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All

Latest

明镜新闻网 | 一架歼-7战机在汕头市区失事坠毁

本網綜合報道,12月4日早上9點多,廣東省汕頭市護堤路赤窖路段有一架空軍飛機失事墜毀,擊中一座房屋,導致大火,4人被困,其中1人自行走出,3人受傷已經送往醫院救治。駕駛員已跳傘逃生。 據最新現場圖片判讀,廣東汕頭墜毀的飛機為殲擊機,而並非有媒體報道的直升機。從垂尾看極有可能是中國空軍殲7殲擊機。 網友質疑 消息一出,有網友質疑,直升機駕駛員怎麼能跳傘?一般直升機都是靠減震設備減輕墜落瞬間造成的人員傷害。目前世界上僅俄羅斯的卡-50,卡-52武裝直升機能彈射跳傘,先炸掉旋翼和座艙蓋,然後彈射。 香港  文匯報

共軍航母群 意在反美介入台灣海峽

吳明杰/新聞分析  共軍近年積極發展航母,引發國際關注。外界研判大陸計畫在二○二○年打造三支航母戰鬥群,主要用於對美軍進行「反介入(Anti-Access/Area Denial)」作戰。不過比較中、美的航母戰力發展,屆時共軍應無法也毋須以「航對航」方式與美軍在西太平洋直接對抗,更可能採取「彈襲航」和「潛攻航」的策略。  大陸發展航母的目的,除凸顯其大國地位外,軍事上也在為台海與南海問題預做準備。因台海縱深短,共軍發展航母,應非用於攻台,而是用以「阻美」。但若唐突將航母前進部署到台灣東面太平洋海域,反而可能陷入美軍航母打擊群(CSG)的打擊範圍,被迫與美軍航母正面衝突。  假若共軍航母準備與美軍航艦對決,以二○二○年為想定,雙方航母數量是三比十一,大陸完全沒有勝算。若單論航母戰力,共軍「瓦良格號」可搭載四十架的艦載機,數量僅有美軍尼米茲級航艦的一半;另包括戰鬥群的驅逐艦防空、打擊等能力,共軍的○五二系列導彈艦也非美軍神盾艦的對手。其他像是人員訓練、作戰經驗、聯戰能力、電戰能力,共軍短期內都很難追上美國。  但共軍在運用航母上仍有部分優勢,只要利用地利,將打擊範圍控制在中共空軍的作戰半徑內,地面基地起飛的各式戰機即可彌補共軍航母艦載機的數量不足;加上若有足夠的東風二十一D型反航母彈道飛彈,並輔以水下的潛艦伏擊,或可威懾遠道而來的美軍航母,使其無法接近大陸沿海一千公里範圍,如此共軍航母便得以跨越西太平洋第一島鏈,對美實施「反介入」作戰。  換句話說,共軍發展航母,只是對美「反介入」作戰的諸多手段之一,並非最有效或關鍵的嚇阻戰力。因而對美軍航艦來說,最難防護的恐怕是來自大氣層高達七倍音速的反航母導彈襲擊,其次是難以偵測的水下潛艦攻擊。共軍積極發展的三支航母戰鬥群,相對而言反而是美軍相對容易因應的目標。  而台灣軍方若要在美、中衝突過程中有效防衛國土,可能必須從中尋找安全空隙,對「反介入」的防線進行突刺,例如發展射程更遠的岸基反艦飛彈,以逼迫部署在台灣東部海域的共軍航母戰鬥群難以執行「反介入」;或增加防空飛彈數量,以阻礙共軍戰機飛越台海支援航母作戰等,都是能扭轉美、中戰局的有效手段。 台灣 中國時報

