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

All

Latest

孙立平:蹊跷,这一次民族主义失灵了?

先是委内瑞拉,再是伊朗,再是土耳其,一个连着一个。内部的原因也好,外部的原因也好,总之,经济在剧烈动荡,金融在剧烈动荡。 顺理成章的,这时应当是民族主义激荡的时期。...

文馆 | 李承鹏:投名状

“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你看,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话的贪官。这样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其二、官吏只要贪污,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哪敢背叛你,只会乖乖地听你的话。所以,‘反贪官’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所用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要是不听话,你哪儿有借口除掉他。假使硬行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东网|老徐:大贪官为甚么都不上诉?

转发此新闻: 昔日中南海的大管家令计划被判无期徒刑,官方公布的罪名是受贿7700多万、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罪。令计划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之前比令计划更大的贪官周永康也当庭表示不上诉。此外,这几年下台的贪官李春城、蒋洁敏、刘志军、王立军、季建业等,都当庭表示不上诉。这几年部级以上的大贪官一审之后上诉的,只有薄熙来。大贪官一律不上诉是对依法治国的一种讽刺,政治审判不能取代法律审判。大贪官为甚么都不上诉呢?这里面恐怕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涉及部级以上官员的腐败大案,更多的是与站队有关,是一种政治审判。如果是在文革时期,那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改革开放以来,部级以上官员被枪毙的只有成克杰、胡长清等为数不多的几个。他们之所以被杀头,也是因为他们嘴不老实乱咬。胡温时代至今,基本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默契,那就是部级以上干部,不管贪腐金额多大,情节多么恶劣,最多是死缓。也就是说,到了部级以上级别,基本上拿到了「免死牌」。第二,政治,很多时候就是一种平衡。大贪官们也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死有余辜,不死已经是内部博弈与妥协的结果,与法律无关,与政治有关。老百姓掏个鸟窝都要判十几年,自己贪了几个亿也是如此。这些大贪官都是人精,他们又不傻,心里明明白白。第三,上诉也没用,上诉等于和组织撕破了脸皮。薄熙来上诉,早在人们意料之中,属于正常情况。假如薄不上诉便不正常了。薄的上诉,更多是政治上的博弈和考量。毕竟,他也拥有一大批「薄粉」呐。而其他大贪官则不同,不上诉证明自己有感恩之心,是做给新君看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活着,未来谁主沉浮?都不好说。第四,不上诉是给组织一个面子。既然是内部妥协博弈的结果,都是不能放在明面上的,必须找一些理由代替,才名正言顺,才拿得出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欲减之罪同样何患无辞。于是鉴于被告「认罪态度好、悔罪表现好、主动交代检方还没有掌握的问题、主动退赃、主动交代问题、有自首情节」等等就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了。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虽然这些大贪官早就被双开,组织早已不要他们了,但是他们还是想千方百计挤进去做一个组织的鬼。双方都给个面子,是最好的选择。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法院在例举令计划的罪行时,刻意回避了他在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时的时间点。那时是他权力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给前总书记一点面子。从电视画面中看到,令计划在被告席做最后陈述时,仍然是从容不迫、侃侃而谈,就像平日里在做报告一样。这个场景令人感慨。令计划当年在独生子车祸暴亡之后,仍然不动声色地出席公务活动,已经完全丧失了基本的人类情感,令人感到完全不可思议。人们不禁要思考:究竟是甚么原因,让一个活生生的人,最后被权力诱惑,忘了初心,变成了为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而完全不择手段的极端功利主义者呢?这不禁又令人回忆起《史迪威与美国在华经验》里的一段描述:几位记者从延安回来,向蒋夫人赞扬共产党人廉洁奉公、富于理想和献身精神。宋美龄感触良深,默默地凝视长江几分钟后回身,说出了她毕生最悲伤的一句话:如果你们讲的有关他们的话是真的,那我只能说他们还没有尝到权力的真正滋味。其实,从法治的角度看,大贪官一律不上诉是对依法治国的一种讽刺。政治审判不能取代法律审判。期待大贪官们也都能拿起法律武器,聘请律师积极上诉,那样中国才算真正走上了依法治国之路。来源:东网 / 老徐 独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太阳报|千民送行多闹剧 贪官自导不知耻

