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

All

Latest

孙骁骥 | 英国足协管什么?

2012年03月21日 08:55:02 李国文的书里记有一段李鸿章在清光绪二十二年访英的有趣细节。当时,伦敦的使节邀请他去看足球比赛,中堂大人走进球场,但看来看去,不得要领。半场结束后他莫名其妙地对旁人说:“这种天气,为什么不雇些佣人去踢?为什么要自己来,跑得满头大汗?回头内热外感,伤风感冒可就不妥了,谬矣哉,谬矣哉!”当年的李大人并不理解足球是个什么玩意儿,过了一百多年,好歹打进过一次世界的中国人似乎依旧不理解足球是个什么玩意儿。   话说英国政府也准备整治足球,首相卡梅伦在唐宁街召开会议义正词严地说,政府要严打“足坛种族主义”,英足总主席贝恩斯坦也随声附和。“严打”二字,中国人历来熟悉,仅就足球而言,这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足坛打黑”至今余波未绝。但英国的这场“严打”并不是所谓的足坛反腐,而是要整治近期英超赛场频频出现的种族歧视以及同性恋歧视现象。   近来英超赛场的争议事件不断。原英格兰足球队队长特里对黑人球员安顿·费迪南德的侮辱性言语让他被剥夺了队长资格,利物浦队球员苏亚雷斯因为拒绝与黑人球员埃弗拉握手一事被禁赛八场。这两项处罚均是由英格兰足总做出的。但为什么要对这样的行为加以处罚?我们或许能够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这是英足总为了维护英格兰足球形象而做的“形象工程建设”。特里与苏亚雷斯,不过恰好是在严打时期顶风作案的两个“倒霉蛋”罢了。这样的见解,照李 中堂大人的话说,谬矣哉!惩治足坛种族主义,客观上固然维护了英足总乃至英超联赛的形象,却并非英足总一系列行动背后的真正动机。   在 李鸿章访问英国前三十多年,世界上第一个足球协会——英足总 ( TheFA ) 就已经成立。 足协成立之初不过是为了制定英格兰各个足球俱乐部认可的游戏规则,后来英国那些象征性的足协主席们,有不少是喜欢看球的皇室成员。并无实权的他们实际上领导不了谁,也代表不了谁,英国足协自己仅仅代表了足球这项运动本身。说英足总“代表足球”,并不是文辞上的高调,而是说这个组织从诞生之初便是本着拓展足球运动的目的,从而“让英格兰的足球运动不分年龄、种族、信仰而被所有的人享受。”这“所有人”当中,自然还包括了英国社会的“边缘人群”。   足球从来被尚无的英国人视为最具“阳刚之气”的大众运动之一。在英国俱乐部的“更衣室文化”里,任何“娘娘腔”的举动无一不会遭到同伴的嘲笑。也因为这个原因,“同性恋”一直被英足坛视为禁忌。但自从欧美的性解放运动以来,英国偏偏又成了个同志遍地的国度,混在足球界的同志们,不得不藏着掖着,生怕走漏风声受到队友的嘲笑。   英超联赛自成立以来只有一位公开“出柜”的球员, 1998 年以自杀作为了断的贾斯汀·法辛奴( Justin Fashanu ),其余的球员同志们,根本不敢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只担心惹祸上身。足球场上的“男性主义”,甚至波及到球员个人的私生活。前利物浦的后卫约翰·斯盖尔斯因为长期没交女朋友,一度被队友视为同性恋嫌疑,连正常的比赛训练都受到影响。无奈的他只好在出席俱乐部的聚会时带上自己的“女性朋友”假装女友充数,以示自己“还能踢球”。   类似的荒谬事件,表面上看好像于英足总没有必然联系,但“同性恋”与“少数族裔”受到球员歧视的新闻频繁见诸报端,肯定会对于英国的黑人、亚裔以及各类社会边缘人群参与到足球运动造成一种心理障碍。他们会问:如果我也参与了,那么我会不会像那些球员一样,也遭到人们的非议、谩骂与唾沫?毕竟,足球乃是英国的“国球”,英超联赛虽然早就是纯商业运作模式,而一旦涉及到足球的文化方面,英足总的监管力量就不可忽视。显然,英超的这种为白人男性独尊的“赛场文化”已经在一部分人面前设置了通往足球的“屏障”,英足总以及英国政府现在所做的,是要抹平这面文化屏障,让在英国居住的每一个人都能更自由地领略足球的魅力。就这一点来看,英足总真算是代表了英国足球的“科学发展观”。   即使稍作阅读英足总的章程,一个具有理性的人不可能认为这个机构“代表”不了足球。在他们官方网站的介绍栏,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查阅其职责和成绩。比如:管理英国 1700 个联盟里 125000 个球队的比赛,包括每月 390 万名儿童的足球比赛;提供五千多个工程项目、斥资 6.3 亿英镑改善国家的足球基础设施;英足协的“帽子戏法”项目已经帮助 19 个英国落后贫穷社区的工人们开展足球运动,建立与其他社区的联系;自 2007 年以来,英足总的 Tesco Skills 项目已经成功培养、训练了至少 70 万名 5 至 11 岁儿童的足球兴趣和球技;并且,以上两项目依旧在持续进行中……现今英国足坛所谓严打“歧视”的行动,无非是英足总诸项工作的沧海一粟。   回过头来,在中国足协的官方网页,我只能找到《支持抓赌打假行动 促进足球健康发展》之类的空洞内容。借问一句:中国足协为中国人更好地接触足球运动做过什么有益的工作,至少我一样也讲不出,不知道足协官员们能否说得出一条半条?我们曾拥有“护球像亨利”的前锋,却没有明确知道自己职能所在的足协。球犹如此,人何以堪。