大公报:解放军高层人事大调整 不少新任将领出自将门

大公报  「八一」建军节前夕,中国军队进行了一轮高级将领大调整,涉及总部机关、大军区、海空二炮等军兵种以及若干省军区、集团军、驻港部队、军事院校,十几位副大军区级高级将领履新。与此同时,多个军事单位晋升一批中将、少将的军衔。【本报记者马浩亮北京二十日电】     本轮调整中,尤其以大军区的调整力度最大,涉及成都、兰州、广州等大军区及空军、海军的高层。其中,成都军区参谋长艾虎生中将转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空缺由第14集团军军长周小周少将接任。解放军驻港部队政委王增钵中将调任成都军区副政委,第42集团军政委岳世鑫少将接任驻港部队政委。     兰州军区方面,军区政治部主任苗华少将转任兰州军区副政委兼纪委书记,第47集团军政委范长秘少将升任军区政治部主任。兰州军区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房建国中将调至北京,担任空军副政委,空军后勤部政委刘健少将则由北京空降兰州,升任兰州军区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体现了北京总部机关与地方部队的互动交流。     海军三大舰队调整     海军方面,北海、南海、东海三大舰队均有重要调整。北海舰队政委王登平中将调任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南海舰队政委,其原职由北海舰队航空兵政委白文奇少将升补。东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李建军少将调到有「海军将领摇篮」之称的大连舰艇学院担任政委。现任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是该学院的毕业生,后曾在母校担任院长。     解放军总部机关方面,总后勤部财务部部长孙黄田少将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跻身副大军区级将领行列。也是本轮调整截至目前四总部领导层唯一的新晋者。     省级军区方面,也有多位军、政主官履新。成都军区空军副参谋长黄跃进少将晋升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四川省军区政委叶万勇少将改任省军区司令员,由政治主官转为军事主官,并被中央任命为四川省委常委。海南省军区副政委刘新扶正,由于海南地处南海前线,此项任命也受到外界广泛关注。     集团军主官受重用     此次调整中,不少将领都出自将门。如新任成都军区参谋长周小周少将,是原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中将之子。其前任艾虎生中将则是原沈阳军区炮兵政委艾福林之子。除了「将门虎子」,也有的属秘书出身,如新任空军副政委房建国中将,曾是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的秘书。     在各集团军任职的将领继续受到重用。譬如第14集团军军长周小周少将升任成都军区参谋长,第42集团军政委岳世鑫少将升任驻港部队政委,第47集团军政委范长秘少将升任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均由正军级升任副大军区级。这体现出军委在高级将领选拔任用方面继续向一线野战部队倾斜。

博訊:向胡交心,劉源進軍委

早前傳出挺薄熙來的總後勤部政委、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劉源失勢,無緣進入軍委的消息被推翻。據博訊報導,劉源已經確認進入軍委。 據報導,劉源挺薄,以及大肆鼓吹民主社會主義,甚至出現在學者的會場議論國事,這兩件引起國家安全部等相關部門的警惕,曾經密報中共中央常委,暗示有人「破壞了軍人不得干政」的不成文規定,可能引起後患。薄熙來出事後,劉源感到大事不妙,緊急求見胡錦濤,表達了自己是關心國家與黨的前途,並主動交代了與薄的交往,澄清自己並無干政之說,更沒有一些外媒指責的試圖讓中國法西斯軍隊化。 胡錦濤在接見後表示,他對情況都了解,對劉也很了解,薄案也不會牽連其他的同志,對薄案的處理盡量做到就事論事。4月份,胡錦濤主動約請劉源中南海見面,這次見面內容不詳,但能被胡錦濤主動邀請,並從劉源出來後的表情可以推測,劉進軍委已經沒有問題。外界傳言,習近平與劉源個人關係非同一般。 世界新聞網大陸新聞組北京20日電

