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发生性关系精选

All

Latest

墙外楼 | 几个真实小姐(性工作者)对李某某案的看法

我们烧烤吧有个烧烤师傅很喜欢嫖,他老婆在家里带小孩他每月基本上都要去酒店找五六次小姐,时间久了去的次数多了也跟一些小姐熟悉了经常带一些小姐来我们烤吧消费。   前天晚上他又带来了三个小姐来我们烤吧吃烧烤喝酒。期间我们一起聊天谈起李某某案问那几个小姐知不知道有没有关注此案,那几个小姐一听就气得怒骂娘,她们说我们那里不知道一直都在关注此案,而且还经常用手机上论坛骂梦鸽和她雇的水军们,这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强奸案。梦鸽说此案是卖淫嫖娼嫖她MA的X!她们说我们做这行的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跟醉酒的男人出去开房,老板也绝不会让我们跟醉酒男出去开房。   有个小姐说2010年她在佛山时有个姐妹跟一个醉酒男出去开房,老板不同意她出去她说没事是常客,老板就没有多加阻拦,后来我那姐妹就出事了,在一个旅馆找到她时已死在房间里的卫生间。双手有被绑痕迹,满身有十几处被烟嘴烫伤的痕迹、有个乳房也被咬伤。后来警方审讯那男子交代说,“事后我那姐妹要回来睡觉他不让她回来要陪他睡一晚上,我那姐妹不肯两人就吵起来,那男子一气之下用衣服绑住我那姐妹用烟头烫她还咬她的乳房,我那姐妹说要报警他就把她揪到卫生间摁住她的头在水里,就这样被憋死了”。说到这我看到那小姐眼里有泪水说话也有些颤抖。她接着用略带哭腔的声音说“我那姐妹出事时才19岁啊!她头上有个哥哥已出来打工,家里有个弟弟还在读书,父亲是泥水匠母亲早已病逝!   此时我们都在沉默中……接着她转而用愤怒的语气说“杨妹妹(后来我问她为什么叫杨妹妹,她说知道此案众姐妹比她大的都亲昵的叫她杨妹妹,比她小的都尊敬的称她为杨姐,众姐妹们都很佩服她受辱后敢于和权贵斗争的勇气和胆量)绝不可能是做我们这一行的(即卖淫:笔者注),首先做我们这一行的都自我保护意识强,绝不跟醉酒的人出去开房,一个都不去更何况还是五个醉鬼,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就算是被强迫挟持去的话在房间里也会叫他们戴上套,因为做我们这行的身上随时都带着避孕套。就算们五个当中有的不愿意戴套的但不会全部都不愿意戴吧?说一句我有病你们不戴套把病传染给你们可别怪我,他们肯定个个都戴!现在他们没一个戴套说明杨妹妹身上根本没有避孕套哪就绝对不是做这行的。再者1P5除了被打得受不了和强行发生的话鬼才跟你们做,那都是要我们命的多少钱都没有姐妹会去干,如果杨妹妹是做这行的她会不知道1P5搞不好会要了自己的命?何况北京1p5才2000块?在我们这个不大的城市最多1P2都要2000块以上还不能是醉鬼,而且都很少姐妹会去做,醉鬼的话姐妹们尿都不尿你。你们男人有钱可以找5个女的来个1飞5,但不管你多少钱要5个醉鬼找个1个女的来5P1我敢保证全国没有一个同行会做,殴打胁迫强行的不算,那就像此案一样属于强奸了!再说像我们做这行即使真被强奸只要不被打死也绝不会去报案,报案警方首先会把自己和众姐妹和我们的老板一锅端,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宁愿自己受苦受累受委屈也不能连累老板和众姐妹,像5月份的时候有个小姐妹跟人出去开房,事后不但没给钱而且还被他抢走了一部4000多块的手机和200多块钱,人还被打了一顿,我那小姐妹都打落牙往肚里咽不敢去报案,因为她知道报案首先就会连累我们和老板,而且施暴人能不能得到惩罚还不一定。因为做我们这个真是贱吧,人贱命也贱,这是我们的宿命!!!