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美中角力 釣魚台風雲再起

蔡增家  從來沒有人會想到,今年四月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國華府「無意間」所引燃的星星之火,竟然會蔓延成為美日中三邊關係相互角力的森林大火。  引火者無意,煽火者無情!  石原所提出的「釣魚台購買說」,原本只是想要造成中日兩國之間的齟齬,以表達其對野田政府在釣魚台問題上軟弱態度的不滿,並在現今混亂的日本政局上漁翁得利;但是在日本右翼民族主義的提油上陣,和美國圍堵中國大戰略的助陣搧風下,這把烈火竟然一發不可收拾。而現在這場大火,不僅將中日關係燒得沸沸揚揚,同時它還延燒到了華府,將逐步吞噬方才冷靜下來的美中關係。  國際衝突就如同鑽木取火,必須要具備一定的摩擦熱度,千疊錯陳的枯枝陪襯,以及如同秋風掃落葉般的強風助陣,這把火方能燒得旺盛、燒得持久。而在這場釣魚台衝突當中,中日兩國日漸惡化的民間關係便是摩擦的熱度,日本右翼團體的動員就像是待燃的枯枝,而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就如同是一陣強風。  首先,自從二○一○年中日釣魚台撞船事件發生後,在日本民主黨以顧全中日關係大局的考量下,打破過去的法律原則,不但要求沖繩檢察署隨即放人,還免除船長的賠款。事件雖然告一段落,但是卻也埋下了中日兩國人民不信任的因子。日本人民從這件事情見識到中國政府的鴨霸,日本政府也對中國崛起開始感到恐懼不安,這從日本防衛研究所破天荒連續兩年公布「中國軍事戰略報告書」以及「中國海洋戰略報告書」可以明顯看出,由此可見,中日兩國其實早已心生芥蒂、摩擦不斷,石原的「釣魚台購買說」似乎只是個引信罷了。  其次,從二○○九年日本民主黨執政後,就逐漸失去政治舞台的日本右翼團體,當石原提議購買釣魚台後,就如同奄奄一息的蒼蠅看到鮮血,當然不願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復出機會。它就像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不但動員全國各地右翼團體參與募款,也動員右翼媒體在旁敲鑼打鼓。而日本右翼對日本政府來說,就像是雞肋一般,食之無味,但棄之可惜,它在承平時期是干擾中日關係的雜音,但在非常時期卻是對抗中國的利器。而石原購買釣魚台在日本右翼的大力宣傳下,成功地引燃了日本民眾的熱情,也讓野田政府不得不拿香跟著對拜,因而提出了日本政府考慮將釣魚台國有化的建議。  最後美國為了圍堵正在崛起的中國,它在二○○九年正式重返亞洲,這次重返亞洲的大戰略,與過去的最大的不同是,這次美國本身並不介入,而主要是打「代理人」戰爭。但是美國勢力的重返亞洲,似乎已成為亞洲國家圍堵中國的最大靠山,這是為何越南、菲律賓開始挑起了南海爭端,而石原也選擇在美國華府提出了「釣魚台購買說」的最主要原因。而石原的「釣魚台購買說」所引發的中日緊張關係,可以同時在東海及南海開闢兩個戰場,讓中國疲於奔命,以達到圍堵中國的目的,美國當然樂得搭上這波順風車,而在旁煽煽風。  這波釣魚台主權爭議,原本只是東京都政府及石原等右翼團體的各自表述,但是當日本政府走到了第一線,提出了釣魚台國有化,引發週邊國家的軒然大波,以及台灣與中國強烈的抗議之後,釣魚台爭議已經從單純的國內問題衍生為複雜的國際問題。雙邊的法律爭議擴大為區域性的政治爭議。由此可見,日本政府在處理釣魚台的問題上,似乎已經超越美國「鬥而不破」的底線,這讓美國不得不擺脫過去不介入釣魚台主權歸屬問題,而開始關注釣魚台問題的走向。  因此,當釣魚台主權爭議逐漸從日中關係昇華為美中兩大國的角力問題時,夾在美中兩強之間的台灣又該如何因應自處呢?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亞太所長兼日本研究學程主任) 台灣 中國時報