中國對付日越菲新策略

近日,中國在南中國海及東海的動作很大,以致日本、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諸國,大有聯成一氣抗衡中國之勢,甚至想把美國拉下水。中國鄰國的恐慌性反應,源於各種迹象顯示,中國已修正其應對南中國海及東海的策略,由以往「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轉為「不怕爭議、加快開發」。 首先,中國政府派出三十艘漁船,於七月十五日抵達跟菲律賓有爭議的南沙永暑礁一帶捕魚,並有漁政船隨行保護。這是四月份中國漁政船及海監船在中沙群島黃岩島跟菲國戰艦對峙後,另一次體現南中國海主權的實質行動。 與此同時,四艘中國漁政船也出現在東海釣魚臺海域,聲言執行例行海上巡邏行動,其間跟日本海上防衞廳軍艦對峙。 一年前,這些行動都是不可想像的。過去,北京忠實執行鄧小平韜光養晦外交策略,千方百計維持和平的國際環境,好讓中國可迅速發展。因此,在南中國海和東海的領海糾紛上,北京一直都只是嘴巴比鋼板硬,抗議此國、譴責那國,從沒實際行動,甚至不斷替無理被扣的中國漁民交付罰款。 另一影響更深遠的行動就是上月二十一日,國務院批准設立三沙市,隸屬海南省,管轄南中國海的南沙、西沙和中沙群島,市府設於西沙最大的永興島。海南省人大已着手籌備,包括先選出六十名三沙人大代表,再由他們選出市政府。有專家指出,未來三沙市至少會有一個師的駐軍,主要工作就是進行海上巡邏及護漁。 設立三沙市將是中國顯示南海主權、有系統開發該區的關鍵一步。將來開採石油、捕魚,甚至將部份岩礁開發為旅遊點,都會由三沙市具體操作,永興島已準備建造南海第一座海水化淡廠,意義非同小可。 北京的南海立場為甚麼突變呢?其一,北京自以為國力已盛,應重新考慮韜光養晦策略,而過去的綏靖政策,不僅沒共同開發,反倒讓菲、越等國有更多空間搶佔南海的鳥礁和資源,鑽油井早已密密麻麻豎起來。其二,中國經濟發展粗糙,效率極低,對資源的需求很大,要維持高速增長,必須奪取更多資源及保證海上運輸生命線安全。 其三,在台灣問題已不成問題下,如沒外國威脅,軍費每年還以雙位數增長就說不過去。因此,軍方需要一些緊張局勢去體現其價值。 當然,北京只是不怕爭議、準備加快開發,還不至於發動海戰,除非國內問題已嚴重到必須以一場戰爭去轉移視線。因此,北京只加派漁政船而非軍艦到這些海域。 張華 香港 蘋果日報