恍然大悟:足协主席却原来是袁氏伟民

作者: 祝振强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新华社9月20日电文称:国家体育总局前局长袁伟民尽管已经离任数年,但目前依然是中国足协主席。近年来,尽管国家体育总局前副局长崔大林分管足球项目,但他也没有担任中国足协主席职务。目前,体育总局已经确认由蔡振华分管足球项目,中国足协主席人选也可能将发生变化。此前有消息说,崔大林有望成为足协新任主席,主要原因是其分管足球,也参与了足坛反腐打假以及中国足球形象重塑的具体过程。此后还有媒体称,从总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卸任后,崔大林依然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仍有望担任足协主席一职。但据一知情人士表示,中国现在这么重视足球,足协主席肯定会由现职的总局领导担任。他同时表示,现在已经肯定由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分管足球,至于他何时以总局分管领导的身份在中国足球界露面则只是时间问题。 在当下足球界大力反腐的情势下,此新闻貌似稀松平常,其实隐含着非常丰富的内涵——有关方面欲向公众透露的内容着实很多,我们逐一厘析。 其一、我们终于弄清楚、弄明白了,现任足协主席是袁氏伟民。非常诡异、甚至可以称之为灵异的一件事情是,此前,号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百度、古狗以及其他搜索,都难以搜索出现任足协主席是谁的内容!也就是说,你通过神通广大的互联网络,根本就难以搜索出足协主席姓氏名谁。这个就很奇怪了,袁伟民一不是敏感词,二不是被保护对象,为何要对中国足球的这个最高机构及其领导施行特殊屏蔽政策呢?这个屏蔽是当事人所为,还是当事单位所为,旁人无从知晓。在邻近离任时,人们才通过旁的渠道、继任人的渠道知道这个现任人选,这难道还不闹鬼吗?上述新闻不打自招地对中国足协机构的乱象做出了很长的解释,比如筹办什么会、冲击什么杯以及奥运备战等等,这些理由其实都很可笑——日常工作的繁忙,难道是机构不能改选、运转的理由吗?也就是说,由于日常工作的繁忙,足协这个机构完全可以不要了、形同虚设了、可有可无了、扯几把淡了!还有个理由很有趣,本来去年该开会,但正在腐败,言外之意,不知道谁进去、谁不进去,故拖延了会期。 其二、暗示出,崔大林是没事的,其他人也是没事的。此前,不少足协专业人士曾信誓旦旦,被抓捕的下一个是崔大林。崔大林自己也似乎心虚的很,根本不敢正面回应。现在通过新华社发布的新闻,人们看到的是:崔大林既没有带病提拔、以官阶反制一己问题地升迁足协主席,也没有如一些人预计的被没有功劳不问苦劳地抓捕成为阶下囚。其实,日前韦迪向记者表明已经很清楚了,谢亚龙等人的被抓,盖源于其不自救,在关键当口不向领导交心。而估计此后的一些人是会聪明许多的,会不仅向领导交心,还向领导交货交物交一切,如此,还怕找不到个摆平你这个小萝卜头的由头? 其三、足协主席的争夺已经尘埃落定,现官现管,指名道姓由蔡振华担任,觊觎的就别再心思不定了,惦记着的也踏踏实实地干好你的事情。不知道足协主席官位几品、油水几何,依现在暴露出来的腐败情况看,估计是个人人打破头的职位,不然,何以自2003年至今都不召开足代会?中国的所有事情,难解决的不好解决的就是一个字:拖。一个拖字,尽显官场常态。现在好了,足协主席有人选了,上面的、中间的、下面的都别做黄粱美梦了。指望兼任这个职位的告诉你们做人不能太贪,有钱大家挣、利益均沾,这是个老理;中间的指望以这个职位细白自己的劣迹的,就不用瞎耽误工夫了,给你漂白上面有别的办法;至于下面的,说话没把门、自个的屁股本来就不干净,先干好本职工作再说吧。 其四、我们由此而知道了一个事实——足协的腐败,以副主席划线,副主席(含)以下全部值得怀疑,全部可以被协查,副主席以上,则干干净净,一不腐,二不贪,三不骄,四部奢,五总之是没有问题,该退休回家养老的回家退休养老,该苦思冥想杜撰回忆录的就安心给自己涂脂抹粉。 