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威

All

Latest

德国之声|长平:赵威微博揭露了什么?

赵威微博信息引发争议。时评人长平认为,正如铜锣湾书店案所暴露的一样,赵威微博所揭露的真正事实,是中共当局的残忍与荒唐。赵威微博截图24岁的赵威被抓捕一年之后取保候审,随后连续发表微博感谢警方,揭发曾作为助理为之工作的人权律师李和平,并谴责家人为她聘请的律师任全牛编造散布其受性侵谣言。最新消息是,她接受香港《南华早报》电话采访,声称后悔参与公民权利运动,愿意重做新人。一个人被中国警方抓捕之后,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模样,貌似真诚地追悔莫及,用自己的嘴说着警方和政府想说的话,这并不新鲜,不过是又一个"李波"而已。不同的是,因为出生于"八九"之后,甚至因为"年轻漂亮",在被拘押的这一年里,赵威得到无数赞颂,也被寄予很高的期待。她的"洗心革面"让很多支持者不能接受,他们甚至拒绝相信她已经被释放,要求当局让她露面。这样的要求是天真的。李波不仅露面,还多次面对面接受记者采访,始终微笑着,语气诚恳地,说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话来。当局能让香港的李波这样表演,自然能让河南的赵威做得更多。有人说,为什么不相信这些话是赵威自由真诚的表达呢?一个简单的测试是:她的微博可能发表相反的言论吗?或者说,如果发表了相反的言论,她能得到现在的"自由"吗?如果答案是"不可能",那么自由真诚从何说起呢?一个人质不幸被绑匪控制,警方在解救他的时候,不会问他的"真实意愿"。如果去问,刀架脖子之际的回答很有可能是"我没有被绑架","我很好,就想这样呆着","哪里有绑匪?请不要抹黑我们的祖国"等等。因此,如果确认赵威仍在当局控制之下,她的微博是自己撰写还是警察代笔,并没有多大区别,都是当局的传话筒而已。2016年7月7日,天津市公安局公布,赵威(左)获准取保候审,但直到今天,赵威丈夫游明磊(右)仍未见过赵威,亦不知她身在何处 反酷刑者不该批评社会制度?与猜想赵威是否自由发言,或者在多大程度上与当局合作相比,我更感兴趣的是,当局花这么大的功夫,到底利用赵威揭露了李和平等人权律师什么样的"罪行"?很遗憾,几乎没有任何新意,不过是去年官媒抹黑锋锐律师事务所及周世锋等人权律师的老调重谈:"这家机构名义上是做'反酷刑'的研究,实际上是通过资助项目来搜集、整理一些国内敏感案事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实现中国和平转型。"酷刑并非与司法体制及社会制度无关的天外之物,也不是像中国当局宣传的那样,是个别执法者天生残忍、道德败坏。一家志在反酷刑的研究机构,抨击一个专制政权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希望促进社会转型,乃是题中之议,并不需要谁来揭露。赵威的另一个揭露要点,是人权律师得到国外机构的资助。且不说中共的发迹史从来没有离开外国势力的资助,即便现在,国外NGO资助中国的大部分资金也进了政府的口袋。再说,无论什么样的资金,支持"反酷刑"、"社会和平转型"何罪之有?批评政府不是犯罪,希望现政权被新的政治力量取代,也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当然逻辑。当局以为利用赵威的揭露可以抹黑人权律师,或者有人真的因此认为他们犯了罪,那只能显示当局及社会的荒谬。性侵传言如何澄清?赵威被关押近一年,当局始终拒绝让家属和律师探望,因此传出受虐(包括可能被性侵)的消息。在当局非法、无理及不人道对待当事人的前提下,此类传言难以避免。作为赵威家人聘用的律师,任全牛律递交文件,要求检察院介入调查传闻真伪,并利用微博期待社会支持,不过是尽一个中国律师的义务。赵威的微博声称任全牛编造散布性侵消息影响她的声誉,郑州警方竟然以此为理由抓捕了任全牛。性侵传言中声誉受到影响的为什么不是可能的施害者,而是可能的受害者?这不过是"贞操观念"的陈腐逻辑。再说,抓捕律师就能澄清性侵传言吗?正如铜锣湾书店案所暴露的一样,赵威微博所揭露的真正事实,是中共当局的残忍与荒唐。来源:德国之声 / 长平转发此新闻:

博谈网|赵威首次电话受访马云的《南华早报》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在7月7日被取保候审之后,只透过微博发讯息,而她的丈夫游明磊,及游明磊为她聘请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一直无法与她见面,连电话都无法联系上。先前为赵威奔走看守所,甚至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写公开信的赵母郑瑞霞,也消失无踪,游明磊和任全牛律师都无法与赵母联系。然而,《南华早报》竟成功与赵威联络上,这家设在香港的媒体,在去年12月11日被跟北京高层关系密切的马云收购。承认内容为本人所发《南华早报》12日的报导显示,7月10日赵威在电话中向该报表示,微博上有关她对过去所为感到后悔的声明,确实是她本人亲自发出的。查看赵威的微博“考拉就是考拉”,在被捕前,发出许多跟维权有关的讯息,其中有不少转发的内容已被删除。去年7月在中共对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进行大抓捕中,赵威被警方带走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都音讯全无。今年7月取保候审后,赵威的微博内容有了180度大转变,她在微博感谢警察、指责李和平律师和境外势力勾结,拿钱炒作敏感案件,又称她是单纯受骗被利用,对此她“真心悔悟”,日后只想平静生活。并在微博上否认狱中遭性侵的传闻,痛批任全牛律师侮辱她清白。上述的微博内容,不断引来民众质疑:这真是赵威本人所发的吗?或另有他人?还是赵威被逼迫发的呢?对此,赵威在电话中对《南华早报》承认这些声明出自她的手笔:“我终于明白我之前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对此我感到愧疚,我现在是一个重生的人了。”赵威表示,她想跟媒体说这些,是因为她“明白做了错事”,而她“真诚地希望忏悔”。她又说,她现在已返回河南老家,与父母住在一起。有关日后的打算,赵威说她需要先休息一阵子,再决定下一步,目前难以决定是否继续她先前的维权工作。《南华早报》指出,该报未能证实赵威目前的所在地,及她是否在监视下进行这次电话采访。同时赵威拒绝《南华早报》要求单对单的访问。《南华早报》在报导中还引述赵威丈夫游明磊的话,他仍怀疑妻子是被逼迫发表这些声明的。游明磊11日对《南华早报》表示,他还不能与妻子取得联络,怀疑赵威是被逼之下发表这些内容:“我不认为她真正获得自由,我在这一两天就去河南(从北京)找个明白。我不认为这些帖文是她上载到微博的。”不过在《南华早报》的报导中,并没有提及是否有请赵威解释,在她微博中的矛盾点:即郑州公安说,是根据赵威的举报才抓任全牛律师,但赵威却说是看到郑州公安微博,才知道任全牛律师造谣诋毁她。有特权的“红色港媒”和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失踪事件相似的是,当外界都无法联系上他们时,一些亲中媒体总能得到采访资格。例如李波还被关押在中国时,首次露面即是香港的凤凰卫视对他进行电视专访,港媒《星岛日报》和上海澎湃新闻也对他进行采访。李波返回香港后,接受的唯一一家电视媒体采访,也是凤凰卫视。《南华早报》对赵威的采访,只有英文版。