阅读更多

台灣是美中戰略衝突的槓桿

傅應川  香格里拉對話」現在成為美國遏制中共,宣示其亞太政策,鼓動南海周邊國家圍剿中共的舞台。美國國防部長潘尼塔在今年香格里拉對話的演講中,闡釋了美國的亞太政策及其新軍事戰略計畫。未來美國會持續擴大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力量,到2020年美國海軍有60%的軍力將部署到太平洋地區;並稱這是所謂的「力量再平衡」戰略。  意在散播威脅論  潘尼塔的演講,對美國新軍事戰略計畫有了新意。其論點更符合近期一些軍事分析家的看法。他們認為,依照美海軍情處的預測,未來中美在太平洋上海軍的實力將逆轉;「空海一體戰」亦面臨著挑戰,實施遠端精確打擊,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  因為,太平洋上的作戰環境,讓共軍擁有「主場優勢」。共軍得益於隱蔽、分散的海、空及二砲基地;以上百的機場,對付美軍的十餘個機場,並以強固的導彈陣地,對付美軍無法掩蔽的海上力量,基本上共軍享有巨大的優勢。而更嚴重的在「邊際成本」。共軍可以用美軍一艘作戰艦艇的成本,生產出數百枚甚至上千枚反艦導彈。此一導彈數量是整個艦隊難以負荷之重。  美國所能擁有的是地緣戰略優勢。是美國在亞太地區長期建立的盟友和夥伴關係網絡。美國利用這些網絡,迫使共軍不得不攻擊更多的國家,而削弱其優勢。故潘尼塔的演講,其意在散布「中共威脅論」,布建並強化其在亞太的盟友網絡,以對抗中共。  幾乎同時,俄羅斯總統普京造訪了北京,接著又在「上合組織」會議中,展現出團結力量,成功凝聚共識。成員國同聲反對對敘利亞的武力干預或強行「政權更迭」。會議期間,多國競相要求加入組織。象徵著組織的擴大,亦代表多極世界新力量的形成,具有地緣戰略上的特殊意義。  重經濟更勝威懾  香格里拉對話的成員以西方世界或海權國家為主體,而上合組織則結合了陸權國家及其意識形態,展現出與海權國家分庭抗禮的意味。中共的兩樣情,確定了他的大國影響是陸權國家屬性。從地緣戰略「國家有機體」的角度視之,陸權國家重資源,而海權國家長於商業及貿易利益。中國大陸處於史派克曼(Nicholas J. Spykman)所謂的「邊緣地帶」,具有陸權與海權的雙重性格。  中共得到「上合組織」的支持,減輕了陸上翼側威脅。基於貿易的擴張,必須突破第一島鏈的束縛,走向大洋。戰略上,美軍的盟友網絡,分散配置的「再平衡」戰略,雖然可以減少遭致攻擊的損害,但「分散」的結果,亦難對共軍採取有效的攻勢打擊。故美國的戰略,重在經濟利益而不在軍事威懾。旨在攪動亞太安定環境,激起軍備競賽;犧牲亞洲的經濟成長,破壞中共在安定環境中的發展勢頭,以達到遏制的目的。  應對美國的這種戰略,中共不宜追求廣泛的攻勢而與美國及其盟友為敵,宜採重點打擊,導致整個防衛網絡的逐漸崩解。但從地理形勢上看來,突破位置的選擇,不外從琉球經台灣到菲律賓這段島鏈。無可諱言的,在心理上台灣存在於美國的盟友網絡中;雖然兩岸關係正逐漸改善,但不致影響戰略格局。台灣正處在兩強衝突的風暴中心,勢必要正視戰略環境的變遷,重新思考未來的戰略走向,考慮可以接受的兩岸「和平發展」的政治安排。 (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台灣 中國時報

阅读更多

中方吁日本莫在釣島製造新事端

據中新社報道,6月26日,東京都政府兩名工作人員前往沖繩縣石垣市就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提出的購買釣魚島一事進行協商。這是自4月石原發表購島狂言後的首次具體行動。  據悉,這兩名工作人員為東京都政府釣魚島調整擔當部長阪卷政一郎一行。6月26日,阪卷一行與石垣市政府人員就購島一事進行了協商,並就東京都政府何時登島調查交換了意見。  6月12日,石原慎太郎曾表示,近日打算由東京親自派船前往釣魚島調查,並表示登島調查是購島的前提。26日,阪卷一行在沖繩透露,東京都計劃將於8月進行登島調查。石垣市市長中山義隆當天對記者表示,若登島調查得到批准則希望與東京都政府同行。  此外,東京都議會的8名議員也參與了本次沖繩考察,並於6月25日同石垣市市長中山義隆進行了會談。25日當晚,7名議員以調查的名義乘坐漁船出港,於26日考察了釣魚島附近海域,並以海底攝影的方式進行了所謂漁業調查和島嶼狀況的考察。  6月2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例行記者會上就日本東京都議員赴釣魚島海域進行所謂「考察」一事表示,中 方已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要求日方停止製造新的事端。洪磊對此表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方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日本對 釣魚島採取任何單方面行動都是非法和無效的。洪磊強調,中方要求日方停止製造新的事端,以實際行動維護中日關係大局。 香港 文匯報

阅读更多

中方否认设三沙市是中国重大军事战略转折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在接受本台独家采访时,否认设立三沙市管辖西沙、中沙和南沙,是中国重大军事战略转折。同时他也强调,设不设立三沙市,中国军队都有权利保卫领土主权,设了当然更好。   中国民政部宣布设立三沙市统一管理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及周边海域,以回应越南、菲律宾在南海的挑衅,这被外界视为中国重大军事战略转折。分析称,一旦外国侵入或占领三沙市所属的领空、领海或岛屿,也就意味着侵犯中国主权,中国军方将有充分理由作出反击,对此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作出回应。   马晓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这不是军事上的战略调整,这是民事调整,这是国家行政机关设立的。   记者:入侵到这个三沙市的话,那么中国军方是不是会出动,然后来行使保卫国家主权这样的举动呢?   马晓天:中国的领土设不设三沙市,中国的军队都有职责保卫,设了当然更好。   目前,三沙市永兴岛上有中国驻军,而设立三沙市,也被视作扼住美日韩海路咽喉。因为美国一向倚重的南海航运生命线,大部分在三沙市可触及范围内。但马晓天说,到访的美军太平洋司令洛克利尔并没有谈南海问题,不过双方讨论了航行自由的概念。   马晓天:我们今天没有谈这个问题,因为南海问题是中国和周边声索国我们双边之间的问题,我们没有跟美国人谈这个问题。   记者:那他们在会上当中有提出南海航行自由权这个问题吗?   马晓天:自由权的概念,我们讨论了。   凤凰卫视 胡玲 钟明亮 北京报道 大公報