杨妹妹受辱后敢于报案就足于证明她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她不是你们这些丧心病狂人眼中的妓女、贱人!!!所以在李某某案中那些卖淫嫖娼论的就叫你们的MA MA姐妹女儿去卖吧!   再说梦鸽和那些设局敲诈论的人更是白痴,我们有的姐妹设过局的(“但我绝对没有,她拍胸脯对我们保证说”)都是敲诈一个人绝不会同时设局敲诈二个人以上,二个人以上没一点胜算而且还有被对方反敲诈的危险。且就是敲一个人也要找那种有钱又怕死又没权势的人来下手。敲诈地点(如宾馆房间)都是选我们熟悉或事先布置好的,装有摄像头或正当在行事时抓个现行,这才是真正的设局敲诈。反观李某某案五个醉鬼(有可能搞都会被他们五个醉鬼搞死,敲的钱拿到阴朝地府去花吗?)且李某某军人将军之家有权有势背景深厚,杨妹妹一个无权无势的北漂弱女子敢去敲诈一个将军?拜托梦鸽和水军们别侮辱我们众姐妹的智商好吗?再者宾馆房间都是小醉鬼们去开的,当场也没有杨妹妹的同伙闯入抓个现行或录制视频录音,而且杨妹妹连保全精班的经验都没有这你MA那一点像设局敲诈嘛!!!   水军一会又说酒吧老总丘山富可敌国权势大到让人没法想像,要敲诈李将军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但为什么他又才敲诈区区50万嘛,而且还要让杨妹妹以1P5冒着会牺牲的危险,事后还要分给她和张服务生等人,那酒吧老总能得多少呢?这是一个富可敌国权势大到让人没法想像的人做的举动吗?你们随便问问一个智商正常的会信吗?但你们一会又说酒吧是黑酒吧黑势力,黑酒吧黑势力敢敲诈一个红色将军敢和一个红色将军叫板吗?不怕酒吧被关人被抓去坐牢?所以敲诈论愚弄不了民众滴!!!   最后说个仇官仇富的问题,中国民众并非吃饱撑着没事去仇官仇富。民众仇的是为富不仁、仗着自己在朝中有权有势、背景深厚肆意欺压百姓蹂躏民女还颠倒黑白的权贵,让民众害怕有一天这个为富不仁有权有势背景深厚权贵欺到自己头上来怕没人为自己说话。所以当看到这种权贵欺压劳苦大众时,同是劳苦大众的我们发出一声吼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跟仇官仇富一点都挂不上勾!!!   后记:当晚我和我店的烧烤师傅听了几位姑娘(现在我得尊称她们为姑娘)谈了这么多她们的看法时,我一夜没睡着,我很难想像这些看法会出自几个“这样的姑娘”心里,我现在觉得她们是美丽漂亮的。职业无分贵贱,只要我们还有一颗本真、善良、怜悯、有爱的心就足够。做什么职业都是被无奈的生活逼出来的。如果这个社会公平公正,没有为富不仁无良权贵的欺压,民众就生活得有安全感,就能安居乐业勤劳致富,国家富强、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能更提前的到来了!!! 相关日志 2013/11/19 -- 疯狂的比特币 投资天堂还是地狱? 2013/11/14 -- 美国人民为什么反对奥巴马医改 2013/11/08 -- 日本食材造假这次搞大了! 2013/11/07 -- P2P网贷行业能不能度过这个冬天 2013/11/04 -- 网爆铜都贷今歇业 总待收金额1.2亿 这样的P2P平台坚决不能碰 2013/11/04 -- 20家网贷平台十月现提现困难 2013/10/29 -- “强有力回应”难产 网秦致歉称尽快形成结论 2013/10/28 -- 马亲王降的好祥瑞!冀宝斋馆长王宗泉“满怀冤愤”去世 2013/10/28 -- 比特币交易平台GBL无法访问,被指携巨款逃跑 2013/10/25 -- 浑水发布最新报告指控网秦操纵重大骗局 跌幅超50%(浑水公司搁中国的话,一早就被跨省抓捕了) Shop Amazon Gift Cards - Perfect Gifts Anytime

