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

张3丰 |公交车作为隐喻:52岁男人最后的声音

在这个过程中,“社会”恰恰是缺席的。有没有团体能够关心他?有没有人可以给他安慰和希望?有没有机构可以帮他维权?我们都看不到。“报复社会”,这个被报复的对象,恰恰是缺席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人物】与公权力“理论”的抗争者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海上指南针/流浪防区:上海疫情互助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