层出不穷触目惊心 很多年前,盲人歌手周云蓬就创作了那首《中国孩子》,这首歌没有绚丽的辞藻,也没有其它流行歌那样动人的旋律,但是,在让人听过以后,心弦却会情不自禁地为之拨动。2008年的5月初,我有幸在香港听到了周云蓬的亲自弹唱,然而,就在那之后不久,四川便发生了8级大地震,无数的孩子被豆腐渣校舍夺去了生命。四个月后,媒体又爆出三鹿集团毒奶粉丑闻,而受害者主要也是儿童。 有关中国孩子的悲剧并未因此而终结,在2010年3月,调查记者王克勤首度揭开了山西毒疫苗的盖子。实际上,从2006年开始,山西各地就陆续出现了儿童因注射疫苗而发烧、抽搐、昏厥等异常现象。患病儿童出现或死亡、或残废、或留下严重后遗症等情况。虽然家长赴太原和北京上访,但一直遭受冷遇。 Bildunterschrift: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毒奶粉让母亲忧心 三鹿集团在毒奶粉丑闻后土崩瓦解,而那些受害家庭并未得到应有的赔偿,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则因为坚持维权最终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另外,毒奶粉并未随着三鹿集团的消失而消失,在2010年初,中国媒体再度报道了毒奶粉重返市场的丑闻,而这些重返市场的毒奶粉正是此前未被销毁的毒奶粉。 残害儿童的不仅有豆腐渣校舍、毒奶粉、毒疫苗,而且还有明晃晃的屠刀。从2010年3月23日开始到5月12日,不到50天时间内,中国就出现了6起屠杀幼儿园儿童的恶性事件,举世为之震惊。如今,丙肝病毒对儿童的残害以及校车超载导致儿童的大量死亡,让人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首《中国孩子》,想起了那平淡却又凄惨的歌词与旋律。 残孩悲剧其实是制度性悲剧 孩提时代原本是人生最美好的时代,然而,中国人的孩子却需要面对太多的艰难困苦。强大的生活压力、学习压力以及不幸遭遇,已经把很多孩子的美好童年摧残得满目疮痍,甚至让他们的生命戛然而止。对于很多人而言,做中国人是不幸的,而做中国人的孩子则更为不幸。 除上述孩子的悲剧之外,我们还能看到,即使是在昏天黑地的黑砖窑和黑煤窑中,都不乏孩子的身影。虽然一般人无法置身其中,但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张张照片上无奈和充满童稚的眼神、被煤灰或砖灰污染的面庞时,我们的内心岂能不泛起一阵凄凉与感伤?在基本人权都无法保障,社会道德异常败坏的国度,今天受害是别人的孩子,明天或许就是我们的孩子。 虽然在西方也会偶尔出现孩子受伤害的事件,但那只能是个案,而在中国,孩子受伤害则早已是司空见惯。当一种现象非常普遍的时候,所折射出的就是一种社会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只要中国的制度依然在专制的漩涡中徘徊,那么,有关孩子的悲剧就一天不会停止,所以说,发生在中国的孩子悲剧其实都是社会悲剧和制度性悲剧。我们在谴责制造悲剧的毒奶粉和豆腐渣校舍制造者、黑砖窑和黑煤窑老板、医院医生、学校领导的同时,更应该谴责这个制度和制度的设计者、维系者。 与其消极逃避不如勇敢面对 几年前,新浪网所做的"如果有来生,你还是否愿意做中国人"的调查曾掀起舆论旋风,70%以上的网民选择了"不愿意",这让执政当局大为不快。其实,这种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在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且日益严重的今天,希望用脚投票的中国人已经日益增多。不仅是一般的中国人,更有官员和富豪。 几年前,学者何祚庥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采访时,一句"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激情了公众的愤怒。没有谁能自由选择出生,即使是在后天谁想选择居住地,都需要具备足够的条件。在中国,一般人连迁徙自由都没有,到异地打工和生活还需要忍受种种歧视。对于一般人而言,要想移居异国简直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不管是非法移民还是合法移民的大门都为他们紧锁。 面对社会和制度困境,有人选择逃避,也有人选择面对。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那些用脚投票的中国人,但是,诸如艾未未、于浩成这样长期在异国生活,而后又回国为弱势群体发声的中国人更值得我们尊敬。如艾未未曾经调查四川地震遇难学生人数和真相,他说要念念不念,以孩子为生命的教训不被人记取,中国孩子的悲剧就永远不会终结。   作者:刘逸明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刘逸明,1980年出生于湖北鄂州 。担任过《中国民营》杂志社驻深圳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网络特邀编辑。2011年1月被评为凤凰网2010年度十大写手之一

