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连海

All

Latest

【众人推】赵连海:「孩子打了毒疫苗,我他妈的还不能谈了?」

https://twitter.com/zhaolianhai/status/1022205983739662336 一個違法171餘萬的餐館,本月被罰3475萬餘元;搞了驚天大案 長期殘害公民和兒童身體健康的長生生物旗下子公司長春長生只沒收白白破 疫苗186支,罰沒344餘萬。餐館的後臺當然沒有長生生物的後臺硬,如此執法,全國的藥廠,生物公司,當然不懼製造假藥、假疫苗。 pic.twitter.com/T1alQE5u8Q — 高瑜...

自由亚洲|毒奶粉受害人家长郭利 广东高院终审裁无罪

中国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郭利,因揭发奶制品公司产品的质量问题,2009年被广东潮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郭利出狱后,多年来不停申诉。4月7日下午,广东省高院开庭审理该案,法官认为,郭利为调查有问题奶粉,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合法,终审裁定郭利无罪。郭利闻判后,第一时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法官指他在向雅士利奶粉生产商交涉过程中,无一犯罪事实。

美国之音 | 刘晓波刑期即将过半,外界关注何去何从

“纽约时报”前不久在有关中国的一个博客论坛上发表了该报一位记者撰写的文章,其中谈到,中国异议人士、被判处11年徒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刑期已经快到一半,按照中国的法律,从理论上讲,刑期满一半以后,犯人可以申请假释。这一消息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德国之声 | “说真话的记者成为国家敌人”

近日中国博主张贾龙遭腾讯公司解聘。随后张贾龙在解聘声明中透露原因为:早前他和美国国务卿克里的会谈中,公开请美国支持推倒中国防火长城和声援良心犯,以及在网上公开中宣部禁令。...

法广 | 中国: 赵连海:我们要为王荔蕻大姐说话

赵连海:我们要为王荔蕻大姐说话 中国维权人士王荔蕻(网路图片) 作者 法广 北京朝阳区法院今天(12日)以“寻衅滋事罪”庭审中国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今年56岁的王荔蕻近年来积极参与中国各地的维权活动, 包括福建三网友案、毒奶粉案、邓玉娇案、杨佳案,以及刘晓波案等。由于王荔蕻作风正直,不畏强权屡为弱势社群讲话,深得各地民众敬佩,被人们称为善良勇敢的王大姐。维权人士赵连海今天就王荔蕻案开庭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要为大姐说话!” 今年3月,王荔蕻被警方带走。警方在非法拘押了王荔蕻多日之后通告指控王荔蕻的罪名为“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本月1日又将对王荔蕻的犯罪指控改名为“寻衅滋事罪”,王荔蕻的辩护律师之一刘晓原认为检方之所以改变罪名指控的原因大概是实在难于找到指控的证据,但又决意要给王荔蕻定罪。 今天上午的庭审在两个小时之后结束,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布审判决定。 王荔蕻案开庭的消息在网上传开后,激发中国各地网民的强烈关注。上海、浙江、甘肃和福建等地的上访人员纷纷声援近些年来活跃在各地维权事件第一线的这位北京维权人士,要求法院将她无罪释放。各地一些打算启程的维权人士都遭到警方的警告和监控。 据透露,法院今天选择一个只能容许五个人旁听的小法庭开审王荔蕻案,但是,法新社发自北京的报道透露说,法院外面却汇聚着一百多从各地赶来声援的民众,其中还包括来自9个国家的驻华大使馆代表,包括法国和瑞士代表,他们试图进入法院旁听,但遭到公安的阻止。另外,目前以保外就医名义住在家中的北京维权 人士赵连海今天也突破国保的监督前往法院声援,赵连海因率领其它 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家长维权去年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罪名跟王荔蕻一样,是“寻衅滋事罪”。赵连海向本台表示政府用坐牢来威胁维权人士实在是太愚蠢了。 赵连海接受本台采访   12/08/2011   收听 (01:28)     赵连海今天就王荔蕻案开庭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明确地感觉到官方是要刻意地定大姐的罪。经过几次罪名的变更,我们感觉到官方没有放大姐的善意。她这个案子,我个人感觉是不明朗的。所以我们更要为大姐说话。我们向官方施加压力。这是我们必须要施加的。因为这个案件本身就是不公平、冤屈的案件。王荔蕻大姐所做的事情,都是众所周知,有目共睹的。没有触犯国家法律的。而今天官方这样来对待她,一是打压王荔蕻大姐,打压她所做的维权的事情;二是在我来看,就是要震慑其他的维权人士、其他的异议人士。官方的这种做法在我来看实际上是非常愚蠢的。官方这么去做,只能引起更多人的愤慨。并且,说实在话,我们这些人对坐监狱这件事早已经看开了。拿坐监狱来对我们进行恐吓,这是一个非常笨的招。所以我们也期望官方能够好好的反思。事实上,很多的问题,都是由于官方的错误造成的,而且,他们在错误造成以后继续一错再错”。 多位自身正遭受当局监控和打压的著名维权和异议人士顶着压力,为王荔蕻发声。被当局指控逃税目前以取保候审住在家中的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被禁声几个月后最近首次回到推特上发言,其中一个推文说:“如果你有母亲,如果你是女人,如果你是普通人,如果你不希望被消失、被诬告,关注王荔蕻。”他在另一个推文中写 到:“如果你不为王荔蕻说话......,你不仅是一个不会为公平正义站出来的人,你没有自爱。” 如果官方对王荔蕻的指控成立,王荔蕻最多可被判五年监禁。  

