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

All

Latest

钟布:贫困降低判断力 忙碌拉低智商 这是真的吗?

文 |钟布 很多人有这样的体会,生活中我们越是缺少什么,越是觉得它特别重要,而我们的大脑更是时刻提醒自己密切关注那一份缺失,从而忽略了其它的事。饥饿的人,整天想着如何找到食物;缺钱的人,会想方设法去挣钱或省钱;买不起住房的人, 会觉得有房才会有一切。 从心理学及行为经济学来看,资源稀缺是一个陷阱。一旦落入这个陷阱,人们受到的影响常常超出了物质的范畴。 ▍贫困降低判断力...

【CDTV】出路:中国式读书致贫

《出路》是系列纪录片《为什么贫穷》的最后一集(第8集),这一集为中国篇,是由中国纪录片导演陈为军拍摄完成。本片在一个定点上用三条主线讲述中国的教育。...

格隆 | 盛世中的蝼蚁

编辑注:该文已在微信遭到全面删除 一、 看到杨改兰的事件时,格隆真实感受到一种无法呼吸的窒息,胃部阵阵痉挛绞痛,随后泪水不由自主溢满眼眶。...

五道口奥萨玛 | 郜艳敏的故事背后的黑色荒诞

2006年年初,当时我刚进入鸟台,给做节目策划,发现了一则新闻选题,在河北曲阳县下岸村有一位被拐来的姑娘,从一个两千七百元买来的媳妇,最后没有选择出逃的道路,而是留在那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成为了一个名扬乡里的乡村女教师。看到这个选题后,本能地觉得是一个好选题,符合栏目寻找宏大历史社会背景下个体命运抉择的定位。所谓宏大社会背景,指存在于事发地并非罕见的妇女拐卖问题,以及被拐妇女被迫成为生育工具,完成“任务”后,多数人选择逃走,村里留下没有母亲、父亲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另外,还有乡村代课教师的处境问题。而对于当事人来说,这是一个关于“当尊严被碾碎,生命又将如何重生”的故事,是自我救赎的艰难历程。

女权之声 | 被拐女成“最美乡村女教师”是国家耻辱

2015年7月28日,因为一篇2013年5月31日发布的新闻报道,网友们炸了。 在《燕赵都市报》这篇名为《[最美乡村教师候选]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的报道里,记者祁胜勇用匪夷所思的逻辑,轻描淡写地跳过妇女郜艳敏痛苦而耻辱的被拐经历,转而赞美她的“大爱”: 因为她是村子里学历最高的人初中毕业,她成了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她选择留在了带给她痛苦和屈辱的异地他乡。因为一份本能的大爱,她饱经苦难的生命像美丽的山花绽放。...

【异闻观止】 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

燕赵都市网记者祁胜勇文 通讯员刘向阳图 她在打工途中被人贩子拐骗,卖到了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大山深处,她曾用生命抗争,但没有能逃离偏僻的小村庄。 因为她是村子里学历最高的人初中毕业,她成了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她选择留在了带给她痛苦和屈辱的异地他乡。因为一份本能的大爱,她饱经苦难的生命像美丽的山花绽放。     传奇经历:被拐卖后成为山村教师 曲阳县灵山镇地处太行山深处,在大山皱褶里,有一个小小的村子下岸村。...

【图说天朝】老无所依 圆梦中国

9月3日,贵州贵阳市,101岁高龄的四川老人谭小珍拾荒度日。老太太说“来贵州五十几年了,没有户口、没有收入。因为年迈找不到活路,领不到低保,只能到处捡拾泡沫。” 老人在菜市场捡泡沫废品。 废旧塑料卖给回收垃圾的商家,每天能有几十块钱的收入 老人背着泡沫箱在大街上穿行。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选美后台换装待发的模特 南方周末北京暴雨报道被全撤 春梦未醒 为啥收入增长了你却在变穷? 免费享用QQ会员的聊天记录漫游特权!利用Dropbox、快盘等同步所有QQ聊天记录 无觅

