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作海

All

Latest

南方周末 | “权健不倒,家人不会回头”

文章原标题:千人维权,解救“疯狗”:“权健不倒,家人不会回头”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南方周末实习生 马月 天津权健集团总部的展览馆入口,装修豪华,写着“欢迎走进权健世界”大字。(南方周末记者 李在磊/图) 在揭秘群里,新人一进群便会被提醒“多看群规,多了解群文件”,14个文件夹,上百个图文并茂、自制完成的文字或视频内容,都在讲述着数以万计家庭的“血泪史”。...

孙旭阳:因为权健,我成了赵作海最痛恨的记者

赵作海 编注:赵作海,为轰动一时的谋杀冤案主角。 我应该是写赵作海稿子最多的中国记者。从2010年到2015年,先是作为记者,最后一次是自由作者,我一共写了七八篇赵作海题材的稿子,每篇都有新料,因为赵作海出狱后的经历过于曲折。 2015年夏天,赵作海入资的投资担保公司爆雷,他跟保安发生冲突,晕倒在维权现场,我写了一篇文章,详细梳理了一下他的受骗历史,涉及他在妻子李素兰带领下搞传销和“直销”的细节,老两口打来电话怒斥我。...

五岳散人:冤案频发的地方不简单

在河南商丘市拓城县,制造冤狱似乎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前段时间曝光的、震惊全国的赵作海冤狱就是发生在这个地方,而这几天该地再次被爆出,当地警方用刑讯逼供等手段“破获”的一起抢劫、轮奸案是冤案,这次不是一人倒霉,而是当地5名农民倒霉。 ...

中国: 蒙冤入狱九载“广西赵作海”被悄悄释放

蒙冤入狱九载“广西赵作海”被悄悄释放 王子发的老母亲和年幼儿子向外界出示鸣冤书 DR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在蒙冤入狱九年,一审被判死刑,终审又改判死缓之后,被称为“广西赵作海”的王子发,曾经设想过很多遍的一个场景就是:有一天,站在庄严的法庭上,由审判长当庭宣告他被无罪释放,终于洗刷自己长达9年的不白之冤。8月20日,当这个日子真的来临时,却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在取保候审十余天后,他被解除了强制措施,当地检察院宣布撤回起诉,公安机关也撤销了案件。他实际上已被默默地“无罪释放”。 据《南方都市报》今天(8月22日)的报道,8月6日,己被囚禁九年的王子发被宣布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从2001年他因涉嫌抢劫及故意杀人罪被捕,到2002年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一审判处王子发死刑,2005年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又改判其死缓。尽管2007年真凶已经自首,但在此后长达3年的时间里,王子发仍然被继续囚禁。 昨天,王子发及其家属均向南都记者证实,前天晚上,广西河池市东兰县法院和公安局先后派人来到王子发家中,向其送达了三份法律文书;次日,又有政府人员送来5000元慰问金。其中,由东兰县公安局送达的撤销案件决定书称,因王子发抢劫案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均不存在,决定撤销此案,签署日期为“2010年8月20日”。 报道又说,王子发的代理律师黄国生昨天对这三个法律文书作出解读说,因为检察院撤诉,公安机关销案,那么实际上,王子发案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意味着他事实上已经被“无罪释放”。 但这种结案方式还是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按照一般的法律程序,王子发应该是在法庭上被当庭宣告无罪的,并拿到正式的法律判决文书,以此洗脱罪名。但从目前情势看,案子既已撤诉、销案,就意味着不会再审理了,王子发被正式宣告无罪的一天,也就不会再有了。 黄律师认为,有关部门对本案的低调处理,显然是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避免出现那种“自己搧自己耳光”的结果,同时也是为了规避责任。如果最终判决无罪的话,相关责任人可能会受到追究,而撤诉销案后情况就不好说了。不过,黄坚持认为,一个无辜的人,蒙冤入狱长达9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无论如何,都应该有一个正式的法律程序,宣告其无罪,以还当事人清白。 与此同时,王子发昨日在电话中告诉南都记者,回到家后,他和家人一直都在等待法院的最终一纸判决,“我希望在法庭上,由法官正式宣告我无罪,是受冤枉的,我和家人都需要一个说法”。 此外,家属关心的另一件事,就是对王子发的国家赔偿。据了解,目前还没有任何人来和他们谈国家赔偿的事,家属问过村镇里的官员,对方让他们不要着急,“上面的人自然会来找你们谈”。 �

中国: 追究赵作海案责任 县公安副局长将被起诉

赵作海被错判犯有杀人罪后多年才得以昭雪(14/5/2010)。 http://epaper.bjnews.com.cn/http://hb.dahe.cn/RFI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赵作海案沉冤昭雪之后,当年曾涉嫌对其刑讯逼供的那些民警将如何被追责,备受公众舆论的关注。河南商丘官方此前曾宣布,三名民警因涉嫌刑讯逼供,其中两人被刑拘,一人在逃。而现任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则因涉嫌玩忽职将被起诉。 近日,一份由当地检察院印发的《起诉意见书》显示:当年负责侦破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的五名民警涉嫌刑讯逼供犯罪,一人投案自首,一人已被押至看守所;而现任柘城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的丁中秋,则因涉嫌玩忽职守罪,已被移送审查机关起诉。 据《成都商报》的报道,这份意见书首次披露了检察院对该案中刑讯逼供细节的调查结果,至此,赵作海被刑讯逼供的内情或将真相大白,他也可由此提起附带刑事诉讼,再一次获得赔偿。检方的调查表明,1999年5月9号,柘城县公安局全体侦查人员,在刚刚发现一具无头男尸的老王集乡派出所召开会议,当时负责主抓刑侦的副局长丁中秋,在听取了相关的调查和审讯情况后,初步认定,死者就是赵振裳,杀人凶手就是赵作海。丁还在会议上要求,对赵作海进一步加大审讯力度,接着,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罗明珠便将审讯赵作海的人员分成三个小组,对其进行不间断的轮番审讯。 从5月8日至6月10日,赵作海先后被控制在老王集乡派出所和柘城县公安局刑警队,分别被拷在连椅上、床腿上或摩托车后轮上,公安办案人员分班轮流审讯和看守,这种体罚控制情况持续长达33天。其间,为获取赵作海实施故意杀人的供述,罗明珠持枪威吓赵作海,并指使、纵容手下5名警员先后采取用木棍打、用手枪敲头,以及长时间不让休息和吃饭等方法严刑审讯赵作海,致使赵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被迫屈打成招,于1999年5月10日之后,相继作了9次有罪供述。 检方的这份《起诉意见书》还认定,丁中秋身为主抓刑侦的副局长,在案件侦破时先入为主,对侦破干警依法审讯要求不严,并同意将赵作海在看守所外关押33天,客观上为手下刑讯逼供提供了可能和方便,直至造成赵作海错案的发生,对此,丁中秋存在严重不负责任的重大过失。不过,有网友却提出质疑说,对于那些实施刑讯逼供的主要责任者,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起诉,而不是以什么“玩忽职守罪”来避重就轻,开脱罪责。 此外,7月14日,赵作海告诉南都记者,县检察院曾在6月底通知他,有关罗明珠等6名警员刑讯逼供,以及丁中秋玩忽职守一案,已由该院渎侦局移送起诉。他还将有权提起附带刑事诉讼,并再次要求赔偿损失。 对此,赵作海说他目前最关注的是给孩子盖房子、娶媳妇,至于追不追究当年刑讯逼供民警的责任, 以及是否提起诉讼要求赔偿,他准备先找个律师问问,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继续索赔。   tags: 中国 - 司法 - 社会