BBC | 音频:赵连海质疑乳协赔偿金通报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BBC:赵连海儿童节携子外出遭警方围困

保外就医的赵连海 中国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赵连海在六一儿童节试图带孩子出外游玩,遭到数十名警方阻拦围困。 目前正在保外就医的赵连海星期四(6月2日)在接受BBC中文网的采访时,详细谈到昨天发生的事情经过。 昨天上午十点多,赵连海和妻子准备带儿子、女儿去天安门广场放风筝,但一出门就被多名警察拦住。 赵连海告诉记者,他对警方说明,这次外出仅仅是六一节的家庭行动,只是带着孩子玩,既不会告知朋友,也不会通知媒体,如果当局不放心,可以派人跟着。 被围困四小时 但警方仍然在他家的门口两次拦阻,据赵连海的说法,警方的动作粗暴,甚至拉扯孩子。因此赵连海也发了脾气,强行出去。 数十名警察和国安开着警车在赵连海一家半道换车时追了上来,准备把赵连海全家分别拉进车里,送回家中。但赵连海和妻子抱着孩子搂在一起,强行进入附近一家超市的一个小吃店。 赵连海说,警察和国安人员包围了这家小吃店达四个小时,赵连海的所有朋友都无法进入。他们直到下午四点才被允许去别的地方。 当晚回家后,大约六点半,突然有市公安局的人来敲门,说要谈谈。赵连海说,他能听出。那就是5月26日绑架他的那几个人,所以不相信他们的来意。 赵连海说,他们砸门、拍门和喊叫达半个小时之久,然后家里突然停电,经邻居证实,停电的原因是电闸被人拉掉。 不寄希望于法律帮助 赵连海说,就在他接受BBC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警察们就在一楼的楼道里坐着。他说,自他保外就医以来,他家楼下一位大妈家的房子就被强租,住着国安的十来个人。对面旅馆里也住着派出所值班的警察。 赵连海还透露,当时批准他保外就医时,双方都说好的,回家后不能软禁他。 当BBC中文网记者问他,今后打算怎么办,是否会寻求法律帮助以使正常生活不被干扰时,赵连海说,他没有办法,他和家人没有安全感,对未来没有把握。 他说,他的家人现在连门都不敢开,他的母亲昨晚不敢回家,只能在地板上睡了一夜。 至于法律帮助,赵连海对此感到非常悲观,他说,中国现在的司法不公正大家都知道,他无法对此寄希望,只盼着能得到善良人们的帮助。 点击 页首