法制晚报 | 梦鸽:李天一饮酒过量 杨某主动促成性交易

昨天,本报报道李某某母亲梦鸽女士8月6日亲赴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对GLOBAL夜半酒吧值班经理张光耀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正式提出刑事控告。 今天上午,梦鸽通过法制晚报独家公开针对酒吧值班经理等人的控告信内容。梦鸽女士称“无意为儿子作任何开脱,只要求还原一个真相”,并请求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严肃处理。 梦鸽:无意为儿子开脱 控告细节均有证据佐证...

爱思想|陈行之:在法的门前

  1   标题是卡夫卡一篇小说的名字。关于这篇小说,我以前曾经谈到过(见《禁锢:戮害知识分子的法外之法》,2008-12-9),由于当时谈论的是历史话题,所以在那篇文章中我没有展开对现实问题的讨论。最近一些日子,很多牵涉到法的问题——聂树斌案,唐慧案、李天一案、曾成杰案——拥挤到眼前,似乎想躲也躲不开了。   之所以再提卡夫卡这篇小说,除了我长期以来一直喜欢卡夫卡作品之外,还由于就法的本质来说,在我看来没有一个哲学家、法学家、政治学家比文学家卡夫卡的直觉来得更深刻(卡夫卡小说几乎全部直接或者间接涉及了法的问题),很有必要通过卡夫卡来对照一下现实,弄清楚我们现实的人生处境,而不要被那些处于特殊集团利益链中的的专家、学者引诱到云天雾地的迷幻世界中去,把冷峻的现实问题抽象化为某种可以带来快感和收益的谈资。   卡夫卡这篇小说不长,下面是全文——   在法的门前站着守门人。一个从乡下来的人走到守门人跟前,请求进门去见法。守门人说,我现在不能放你进去。乡下人想了想,问过一会儿是不是可以放他进去?“也许有这种可能,”守门人答道,“但现在肯定不行。”   由于通向法的大门像往常一样敞开着,守门人又走到一边去了,乡下人便探着身子朝门里边窥望。守门人看到了,笑着说:“你既然这么感兴趣,不妨试试在没有得到我许可的情况下走进去。不过你要注意,我可是有权力的,而我只不过是一个级别最低的守门人,里边的大厅一个连着一个,每个大厅门口都有守门人站岗,一个比一个更有权力。就说那第三个守门人吧,他摆出的那副模样,就连我也不敢多看一眼。”   这些困难是乡下人没有料到的,他本来以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见到法的,然而待他仔细端详了这位穿着皮外套、长着又大又尖的鼻子、蓄着细长而稀疏的鞑靼人的胡子的守门人以后,他决定最好还是等得到许可以后再进去。   守门人给他一只凳子让乡下人坐在门边。他就在那儿坐着,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为了能够获准进去,乡下人反复做了多次尝试,不厌其烦地请求守门人。守门人时常和他聊几句,问问他家里的情况和其他事情,但是谈话的口气甚为冷漠,就像所有大人物和小人物谈话时的那个样子,而且说到最后总是那句话:现在还不能放他进去。   乡下人出门时带了很多东西;他拿出手头的一切送给守门人,再值钱的也在所不惜,希望能够买通守门人。守门人把那些东西都收下了,但是每次收取这些东西的时候,总要说上一句:“这个我收下,只是为了使你不至于认为有什么该做的事没有做。”   在那段漫长的日子里,乡下人几乎在不停地观察着这个守门人。他忘了其他的一切,对他而言,这个守门人似乎是横亘在他和法之间的惟一障碍。开始几年,他大声诅咒自己的厄运;后来,由于衰老,他只能喃喃自语了。他变得孩子气起来;由于长年累月的观察,他连守门人皮领子上的跳蚤都熟悉了,他甚至想请求那些跳蚤帮忙说服守门人改变主意……最后他的目光模糊了,他不知道周围的世界真的变暗了,还是自己的眼睛在欺骗他。然而在黑暗中,他现在却能清晰地看见一束光线源源不断地从法的大门里投射出来。   现在他的生命已接近终点。弥留之际,他将整个等待过程中的所有体会都凝聚成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有问过守门人——他无力抬起自己正在变得僵直的躯体,只好把守门人招呼到跟前。守门人不得不低着身子听他说话,他们之间的高度已经相差很多,乡下人愈发显得瘦弱矮小了。   ‘你现在还想知道什么?’守门人说。“你简直就没有满足的时候。”   “每个人都想到达法的跟前,”乡下人道,“可是,这么多年来,除了我以外,却没有一个人来求见法,怎么会是这样呢?”   守门人看出乡下人已经筋疲力尽,听力也正在衰竭,于是在他耳边喊道:“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获准进入这道门,因为它是专门为你开的,我现在要去把它关上了。”   文学和哲学有很大的不同,文学是歧义性的,哲学则要求精准,所谓“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林黛玉”,讲的文学的道理,倘若你说“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辩证法”,就不合哲学的道理了。