爱枣报:被钉子户

据南都周刊最新一期报道, 今年中国低龄学生出国留学人数达到近年来的最高峰 ,报道说,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大中城市中,放弃国内中高考转而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正以20%的速度增加,弃考留学蔚然成潮。 送孩子走出国门接受国外的教育,在于他们对中国的教育体制、对中国高考评价体系、甚至对中国的大学失去了信心。 当有办法、有票子的人们纷纷想找对路子的时候,有位据称是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小哥儿就买错车票搭错车, 凄惨到流落南昌街头当乞丐 。 来到南昌后,只剩几十元钱了。为了生存下来,到处找工作,但因为无法与人正面沟通,没找到工作。 显然,“因为无法与人正面沟通”,他甚至未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乞丐,否则也不至于倒卧街头。新闻出街之后,有人质疑报道的真实性,不过 中国政法大学宣传部发表的声明 证实了这一报道。如此匪夷所思的事件,或许只是极端的个例。而这种缺乏最基本生存能力的人,居然能从所谓的名牌大学毕业,至少明白无误的说明,高校现行的考评体系与现实社会严重脱节。事实上,高分低能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而这位可能是继“犀利哥”之后最赚眼球的乞丐,上错的,也许不仅仅是回家的车。只要唯分数教育的实质不改变,类似“ 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 ”、“ 2020年实现教育现代化 ” 这种口号,不管由多么高层的领导喊出来,都不过是在【“讲”文明、 tree new bee 树新蜂】。 [2] 宣传口号 既然是宣传口号,用一句老掉牙的话说叫做“当真你就输了”。成龙代言说“用完之后头发“咣”一下,很亮、很柔”的 霸王旗下多只洗头水在香港被检出含致癌物二恶烷 。稍后 霸王就发声明称产品含二恶烷符合中国标准 ,不过与 基于国情的乳品新国标 不同, 中国大陆对此目前尚未有 符合国情的 限量规定,但中国台湾地区的限量规定为100ppm。 尽管霸王声称全行业大部份洗头水均有,然而“其他人也坏”并不能反证霸王就好;霸王还强调二恶烷含量少对人体无害,不过本该最具说服力的国家标准还未有规定。政府质监体系一再失效,毒奶粉遗孽至今仍在肆虐,基本上普通人已经很难去判断一个品牌是否值得信赖。 幸好,我们还有成龙哥。 [3] 信息员 “小霸王”倒掉之后有“爱多”,“爱多”后面有“汾湟”、“开迪”,“开迪”完了还有“霸王”, 在成功预言8场比赛之后“章鱼哥”保罗金盆洗手 ,据此推测,成龙哥应该还可以再代言掉至少3个品牌,万一霸王就此趴下,只要国家不追究明星虚假代言的连带责任,那么一年半载后成龙哥又是一条 好章鱼 好汉。在广东,政府就 规定被行政记过官员半年后可正常任用 ,为一次又一次把事情办砸、民愤太大不得不暂时回炉的官员原地满血复活创造了政策依据。除了这一善后工作的创举之外,广东官府的创意更体现在事前防范的措施上 我们聘请了3万名信息员 ,他们是属于我们的队伍,会第一时间收集并上报应急信息。 至于如何去准确预测并采取措施减少乃至避免发生需要“应急”的事件,似乎比预测世界杯和品牌的倒掉更难。在这一点上,广东政府的表现甚至不如章鱼哥和成龙哥。 [4] 临时工 大概因为没有聘请足够的信息员,广西百色市靖西县未在事先做好防范工作。 13日下午当地上千村民集会 抗议一家大型铝业企业严重污染环境,期间有村民向干部和民警投掷石块,造成一名干部被砸中受伤的杯具。在云南曲靖,疑似法院的同志们因为忙着去世博会考察,未能及时将延期开庭的信息传递给当事人,致使 当事人按时出庭反吃闭门羹 。而备受关注的 赵作海遭刑讯逼供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工作人员询问赵作海:“对案件的审理有啥意见吗?”赵作海连忙说:“没意见,没意见。”工作人员又解释了一遍:“ 你是希望这个案子重判、轻判,还是依法判决 ?” 如果有人能深究下去,无论是让当事人吃闭门羹的法庭、还是经办赵作海案的工作人员,可能到最后都会被成为临时工。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些人都缺乏最基本的法律常识和对司法最起码的尊重,看来普法教育,应该从司法人员开始。 [5] 新瓶腌老菜 为何把事情办砸的通常都是临时工?答案是正式工一般都当领导去了。 深圳一政府部门1正20 副,处级干部被指严重超标 。 有公务员向南方都市报记者提供了一份某政府部门关于大部制改革的“三定”(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方案说明。南都记者看到,“三定”中,该部门的内设机构从最初安排的14个增加到19个,说明中直言,此举可让“处级领导职数相应增加”。 政府宣称大部制改革的目标是精简政府机构提高政府效率。在深圳的这个部门,落实下来就变成了精简外部机构增设内部机构。有歌唱曰:星星咋不象那颗星星哟, 月亮也不象那个月亮,只有那领导的名单,咋还那么长。。。 [6] 农转非转农 继续改革话题, 重庆千万农村人口将转市民 。山也还是那座山,梁也还是那道梁。只是农民手里的那块土地换了主人。 重庆推进户籍改革的重要动因之一,是解决城市用地的困境。重庆可用建设用地仅9000多平方公里,基本已用完。而今后几年,全社会基础设施用地、工业用地、城市人口增加,需要新增2000多平方公里土地。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农转非才有了充分的理由。而在那些城市用地尚足的地区,农民还将继续农民下去,哪怕你已经在城里生活多年,哪怕你索性就是在城里出生。作为这个国家占绝对多数的群体,他们的声音通常只能出现在革命时期。他们的利益,主要靠政府赏赐。政府赏赐的蛋糕大一点点,有些领导就开始惦记: 义乌公务员户口迁农村 网易浙江杭州网友 ip:58.100.*.*2010-07-13 10:27:21 发表 哪里有既得利益,哪里就有它们的身影! 大领导一再强调,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不过全国首个专职人大代表就表示: 没想好如何监督领导 。 [7] 被钉子户 在一些无利可图的地方,领导就彻底消失了。无往不胜的拆迁队伍在这里表现出了非人的耐心,竟能容忍北京的这个 “被钉子户”占道7年而安然无恙 。 开发商拆迁是用到哪里,就拆到哪里。可是到了2006年,等周围的村民们全都拆迁完了之后,张长福才发现自己这块地开发商不需要了。 张长福对记者说:“我们很愧疚,但是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去解决问题。”这里有个新闻,或许可供张先生参考: 村民起诉住建委要求将自家房屋列入拆迁范围 。 [8] 科技新闻 继各大门户微博因XXX退回到测试版之后,真人社区网站 蚂蚁网 今日发布公告,宣布公司现金流已断裂,无法继续运营, 将于7月30日关站 。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短短半个月内连续两家社交网站关闭,意味着曾经火爆的国内SNS网站已经开始放缓脚步,SNS热潮正逐渐退烧。 [9] 图片 [10] 每天轻松你一下 极度蛋疼。。。 同场加映,霸王防脱(非成龙主演) ——————我为你点一首歌·枣报三周年音乐特刊的分割线—————— 即日起,枣听全力筹备三周年音乐特刊,关于纪念的音乐由你来决定。7月18日前,各位读者可将你的祝福加上想点的歌发送到邮箱 [email protected] 。DJ会选 择10首左右的歌曲在节目中播出,虽然时间有限,但保证你们的祝福一个也不会少。 对于第3位和第13位发送点歌祝福邮件的听众,枣听还会送上节目精选CD一张,以此感谢三年来你们的陪伴。 ——-广告——- 女人的最爱:经典时尚名牌包包!先使用后付款,唯有扬 沙网女人街> > 多特软件 站,安 全的下载你的最爱!

