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司机

北青深一度|在监视居住中“悬着”的涉疫货车司机

判决生效后,两人没有上诉,一直处于被监视居住的状态。没办法跑车的这一年,日子也过得拮据窘迫。3月28日,在第二次监视居住到期后,绥中县法院向贺宏国和韩东下发了第三份监视居住决定书。关于两人的再审申请,绥中县法院表示“仍在审查中,很快会有消息”。

阅读更多

中国劳动趋势|货车集体停运、趴窝?司机们如何看待抗议行动与低运费困境

4月初,一些货车司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集体停运,以抗议当前低运费所导致的生活困境。然而,这一号召并未得到所有司机的一致响应,也未形成大规模的各地串联行动。本文通过抓取货车司机社群线上互动数据,重点分析货车司机对于停运的态度和自身处境的认知。

阅读更多

【404文库】八点健闻|千万货车司机困在疫情里

林生只是中国2000多万大货司机的缩影,他们本该成为城市流动的血液,如今却经历着“高速难民”般生活:被困高速十余天; 车贷、房贷片刻不等人;家中两三个孩子、全职照顾孩子的妻子要养;路上水尽粮断。

经济生活的压力,甚至让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月度视频】五月之声(2023)

【CDTV】耳光乐队《红孩儿十八赢》:“生在这伟大的时代,咱就偷着乐”

【网络民议】习近平主持“唐朝式”中国-中亚峰会,网民:“不错,只差龙袍”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