阅读更多

中国宣布在南海成立三沙市

中国官方宣布,成立新的地级三沙市,管辖南海的岛屿、礁石和领海,取消原由海南省的西沙、南沙和中沙办事处。有专家指出,中国设立三沙市意在宣示对南海的主权,但鉴于目前的国际形势,这一举措将在南海引起新的紧张,南海争端国际化难以避免。 中国民政部网站星期五刊登公告,正式宣布成立三沙市。官方新华社报道说,民政部发言人表示,设立地级的三沙市是中国对海南省西沙群岛、中沙 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行政管理体制的调整和完善,有利于进一步加强对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海域的行政管理和开发建设,保护南海海 洋环境。新的三沙市首府设在西沙永兴岛,管辖面积超过两百万平方公里,目前常住人口四百四十人,三沙市是中国管辖面积最大,但人口却最少的地级市。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介绍说,中国宣布设立三沙市,主要针对越南。越南日前公布了越南海洋法,把南海诸岛列入越南主权管辖范围内。 “越南通过了一个海洋法,它明确规定南中国海也就是越南所说的东海,东海所有的岛礁、岛屿都归越南所有,就是西沙、南沙都归越南管辖。我估计出台这个政策是直接针对越南吧。” 刘 先生介绍说,2007年海南省提出建立三沙市,管辖南海诸岛和海域的建议,曾经引起中国周边国家的高度紧张,越南连续发生针对中国的抗议示威事件。中国后 来搁置了三沙市的建立。刘先生认为,中国设立三沙市,并宣布其管辖南海岛礁和海域的行政事务,显然是为了日后在有关南海问题的国际争议上取得主动权。 “在 国际上有个说法了,你要是取得岛屿或者是海洋主权的话,你需要有行政管辖权和司法管辖权。如果有人到那里去清路的话,你有一个管理。但现在的情况谁都可以 去,中国表面上是说对它有主权,但实际上任何国际团支或人都可以登岛看看,瞧瞧。所以说实际上是没有这方面的管理。现在把永兴岛设为三沙市的就是首府,它 实际上也起到了这样的作用。为以后的对南中国海的临海,比如岛礁的法律方面有一个铺垫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当时的国民政府派 兵控制了南沙群岛最大岛屿太平岛,并宣布对南中海岛屿拥有主权,国民政府退到台湾之后,仍然在太平岛驻军。1959年,中国大陆政府设立西沙群岛、中沙群 岛、南沙群岛办事处,由海南代管,并宣布,所有南海诸岛及海域主权都属中国。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和南越政权在西沙群岛发生军事冲突,中国控制了西沙群岛 所有岛屿。 目前,对南海的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及领海有全部和部分主权要求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台湾、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 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明居正认为,中国大陆设立三沙市,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有效管理而是为了宣示主权,以对抗南海问题国际化。 “基 本上是两三块。第一块是菲律宾的黄岩岛的问题;第二块我们看到是南沙的礁岩问题。菲律宾在黄岩岛加紧了建设,然后越南在南沙的一些礁岩加强了建设,这都让 它担心。另外,美国高调重返,然后又在南海地方加强了驻军,或宣布加强驻军。所有这些问题都说明了南海问题越来越国际化。所以中共很明显要让南海问题不国 际化,就是基本上内政化,就是说需要从强化主权和最好从强化主权宣誓的角度上说明这是我的内涵,这不能让大家来国际化。” 明教授介绍说, 中国大陆的主张是,南海岛屿和海域全部在中国主权管辖之下,但国际社会通常不承认南海四百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为中国领海。由于南海是国际贸易的重要航道,大 部分国家认为,除了岛屿附近的海域之外,其他海域为可自由航行的国际公海,因此,南海问题不仅涉及中国和周边国家,也牵涉美国和日本等贸易大国的利益。 “前阵子不是中共说南海是重要的核心利益,这件事情让美国非常紧张,虽然美国从去年年底对这事情的反应就比较激烈了。所以它确实是一个大国较力。当然也牵扯到海洋航行权,因为大家都得走南海嘛,所以我想这应该是各方关注的问题。” 明教授表示,过去三十年,已故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提出,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策略,使南海问题维持在低度争议范围内,但随着在南海的石油开发和渔业资源等争议日趋升温,相关国家之间岛屿和海域主权的争议也越来越激烈,因此,南海岛礁及海域的主权争端的国际化难以避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