美国之音 | 美国视觉艺术家纪念六四 向艾未未和赵连海发奖

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在美国东西两岸的纽约和洛杉矶,同步举行纪念六四天安门民运22周年,同时也颁发言论自由奖表彰替汶川地震灾民请命的艺术家艾未未,以及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 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以及国际特赦组织、美国民权联盟( ACLU )、香港论坛、基督教会以及支持中国民运人士等近百人,29日晚间在美国西岸的洛杉矶,发起纪念六四22周年纪念会。参加者点起蜡烛追悼六四的受难者。 艺术家奥图曼( Ross Altman ) 自弹自唱纪念六四的歌曲。歌词说:你可看见民主女神站立在毛像前?你可听见学生们喊着要自由?你可看见社论宣布戒严?你可看见坦克车向广场推进?……. 中国1989年把天安门学运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改称为政治风波,并否认天安门广场上死过人。 *八九学运 永志不忘* 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说:"这么多年了为甚么我们不能忘记 ?因为我们看到八九年学生对国家的希望,跟我们住在外国的人一样,就是希望可以自由的讲话,希望我们自己的权利有保障。" 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向《零八宪章》和《六四真相》英文翻译者美国学者林培瑞 ( Perry Link )颁发天安门精神奖。林培瑞1989年曾帮助科学家方励之进入北京美国大使馆避难,目前正在替哈佛大学编译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诗文集。林培瑞对中国民主的未来表示乐观: “六四本身是一回事,但六四代表的意义,反腐败、民主的理念,对中国的将来会是很大的很好的一面。" 林培瑞引用刘晓波'以社会变革改变政权'的说法指出:“中国老百姓日益增加他对维权的概念, 加上网络的作用,慢慢的,老百姓自己说话发表看法做自己的事情甚至于骂政府的空间,越来越大,以社会变革改变政权,这个我觉得是有希望的。" *声援艾未未和赵连海* 纪念会上也颁发'言论自由奖'给仍在中国狱中的艺术家艾未未,以及最近保释回家的维权人士赵连海,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艾未未,并改判赵连海无罪。 中国官方媒体今年四月批评艾未未诋毁国家、污蔑民族,但后来又说他是经济犯罪。艾未未曾在影片中说,他因为鼓励年轻人通过互联网新科技发掘事实真相而遭到博客被封行动受监控。 赵连海的儿子是毒奶受害者,他为毒奶受害者进行维权活动后,被以破坏社会秩序罪判刑两年半,不久前保释回家。他几天前到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请愿,再度被拘留十小时。赵连海声称受到公安恐吓,阻止他继续为受害者维权。