菲總統讚美中國 中南海誰會臉紅

在南海黃岩島對峙時,對中國疾言厲色的阿基諾三世,日前一反常態,突然大讚中國,感謝中國提供資金和技術改造馬尼拉地區的供水與管道工程。阿基諾三世一席讚美之語,與其說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不如說是對中國以德報怨的諷刺,北京到底有多少人會為此羞恥呢? 日前,阿基諾三世與中國駐菲大使馬克卿一起出席安嘎特供水和管道改造二期工程開通儀式,該工程由中國政府提供優惠出口買方信貸,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承建。阿基諾三世稱,「我們感謝中國提供的資金,幫助我們完成這項重要工程」,憑藉「與鄰國的牢固關係」,菲律賓能應對各種問題。 菲律賓是在南海挑釁中國的急先鋒,佔據中國多個島礁,甚至聲稱與中國「不惜一戰」。面對這樣一個強盜國家,中國卻以德報怨,不斷給其資助,幫助阿基諾三世改善民生、贏取選票,是不是吃錯藥了?菲律賓既然有錢買戰機、買軍艦,中國何必給其貸款資助呢? 認敵為友 親痛仇快 類似這樣認敵為友的事件並不少見。越南盜採中國南海石油,攫取暴利,沒想到中國的國有石油公司卻從越南進口石油。眾所周知,越南是霸佔中國南海島礁最多的國家,而且在侵佔的海域大肆盜採中國的石油資源,每年產量數以千萬噸計,使它從貧油國搖身一變為石油出口國,並用賣石油賺的錢去購買大量的先進戰機、艦艇,以武力對抗中國,捍衞「主權」。 明明是越南盜採中國主權海域內的資源,中國國有石油公司卻積極配合,這不是變相承認越南強佔中國主權有理嗎?這些石油公司利字當頭,奴顏媚骨,究竟還知不知道「羞恥」兩字如何寫?如此資敵,讓國人情何以堪?難道當年鄧小平所說的「共同開發」,就是替這些強盜國家銷贓? 日本大地震後,中國向日本無償捐助兩萬噸柴油和汽油,沒想到日本救災沒油,卻有柴油供給海上自衞隊侵佔中國的釣魚島。北京如此顛三倒四,豈不是變相出賣釣魚島主權?再比如,中國月月購買美國國債,替美國經濟復甦輸血送錢,美國卻將這些錢用來加強對華的戰略圍堵,甚至直接資助藏獨、疆獨組織,將中國送的銀彈變成炮彈打回來。 這些年來,中國外交的主要成績就是長他國志氣,滅自己威風,使親者痛而仇者快。過去的中國是「朋友來了有美酒,豺狼來了有獵槍」,現在則顛倒過來,外交不分敵我,統戰不辨是非,和諧不論黑白。長此以往,還有哪個國家會與中國做朋友?中國又怎會大國崛起? 東方日報

俄巡邏艇炮擊華漁船扣36人 專家:向來野蠻 不影響戰略合作

中國兩艘漁船因涉嫌在位於日本海的俄羅斯海域非法捕魚,36名漁民連人帶船被俄羅斯邊境部門扣押,俄邊防巡邏艇更曾炮擊其中一艘中國漁船。有內地外交專家指出,俄方與中國漁民發生衝突較罕見,但今次事件料不會對兩國關係產生大影響。 環球網引述俄羅斯之聲報道,俄羅斯安全總局東北海岸邊防局新聞辦公室昨日宣布,該國「捷爾任斯基」號邊防巡邏艇「被迫」在日本海俄羅斯專屬經濟區向一艘掛有中國旗的漁船進行炮擊。據稱「捷爾任斯基」號在16日發現這艘漁船,但向其傳呼未獲回應,漁船不但不停航,更轉向準備擺脫俄艇的追蹤。 追捕3小時 登船遇抵抗開火 《莫斯科時報》報道,俄巡邏船對中方船隻進行了3個小時的追捕。追捕過程中先是開槍警告,與漁船發生撞擊後,俄方邊境士兵登上中方漁船,在遭遇抵抗時直接向中方船員開火,幸無人傷亡。俄方在被扣漁船中發現22.5噸的魷魚。中方船員無法出示在俄屬海域捕魚的許可證明。報道還稱一名中方船員墮海,但中國駐哈巴羅夫斯克總領館隨後否認。 中國駐俄羅斯遠東海參崴領事辦公室昨日證實,中國山東威海兩艘漁船分別於15日和16日在俄羅斯遠東濱海邊疆區被扣,其中一艘漁船上有19名漁民,另一艘漁船上有17名漁民。俄方指兩艘漁船進入俄羅斯專屬經濟區捕魚,其中一艘已被扣在納霍德卡港,另一艘漁船正駛向該港。 駐俄領事證實兩漁船被扣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研究員周永生向本報表示,俄羅斯邊境執法向來十分野蠻,出事海域以往曾發生過不少俄方對日本、韓國漁民開炮造成死傷的例子,但該海域離中國較遠,俄方與中國漁民爆發衝突較為罕見。他說,中國近海捕魚已經相當困難,漁民也被迫向外走,本次事故很可能是誤入俄方的經濟專屬區。他認為,今次事件不會對中俄關係產生大影響,「本次只是邊境、漁業的小衝突,而中俄是在更大方面的戰略合作伙伴」。 衝突罕見 曾擊沉華貨船 2009年2月,中國貨船「新星」號在納霍德卡港附近被俄軍艦開火擊沉,16名船員中只有8人獲救,包括3名中國籍船員。事件起因據稱是「新星」號在俄方的貿易伙伴藉故扣押中方貨物,「新星」號一怒之下擅自開船離開,俄艦遂以維護邊界利益為由開火。俄方調查後以組織非法越境罪起訴「新星」號印尼船長,3名獲救的中國船員無罪獲釋。 明報記者 香港 明報

