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強拆喪心病狂 百姓只有噩夢

國家領導人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再次提到「中國夢」,承諾「要使人民都過上美好生活」。可惜,對許多神州百姓來講,現實中沒有安居樂業的美夢,只有痛失家園甚至賠上性命的噩夢。 內地強拆醜聞層出不窮,無日無之,昨日一天就有多宗暴力拆遷徵地事件曝光:河南新鄉一對年近七旬的夫妻,十多間房屋數天之內被夷為廢墟,兩人不堪打擊,雙雙進了醫院;甘肅天水麥積有六條村的耕地近日被強行推平,大量農作物被毀;山東青島黃島區某村近日被揭發,二百畝耕地去年七月一夜間全部被毀,村幹部先斬後奏,逼迫村民領取徵地補償。發展商佔地霸田無所不用其極,百姓失去土地想討個「說法」也屢遭打擊和迫害,河南一名二十二歲少女因不滿強拆上訪,竟被保安當街扒光衣服示眾。 有恃無恐的發展商不僅隨意打壓、侮辱失地農民,更隨意剝奪其生命。在過去的一周,四川、河南、湖北分別發生抗議強拆村民遭施工企業車輛輾死的血腥慘劇。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發展商為了賺錢而喪心病狂,多少血肉之軀消失在推土機的巨輪之下,多少人為了保衞家園家破人亡。 順我者昌 逆我者亡 每一宗強拆慘劇的背後,都有着驚人的相似之處,都可以看到官商勾結的罪惡黑影。往往是民眾與開發商因強拆引發利益衝突,有抗爭者遭暴力致死,然後官方出面「主持公道」,企業付出「可觀」賠償了事。與霸地建房的巨大利潤相比,區區賠償金不過九牛一毛,發展商豈有不配合政府,花錢消災的道理?而一旦調解失敗,矛盾升級,甚至釀成群體事件,當局則會以「維穩」為藉口,不惜動用武力鎮壓,控制局面。號稱「人民」政府,早已墮落為權貴階層的看家護院,打手幫兇。 正因為執政當局漠視百姓生命,罔顧最基本的公平正義,處處「吹黑哨」,才導致發展商有恃無恐,為所欲為,自信用金錢可以擺平一切,甚至可以收買人命。事實上,政府與發展商已經成為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據官方數據估算,去年內地政府和銀行來自房地產的收入接近五萬億元人民幣,約佔當年房地產業銷售額七成五。在官員眼中,房地產是會生金蛋的鵝,為地產商保駕護航自然被視作「職責所在」。明乎此,官老爺對強拆悲劇視而不見,見而不理,也就不足為奇。 從「發展是硬道理」,到「沒強拆就沒有新中國」,老百姓已經付出太多太高的代價。流離失所的村民,推土機下血肉模糊的身影,正是對所謂「中國夢」的巨大諷刺。 東方日報

Read More

大陸H7N9感染者面臨破產

(中央社台北6日電)中國大陸迄今已有16例H7N9禽流感確診病人,其中2名患者因為支付不起醫藥費而面臨破產危機,尋求政府協助卻不得其門而入。 德國之聲報導,南京1名女性患者表示,她從入院至今已經花掉家中人民幣10萬元的積蓄,現在只能靠民眾捐錢治病。患者的丈夫則說,欠醫院近2萬元醫藥費恐怕只能賣房支付了。 另1名安徽的女性患者也遇到相同情況,其家人向媒體抱怨,現在已經家徒四壁只盼國家報銷。 廣東省1名衛生部官員被問到國家協助的可能性時坦承,「現在的醫療保險仍不是很安全可靠,百姓遇到突發傳染病,的確存在醫療保障的困難」。 報導指稱,中國的確沒有針對人感染禽流感的單項醫保政策,因此民眾不僅要擔心病毒,還要擔心一旦感染能有什麼就醫保障。1020406