BBC | 赵连海:将在软禁中寻求继续维权

赵连海强调必须继续追究“结石宝宝”的赔偿和治疗问题。 正在保外就医的中国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儿童家长赵连海对BBC中文网说,警方加强了对他的软禁。 赵连海星期四(5月26日)前往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要求见面,讨论其医疗赔偿基金涉嫌“黑箱操作”的问题,但遭警方带走,至星期五(27日)凌晨才获释返家。 赵连海对BBC中文网说,警方施加新的规定,不准他踏出家门,但是他还将寻求继续到卫生部等部门奔走。 他强调,只要当局允许他继续进行维权工作,他愿意作出一些妥协,但前提是当局须遵守承诺。 赵连海去年11月被北京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监禁两年半,但在12月底获保外就医,此后一直被软禁家中,但是近日开始获准外出。 音频:赵连海谈“保外维权” 中国“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对BBC中文网说,当局再次把他软禁,但他将设法继续维权工作。 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 下载Flash 用视窗媒体播放器播放 赵连海对BBC中文网说,他在前往乳制品协会之前早已跟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部门进行了协商。当时警方要求不跟媒体接触,他认为这是不合理的规定。 然而,赵连海说,他还是答应了对方尽量不接触媒体,事前也没有通知任何媒体,当天有记者闻风而至进行采访,与他无关。 赵连海返家后在微博网站twitter上留言说,他被带走期间没有饭吃,只有矿泉水喝。国保警察则不断对他进行恐吓。 至于被乳制品工业协会拒绝接见一事,赵连海说感到无奈,让他无法接受。他说基金运作的问题必须追究下去。 此前,新华社主办的《瞭望东方周刊》披露,由乳制品工业协管理,总额2亿元人民币的医疗赔偿基金三年来流向不明,并称协会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透露基金详细近况。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自由亚洲 | 二十保安阻赵连海见记者 结石宝宝家长下周再讨公道(图,视频)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星期三相约一家境外媒体见面,遭到驻守的二十多名保安阻挠,当晚北京市公安局官员登门。赵连海告诉记者,官员只准他在网络及电话中接受采访,并以随时断网威胁。他表示下周会去“医疗赔偿基金”追问承诺的向结石宝宝提供免费治疗的资金去向。 图片:江苏的结石患儿李可晨做手术时,才六个月大。(结石宝宝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转载:网友调侃三鹿奶粉。(来源:youtube/ytachm 三聚氰胺毒奶被揭发至今已近三年,当局曾向社会承诺,向30万名结石宝宝提供免费治疗至18岁,为此,涉事的22家奶制品企业也曾出资,并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设立“医疗赔偿基金”。但该基金的运作及资金流向从未曝光。这一情况被《了望东方周刊》星期一披露后,引起中外媒体关注。一家日本媒体星期三傍晚计划采访赵连海,却遭到二十多名保安阻挠。当晚九点多,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告诉本台:“今天下午约好有一个日本记者的采访。他5点钟出去的时候在楼下被拦住了。他现在还在跟市局的领导谈话,在客厅里。” 记者:被多少人拦住? 回答:因为本身我们家楼下就有人在看,然后派出所又过来了,将近有20个人吧。 记者:现在谈完了吗? 回答:没有,还在谈。   一个多小时后公安离开,赵连海告诉记者:“本来是约好了一个记者晚上六点多我们见面。今天下午我出门的时候就拦着不让去,20来个(人)。(东门拦着)没法走,我走北门去。我刚掉过头,栏杆哗一下给那些车放开。然后到了北门,一看我来了,大门又关闭,电动门。刚才是和市局的领导谈谈话。我的态度当然很坚决了,你不能这样来限制我的自由。”   他说,公安不准他接受采访,并以断网威胁。“刚才我也说了。最早跟我聊过,(官员说)随时断网,我说断吧,断完网后我在我们家支个大高音喇叭,我窗户上扯上条幅,有本事把我们家全家人都抓光。”   就在当天早些时候,曾宣布不再就艾未未事件发言的赵连海,再次在推特为艾未未呼吁,祝他生日快乐,之后被阻止外出。   在两个多小时的交涉中,赵连海说最后允许接受电话采访。“最后允许我给个电话,网络(采访)。当然现在出门确实严重受阻。从我们来讲,要借这个机会必须把三聚氰胺赔偿基金成谜的事情要调查个水落石出。我昨天对他们表示,如果相关的官员在这个基金上,如果有贪赃枉法的事情,必须要面临法律的严惩;如果(官员)没有(贪赃枉法)必须要公开道歉,为什么一直没有公布这些钱的去向?”   对于《了望东方周刊》日前披露,2008年底,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中国乳制品协会牵头的情况下,22家涉案企业集体出资11亿元,作为结石宝宝的医药费及赔偿。三鹿集团出资约9亿元已于案发后用到急需救治的病童身上,至于余下的2亿元,由其它21家涉案企业出资,成立了所谓的“医疗赔偿基金”。但该基金的具体营运状况从未公开。两周前,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面对记者查询时,只说基金在运作,但对于其它细节则称:“不该对外的不用说。”媒体再向基金受托管理方──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查询,相关负责人更说:“这是国家机密!”   对此,赵连海下周将和律师前往上述两家机构追问资金去向。他说:“因为还有太多的孩子仍然在病痛之中,并且必须允许所有的结石宝宝家长无条件的申请使用这个基金。从我来讲,也打算这几天争取亲自去一趟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和中国人保集团,我们要去当面质问。”   赵连海称,目前重新整理的患儿资料显示,许多患儿仍然病重而付不起医疗费,令他非常痛心。托管资金一方,必须作出清晰说明。“因为这个事件的性质非常让我们不能忍受,面对的是孩子,仍然这样操作,甚至拿‘国家机密’做他们的挡箭牌来搪塞我们,这是我们完全不能认同的。”   面对中国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他也希望政府不仅仅在乳制品行业,其它食品行业也应设立相应保障机制,确保民众健康。“希望由此督促相关的措施出台,必须要由所有的这些食品企业要向相关的部门,当然这个部门必须要透明运作,要打入一定的保障金,而且这个数量不能太少,要独立运作。必须要向全社会透明,必要的话,民间的人士来介入监督。”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RFA独家:赵连海狱中一度命危 郭利获家人探望健康日差(图)