赵作海之案该如何反思

赵作海家人表示满意了,但是“围观者”并不满意。因为,赵作海一案并不仅仅与赵作海一家相关,它事关我们所有“围观者”的幸福感、安全感与尊严感。

还会出N个赵作海

      还会出N个赵作海   1 赵作海没有杀人,却被刑讯逼供,屈打成招,承认自己杀了人。他被判死缓,服刑11年后,“被杀者”现身,才得以出狱。   2 赵作海只是我们这个社会几十年来...

[转载]赵作海承认“杀人”且十一年不敢喊冤的原因曝光

法律论坛』赵作海:刑警在我头上放鞭炮挖祖坟 威胁秘密处决(转载)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寒)
    新京报5月12日报道 “我是无罪释放。”赵作海好几次把释放证摆到胸口,指着证说:“你们看,你们看,最高法院,无罪释放。”
  
  看完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证叠起来。有人拿去拍照,他伸着脖子,眼睛不眨,一刻都不离开那张证。
  
  赵作海背微驼,看人时眼神总有点紧张。
  
  他的哭总是突如其来,哭声从喉咙里咳出来。不到一天,他哭了七八次。最厉害的一次,是说起儿子到监狱看他,没有叫一声爸。
  
  他愿意提到自己曾经挨打,说到激动处,站起来缩着身子和手,演示着怎么被铐在凳子上、怎么被打。
  
  他不愿意提追责。他总说,“我不懂,那是公家的事情,公家说怎样就怎样。”
  