自从南勇谢亚龙被抓后,好事之人、对腐败一百个看不过眼的闲杂人等,总是希望下一条大鱼、背后的大鱼、真正的大鱼的出水。足协副主席被抓,若论大鱼,说白了,就是足协主席,接下来就是总局的局级,再接下来就是更上面的。我要说的是,这些人对于反腐败太天真、太一厢情愿了。这不是吗,新华社的新闻明示了、划了杠了:南勇谢亚龙就是最大的鱼,此后的鱼不再出水了。 回到前文。我们百思不解于现任足协主席难以被搜索出来的同时,我们同样难以理解腐败的划线竟然是这么泾渭分明。我们情愿认为,足协的腐败与不腐败是个巧合——副主席都烂掉了、腐败掉了,而他们上面的主席则两袖清风、一身正气,腐败不沾,滴水不漏。这个不太符合逻辑的逻辑,这个不太通情理的情理,有着更复杂的情势,本文在此不赘述。 在送别既往老足协主席袁伟民之际,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对袁氏伟民的官场幸运艳羡不已并投以羡慕的目光的。这个当初带领女排姑娘为国争光、振兴中华的男人,后来在官场叱咤风云,数次化险为夷,福大命大造化大,状若神助,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2004年的审计报告指:1999年以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下辖北京奥运组委会,从奥委会专项资金中挪用1、31亿元人民币。这笔违法资金中的1、09亿元人民币,被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发放总局机关职务补贴和借给下属单位办企业2000余万元。 有人算过一笔账:2002年之前,国家体育总局和民政部提取的发行费按照百分之二十的比例提取;之后,则按百分之十五的比例提取。以此测算,中国两大彩票发行机构的发行经费,自2000年至2004年,分别为36、2亿元、57、77亿元、57、85亿元、60、2亿元和57、1亿元。尽管发行费提取比例减少了,但由于销售额不断增长,发行机构的收益仍保持增长状态。 彩票业一位权威人士透露:体彩中心提取发行费的比例,事实上已占到百分之三。以2003年为例,当年,全国体育彩票销售总额为201亿元,按照百分之三的提取比例,直属国家体育总局的体彩中心可分得6、03亿元。这些费用用于何处?外界不得而知。 袁伟民的最后一个职位——足协主席即将卸任。或许对于他来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之是刀枪不入、无往不胜已成惯性。这个惯性之力来自何方,是一个人、几个人,还是一群人,外界同样不得而知。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韦迪难道认为谢亚龙是政治翻车而非触犯法律 / 2010-09-19 17:21 / 评论数( 5 ) 李荣融最该受质疑的是其为官品德 / 2010-09-16 23:02 / 评论数( 12 ) 央行行长岂能不屑行长职位? / 2010-09-15 10:33 / 评论数( 1 ) 吹风谢亚龙“庸官非贪官”的大鱼何时出水? / 2010-09-12 22:45 / 评论数( 0 ) “理性看待中国民主”亦不能说昏话胡话 / 2010-09-09 23:55 / 评论数( 3 )

权威党刊直指足协贪腐背后 谁该为干部堕落负责

这批让中国男足排名从70多位跌至百位开外的足球官员竟不被问责,被全场高呼下课的足协掌门人去职之后竟能悠然前往中体公司任年薪百万的董事长。没有人为中国足协低劣的行政能力埋单,没有人为这两支耗费了大量纳税人的血汗钱的球队负责。以行政权力掌控了巨大 市场资源的中国足协,在获得体制内外的双重保障之后,他们所领导的项目成绩却与其所享用的资源严重背离,所耗费的巨大投入得到的低级产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当2006年意大利足坛爆出“电话门”(打假球)丑闻,足协主席立即引咎辞职,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进了 ...