转发此新闻: 中国很多贪官在台上是一副爱民如子、千民拥戴模样,但被调查之后,很快就露出腐败不堪的原形。更讽刺的是,有些贪官还热衷自编自导「万民送行」闹剧,结果真相曝光,沦为笑柄。蓝军自导「千人送蓝书记」早前被调查的吉林省松原市原市委书记蓝军,在离任时就曾自导「千人送蓝书记」,在当时的市委广场、市政路,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干部「群众」,手拉着各种横幅,如「蓝军,松原人民的好儿子」、「蓝书记,我们不愿您走」等,颇为热闹。事后有人披露,这些所谓的干部群众,不过是一批花钱雇用的群众演员而已,蓝军自编自导自演,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贴金邀功,没想到弄巧成拙。「千民送官」之事,在中国史不绝书。古代官员离任时,常有老百姓「自发」聚集为其送行,有时还向官员送「万民伞」、「清官旗」、「功德碑」,以表达对父母官的感恩之情、惜别之意。现在有些官员也古为今用,想利用这个古老「桥段」为自己树碑立传,洗白贪腐形象。比如河北张北县原县委书记早前离任,当地上演万人送行盛况,宣传部门主动发布「经核实」声明,称送行是群众自发,但媒体调查证实,参与表演的秧歌队、锣鼓队事先接到街道办通知,被要求前去为书记表演送行。警车开道 鞭炮齐鸣江苏泗洪县原纪委书记离任,报道称群众「自发」为书记送行,并附有群众送伞、撑旗、赠匾的照片。很快,网友发现了其中的疑点,所有的锦旗都按同一模式定制。前几年被查处的江苏邳州市原市委书记李连玉则搞了一个万人相迎的仪式。当年他从北京开完党代会归来,在警车开道下,浩浩荡荡的车队进入邳州地界后,鞭炮齐鸣,小学生们挥舞小国旗、党旗,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这位「敬爱的李书记」还频频从车上下来,检阅子民。事后有人揭发,所谓的自发欢迎完全是当局组织的,如果哪个单位不出人,领导一律免职,哪个公务员不参加,一律扣一百元。人在做,天在看,这些人为炮制的民意,即使能瞒骗一时,也无法瞒骗一世,时间是最好的检验者。以李连玉为例,当时千人相迎的场面轰动一时,却难掩其专断横行的土皇帝本色,在其治理下,邳州征地过程中多次发生当局放水淹良田、流氓施暴、暴徒「勘察」等伤害百姓的惨剧。这些官员自编自导自演,通过媒体展示自己是如何得民心,为的是「挟民意以令上级」,希望能被上级「慧眼识珠」,殊不知这种反常规的做法,如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旦虚假的民意泡沫爆破,自己反而身败名裂,从一个「万民欢迎的好书记」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来源:太阳报转发此新闻:

【网络民议】反腐警示:久久不能平静,收个红包压惊

【江西纪委拍两部反腐警示片含监狱生活实录,万名干部写体会】江西省纪委拍摄了《反腐警示录(上、下)》两部反腐警示片,讲述55名领导干部的违纪事实。全省共有万名县处级以上干部观看并撰写了体会文章,有干部说:“看了这些典型案例剖析,我深受触动,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巴菲特烦恼:如果这都能刹住贪腐,那封建社会应该是政治最清明的,当年多少人围观砍头

自由亚洲|中国贪官“以死明志”断后患 中纪委突然袭击要“抓活的”

中共中央纪委反腐行动,喜欢“突袭”抓人,中共党媒刊登“揭秘”文章称,中纪委这样做,甚至“私人订制”会议邀贪腐官员以抓人,是为了“要抓活的”。人民网发表“揭秘内幕!中纪委『诱捕』违纪官员:要抓活的”一文称,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喜欢“不走寻常路”,常常会在被抓者放松警惕情况下,对违纪官员来个“突然袭击”。文章说,中纪委工作起来“本来就是这么任性”,不管违纪官员是在工作还是在休假。如前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任内在十堰市丹江口库区陪同上级视察中国大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时,被中纪委带走。前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运动回来尚未换下运动服,就遭中纪委带走。这篇文章还称,对某些特殊对象,中纪委还会为他“私人订制”一场高规格的会议,这样违纪官员请假缺席的可能性低,且为因身处其间的“优越感”而麻痺大意。待会议召开后,办案人员见机抓人。文章说,例如被通知前往广东省政府开会的前中共广东市委书记万庆良,2014年6月27日在广东众多官员众目睽睽之下,被中纪委人员带走。在火车站、机场被中纪委带走的中共干部与大陆官员也不在少数。文章指出,如湖南省岳阳市前副市长陈四海今年1月28日在武广高铁岳阳东站被带走。文章透露,这些违纪官员大多察觉到“被组织盯上”的信号,想溜之大吉。中纪委采用种种“突袭”奇招,是为了防止涉事官员反抗,确保“抓活的”。(责编:胡汉强)

纽约时报 | 中国官员落马 总与桃色新闻相伴

周四发布的有关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免职的公告没有给出解释,只是称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个说法通常指的是腐败。 虽然官方媒体新华社有关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免职的报道没有提供细节,但其他中国新闻媒体开始填补空白。一些媒体称,杨卫泽落马与国内安全机构前主管周永康有关。在经过数月调查后,周永康于去年12月被捕,罪名是腐败和泄露国家机密。周永康的老家位于无锡附近,杨卫泽曾在无锡担任市委书记。...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