第三世界:死于垃圾箱

作为一名长期做社会新闻的记者,也算是经常上山下乡了,但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么穷的地方。我一半真心一半撒娇地对编辑说,这鬼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他说,中国有三个,第一世界的中国,第二世界的中国,第三世界的中国。很不幸,你直接从第一世界到了第三世界。 我也觉得,我一定是穿越了。 穿越的第一个表现是,这里的山路实在太烂了。我觉得我一定是打出生起就听说过“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话,另外“村村通”应该也已经有好多年的时间了,这种动辄要把人颠簸得跳起来的山路,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穿越的第二个表现是,我发现村里所有的人都穿着水胶鞋——这种水胶鞋,我只在20年前穿过。我确定,15年前我就没有再穿过了。村民告诉我,他们只有两种鞋,水胶鞋和解放鞋。后者,我只见我爷爷和我爸爸穿过。我是穿着旅游鞋进村的,走了不到二十步,我发现,我的鞋子里已经灌满了稀泥,基本宣告报废。 穿越的第三个表现是,我看到了土坯房,以及床上只铺着稻草。这种房子,我倒还真是在湖北的某一个山村里见过,但床上只铺着稻草没有被褥的,我好像真的只在电视里见过。 穿越的第四个表现是,我看到村民一边煮猪食,一边在下面的火堆里掩埋几个土豆,并且告诉我,那就是中饭。很囧的是,我根本不认识猪食,差点以为他们中午吃这个。问清楚才明白,原来一堆火是可以这么用的:上面煮猪食,下面做人饭。 穿越的第五个表现是,他们居然每天要用扁担去挑水,并且,去晚了就没有了。在我的生活中,我只偶尔见到有人锻炼身体的时候,爬到半山上去挑山泉水。 我很困惑,难道现在不应该是人人都能用上自来水,村村都通公路的吗?难道这种铺着稻草的床,真的有人住吗? 我到了村里之后,顿时理解了为什么五个孩子要一次又一次地流浪。陶冲的家里只有两张床,一张床上有稻草,另一张床上是空的,此外只有一个破烂的柜子,没有别的任何东西。整个房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霉味。下雨的时候,屋顶还会漏雨。如果让我住在这里,我早就流浪了一百次了。我和孩子们的选择一样,抓我回来一次,我就再跑下一次。 这就是“第三世界”的中国。对比孩子们最后葬身的垃圾箱,我觉得,可能垃圾箱里的环境,对他们来说,确实要更好一些,至少,那是新的,没有垃圾,没有霉味。甚至包括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地下通道、拆迁工棚,我想,对他们来说,都和村里的房子一样,那都不能叫家,他们没有家。 虽然同样是挨饿,但我相信,在那个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充满好奇的年龄段,五光十色的城市对他们的吸引力远比贫困的村庄要大得多,毕竟,那是“第二世界”、甚至是“第一世界”的中国。他们哪怕就是在“第二世界”里乞讨,都能比在“第三世界”里生活得更好。 对“第一世界”的中国人和“第二世界”的中国人来说,孩子,都是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甚至,从生下孩子后,生命的意义就变成“一切为了孩子”,所以他们对孩子死于垃圾箱,表示了极大的震惊和愤怒。 然而这里是“第三世界”的中国。他们计算“孩子”的个数,是以男孩为统计单位的,女孩统统不算在内。即便如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便他们有了一个男孩,还要再生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 在截稿之后,我又听到了这样一个细节,或许可以成为这个问题的答案:陶冲原本是有兄弟四个的。但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在一岁半的时候得了点小病,小病变成大病,村民们都让家长带孩子去医院治病,被家长拒绝了,因为没有钱。就这样,这个孩子死掉了。随后,四兄弟就变成了三兄弟。这一次,就只剩下了独苗。“第三世界”的人们,依然用生更多的孩子的方式,来降低因为意外事故而无子的风险?似乎,他们只负责生孩子,不负责养孩子。 为什么不养孩子?因为贫穷,养不活。即便他们是在更为繁华的深圳,其实他们与孩子们过的是同样的生活——拾荒、乞讨。那为什么要生孩子?因为贫穷,需要孩子养老。 他们,与他们的孩子,就构成了“第三世界”的中国。在这个中国,其实每一个人都面临着死于垃圾箱的命运——或许,真的还不如那个垃圾箱。 来源:王婧 链接:http://wang-jing.blog.caixin.com/archives/49148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部分文章附有精彩小视频,如果您的阅读器无法观看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http://luo.bo/33961/ 本文小编:梁萧 标题: 第三世界:死于垃圾箱 发布时间:2012/11/23, 13:44 萝卜网 Copyright © 2010 - 2012 分享国内外精彩网事。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欢迎网友 投稿 、推荐文章。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传奇故事 现实世界中的大力水手 垃圾宝贝 被电子垃圾包围的中国:用健康换金钱 NHK纪录片:日本的垃圾去大陆 来自无觅网络的相关文章: 船票都丢掉吧!2012 世界末日原来只是个骗局,被坑大了有木有? (@ipc) 感动世界的印记。 (@fun4hi) 240万块太平洋垃圾组成的垃圾画 (@ixiqi) 跳房子垃圾桶,让丢垃圾也其乐无穷 (@ixiqi) 有图:中国小伙JJ勃起长60厘米破世界纪录,大长国人志气! (@fun4hi) 无觅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