谭作人太太给朋友们的公开信

不要小看祝贺大家没有无妄之灾的盛意,在中国并不容易。早就有党的科学家何祚庥说了一句硬梆梆的大实话: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是的,你以为灾难到头了,你以为李刚门是底线,你以为七十码是底线,你以为许坤受冤是底线,你以为吴忠村支书自焚是底线,你以为上海大火根本没有真相是底线,你以为王家岭矿难没有真相是底线,你以为豆腐渣学校造成的大量学生死亡没有真相是底线,你以为赵连海为自己和他人的孩子维权反而被捕是底线,你以为钱云会被惨遭杀戮是底线,不!我要告诉你,在中国,强势集团整人害人是没有底线的。所以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祝各位朋友免受无妄之灾,是一项最高的善意和祝福。因为在中国遭受无妄之灾太普遍,你千万不要侥幸说自己肯定不会遭受无妄之灾。在别的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你敢说遭受无妄之灾的概率很低,但在中国概率之高,令人惊悚。

翟继光:爸爸把你带到中国可能是个错误

生儿育女,是人最本能的权利,但在中国,你的这项权利是需要恩准的,哪怕你是严格按照计划生育政策只生一胎,有关部门也会把你当成一个准“罪犯”审来审去,手续繁琐无比,条件苛刻无比,所以,下面这个帝都大学的教师,博士买不起房,对不起孩子、充满自责之情的一封信值得深思! 中国政法大学翟继光教授给女儿的信   亲爱的女儿:   爸爸是个无能的人。很多事情都办不好,请你原谅。爸爸把你带到这个世界可能是个错误,当然,更大的错误是爸爸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   当听说你妈妈怀孕时,我感到意外的惊喜。但随后的事情让我感到,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凭你爸爸这个小小的北大博士、小小的中国政法大学的教师、一个月可怜巴巴的五六千块钱是不可能给你一个理想的生活环境的。   爸爸还有点常识,听说生孩子要“指标”,如果没有“指标”,将来孩子就不能上户口,就一辈子是个黑户。大约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就先到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以及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事处咨询办理准生证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如果女方是北京市户口,可以在北京市办理准生证,如果女方是外地户口,但男方是北京市独立户口,也可以在北京办理准生证,但如果男方是北京市集体户口,就不能在北京办理准生证。非常不幸的是,你妈妈是江西省新余市户口,也就是外地户口。你爸爸虽然是北京市户口,但属于集体户口。因此,只能在你妈妈的户口所在地去办理准生证。可能你会问:为什么你爸爸是集体户口,而不是独立户口呢? 公安局的回答是,因为你爸爸没有在北京买房。换句话说,也就是说你爸爸无能,都博士毕业了,连个房子都买不起。北京的房子千千万,空房子也有千千万,但你爸爸只能“望房兴叹”,没有一个是属于你爸爸的。你爸爸没本事挣钱,更没本事骗钱、偷钱、抢钱,买房子只能是“将来时”。   我也曾向其他老师请教这个问题,有的老师给我支了一个招,找学校的资产管理处要一个房号,然后把户口迁出来,就可以在北京办理准生证了。当你爸爸找到中国政法大学资产管理处时,得到的答复是,以前可以,现在不可以。你爸爸不是校领导,也没有熟人关系,就凭一个刚来的毛头小子,哪有这么大的脸去要一个房号呢?由此又可以看出你爸爸的无能。后来,你爸爸又找了一些朋友,想通过其他途径在北京办理准生证。由于要花不少钱,而你爸爸又没有这么多钱,一些途径只好作罢。另外,托了一个北京的亲戚,也说不好办。说到底,还是由于你爸爸不是领导,也没有相当硬的熟人关系,更没有钱去打点。忙活了一个多月,你爸爸还是灰心了。承认自己的无能吧。   可能你又会问了,为什么一定要在北京领准生证呢?在哪里领不都一样吗?你不知道,在哪里领准生证关系可大啦!如果你在北京领,将来就可以办理北京市户口,你以后就可以在北京上学、考大学。而如果你在江西领,将来就只能办理江西的户口,你以后就应当在江西上学,如果在北京上学,就要交很多钱,而这些钱可能是你爸爸交不起的。即使可以花钱在北京上学,将来考大学时,还要回江西考大学。同样的分数,在北京可以上北大、清华,而在外地,只能勉强上一个最差的本科,甚至连本科学校都上不了。