自由亚洲|709事件周年 任全牛承认编造赵威受辱讯息

被抓捕的任全牛律师,多次前往天津要求依法会见赵威都被拒后,前往检察院控告警方违法。(律师提供,拍摄时间不详)在“709大抓捕”事件1周年时刻,有被捕者家属周六(9日)指警方企图寻找协助他们的律师;而郑州公安微博周六晚突公布,任全牛律师已承认编造律师助理赵威受辱的讯息。而公安部官网强推评论,指必须严惩造谣律师,各地公安官方微博集体转发为舆论造势。有知情人士透露,任全牛被抓是上层的指令。内地大规模拘捕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事件,至今刚是1周年,有被捕律师的家属周六(9日)早上得知消息,警方以捉小偷为名,登门找1名协助他们的律师。被捕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太太王峭岭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说,被捕律师家属纷纷联络他们的代理律师,了解有没有被当局带走。王峭岭说:本来我们家属是今天(周六)准备出门的,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就是再次恐怖气氛又起来了,目前看这在个状况,今年709的气氛会非常紧张。我们还担心另外709(被捕者)的辩护律师遭到官方的报复,所以今天会继续与这些律师们彼此保持联络。获取保候审的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在郑州公安周五(8日)通报刑拘她的律师任全牛的之后,周六午夜时分,在微博发布一篇题为《震惊与愤怒》的文章,称看到郑州公安的微博,才知道造谣者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任全牛。但官方并作出任何解释,公安部官方周五晚发表评论,指《律师造谣必须严惩》,所有的网站和各地公安官网,都同步转发。评论指,根据相关规定,对案件进行歪曲、不实、有误导性的宣传或者诋毁有关办案机关和工作人员,以及对方当事人声誉等方式,影响依法办理案件,属于律师法规定的违法行为。同时,“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言论的”等行为,由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等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这篇评论对任全牛律师自去年7月到现在,多次申请会见赵威都被拒绝的事实,只字不提。一位媒体人向本台透露,这标誌著任全牛律师被抓是上面的指令,根据惯例,指令层级至少是公安部负责人甚至以上级别,这事跟法律并没有一点关系。律师文东海称,任全牛并不是赵威遭侮辱的最初发布人,他只是一个律师对自己当事人的状况表示关切,他没有任何过错。他说:我们掌握的情况,任全牛没有任何问题,他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律师。首先因为不是任全牛首先发布资讯;其次,后面这个事情(赵威看守所遭侮辱的说法)扩大也不是任全牛引起来的。律师余文生亦认为,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接触到赵威,因此,赵威是否真的自由了,值得怀疑。此外,官方声称赵威举报,但涉及名誉侵权属于自诉案件,公权力无权介入。他说:现在赵威是否真的出来了,或者说真正自由了,是不是赵威发的,是否赵威举报的,这些问题都无法去考证,所以我们对此表示质疑。而且这种案件,如果涉及到个人人身(名誉)的一些事情,应属于自诉案件,警方不应该出面处理这些问题。要么就是赵威举报、要么就是看守所举报,如果是赵威本人的话,公权力直接出面处理,那有违刑事诉讼法。任全牛律师被刑拘,赵威丈夫游明磊立即发出公开声明强调,于去年7月委托任全牛律师为赵威辩护,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任律师尽职尽责,三番几次和当局沟通,多次到天津要求会见赵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绝并向检察机关提出控告,在这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因网上的一些传言而在微博上求证,并和严华丰律师到天津向警方核实情况,但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更没有见到赵威本人。在这种情况下,郑州警方以任律师编造散布当事人受到人身侮辱的消息,并造成恶劣影响的理由,简直荒谬至极!游明磊强烈谴责当局的这种无耻行径,并要求郑州当局尽快释放任全牛。郑州市公安局值班人士以是行政单位、而抓人的是辖下的分局或派出所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的资讯。公安部资讯公开办公室的3个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709”事件被抓捕的其中7名维权律师的家属周五发表声明,要求当局释放被捕人士、停止抺黑、保障律师会见权,撤除对家属的监控、停止对他们骚扰及逼害,并恢复家属合法出入境。任全牛律师因赵威的微博文章被抓。(任全牛微博截图)(原标题:709事件周年 任全牛承认编造赵威受辱讯息)

【河蟹档案】终于明白警察为什么这么热衷于黄赌毒了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香山飘飘姐:这一届警察真行!人大硕士雷洋被警方宣布“嫖娼死”后,引发舆论关注。“凯迪社区”发表《警察抓嫖扫黄的收入与分配》的文章。大陆警察为啥热衷扫黄抓赌。原来所有50%罚款入警察个人腰包,另外50%是警局“创收”。 相关阅读|《唐映红:“嫖娼”在道德上到底有多“恶”?》...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