林泉忠:釣魚島擦槍走火 難以避免?

釣魚島再度告急。 為反制野田政府研議將釣魚島國有化,中國4艘漁政船連續兩天先後進入釣魚島12海里區域,引發日本二度召見中國駐日大使抗議,同時緊急召回駐華大使。 中國漁政船在釣魚島海域的「例行巡邏」始於2010年撞船衝突之後,此舉的目的包含欲打破釣魚島目前由日本實際控制的局面。過去兩年,漁政船甚至是海監船已多次進入12海里之內,大部分都在日本海上保安廳巡視船或阻擾或驅逐下離開。問題是如果漁政船不理會日方的阻擾,繼續停留在12海里範圍,雙方船隻發生衝撞的機會必然大增。 值得強調的是,由於漁政船不再是民間漁船,中日官船一旦發生衝突,事態將很容易發展到更高一級的政府船隻乃至中國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分別前來增援,類似黃岩島的對峙局面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甚至爆發戰後中日首次軍事衝突。 由於以武力解決領土爭端在21世紀的今天已經過時,加上近期美國已經多次表示釣魚島海域適用於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的範圍,筆者不認為中國有以奪回釣魚島為目的的軍事部署或計劃。再者,中日兩國一旦在釣魚島海域擦槍走火,其後果只會引發沖繩的美國駐軍協助日本強化對釣魚島的控制,無助於中國掌握解決釣魚島問題的制高點。 因此,中國漁政船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的常態化巡邏,重點應設定在兩方面。其一,維持對釣魚島主權的異議,打破日本宣稱「釣魚島不存在領土紛爭」的迷思;其二,逼迫日本坐到談判桌上來。 為了避免局勢一發不可收拾,處理目前危機,當務之急是日本必須承認釣魚島存在領土爭議,兩國透過正常的外交管道,建構協商處理釣魚島危機的機制,恢復多年來互相克制的默契,維持現狀,才能避免雙方擦槍走火。 作者是台灣中央研究院學者 香港 明報