  公家的人来慰问他,他会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手贴着裤缝,鞠一个躬,90度。
  
  对话动机
  
  从杀人罪犯,到获释洗冤,在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中,赵作海还信法律吗?办案人员当初如何审他?面对疑问,赵作海说,挨打时生不如死,最后只能招供。经此磨难,赵作海说他更相信法律了。
  
  对话人物:赵作海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服刑11年洗冤,被称“河南佘祥林”。
  
  被打,生不如死
  
  新京报: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赵作海:一入狱开始,头总是嗡嗡地叫,叫的常睡不着觉,这都是当时审讯时候落下的毛病,打的。
  
  新京报:你当时在派出所两天,在县公安局一个多月,在哪里挨打了?
  
  赵作海:都挨打了。在刑警队挨打最厉害。
  
  新京报:你还记得当时怎么打你吗?
  
  赵作海: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新京报:疼吗?
  
  赵作海:直接放头上咋不疼呢。炸一下炸一下的,让你没法睡觉。他们还用开水兑上啥药给我喝,一喝就不知道了。用脚跺我,我动不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新京报:能睡觉吗?
  
  赵作海:铐在板凳上,那三十多天都不让你睡觉。
  
  新京报:受得了吗?
  
  赵作海:受不了咋办啊?他叫你死,你就该死。当时刑警队一个人跟我说,你不招,开个小车拉你出去,站在车门我一脚把你跺下去,然后给你一枪,我就说你逃跑了。当时打的我真是,活着不如死,叫我咋说我咋说。
  
  真是搁不住(受不了)打得狠。我就跟你们说,这么打你们,你们也要承认。你说秦香莲可是个好人,那她为啥招供,还不是打得狠。一天两天,三天,五天,搁不住时间长。再硬也招不住。
  
  我后来说,不要打了,你让我说啥我说啥。
  
  新京报:你的口供都是他们让你说的?
  
  赵作海:他们教我说的。他对我说啥样啥样,我就开始重复,我一重复,他就说是我说的了。怎么打死赵振裳,都是他们教我的。说得不对就打。
  
  新京报:在你的口供里,尸体在哪里,有两次供述,一次说是扔到河里了,一次说埋了,这也是他们教的?
  
  赵作海:我胡乱说的,都是假的。他们问我,尸体弄哪里去了,我打得受不了,就胡乱说。
  
  新京报:当时打你的人都是谁,几个人?
  
  赵作海:四五个人。是谁我都忘了,12年了,其中一个主要的(当时)30来岁。
  
  冤枉,我是有口难言
  
  新京报:这么多年,想起这件事,你觉得自己冤枉吗?
  
  赵作海:能不想吗?我冤枉啊。我脑子里转圈想着这个事情。我知道冤,冤有什么办法?墙倒一路都歪。你说没杀人,他们说你没杀,咋进来公安局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不相信还打我,说是我杀的。都说是你杀的,没人相信。
  
  新京报:你在法庭上说过冤枉吗?
  
  赵作海:我敢说吗?我说了他们再打我怎么办。别说那时候,就是前几天,我们监狱里的干部,因为这个事情来重新问我,我都不敢说。我害怕。后来干部非问我,他说你说实话吧,不说实话,你还想不想出去了。我才一五一十地说了,那是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新京报:你提出过一次申诉,后来放弃了?
  
  赵作海:我到了监狱里面,监狱里对我很照顾,我想减减刑,我就出去了。就没申诉。我也不会写申诉。我还想,如果申诉出去了,弄不好人家再打我咋办。不敢想翻案,没啥指望了。
  
  新京报:和亲友提到过冤枉这回事吗?
  
  赵作海:没有。谁也没提过。我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家里谁我也不敢说。
  
  新京报:你在心里从未承认过?
  
  赵作海:我从来没有在心里承认。那时候,法院的档案上给我写的是认定。啥叫认定?比如,我偷了菜,别人说我偷了,我没偷。别人说就是你偷的,这是认定。但我心里从来没有服过。
  
  新京报:这些年在监狱里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赵作海:我就想着减减刑,早点出来。这次如果我不回来,我又该减刑了。
  
  新京报:想过赵振裳回村里吗?
  