卡夫卡小说不胫而走,除了他独一无二地描绘了20世纪初的人类精神图景(或者说困境)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奇异的故事所展现的不可穷尽的歧义性,真可谓“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卡夫卡的世界”。《在法的门前》更是这样的作品,近百年来,对它有万千种解释(我甚至曾经从美国上个世纪70年代的法律教育教科书中也读到它,并且很信服那里给出的解释)。在所有这些解释中,卡夫卡本人的解释当然是最重要的。   看得出来,卡夫卡非常重视也非常钟爱他的这个小说,当他把它嵌入到长篇小说《审判》中的时候,通过教士和K的对话,对它做了长篇大论的解释。我的理解距离这些解释其实并不遥远,我曾想扣住卡夫卡的论述阐述我的观点,但是随后我发现这样做需要很长的篇幅,我害怕读者会失去耐心,所以决定直接进入阐述,让这些阐述尽可能与当下发生的几桩法律案件产生呼应,这样,读起来会轻松愉快一些。   尽管这样,我仍然想建议读者最好直接阅读卡夫卡的《审判》。   2   在李天一案中,我们曾经听到一个新的法律用语:“轮流发生性关系”,不管真实情形如何,这大概是世界上对“轮奸”罪行最新奇的法律解释了。无独有偶,最近几年,诸如此类的法律的和非法律用语,不断被作为国家统治机器的部门和个人推陈出来,譬如所谓“临时性强奸”,也叫“临时性的即意犯罪”,例:浙江南浔两个协警在宾馆趁女子醉酒不省人事之时实施强奸,南浔法院根据犯罪事实,考虑到两人属临时性的即意犯罪,事前并无商谋,且事后主动自首,并取得被害人谅解,给予酌情从轻处罚(中国新闻网,2009年11月);譬如所谓“带幼女开房”,例:2013年5月8日,海南省万宁市后郎小学6名六年级女生集体失踪,引起老师和家长极度恐慌,原来该6名小学女生被万宁市第二小学校长及万宁市政府单位的一名职员带走开房,目前校长等二人已被警方刑拘(法制网,2013年7月11日)。其他诸如:某人在派出所不正常死亡被解释为“玩儿躲猫猫死亡”、城管人员明明用秤砣袭击了瓜农,却被解释为瓜农“突然倒地而亡”……不一而足。   上述案例都在用并不规范的用语稀释原本极为严谨的法律概念,它们的共同特征,无论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在为明确无误的罪犯的犯罪行为脱罪,这些事件之所以在网络上引起大面积愤慨,就是因为人们看到了他们的行为是对法律的公然强奸,是对良知的粗暴践踏、是对公众智力的恣意侮辱。   然而这只是浅层次的问题,深层问题是:他们为什么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干这种荒唐、荒诞、荒谬的事情?同样的事情在美国、日本、法国、德国等民主国家有可能发生吗?如果同样的事情在美国、日本、法国、德国发生了,那么,那些“走邪路”的国家的司法、新闻机构将面临何种危机?那些国家的政治家将不得不承担何种政治后果?   我信手拈来一件最近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涉嫌绑架并囚禁3名女子10年的阿里埃勒·卡斯特罗现在面临近1000项刑事罪名指控,正在等待接受法庭审理。2013年7月12日,检方新增了648项罪名指控,加上以前提出的329项罪名指控,卡斯特罗如今面临977项罪名指控,包括绑架、强奸、严重暴力伤害人身以及非法持有武器等。凯霍加县检察官蒂莫西·麦金蒂12日告诉媒体记者:“今天的起诉书让我们离解决这一可怕案件又近了一步。”检方正在考虑是否要求法院判处卡斯特罗死刑,因为他涉嫌用暴力致使其中一名女性流产。法庭定于2013年8月5日开始审理卡斯特罗涉及的案件(深港在线综合2013年7 月14日报道)。   如果凯霍加县检察官蒂莫西·麦金蒂同志告诉媒体记者的不是这些情况,而是:“据查,犯罪嫌疑人阿里埃勒·卡斯特罗涉嫌在长达10个月时间里与3名女子轮流发生性关系,属于长期的临时性即意犯罪,基本上是一种与少女开房的行为。”美国人民会作何感想?我想那个世界非得闹翻天不可,就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得不到消停,也得出面给美国人民一个说法,否则愤怒的美国人民一定会给奥巴马和美国司法机构一个说法,参众两院一定会陷入极度混乱。所幸的是美国的事情是在惯常轨道上运转的,没有出现这种情形。   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美国绝不会发生的事情,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就公然发生了呢?一件事情之所以在甲地发生而不在乙地发生,需要有特殊条件,比如两户人家比邻而居,甲家突然就着火了,把房子烧塌了架,乙家却风清日朗,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后来一了解,原来是甲家的儿子因为找不着对象突然疯掉了,在堂屋放了一把火,而乙家没有这样的儿子,孩子都很乖顺很勤勉,日子过得好好的。