韦迪难道认为谢亚龙是政治翻车而非触犯法律

作者: 祝振强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中国足协官员韦迪9月1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番很不符合法治精神的话,大概是这样:我原来在内部整顿的时候(蔚少辉、李东生还未被带走)说过,有问题的不止是进去的那几个(南勇、杨一民和张建强),咱们在座的还有人有问题。我当时就跟他们说,现在给你们机会,如果没抓住,就等于放弃了自我救赎……教育整顿本身就是一次自我救赎的过程,当时我们也要求所有人有问题要交代。既然有了这么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你自己不救自己,那怨谁啊? 这番话的潜台词很明显:“内部整顿”的时候,“我”已发话,在座的有问题的,抓住机会和我坦白交代,不向我坦白交代,放炮了机会,“你自己不救自己,那怨谁啊”。换言之,韦迪组织的“内部整顿”,若谢亚龙一干人很识相识时务,低头垂眼向新科官员韦迪掏心窝子交代自己的受贿事实,则韦迪是完全有机会有可能有能力有权力挽救这些革命同志的,就可以避免今天所受的牢狱之苦。这番话的“潜潜台词”其实也很明显:现在,我就是老大,老大总归是老大,老大的话无论何时,都是掷地有声的,都是必须听的。若你们不听,这就是个教训,是一辈子都要搭进去的教训。今后,没进去的老的小的,都要听我老大的话,跟着我老大走没错。不跟我老大走,就想想谢亚龙。 我要说的是,很遗憾韦迪不懂得法治精神的这番言辞。设若,当初谢亚龙之流在“内部整顿”中一五一十地向韦迪官员交代了自己的所有问题,按照韦迪的逻辑,就可以不必有后来的被刑拘以及法律是问。也就是说,违法犯罪不论有多严重,都是可以通过“内部整顿”以及“我”的提醒,听“我”的话而全然赦免,一笔勾销的。违法犯罪、腐败透顶无所谓,关键是要听话,是要在被提醒的时候,聪明一点,低下罪恶的透露,说出熊蛋的话语,由此即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至于法律,则完全是可有可无的。法律不过是最后的解决手段,是你不听话、大家翻脸、没有办法的办法——法律的地位,竟至到了这般低下、可怜!我们由此不能不为谢亚龙之流能否被法律公正裁决而捏一把汗!我们由此而不得不担心足协、足球界会长江后浪退前浪,一批又一批谢亚龙在成长;旧的谢亚龙倒下,新的谢韦迪在崛起!我们由此而不得不担心中国足球一黑到底、臭哄永远、永无漂白的可能! 在法治社会,一切以法律为准绳,任何人、任何官员,谢亚龙也好,谢韦迪也好,只要是犯了罪,就应该接受法律的裁夺、制裁,更何况谢亚龙之流已经属于严重的腐败大案、要案。按照韦迪的公开声明的观点,当初,犯下腐败大罪、要罪的谢亚龙只要抓住机会,是能够鹞子翻身,将罪孽之身洗白的,就是如前所述,只要识时务、只要向“我”坦白交代,是可以避免身陷牢狱之苦的。这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法律精神、法律意识、法律所属?在政治掐斗、狗咬狗中,你可以说坦白从狂、抗拒从严,你可以说抓住“内部整顿”的机会,但在法律的框架中,难道也有如此可以把法律看扁、把法律的刚性化作绕指柔的吗?法律在政治的淫威中,难道永远还只能是可有可无的简化程序?是韦迪等人的政治意识过于强大、政治头脑、政治觉悟乃至政治权力过于强大,还是法律原本就是个点缀? 我们承认,韦迪所言,或许是既存的难于改变的现实,但是,我们遗憾的是,作为现任足协官员,对于这样的法律悲哀、政治挂帅的操蛋现实,竟是如此的沾沾自喜、如此的欣喜若狂、如此的趋之若鹜、如此的奉行不悖、如此的奉若神明。质言之,谢亚龙的所作所为,并非触犯法律,而是政治的步点没踏准、没踩实;法律是问,不过是政治失误的一个借口而已。 我们如果有机会给韦迪出一道简单的选择题——若你自己一时老大管不住老二,前赴后继走上谢亚龙的老路,你是信奉法律为上你自己必被惩处无疑呢,还是信奉权力至上、只要给个机会再行“内部整顿”时非常聪明识时务,就能化险为夷,罪犯成为换个位置的官员,我相信,韦迪一定心知肚明、睥睨前者而拥抱后者的。或许,他一定还是能够成功,一定能够避免谢亚龙的悲剧。 若上述所言不幸成为今后的现实,则谢亚龙的被查处不仅是其个人的悲剧,更是社会的、官场的悲剧——谢亚龙是作为“反面教材”,给一些官员提供了避免重蹈覆辙、严重腐败而又能避免被查处的样本。当然,对于信奉谢亚龙是政治翻车而非触犯法律的官员来说,谢亚龙的悲剧,实际上就是暗中警示自己的喜剧。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李荣融最该受质疑的是其为官品德 / 2010-09-16 23:02 / 评论数( 9 ) 央行行长岂能不屑行长职位? / 2010-09-15 10:33 / 评论数( 1 ) 吹风谢亚龙“庸官非贪官”的大鱼何时出水? / 2010-09-12 22:45 / 评论数( 0 ) “理性看待中国民主”亦不能说昏话胡话 / 2010-09-09 23:55 / 评论数( 3 ) 天安门花坛“花开盛世”莫如“居安思危” / 2010-09-07 21:27 / 评论数( 2 )