  赵作海:我不敢想。
  
  新京报:如果赵振裳没有回来,你算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出来?
  
  赵作海:70岁,70岁我就能出来了。
  
  新京报:想过那时候出来的生活吗?
  
  赵作海:我想着,我出来要捡捡破烂,做点小生意,还要生活。
  
  新京报:没有想到能这么快出来吧?
  
  赵作海:我都没想过我能活,没想到能混到这一步。
  
  新京报:你希望那些打你的人给你道歉吗?
  
  赵作海:道歉不道歉的无所谓了,打罢了再道歉,也没有啥意思,你原来的疼也不能揭下来。
  
  狱中,蒙着被子哭
  
  新京报:你在监狱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赵作海:我在监狱里主要就是打扫卫生,在服装厂叠个衣服。我年纪大了,人家也不指望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后来,监狱照顾我,还让我当管理人员,管几百个人。干活累了,往那一坐,看着谁不干活,就能管管。监狱人很照顾我,其他人还没吃饭,我就能去吃饭,年龄大了。不挨打,说了还能算,我在里面也就不想啥了。
  
  新京报:每个月有生活费吗?
  
  赵作海:有6块钱,我也花不着,我都攒起来,我想着出去还需要钱,现在物价这么贵。
  
  新京报:在监狱里是不是盼着出来?
  
  赵作海:我是数着日子过,进来多少天,还有多少天能出去,一天一天算。
  
  新京报:在监狱里最想谁?
  
  赵作海:想儿子女儿,想家。
  
  新京报:在监狱里会做梦想起以前的事吗?
  
  赵作海:做梦都是梦见孩子去了。一做梦,就梦见孩子来了。我心里难受。我屈打成招,我不是冤的狠吗?
  
  新京报:想到这些会哭吗?
  
  赵作海:我哭,都蒙在被子里哭,不出声,被子都被我哭湿了。
  
  新京报:孩子去看过你吗?
  
  赵作海:二儿子去年看过一次。可是,他见到我没言语一声,一句爸都没叫。从来到走,没说一句爸。我急得,我心里特别难受。他恨我。你说我的孩子都不叫我了,我不是个孬人吗?他这么来看我,还不如不来,来了我心里更难受。
  
  新京报:孩子怨你?
  
  赵作海:我出了这事,妻子走了,家里没人了,孩子连学都上不成,满处要饭。我挨打,孩子受了很多苦。
  
  新京报:在监狱里听到赵振裳回来的消息,什么感受?
  
  赵作海:我哭了,我恨不得能一下子坐在地上。
  
  新京报: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赵作海:想到我被冤枉这么多年,我生气,悲伤。我也知道自己快被放出来了。
  
  现在,我相信法律了
  
  新京报:你知道妻子改嫁了吗?
  
  赵作海:我知道,我也理解。我判了刑,连自己也养活不了了。我因为这个事情,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心里掉泪了,真是这八个字。
  
  新京报:儿子知道你出来了吗?
  
  赵作海:他知道了。他在外地打工,看报纸了。他跟我说要回来看我。现在,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回来也没用。再说,他打工回来,人家不给他工钱。
  
  新京报: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赵作海:还是想做个小生意,贩个青菜卖,我以前就干这个。房子啥的,要弄弄,给儿子们成个家。
  
  新京报:听说家里的坟被挖了?
  
  赵作海:公安当时让我说尸体藏在哪里,我实在被打的不行,就说在坟里。他们把我父母和兄弟的坟都挖了。我要给父母重新修个坟。
  
  新京报:对赔偿金有什么想法?
  
  赵作海:我觉得不能低于150万。我是按照国家的标准,我不会算,别人给我算的。盖房子,给儿子娶媳妇,我还要养老。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赵作海:那是公家的事情。国家说他不行,他就不行,我说不行,也没用。我以前还是个劳改犯呢。
  
  新京报:出来后觉得外面变化大吗?
  
  赵作海:变化大,真是不敢想。土房也变成楼了,路我也找不着了。
  
  新京报:你恨赵振裳吗?
  