在两个家庭的对比中,“儿子”就是“特殊条件”。   那么,在我们谈论的话题中,“儿子”是什么玩意儿呢?究竟是什么东西决定了这些事情只能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发生,却绝对不可能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国发生呢?   话语权,或者说自由表达权。   3   “陈行之先生,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儿傻啊?!这明明是法律范畴的事情嘛,怎么会跟政治范畴的话语权发生联系了呢?”   请容我慢慢道来。   所谓话语权,我理解就是思想、意志的自由表达权,用政治学语汇表述,就是具体的新闻、出版、言论和结社自由,尤其是言论自由。有还是没有这个东西,广大人民拥有这个东西还是一部分特权人群拥有这个东西,直接决定着一个社会系统的质地和结构,直接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个体生命的生存形态,正是这个东西奠定了“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的本质区别。   我仍旧举李天一案有关的例子,来说明法律范畴的事情是在何种情况下进入到政治范畴的。   最近一些年,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为首的高等教育机构和社会科学研究部门似乎成了为豢养者啼鸣报晓的家禽养殖场,成了最卑劣最无耻的“专家、学者”团伙的聚集地,经常就会在社会热点问题出现的时候跳出一个或几个什么东东指鹿为马,大放厥词,与弱者为敌,与公众舆论对抗,或者干脆赤膊上阵,直接咒骂、欺辱和打压柔弱的底层民众,大有东京街头泼皮牛二的风采,我不知道蔡元培先生如果活着会不会羞愧到不得不在身上绑缚一块窨井盖投未名湖而死?谈到李天一案,最近又有一位清华大学教授跳出来放言:“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要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引起广大网民的揶揄和声讨,结果这位教授急眼了,用国家领导人(并且不是一般的国家领导人,至少是总书记、国家主席之类吧?)的语气断然宣称:“网络是暴民的天堂,必要时国家可以断网。”虽然据说这位教授谈把上述话语收回了,并且辩解说他没说过“断网”的话,但是湖南政府官员还说城管没用秤砣砸死瓜农呢,瓜农的家属在得了政府付给的巨额赔偿以后,也改口不再追讨说法了,说我们现在情绪很稳定,我们很感谢党和政府……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所以在清华大学教授说还是没说那些话这件事上,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清华大学教授谈的是李天一案,确实是法律范畴的事情,但是他这些话的主要根系,却延伸到了中国的深层政治领域,这里边至少牵涉到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公民自由问题。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强奸性质取决于被强奸人群的社会地位,对社会地位低的人群的强奸要比强奸良家妇女的危害性小……按照这位教授的逻辑推断,妓女或良家妇女似乎都负有被强奸的责任和义务,而强奸者天生享有强奸被强奸者的自由,法律责任反而成了次要问题……教授的言论无意间道出了一个残酷的政治现实,那就是这个社会存在着严重的社会分层,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被潜规则支配的极度不平等的丛林社会,在这个社会中,教授显然处于生物链的上端,所以他才有这种超乎寻常的优越感。这是怎样的一种社会政治境况呢?我们反过来说吧!假设在一个平等自由的社会,如果被侮辱和损害的妇女或者她们的代表与这位教授处在同等政治地位,譬如在参议院或众议院,她们的代表会不会愤怒地扇打那个无耻教授的耳光,就像被我们的官方媒体经常嘲笑的“全武行”一样?资本主义的媒体记者会不会开着电视转播车一天24小时追踪这位不说人话、不拉人屎的教授,将其每一天的生活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位已经成为议员的家伙会不会断送政治生命?从此去过耗子一样的卑微生活?我想会的。   第二个是言论自由问题。这位教授不过是一个道德水准不高、智力中等的肉眼凡胎(我不说酒囊饭袋),(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本文责编: 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08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你知不知道我是李将军的儿子?