Read More

女富商傍劉志軍撈24 億

  (星島日報報道)鐵道部內部通報原部長劉志軍案的初步調查結果,涉及收受巨額賄賂,玩弄多名女性。通報披露,劉曾委託山西女富商丁書苗,為自己轉任地方諸侯疏通關係。丁則利用與劉的關係,向鐵路承判商收取二十四億元工程介紹費,並向劉提供女性。   擔任鐵道部長八年的劉志軍,去年二月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財新網報道,本月三日,鐵路部內部通報劉志軍涉嫌違紀的六大問題,除了收受巨額賄賂等經濟問題外,也包括政治問題和個人道德問題,其中多項問題與山西女商人丁書苗(又名丁羽心)有關。   最嚴厲的一項稱劉志軍利用職權,協助丁書苗向鐵路承判商收取巨額介紹費。劉還涉嫌收取鐵路局四名幹部賄賂,以及收藏一定數量的現代名人字畫。內部通報又稱劉志軍道德敗壞,玩弄多名女性,有三名即為丁書苗介紹。劉還曾委託丁書苗為自己轉任地方官員疏通關係。   知情人士透露,丁書苗案已移交司法處理,涉案金額高達三十億元,其中二十四億為鐵路項目中介費,涉及的項目總造價高達一千八百億元。劉志軍案調查也接近尾聲,但涉案金額仍未最終確定。劉志軍在任期間,力主加快高鐵建設,從○四年至今,中國高鐵已投入建設資金在兩萬億元以上。   鐵路業內人士透露,中介費現象普遍存在於鐵路工程招標中。以丁書苗為代表的中間人,通過上層關係幫助企業中標,按中標金額從中分成。即使一些國有企業,要想中標也需借用中間人,回扣約為工程款的百分之二。一些競爭激烈的領域,中介費甚至位整個工程款的百分之八至二十。僅京滬高鐵工程,丁書苗即拿走了八億元中介費。   五十七歲的丁書苗是北京博宥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在山西以煤炭運銷起家。博宥集團在○五年前後進入高鐵領域,先後成立了多家公司,壟斷了高鐵核心部件的供應,並成為高鐵聲屏障主要供貨商。   丁書苗○八年成立的高鐵傳媒,更是壟斷了高鐵車站的廣告權,並成為二○一○年第七屆世界高鐵大會的承辦單位。不過,據高鐵傳媒一位高層透露,高鐵傳媒實際上從世界高鐵大會項目上,拿走了贊助費共一點二億元。鐵道部為舉辦這次大會還另有專門撥款。去年一月,丁書苗被當局帶走調查。

Read More

中共官媒:調控房市是政治問題

(中央社台北23日電)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今天發表文章指房地產調控政策「是經濟問題、民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堅持調控房市不得有半點動搖。 文章表示,近來大陸經濟面臨下滑壓力、房價出現回漲苗頭,鬆綁房市救經濟的聲音一直沒有稍停,但靠房市救經濟非治本之策。 人民日報說,大陸政府「絕不能讓房價反彈」的政策沒有任何鬆動,對中國大陸而言,保持一定經濟增速,最終要靠轉方式、調結構,最終要靠新興工業和高科技產業。 隨著大陸城鎮化加快,住房消費支出增加,文章說,穩房價是重要民生訴求,「勞動者月薪區區數千元,房款動輒數百萬元,這種情況,從百姓到政府,誰能不著急?」。 文章說,調控政策重「調」,有利淨化市場環境、穩定行業發展、降低經濟風險。目前許多房地產投機行為已被抑制,但近來不少地方交易回暖,房價又蠢蠢欲動,調控仍處關鍵時期,調控任務依然艱鉅。 人民日報最後說,此時如果放鬆調控,任由房價反彈,幾年的努力將毀於一旦,百姓的期待將化作泡影,「政府的信譽更將大打折扣」;堅持調控政策,堅持穩定房價,是經濟問題、民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不得半點動搖。1010723

Read More

北京排水系统为何总是脆弱不堪?