普通话主页 > 亚太报道 RFA独家:赵连海狱中一度命危 郭利获家人探望健康日差(图) 2011-03-24 北京“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官方称已经获“保外就医”,但始终没有释出他的任何消息,据本台获悉,赵家的四邻有的被当局租房监控,而去年他曾绝食六天,一度命危,后在狱方强行灌食下脱险。另一位北京的患儿家长郭利,目前在广东揭阳服刑,家属首次获准探望,他的母亲告诉本台,郭利拒绝认罪,由于环境恶劣,身体越来越差。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图片:北京毒奶粉患儿家长郭利,因维权被奶企陷害入狱。(郭利家人提供/记者乔龙) 去年11月10日被北京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官方称,已经回到家中,但仍然失去自由。本台周四多次致电赵连海及其妻子手机,但都显示关机或“没有这个号码”。   据接近赵连海的人士透露,赵连海继续受到当局监控,四周有住房被当局用以安放监控设备。另据知情人士称,赵连海闻判后,绝食六天,第四天时,其体内的微量元素一度到了生命极限,随时有生命危险,当局强行对他灌食。   另一位被誉为“赵连海第二”的北京毒奶粉患儿家长郭利,去年被广东潮州中级法院再审裁定,敲诈勒索罪成立,维持5年刑期。   目前在揭阳监狱服刑的郭利是同声传译员,精通英语,他的父亲星期四告诉本台:“张燕生律师和郭立的妈妈到揭阳去看他了,今天晚上回来。给他带了一些东西,有的东西不让带,说是他在里边期间也用不着那么多东西。尤其是好多关于书籍,英文的、德文的这些书籍没有让他带。有几本字典带进去了。”   郭利的母亲幸宏告诉记者,监狱环境恶劣,没有菜吃,儿子的健康状况很差:“现在身体不太好,精神状态还可以。由于伙食长期缺乏营养,就吃主食没有菜,身体很亏。咱们没办法,给他留点钱。会见,托人延长了半个小时,一共跟他聊了有一个小时。他还是不服。”   幸宏说,要求再审期间,郭利的申诉材料被看守所声称“丢失”:“而且他的手提包再审的时候在潮州看守所给丢了。衣服、申诉材料全丢了。而且在潮州看守所的时候,公安人员还跟他说‘你要跟雅士利认罪的话,就可以很快把你放掉’,但是郭立没有认罪。”   幸宏是在郭利的代理律师张燕生陪同下首次探望儿子。张燕生提供的郭利再审案辩护意见书称,施恩雅士利公司为了阻止消费者郭利与媒体接触,在郭利与其没有任何接触、没有提出任何索赔要求的情况下,采取欺骗、引诱的手段,佯装民事谈判,雅士利在拿到郭利索赔300万元的凭据后,便向公安机关报案。   张律师说,郭利表示将继续申诉:“他一刻都没有停止。他在刚刚进去的时候就让他认(罪),他就坚持不认。说他已经直接通过监狱向最高法、最高检、中纪委,他说,他都写过申诉,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些东西。他说是通过狱方给他发的。”   谈及狱中环境,张律师说,郭利也关心赵连海的近况:“他在那里边,有时连杂志什么这些信息都不给他。别说是您这边的报道,就是国内的报道都不给他,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消息。我们这一次来,好像监狱里边好多干警都不了解他的案情,好多干警还在问,我们也给他们都讲了,材料拿过去,(干警)看完以后特别生气。”   郭利家人是在去年12月30号收到再审裁定书,郭利的母亲说,他们不会放弃:“中法已经驳回了。我们又上诉到广东高法了。高法要驳回,我就上最高人民法院,还是申诉。”   从赵连海到郭利,两位家长均是因维权,分别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和“敲诈勒索罪”送入监狱,前者在国际媒体及社会各界的关注下,获得“保外就医”,而后者被判刑五年,仍然身系牢狱。而出售三聚氰胺奶粉的陕西渭南市乐康乳业有限公司原经理张文学犯生产、销售三聚氰胺奶粉罪,日前则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另一被告马双林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对此表示:“郭利他也是一个受害者家长,但是包括毒奶粉受害者的孩子这些家长现在在遭受牢狱之灾,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法律是不存在公正性的。深层次的原因是一个体制的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打印本文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