蔡振华将任足协主席 老部下:他是绝对的前锋

蔡振华将任足协主席 老部下:他是绝对的前锋 在本报周三(28日)率先披露崔大林退休消息后,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最年轻的蔡振华浮出水面,由他分管足球并出任中国足协新一届主席几成定局。这位上世纪80年代的乒球偶像、奠定乒球最近15年辉煌的功臣,走上足球前台,还要履行完正式程序,等待因意外因素一再推迟的足代会——蔡振华需要在会上当选主席。 自年维泗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卸任中国足协主席后,因为足球项目影响力巨大,所以分管足球项目的副局长开始兼任足协主席。年维泗后,中国足协主席一职由袁伟民担任,即便是袁伟民担任局长后也一直兼任。袁伟民后来在自传里也承认,虽然他一直是足协主席,但因为精力有限,并没有真正抓过足球,这也是他的遗憾。 本来,副局长崔大林全面负责足球后将顺理成章当选足协主席,却因为“反赌扫黑”突起风暴,导致本应在去年底召开的足代会一再延期,始终未能走向前台。如今,在蔡振华正式分管足球项目后,总局不可能再安排其他副局长担任足协主席,蔡振华正式接替还在国际足联备案主席一职的袁伟民,担任新一届足协主席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国家体育总局尚未正式发文明确蔡振华接管足球之事,本报通过多种途径采访,但一向低调的蔡振华始终回避足球问题。据接近蔡振华的人士透露,48岁的蔡振华平时还是比较喜欢足球,虽然“乒羽那一套管理方法在足球上不见得管用”,但蔡振华的管理风格也独树一帜,并且乒乓球队一直有将足球当作体能训练的传统。 在蔡振华手下一直是“男一号”的马文革说:“蔡导从意大利回来起,我们就发现,他太喜爱足球了。日常的身体训练课,其他项目也就算了,只要是足球,蔡导一定会参加,并且总往前冲。他是绝对的前锋。”蔡振华的教练、也是前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许绍发回忆,他当时最欣赏的就是蔡振华身上的冲劲,“就连在足球场上他都是横冲直撞。当时江嘉良足球也踢得好,也就他敢往蔡振华身边凑。” 中国足协内部也对蔡振华分管足球普遍持欢迎态度。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年来足协出台了一些不太符合足球发展规律的政策,但足协人员都清楚,这些或实行或夭折的政策并不是时任足管中心主任的意见,他们只是执行者。因而此番高层主管人事变动,让足协人员感觉到中国足球未来会有真变化的可能。 蔡振华主管足球,以他和韦迪的强势,将对整肃中国足球环境更加有利。但是也不乏一些担忧,因为蔡振华现在主管的几乎全是金牌项目,2012年伦敦奥运会已进入两年倒计时,不知蔡振华能否有足够的精力分心足球? 据了解,在知道可能分管足球后,蔡振华也曾小范围内就中国足球职业化相关问题征求过意见。不过,中国足球远逊于乒球,蔡振华的得意弟子,现中国男乒主教练 刘国梁 也精辟概括过中国足球和中国乒球的不同:“中国乒乓球队的每一任教练都有成功的经验,而中国足球队每一任教练有的只是失败的教训。” 1992年,当时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认为中国足球存在“四不”(不团结、不谦虚、不严格、不刻苦),18年后,“四不”仍旧存在。蔡振华能打破中国足球宿命,从让人麻木的失败中找到成功的道路吗?