  赵作海:啥叫恨,啥叫不恨。我也不能知法犯法了,骂他打他都不行。
  
  新京报:你现在相信法律吗?
  
  赵作海:我是老百姓,以前不知道啥是法律。现在经过这次,我相信法律了。
  
  新京报:以前大家说你脾气比较大,现在呢?
  
  赵作海:我现在还有啥脾气,经过这个事,啥脾气也磨没了。
  
  新京报:到现在,你最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赵作海:最高兴的就是说让我出来,那个时候最高兴。这个事情最悲惨,也最高兴。
  
  新京报:为什么?
  
  赵作海:这个事情是悲惨的。但是现在人回来了,知道我是被冤枉了,这也是最高兴的时候。所以说,最悲惨,最高兴。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亲属称乡干部曾威胁赵作海接受45万赔偿

当审判长依据程序宣布赵作海无罪释放后,赵作海失声痛哭。11年间,房子塌了,妻子改嫁了,4个孩子送给人家3个,还有一个在外地打工。 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对赔偿金额很不满。 赵作海在姐姐家里,听了大家的意见,很是纠结。 广州日报5月16日报道 刚刚从法院院长手里拿到65万元的国家赔偿,赵作海回到家就后悔了,提出要通过诉讼途径,寻求不低于130万元(含已拿到的65万元)的国家赔偿,并向记者表示“一定要把官司打到底”。 赵作海为何突然变卦? 昨天上午,记者采访了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他向记者讲述了赵作海态度发生变化的过程和原因。 谈签约过程 “不签字他们就不走” 赵振举把侄子赵作海对赔偿协议不满的原因归结为:签字时脑子不清、不识字。 据他介绍,5月11日晚上11点多钟,包括老王集乡党委书记、武装部长和一位副乡长在内的几位人员,约来赵作海和其妹夫余方新,来到赵作海的姐姐赵作兰家,商谈赵作海的赔偿事宜,却没有叫来赵作海的亲叔叔赵振举,而在此之前,当地有关部门的谈判对象却一直是赵振举。 赵振举认为,相关人员之所以在关键时刻把他撇到一边,是因为他常年在郑州等地做生意,对社会的情况比较了解,“不好糊弄”。赵振举谈到,有关人员一开始开出的价是45万元,这让赵作海、赵作兰和余方新都无法接受。赵作兰就给赵振举打电话询问。赵振举则坚决不同意。双方由此陷入僵局,谈判一直进行了凌晨1点多钟,彼此仍无法达成协议。按照她后来接受媒体记者的说法:“他们一直在那儿死磨硬缠,我弟弟赵作海不签字他们就不走。” 而赵振举则告诉记者,“当时乡里的一位武装部长威胁赵作海,如果今儿夜里协议签不了,明天就不再过问你的事。还说按照国家赔偿标准45万元就不少了。” 谈签约时间 “为何不白天谈” 赵作海最终于12日凌晨两点多钟与法院方签署了赔偿协议。而赔偿金额则比起初提高了20万,其中,国家赔偿金50万元、生活困难补助费15万元,两项共计65万元。 而这一“签约”时间,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得到了确认。 赵振举对这一“签约”时间意见很大,“明明政府有正常的工作日,为啥他们不在白天找赵作海谈,与赵作海签协议,而是在夜里11点以后来,在凌晨两点签?那个时候,经过几天的劳累,加上白天一整天没休息,他的脑子根本就不清醒了。” 赵振举还提到,当天晚上在场的家人中,赵作海、赵作兰是文盲,不认识字,余方新也是不了几个字,“他们根本认不得协议上写的是什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谈签约原因 脑子乱了让我咋签咋签 赵作海到姐姐家与刚从北京回来的大儿子赵西良见面。当时,赵作兰家有一二百名村民,听说赵作海只得了65万元的赔偿,大都认为太少了,“挨那么多打,受那么多罪,给这点儿钱就算了”?还有老乡告诉他,现在的物价涨了很多,什么都贵,这65万办不了多少事。 而他的大儿子赵西良听说后,也对爸爸说钱太少了,因为他有三个兄弟,将来成家都要盖房子,盖了房子,就没有几个钱了。 乡亲们和儿子的话让赵作海的内心很是纠结。据赵振举讲,13日一大早,赵作海就对他说:“我后悔了,现在我觉得他们给少了,我要打官司。” 赵振举问他当初为啥要签,赵作海说,“他们咋咋呼呼的,我脑子都乱了,他们让我咋签我就咋签。” 谈上诉官司 坚决不请当地律师 赵家希望得到多少赔偿呢?赵振举说,现在的赔偿按照协议只包括国家赔偿金和生活困难补助费两项,没有包括精神损失费和自己的孩子因他的入狱而遭受的损害赔偿等。他表示,算上这些赔偿,他应该得到的赔偿金额应该在130万元以上。 