有木有妓女拿了嫖资再敲诈的呢?我假定有。 有木有一敲诈就敲50万的妓女呢?我假定有。 有木有一敲诈就敲五个衙内的妓女呢?难道是一个庞大的敲诈团伙?我假定有。 有木有妓女敢敲诈将军的呢?我就假定有这么一个胆大的妓女。 有木有将军被敲诈了不报警呢?我假定将军有所顾虑或者宅心仁厚就忍气吞声了。 有木有妓女敲诈不成转告强奸轮奸的呢?我还是假定有。 ——可是, 有木有儿子都被作为强奸犯抓起来了还拖着不报敲诈案的父母呢?我觉得肯定不会有。 有木有当事人家长报了敲诈案不去仔细侦查,不抓妓女反而去抓将军儿子的民警呢?我觉得肯定不会有。 有木有不拿出证据来救爱子而让他关上几个月冤狱再说的父亲母亲呢?我觉得肯定不会有! 有木有因为有了证据翻案还觉得压力太大而辞职的律师呢?我觉得肯定不会有! 既然已经关了几个月也没有的事情,怎么突然就有了呢? 已经作为强奸案被抓几个月的怎么突然就成为卖淫嫖娼案了呢?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跳梁小丑律师在委托人的授意下导演的卑鄙、无耻、下流的闹剧,并涉嫌串供、制造伪证犯罪。该律师还大言不惭说将军一家很有担当,即便是作为嫖娼卖淫,即便作为无证驾驶,将军和将军夫人,这就是你们领导言传身教的榜样吗?你们就对得起全国人民了吗?你们向人民道过歉吗?你们有羞愧之心吗?