上哪个大学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都很大,你说爸爸能不尽量在北京领准生证吗?   可惜一切努力都是白费,最终你爸爸和妈妈决定在江西新余市领准生证。没想到,江西新余市计生办要求你爸爸和你妈妈必须回新余,才能发给准生证。当然,在北京还要盖很多章,为此,你爸爸跑了很多次,还憋了一肚子的气。给你讲其中的一件事情吧。记得新余市计生办给你外公一张表,要求你爸爸所在地的计生办盖章。你外公用特快专递将那张表寄到北京,你爸爸填好了,先到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盖了章,然后到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事处计生办盖章,办事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你这张表要重新填写,因为你没有用签字笔填写。”你爸爸还是能买得起签字笔的,只是当时填表时没有带签字笔,就随便用一支圆珠笔填上了。我跟那位工作人员解释:“这是从新余快递过来的,如果重新寄过来时间会比较长,而且孩子都快生了。”那位工作人员说:“即使给你盖了章,回去也不能用,还会让你再来盖章。”我说:“那就先帮我盖上吧,如果需要修改,到时候我再来盖。”那位工作人员说:“那可不行,章可不是随便盖的,你想好了,如果现在你坚持要盖,我可以给你盖,但以后就别想再找我盖了。”你爸爸想,万一这个表格真的不能用,现在盖了章,以后人家就不给盖了,那可怎么办呢?没办法,你爸爸只能回到学校。从学校到城北街道办大约是3里地,爸爸走着去,又走回来。天气已经比较热了。当然,后来爸爸想了一个方法,用签字笔把表格上的字重新描了一遍,又走着去城北街道办盖了章,那位工作人员看到我的方法心里暗暗佩服,很不服气地在表格上盖了章。   从法律上讲,那位工组人员属于公务员,从政|治上讲,那位工作人员是人民的公仆。在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事处的大门上写着这样几个大字:“为人民服务毛|泽|东”。   由于北京和新余距离很远,坐火车要20多个小时,而且当时你已经在你妈妈的肚子里八个月了,你妈妈坐火车已经很不方便了。你爸爸也要上班,很难抽出时间回新余领准生证。你外公托了好多关系,送了好多礼。你妈妈曾气愤地说,干脆不办理准生证了,看政|府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又不是超生,难道正常生一个孩子还有罪吗?中国还有人|权吗?你爸爸只好劝你妈妈,政|府还是好的,因为是“人民政|府”嘛,只是其中的个别部门和个别人比较可恶而已。最后,你外婆和你妈妈还是回新余了一趟,坐飞机回去的,但耽误了好几天才拿到准生证,原因是计生办的人去参加党的活动了,都不办公。新余市的计生办也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   大约在5月20日左右,北京市公安局宣布,男方是北京市集体户口,即使没有买房,孩子也可以随父入户,办理北京市户口。真是老天有眼啊,爸爸看到了一线希望。否则,爸爸真想不明白,我是北京户口,为什么我的孩子就只能是江西户口呢?或许,这只能怪你爸爸娶了一个江西的老婆,你爸爸应该娶一个北京的老婆。不过,如果那样的话,现在就没有你了。你爸爸在北京恐怕也很难找到一个像你妈妈那样好的老婆。因为你爸爸就是一个小小的北大博士,一个小小的中国政法大学的教师,一个月只有可怜的五六千块钱的收入。或许也应该怪你爸爸没有进入国家机关,当个干部。其实,你爸爸就是因为知道当领导的好处太多了,才不敢去当领导。爸爸希望每天晚上都能睡着觉。   5月24日,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你爸爸也开始了艰苦的给你办户口的历程。先是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办出生证,先后就去了四次才办成。第一次去,是周五,人家说,周二周四办理,其它时间不办理。你爸爸因为周二上午要在昌平给你可爱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讲课,只能等下周去办理了。第二次去,你爸爸没有把集体户口封面的复印件带去,不能办理。人民医院在办理出生证的说明中并没有强调集体户口要把封面复印件带去,这也不能怪你爸爸。只好等下个周四再去。第三次去,办好了,但不能当天拿,只能等周三下午去拿。而周三下午你爸爸还要到昌平给你可爱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讲课。为了不再往后拖一周,只好辛苦你外婆去帮你领证了。据说,你外婆在人民医院也费了一些周折,你外婆领了号以后,先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打印,然后再回来盖章。