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记者

All

Latest

江雪:我的学思历程与独立媒体人之路

From 江雪 游思学社 江雪:中国名记者,曾任《华商报》首席记者、评论部主任。独立两年来,她忽而兰州,忽而江西,忽而天水,忽而又台湾,自由的观察,自由的记录,就像一只鸟儿自由的翱翔,做独立的新闻。 整理人:陈李煜 访谈时间:2017/2/8 访谈地点:西安知无知文化空间 我刚刚听大家讲,或多或少都提到了新闻,其实大家都有很多的思考。非常棒!真的很开心来到这里,跟年轻的朋友们交流,我是挺期待的。今早出门看到花开了。北方的春天和南方的不一样,...

孙春龙:那些未被删除的真相

我的新书《没有回家的士兵》终于进了印刷厂。前戏太久,当节点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想象中的喜悦。 这本书完稿于一年多前,交给出版公司后,没想到是没有止境的审查,从编辑,到出版社,到出版集团,到省新闻出版局,到新闻出版总署,又转到中央军委,又到军事科学院。 这一路,我靠着人脉和脸皮,不停地去斡旋,在对敏感文字的不停删除中,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获得最终的出版许可。 中途有人说,这么多内容被删了,你妥协这么多,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在香港出版。我说:不,逃避现有的审查,或者飞蛾扑火式的对抗,才是最大的妥协;在体制的许可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呈现真相,才是我们记录者最应该忍辱去做的事情。 跬步终会积至千里。

宋志标:常熟童工为何没有成为“事件”?

除了这些认识上的歧路、以及坑,还有的一个问题是常熟童工的展露并不充分。这是调查记者末路之后第N次暴露的后果。迄今为止,梨视频之后的跟进调查几乎为零,进展基本靠政府,报道无寸进,社会也没有蠕动式抵近,大事件的潜质就烟消云散。 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社会有多弱势,几乎没有行动能力。搁在往常,会有民间机构进入调查,会有NGO介入,会有全方位的线上线下联动。但在现在都是空,不只是允许与否的问题,而是经过了长期的禁止后,这些力量根本就没了,童工难见证了社会的围困,再一次!

德国之声 | 长平观察:奥斯卡礼赞真相

我在新浪微博搜索栏输入“凛冬烈火”四个字,看到提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凛冬烈火’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是记录2013年底至2014年初乌克兰独立广场革命的电影的名字,入围本届奥斯卡奖。在遗憾的同时,我也多少感到一些欣慰:专制者仍然对世界的真相感到害怕。...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