三沙首任市長 不如選一頭豬

海南省啟動三沙市的政權組建,首任市長由何方神聖出任,成為各界關注焦點。有人說,由漁政官員擔任,有人說最好派一名將軍,但本欄認為,還不如選一頭豬擔任三沙市長。 動物出任市長早有先例,美國阿拉斯加州塔爾基特納市就是在貓咪市長的「治理」下井井有條,逐漸成為小有名氣的旅遊地。在十五年前的市長選舉中,選民們開玩笑地推選一隻剛出生的小貓斯塔布斯為候選人,結果小貓真的當選為市長。這位貓市長管理着近九百名居民,在市內一家綜合商店「辦公」,每天「接見」幾十名遊客。這位貓市長特別節約公帑,只要每天下午能吃到貓薄荷就行。 三沙市常住人口不到一千人,如果成立龐大的政府機構,勢必人人做官,個個領餉,行政開支不知凡幾,尤其是三沙市成立之初,兄弟省市官員慶賀道喜絡繹不絕,吃吃喝喝又是大筆開支,如此大手大腳,勢必遭國人怒罵,還不如選頭豬當市長,既可免去繁文縟節,又能省下大筆錢搞民生建設,一舉數得,何樂而不為? 以弱示人 待人宰割 如果真的派一名將軍出任三沙市長,勢必引發南海周邊國家反彈。越南說,我們在島上派駐吃齋念佛的和尚,與世無爭。菲律賓說,我們在島上建幼稚園,小孩年少無知,中國怎麼可以派將軍呢?越菲佔據道德高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豈不無言以對?所以,中國不如選豬當市長,示弱在先,何懼越菲起哄? 最重要的是,三沙雖然號稱中國管轄面積最大的城市,下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但實際上真正管轄的不過是永興、美濟礁等幾個島礁,南海大部分島礁早已被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霸佔,由豬當市長不正是中國南海現狀的形象體現? 豬是最溫馴的動物之一,吃了睡,睡了吃,兩耳不聞圈外事,一心只待被人宰。如果由豬來出任三沙市長,說明中國打造和諧南海是真心實意的,並不想與周邊諸國交惡,即便美國如何挑撥離間,造謠中傷,都不會改變中國在南海的和平意志。 這些年美國一直宣稱中國在南海「咄咄逼人」、「破壞南海自由航行權」,故不斷在南海周邊增兵加艦,還不時向越南、菲律賓提供軍事援助,如果中國選頭豬來當三沙市長,美國在南海製造「中國威脅論」的依據便不攻而破。豬市長怎麼可能「咄咄逼人」?中國憑豬市長便可不戰而屈美國之兵。 其實,不管三沙市是否選豬當市長,在美國及南海周邊強盜的眼中,奉行「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政策的中國政府,就是一頭肥胖的豬,可以任其宰割,分而食之。 東方日報

李平:中國第二海軍的實力

在南海、東海主權爭議中,解放軍海軍的表現與近年軍力增長相比是名不副實。反而,無論是海監84號船巡航黃岩島,還是海監50號、66號船巡航釣魚島海域,都受到國人歡呼,也令有「中國第二海軍」之稱的海監,備受英國《珍氏防務周刊》等國際傳媒的關注。 海監船高調宣示主權 中國海監總隊的全稱是中國海洋環境監視監測船隊,至1999年才正式成立,按政府編制,只是中國國土資源部國家海洋局轄下的一支行政執法隊伍,屬公務員體系,不同於公安部邊防局轄下、屬武警編制的海警,又不同於農業部轄下側重漁港、漁船監管的中國漁政。海監原本主責是查處海上違法行為,但近年隨着南海、東海主權紛爭升級,反而成了當局宣示主權的重要力量。 中國海監被稱為「第二海軍」,主要是因為其架構與海軍相似,分為北海、東海、南海三個總隊,屬下的九個海監支隊、三個航空支隊,都與海軍的三大艦隊、艦艇支隊、航空兵大隊呼應。而且,中國發射了三顆海洋監測衞星,並正研製名為「海洋三號」的海洋監測衞星,其實都是軍民兩用。 待遇甚低恐影響士氣 出於外交策略的考慮,海監船在南海、東海主權紛爭中是高調出場,漁政船成了配角,而實力強橫的海軍、海警則保持低調。中國的隱形軍力常常受到美歐及日本質疑,中國海監也有「第二海軍」之譽,但海監船主要配備輕武器,船艦也落後於海警。要知道,海警船1002號、1003號原本是海軍江湖級巡防艦。 值得一提的是,據北京熟悉海監的人士透露,海監近期幾乎成了維護國家主權的海上英雄,比海軍、海警承擔了更多危險工作,但海監人員的待遇甚低,船長的月薪也不過5,000元人民幣左右,但高級船長外派工作月薪可達2,000美元(約12,770元人民幣)。由於海監船出海越來越多,船員無法像常人一樣照顧家庭,如不提高他們的待遇,勢必影響士氣。 撰文: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美中角力 釣魚台風雲再起