真不知道人民医院是怎样为人民的。如果不为人民,为什么还叫人民医院呢?拿到出生证时,你已经快满月了!!   有了准生证,你爸爸就马不停蹄地去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以及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北京市昌平区松园派出所咨询如何办理随父入户手续,由于是北京市新出台的政策,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办理。他们之间互相打电话咨询,总算相信北京市已经有这样一个政策了。他们心里可能在想:“北京市怎么出台了这样一个政策,真便宜了这小子!”他们所说的“这小子”就是你亲爱的爸爸,北***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教师,一个月五六千块钱。   虽然可以上户口,但必须首先将新余市的准生证变成北京市的准生证,为了这个变更,他们又给你爸爸列了十几个证明,让你爸爸去办理。你爸爸一看,头又大了。何时能够完成这些要求呢?这次又需要辛苦你外公了。因为需要你妈妈老家的三级计生办盖章,而且证明的内容必须打印,手写无效。你爸爸打印好了内容,为了节约时间,你爸爸托了单位的一位叔叔将证明材料传真给你外公,你外公到长林居委会计生办一问,人家说只能手写,不能打印。这可难坏了你外公和你爸爸,我们想了很多对策。甚至想到自己私自刻个公章盖上去,而我们都知道这是违法的。为了你,我们把一切都抛开了。后来,你爸爸柔声细语、和颜悦色、不耐其烦并且差点就低三下四地跟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解释这个问题,最后她同意手写的也可以。   拿到新余市三级计生办的这个证明,本以为就万事大吉了。但当你爸爸到中国政法大学保卫处去盖章时,保卫处的老师还没听说过这个政策,又亲自打电话询问派出所的人,最后让我去人事处盖章。你爸爸到人事处时,那天正好赶上学校为新入校的老师联合办公,人事处只有一个学生在值班,没法盖章。你爸爸又去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去盖章,那天又是老师体检,计生办没有人。   第二天,你爸爸又去学校给你办户口。人事处的老师也不敢任意给盖章,又打电话咨询了学校保卫处户籍科的老师,说我必须有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盖章的准生证才能给盖章。你爸爸只好先去办理北京市的准生证。先到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盖章,计生办的老实态度还很好,很快给你爸爸盖好了章,写好了证明。接着你爸爸又去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去盖章,一打听,盖章的那位工作人员休假了,下周四才能回来。而下周四和周五,你爸爸必须去外面讲课,没有时间去昌平。昌平离你爸爸妈妈当时住的地方大约有40公里,这个忘记告诉你了。其实,你爸爸不应该出去讲课,应该天天在家里等着那位工作人员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回来上班。可是爸爸不去外面讲课,你的奶粉钱,你的学费,你的玩具,还有我们将来的房子谁给我们呢?就靠你爸爸可怜的五六千块钱?现在我们的房租是1500 元,再加上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费,每月剩不了多少了。你妈妈辞了工作,专门在家照顾你。   7月16日,星期一,也就是今天,你爸爸再次去昌平给你办户口。到了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那位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材料看了看,说:“北京市的准生证呢?”我说:“我现在就来办啊?”那位工作人员让我把当时给我的材料清单拿出来,然后指着上面的文字说:“你是不是老师?这上面写得这么清楚,到你所在地的居委会办理,看不懂吗?”我说:“这个很专业,你没给我解释,我以为就是到这里办理呢。”她说:“你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怎么能看不明白?还要怎么解释?”你爸爸不敢和人家吵,否则人家就更不愿给你办事了。你爸爸只好“灰溜溜”地走出来,去找中国政法大学居委会。   中国政法大学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还比较好,很顺利地办好了各种手续,由于手续比较多,还是办了接近一个小时。填了好多表,给你爸爸传达了计划生育政策,给了避孕套(如果在新余办户口,你妈妈要先上环才能给你上户口,据说这个和生孩子差不多那么疼,我怎么忍心让你妈妈再受一次苦呢)。