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

All

Latest

爱思想|郭于华:我们究竟有多么特殊?

当下不时看到强调中国国情特殊、不宜实行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中国必须保持自己的特色、走自己的道路等的特殊论观点;而且为了证明“中国模式”的独特和优越,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统一(相对于多元)、稳定(相对于动乱)常常拿来说事。为了强调中国的特殊性,就得批判普世价值,以中国特殊之优越来证明共同价值之不存;而十分悖谬的是,与此同时这种论点还经常指责中国人民素质低,因而不适合民主。 每当看到这样的观点和论证,总不免让人想问一声:中国有那么独一无二吗?进而,中国人是人吗?

单读 | 流亡的骨头

马洛伊•山多尔(1900—1989)出生于奥匈帝国的贵族家庭,然而一生困顿颠沛,流亡四十一年,客死异乡。他是二十世纪匈牙利文坛巨匠,也是历史的记录者、省思者和孤独的斗士。德国文学批评界说他与茨威格齐名,另有批评家将他与托马斯•曼,穆齐尔,卡夫卡并列。因为他,二十世纪文坛大师被重新排序。今天单读推送马洛伊·山多尔作品简体中文版的译后记。 马洛伊·山多尔(Márai Sándor) 《流亡的骨头》 撰文:余泽民 选自马洛伊·山多尔作品译后记...

【麻辣总局】相声:《报书名》

(图片来自网络) 《报书名》 作者:@妇女之友罗严塔 甲:我们这位演员啊。 乙:啊。 甲:很多观众都认识。 乙:您客气。 甲:经常啊在收音机里头,电视里头看到您。 乙:倒是经常的上新闻联播。 甲:您是北京天团的演员。 乙:对啊。 甲:原籍是陕西富平人。 乙:不错。 甲:长期在地方工作。 乙:唉。 甲:现在家不还在北京哪。 乙:啊,在北京哪。 甲:您住在中南海。 乙:啊,对,对,对。 甲:是不是? 乙:对。 甲:家里都好啊? 乙:都不错。...

凤凰新闻|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首次公开发表

今天,这里群英荟萃、少长咸集,既有德高望重的老作家、老艺术家,也有崭露头角的文艺新秀,有些同志过去就很熟悉,有些是初次见面。见到大家很高兴。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长期以来,广大文艺工作者致力于文艺创作、表演、研究、传播,在各自领域辛勤耕耘、服务人民,取得了显著成绩,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我国文艺园地百花竞放、硕果累累,呈现出繁荣发展的生动景象。借此机会,我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向全国文艺工作者致以诚挚的问候!

北京之春|野夫:组织后的命运——大伯的革命与爱情

然而大伯已经得到“组织”的指令,要他随省高一起迁往鄂西建始,几所中学将在深山中的三里坝小镇成立“湖北联高”。他必须在那里去建立组织,发展党员,继续开展地下工作。为何要“地下”?这里有个历史问题一直为今天的人们所困惑——不是已经国共合作了吗?原来西安事变之后,达成的合作协议,其中规定共产党不得在战时的国统区发展党员,搞破坏统一抗战的活动。但是中共有自家的算盘,岂能为战乱中的民国政府所左右——这就是何功伟和大伯的父亲等无数党人,竟然在抗战之中死于自己国家法院审判的原因。同样这也是“皖南事变”之后,延安除开抱怨而不敢揭竿向内的深因所在。

斯伟江 | 大河奔流2015:迎新兼怀友浦志强

这大半年,我每次去教堂,就会想起这个“受难者”,以至于热泪盈眶,固然,他和我一样,有难以改变的缺点,如讥讽人不留余地,如肉身沉重的各种欲望。没有按照古人的说法: 炎炎者灭,隆隆者绝;默默者存。销号之后,依然不停转世,希望发表一己之见,来抒发己意,启发讨论。我仔细观察过浦志强,他是一个以传统儒家家国为重的人,因为他学的是历史,他的硕士是法制史。当然,他有自由主义的精神,他在湖北一律所讲座时,就说过受胡平的言论自由,影响颇大,而我居然没读过此书。这恐怕就是年龄的差别。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