蔡增家  從來沒有人會想到,今年四月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國華府「無意間」所引燃的星星之火,竟然會蔓延成為美日中三邊關係相互角力的森林大火。  引火者無意,煽火者無情!  石原所提出的「釣魚台購買說」,原本只是想要造成中日兩國之間的齟齬,以表達其對野田政府在釣魚台問題上軟弱態度的不滿,並在現今混亂的日本政局上漁翁得利;但是在日本右翼民族主義的提油上陣,和美國圍堵中國大戰略的助陣搧風下,這把烈火竟然一發不可收拾。而現在這場大火,不僅將中日關係燒得沸沸揚揚,同時它還延燒到了華府,將逐步吞噬方才冷靜下來的美中關係。  國際衝突就如同鑽木取火,必須要具備一定的摩擦熱度,千疊錯陳的枯枝陪襯,以及如同秋風掃落葉般的強風助陣,這把火方能燒得旺盛、燒得持久。而在這場釣魚台衝突當中,中日兩國日漸惡化的民間關係便是摩擦的熱度,日本右翼團體的動員就像是待燃的枯枝,而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就如同是一陣強風。  首先,自從二○一○年中日釣魚台撞船事件發生後,在日本民主黨以顧全中日關係大局的考量下,打破過去的法律原則,不但要求沖繩檢察署隨即放人,還免除船長的賠款。事件雖然告一段落,但是卻也埋下了中日兩國人民不信任的因子。日本人民從這件事情見識到中國政府的鴨霸,日本政府也對中國崛起開始感到恐懼不安,這從日本防衛研究所破天荒連續兩年公布「中國軍事戰略報告書」以及「中國海洋戰略報告書」可以明顯看出,由此可見,中日兩國其實早已心生芥蒂、摩擦不斷,石原的「釣魚台購買說」似乎只是個引信罷了。  其次,從二○○九年日本民主黨執政後,就逐漸失去政治舞台的日本右翼團體,當石原提議購買釣魚台後,就如同奄奄一息的蒼蠅看到鮮血,當然不願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復出機會。它就像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不但動員全國各地右翼團體參與募款,也動員右翼媒體在旁敲鑼打鼓。而日本右翼對日本政府來說,就像是雞肋一般,食之無味,但棄之可惜,它在承平時期是干擾中日關係的雜音,但在非常時期卻是對抗中國的利器。而石原購買釣魚台在日本右翼的大力宣傳下,成功地引燃了日本民眾的熱情,也讓野田政府不得不拿香跟著對拜,因而提出了日本政府考慮將釣魚台國有化的建議。  最後美國為了圍堵正在崛起的中國,它在二○○九年正式重返亞洲,這次重返亞洲的大戰略,與過去的最大的不同是,這次美國本身並不介入,而主要是打「代理人」戰爭。但是美國勢力的重返亞洲,似乎已成為亞洲國家圍堵中國的最大靠山,這是為何越南、菲律賓開始挑起了南海爭端,而石原也選擇在美國華府提出了「釣魚台購買說」的最主要原因。而石原的「釣魚台購買說」所引發的中日緊張關係,可以同時在東海及南海開闢兩個戰場,讓中國疲於奔命,以達到圍堵中國的目的,美國當然樂得搭上這波順風車,而在旁煽煽風。  這波釣魚台主權爭議,原本只是東京都政府及石原等右翼團體的各自表述,但是當日本政府走到了第一線,提出了釣魚台國有化,引發週邊國家的軒然大波,以及台灣與中國強烈的抗議之後,釣魚台爭議已經從單純的國內問題衍生為複雜的國際問題。雙邊的法律爭議擴大為區域性的政治爭議。由此可見,日本政府在處理釣魚台的問題上,似乎已經超越美國「鬥而不破」的底線,這讓美國不得不擺脫過去不介入釣魚台主權歸屬問題,而開始關注釣魚台問題的走向。  因此,當釣魚台主權爭議逐漸從日中關係昇華為美中兩大國的角力問題時,夾在美中兩強之間的台灣又該如何因應自處呢?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亞太所長兼日本研究學程主任) 台灣 中國時報