出来后找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盖章,计生办没有人,我找了几个地方,又等了一会,终于来人了。刚要给我盖章,电话响了,她接了电话。接着又来了一位学生,说是帮一位老师来领东西的。办好这些事情后,才给我盖了章。盖好章已经接近10点了。再到城北街道办去盖章。由于天气太热,今天到城北街道办两次,都是坐一站公交车,当然还要走一段,因此,衣服还是湿透了。由于各种证明手续都已经齐全了,这次城北街道办计生办没有说什么,二十分钟办完了手续,盖好了章。   由于必须有城北街道办计生办的公章,政法大学人事处才给盖章。因此,我从街道办回来急忙去人事处。上次接待我的老师今天不在,我只要找另外一个老师。她对这个业务不熟,又去问领导。我事先已经打好了一个证明,这是按照昌平区松园派出所的要求写的证明。人事处的老师请示回来以后说,有两个地方必须修改一下,才能给盖章。我仔细看了一下,两处修改并不是实质性的,改不改问题都不大。但领导说要改,我也不敢说不改啊。大凡任何领导签字或盖章之前都要稍作修改吧,不然怎么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和权威呢?说实话,这样的领导,打死我,我也不做。   我到财税法所的办公室借了一台电脑,把证明按照要求重新打了一遍,此时已经是11:20了。我连上厕所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因为快到下班时间了。我急忙赶到人事处,那位老师又认真看了一遍,最后终于帮我盖了中国政法大学人事处的公章。盼了这么多天的公章终于有了结果,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我猜测此时派出所已经午休了,但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向松园派出所走去。早上出来就吃了一点东西,书包里带了本来应当是早餐的面包,早上没有吃,现在吃吧。看样子是没有时间吃午饭了。头上是炎热的太阳,嘴里是干硬的面包(两天前买的),手里是沉甸甸的证明材料,下面是沉重的步伐和发酸的两条腿。到了派出所,又是一位女同志,今天真倒霉,所有给我办事的全部都是女同志。这难道和我办的事情有关?女民警看了看我的材料,说还缺一个派遣证的复印件。我准备的材料都是上次来松园派出所咨询时一个女民警(真晦气!又是女的!)给我列的清单,里面可没有这一项啊。没办法,和她争论也没有用,我一声不吭地回学校办手续吧。太阳还是那么热,嘴里的面包还是那么干硬 (刚才路上没吃完),手里的材料还是那么沉甸,步伐还是那么沉重……   回到学校已经是12点半了,人事处人事科的门已经锁上了。估计都去吃饭了吧。我回到教师休息室,躺在沙发上打个盹,两个可恶的女老师在那里大声说着话,太可恶了,又是女的!实在是很累,我还是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 1:50 了。我想,人事处应该上班了吧。到了人事处,说明情况后,他们说到图书馆的综合档案室去复印。我又来到图书馆三楼的综合档案室,复印了相应材料。重新又走到了松园派出所,由于到松园派出所只有一站地,但没有公交车,所以,只好步行。   这次换了一位女民警接待,再说一遍晦气,因为又是女的。她说:“你这张申请书应当改一句话。”我说,这是按照你们贴出来的标准格式写的。她说:“你办的事情比较特殊,和他们不一样。”我还能说什么呢?他接着说:“父母双方必须亲自来办理户口,户口是大事。”我说,现在住在城里,孩子她妈来一趟不容易。她说:“必须两人亲自来,实在不行就等出月子再来办理。” 我说,你们一定要她来,她可以来。我心想,就是人快死了,也给你们抬过来。依法办事嘛!!!最后,她又说:“办理这件事的民警出差了,你们下周再来吧。”   我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你们出不出差,和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关系?你出差,我就得等一周,她休假,我也得等一周。把老百姓当猴耍呢!!!   可惜,周末我还要回家一趟。不知下周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孩子,至今我还没有帮你办好户口。办个户口真难啊!将来等你爸爸有钱了,爸爸给你办个美国户口,中国的户口太复杂了,咱办不起。   孩子,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敬你妈妈和你爸爸,你爸爸为你办户口,不知走了多少路,流了多少汗,憋了多少气。如果你爸爸活不到70岁,那就是上面所提到的那帮人给气的。   你爸爸很无能吧,自己没本事,没钱,还去生别人的气,是不是很无能啊?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