易中天:中国作协跟中国足协有得一拼

中国足协“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中国作协居然“跑到前方紧吃”! 以前都说如今鲜有“传世之作”,是因为缺少大气魄和想象力;而中国作协又跟中国足协一个德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现在看来,这是冤枉的。中国足协还只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中国作协却“更胜一筹”,居然“跑到前方紧吃”!据《华西都市报》和作家阎延文的博文披露,中国作协主席团在西南灾区重庆市召开年会,排场之豪华,声势之浩大,令人叹为观止。人数,也多达二百五十。是的,二百五。请大家想想,这得多大的气魄?那可真是“太有才了”!

说实在的,我原本早就忘了中国还有“作协”这么个宝贝。上一次关注到他们,是因为据阎延文的博文披露,中国作协“所养作家”与“所养公务员”的比例,竟然是1:10。也就是说,我们纳税人每养一个作家,就同时要养十个作协官员或吏员。这就未免如阿Q所说,有点“妈妈的”。后来想想也就算了。虽然咱也是纳税人,但那税收,却是国家在计划在支配,给谁不是给,花哪不是花?无论给谁不给谁,咱不也得照缴吗?再说了,即便发给那些作家,还有作协官员或吏员的工资里面,没准就有我的一毛两毛,甚至就是用我的稿费在养着,只要“养有所值”,咱就认了,也不差这一两个钱。

但是这回太过分了!就算我们纳税人白供白养,也不是让你们到灾区去挥霍、去显摆的!别的不说,四川攀枝花180天无雨,喝口水都要到 1300米之下的金沙江提取,你们一席宴就“吃掉数万名小学生的捐款”,吃得下去吗?

这就不能不说几句。中国作协也许有一万个理由存在下去。是的,也许。但你们没有半点理由拿纳税人的钱不当钱,拿灾情不当事。过去王朝时代,一旦有了灾情,皇帝也得撤乐减膳,官员也得节衣缩食,以示“同舟共济”或“心系灾民”。偷偷摸摸吃点喝点的,也有,但没人敢大张旗鼓地灯红酒绿。成群结队跑到灾区去奢靡摆谱,则闻所未闻。看来,某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不怕得心脏病,也不怕得肝炎了,因为这事做得根本就没有心肝!这又哪能指望什么“对得起伟大时代”的“伟大作品”?只怕连那桌鱼翅都对不起!

也就只跟中国足协有得一拼了。好嘛,中国教育已经跟中国足球不相上下,中国作协又如此“见贤思齐”。我们成为“足球大国”,那可真是“曙光就在前面”。这当然也不错。只不过,中国作协就得改名了,改为“中国足协作协分会”。我想,作家们怕不会答应,读者也不答应。

因此我郑重建议:

一,请有关部门重新审核中国作协和地方作协的编制。我个人认为,可以精简到四个。一个主席,一个秘书长,一个会计,一个出纳。如果主席不是党员,可以增加书记一名。你不就是发钱和花钱吗?要那么多张三李四、七大姑八大姨干什么?打群架呀?排排坐吃果果呀?如果“养作家”需要编制,请参照第三条。

二,请有关部门审计中国作协和地方作协的开支。比方说,一次50人的5天采风,竟花掉500万,平均每天100万,或人均10万,或每人每天两万,都花哪去了?花了这么多钱,都整出啥成果了?你不该报告一下吗?拿出百分之一雇枪手,都够了么!

三,请中国作协带头,地方作协跟进,让读者给领工资的“驻会作家”评级打分(离退休的除外)。而且,还应该仿照睢宁的做法,也评出ABCD四级。评上A级的,工资照领,在作协办公楼分配书房一间。评为B级的,工资也照领,在作协办公楼分配书桌一张。评为C级的,工资打折,可在作协办公楼走廊行走。评为D级的,工资停发,回家过年。或者借用教育部的说法,清退!

这事我就不“含泪劝告”了。听不听随便,死不改悔也可。有了这一回的风光体面、滋润舒坦,中国作协“纵做鬼,也幸福”。
http://www.kdnet.net/Infolook.asp?bclass=1&id=99488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