台灣是美中戰略衝突的槓桿

傅應川  香格里拉對話」現在成為美國遏制中共,宣示其亞太政策,鼓動南海周邊國家圍剿中共的舞台。美國國防部長潘尼塔在今年香格里拉對話的演講中,闡釋了美國的亞太政策及其新軍事戰略計畫。未來美國會持續擴大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力量,到2020年美國海軍有60%的軍力將部署到太平洋地區;並稱這是所謂的「力量再平衡」戰略。  意在散播威脅論  潘尼塔的演講,對美國新軍事戰略計畫有了新意。其論點更符合近期一些軍事分析家的看法。他們認為,依照美海軍情處的預測,未來中美在太平洋上海軍的實力將逆轉;「空海一體戰」亦面臨著挑戰,實施遠端精確打擊,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  因為,太平洋上的作戰環境,讓共軍擁有「主場優勢」。共軍得益於隱蔽、分散的海、空及二砲基地;以上百的機場,對付美軍的十餘個機場,並以強固的導彈陣地,對付美軍無法掩蔽的海上力量,基本上共軍享有巨大的優勢。而更嚴重的在「邊際成本」。共軍可以用美軍一艘作戰艦艇的成本,生產出數百枚甚至上千枚反艦導彈。此一導彈數量是整個艦隊難以負荷之重。  美國所能擁有的是地緣戰略優勢。是美國在亞太地區長期建立的盟友和夥伴關係網絡。美國利用這些網絡,迫使共軍不得不攻擊更多的國家,而削弱其優勢。故潘尼塔的演講,其意在散布「中共威脅論」,布建並強化其在亞太的盟友網絡,以對抗中共。  幾乎同時,俄羅斯總統普京造訪了北京,接著又在「上合組織」會議中,展現出團結力量,成功凝聚共識。成員國同聲反對對敘利亞的武力干預或強行「政權更迭」。會議期間,多國競相要求加入組織。象徵著組織的擴大,亦代表多極世界新力量的形成,具有地緣戰略上的特殊意義。  重經濟更勝威懾  香格里拉對話的成員以西方世界或海權國家為主體,而上合組織則結合了陸權國家及其意識形態,展現出與海權國家分庭抗禮的意味。中共的兩樣情,確定了他的大國影響是陸權國家屬性。從地緣戰略「國家有機體」的角度視之,陸權國家重資源,而海權國家長於商業及貿易利益。中國大陸處於史派克曼(Nicholas J. Spykman)所謂的「邊緣地帶」,具有陸權與海權的雙重性格。  中共得到「上合組織」的支持,減輕了陸上翼側威脅。基於貿易的擴張,必須突破第一島鏈的束縛,走向大洋。戰略上,美軍的盟友網絡,分散配置的「再平衡」戰略,雖然可以減少遭致攻擊的損害,但「分散」的結果,亦難對共軍採取有效的攻勢打擊。故美國的戰略,重在經濟利益而不在軍事威懾。旨在攪動亞太安定環境,激起軍備競賽;犧牲亞洲的經濟成長,破壞中共在安定環境中的發展勢頭,以達到遏制的目的。  應對美國的這種戰略,中共不宜追求廣泛的攻勢而與美國及其盟友為敵,宜採重點打擊,導致整個防衛網絡的逐漸崩解。但從地理形勢上看來,突破位置的選擇,不外從琉球經台灣到菲律賓這段島鏈。無可諱言的,在心理上台灣存在於美國的盟友網絡中;雖然兩岸關係正逐漸改善,但不致影響戰略格局。台灣正處在兩強衝突的風暴中心,勢必要正視戰略環境的變遷,重新思考未來的戰略走向,考慮可以接受的兩岸「和平發展」的政治安排。 (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台灣 中國時報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