在上周六遭遇了61年来最大暴雨后,中国首都北京落后的城市下水道系统再次蒙羞。 当天的暴雨导致城市严重内涝,多处路段由于排水不畅造成严重积水,部分立交桥下积水甚至高达四米;多辆汽车深陷积水之中,一个没能及时弃车而逃的车主在广渠门桥下葬身车中…… 据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北京发布”的消息:截至22日17时,北京市境内共发生因灾死亡37人。其中,溺水死亡25人,房屋倒塌致死6人,雷击致死1人,触电死亡5人。目前,死者已有22人确定身份,其余15人正在确认中。 网友们持续不断地把暴雨和积水断路等灾害照片发到互联网上,批评和热议极端天气下首都的排水系统和应急系统如此脆弱不堪。 一位网友在新浪上发微博说:“一场大雨证明我们始终是发展中国家,连个下水道都弄不好。”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在新浪网的官方微博也发布评论说:“没有一流的下水道,就没有一流的城市。” 仅仅一年前,一场同样突然而至的暴雨袭击了北京城,造成了路面积水、交通几近瘫痪,愤怒的市民们同样表达了对排水不畅的城市下水道系统和政府的不满,舆论也纷纷施压,要求政府加大城市排水建设规划和投资,提高城市排水能力。然而,一年过去,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 其实,从全国范围看,北京过去几年里城市排水管网的建设力度位居全国前列,政府也自称成绩显著。自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后,北京市就开始大力投资市政基础建设。2004年7月10日,一场暴雨造成北京城市内涝,全城交通瘫痪,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批示要求北京市认真反思在城市建设中出现的问题。此后,北京市着手建设排水管网。随着奥运会临近,北京在改造排涝系统中不断投入巨资,其力度远远超过国内很多城市。 但是,巨额公共投入后的效果到底如何呢? 去年暴雨后,市民们才从北京市规划委接受媒体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北京城市排水能力是按照一年到三年一遇洪水的标准建设。面对公众压力,北京市防汛办负责人当时回应称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希望将最低排水标准从最低一年提高到最低三年,达到三到五年一遇的标准。 对此,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认为,北京市城市排水能力标准太低,给城市安全带来的风险很大。 一位熟悉北京地下基础建设、不愿具名的城市排水专家也认为,北京等大型城市的排水系统在建设时标准偏低。但他认为目前限制北京这样的城市地下排水设施建设的主要因素并不是资金压力,而是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地下空间更多的留给了电力、电信、以及地铁等直接关系到GDP的公共设施,留给下水道的空间很小。 而且,他说:“北京市把市政排水的业务归属北京排水集团也没有几年时间,北京的下水道责权不分,随着城市化发展,在北京进行排水设施规划和建设困难重重,各种成本越来越高。” 但城市问题总要得到解决。结果取决于政府的决心,如果政府有决心和动力挖开路面建设地铁,为何没有决心和动力挖开路面建设下水道呢? 目前中国的城市化显然并未把地下排水设施规划排在投资清单的前列,以北京为例,虽然去年已经遭受了暴雨袭击,但显然,过去一年时间里,市民们并未感受到北京市在城市排水规划和建设上的大规模行动,城市建设依然只是集中在大规模社区、地铁、地上污水处理项目等可见的政绩工程上面,部分城区甚至还在使用着明代修建的排水设施。 近年来,北京城正以“摊大饼”的方式向郊区快速扩张,宽阔的环路、立交桥和巨型社区出现在曾经的远郊区,但城市规划者并未提供有效配套的基础设施,更不用说规划建设超前于城市化的地下排水管网。 每遇暴雨袭城,人们喜欢引用法国伟大的文学家雨果那句名言:“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确实,下水道作为城市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自有城市以来,就受到城市规划者的重视,人们愿意把智慧和资金优先投入到城市下水道系统的规划和建设之中。 但中国地方政府似乎并没有动力在“良心工程”上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投资,这导致了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与严重滞后的城市地下排水设施建设之间巨大的反差。即使是北京这样的首都城市,虽然排水管网的建设力度号称位居全国前列,成绩显著,但是糟糕的下水道状况在遇到类似去年和今年这样的暴雨天气时,依然会备受打击。 为何城市管理者没有动力大规模改善城市下水道呢?笔者认为,深层原因可能在于应用于城市下水道的投资不能为政府带来眼前的效益和政绩,地方政府更愿意把公共资金投入到与房地产、工业项目等相关的市政基础建设上去,这些项目能带来快速和可见的收获,有利于政绩评估。 未来,如何让市民住在一个更加舒适和安全的城市,对于中国城市的管理者们来说,需要的不仅仅是治理方案,更需要对城市负责任的态度。 纽约时报中文网财经评论员 王强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