赵振举谈到,他们目前已准备请律师,“谁的名气高就请谁,不请当地律师,他们可能不跟咱一势,也可能不敢。”赵振举最后告诉记者:“赵作海一定要打这个官司,我也一定要打,钱太少了。” 相关链接 要打官司胜算几何 新赔偿法规定可索精神赔偿 今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首次将精神赔偿写入其中,其第三十五条规定:“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但新修订的《国家赔偿法》要到今年12月1日起才正式实施,因此,赵作海能否成功索赔,还是未知数。不过有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新法还没实施,但对赵作海索赔还是比较有利的。 可向上级申请复议 在5月12日凌晨2点赵作海与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签署的协议里,其中的第二条为:赵作海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撤回赔偿申请。在已经与法院签署协议并承诺“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的情况下,赵作海事后反悔,相关法律允许吗? 记者了解到,现行的《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赔偿请求人对赔偿数额有异议的,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间届满之日起30日内向其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 记者手记 多面赵作海 赵作海是个多面的人,跟踪采访“赵作海案”几天,记者的感受尤其深刻。 “罪人”赵作海尽管已经重获自由,但从赵作海的很多动作和话语里,还是能感觉到他似乎仍停留在“罪人阶段”。一天,领导慰问他,他几次都毕恭毕敬地给领导鞠躬,说出一通感谢这感谢那的话。鞠躬时,他腰弯得很深,两手贴在两个腿边,让人想起他曾经被改造了很多年的经历。 牛人赵作海。很多媒体的记者都说,现在要想见到赵作海,真是太难了。偶尔,记者们会找到赵作海,而每一次,赵作海都显得无奈而不耐烦,他经常说出这么一句让记者记忆特别深刻的话:“我没时间接见你们!” 有一次,赵作海还对走近他的记者说:“你们走吧,我只接见××台的记者。” 记者们说:“老赵,你真牛!” 一个当地村民私下说,老赵出来后变了,变得我几乎都认不出了。 忙人赵作海。自从被无罪释放回到家乡,赵作海就成了整个赵楼村最忙的人,“忙得连个放屁的空都没有,”忙得他的亲人想同他说个话都没机会。赵振举说,侄子回来那么久了,赵作海还没有静下心来坐下来跟他说过一句话。他的姐姐赵作兰也称,弟弟在她家住了好几个晚上,但两人说的话可能不超过十句,要么是别人缠着他说,要么他要睡觉。 赵振举告诉记者,侄子出狱了,冤屈洗刷了,他有心想带着包括赵作海和赵西良等赵家人,到祖坟上烧烧纸,“告诉祖上的在天之灵,天晴了。”要知道,当初为了侦办“赵作海杀人案”,当地警方把已经死去的赵作海父母的坟都扒开了,已经死去的赵作海的弟弟的坟也被扒开。这成了赵家人心中最大的痛。 但赵作海没空,他告诉赵振举:“等我忙完这一切,再说其他的。” 新闻回顾 检方承认赵作海冤案存逼供 政法委开会定凶手 河南商丘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宋国强日前透露,当年赵作海一到检察机关就不承认杀人,推翻在公安局供述。可以认定存在刑讯逼供。 赵作海拟向政府申请100万元国家赔偿 河南商丘蒙冤入狱11年的赵作海日前无罪获释。其女儿称,赵准备向政府申请国家赔偿100万元。 河南商丘一“杀人犯”入狱10年后被害人"复活" 10年前,河南柘城县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失踪。1年多后,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家属报警后,警方将赵作海带走,后来赵作海以故意杀人罪获刑29年。10年后,赵振晌回到村里。家属希望警方早日还赵作海清白。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王剑平)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