【麻辣总局】元首怒骂李双江李天一

@假装是王朔:微评:做视频这小子太刁毒了,这还不把李少将和太太气吐血啊!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CHGuKG8uZA] 视频优酷地址 其他“元首的愤怒系列”作品推荐: 元首的愤怒之温州动车出轨 元首的憤怒:中文等級考試  ...

风青杨 | 轮流发生性关系是中国式文字游戏

作者: 风青杨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据媒体报道称,已经沉寂多日的李天一案终于有了新进展。北京警方证实李天一案已侦查完结,进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有媒体在报道中写道,2月17日晚,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与另4个男孩一起,在五道口一酒吧内将一醉酒女孩带到湖北大厦一房间,“轮流与女孩发生性关系”。于是,网友们开始造句了…… 有网友评论戏谑道:有背景的人跟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叫嫖宿幼女;没背景的人叫强奸。有背景的人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没背景的人叫轮奸。有背景的人戴套强奸不算强奸,没背景的人打飞机也算嫖娼。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去解释,还是凤凰网博报说得好:如果轮奸不叫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那么杀人也不叫杀人,叫终止对方生长进程;贩毒不叫贩毒,叫兜售有瘾食品;赌博也不叫赌博,叫有奖励性娱乐。 看似不经意的几个字改动,却足以让李天一轮奸案“逆天 ”。轮流发生性关系,强调发生性关系是在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进行,法律上可以不被追责,但轮奸和强奸则是强行发生性关系,最高可处死弄。有网友就此质疑:继带套就不算强奸,雷书记谈恋爱之后,有人把李天一案被说成是轮流发生性关系,说的这么委婉这么浪漫这么无耻!神奇大地又喜迎新名词诞生:“轮流发生性关系”!这是权贵专用词吗?谢谢你们再一次给公众普及了中国刑法的新解释! 中国的词汇是神奇的词汇,许多词语竟然可以随意拆分而且表现出不同的意思。过去官场上有刀笔书吏之称,老吏断案,一句话可置人于死地,也可活人于断头台下。“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与“查无实据,事出有因”仅仅颠倒一下,但结果却大相径庭:前者能无罪释放,后者就难免要吃官司了。武松仇杀西门庆和斗杀西门庆一字之差,就能使得武松笔下超生。曾国藩的事迹更是告诉我们,讲屡战屡败还是屡败屡战,“换个说法”后果也会大不一样。 很多词好像稍微改动一下,“意境”就大为不一样了。比如:用“下岗”、“待业”来取代“失业”;用“待富者”取代“穷人”;用“失足女”代替“卖淫女”;用“负增长”代替“下滑”。别说“罚款”,要说就说“执法”;别说“涨价”,要说就说“调价”;别说“停滞”,要说就说“零增长”;别说“跑官要官”,要说就说“要求进步”;别说“渎职”,要说就说“管理不到位”;别说“权力是上级给的”,要说就说“人民赋予”。 有的地方,甚至管打麻将叫“政治学习”,与情妇幽会是过“组织生活”。更有意思的是,有位公仆进了那种特种服务的歌厅,被有眼不识泰山的“扫黄”执法人员鲁莽拘留了。为了有个交待过去的“说法”,煞费苦心称之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但没办不该办的事”。“说法”到了这个份上,也算到了一定境界了。 或许,是因为中国的文字博大精深,中国的语言的确高深莫测,于是,很多官员就欲盖弥彰地玩起“文字游戏”来。面对负面事物,我们汉语的词汇是如此的丰富,永远不愁找不到体面的相关词和替代词。这些词语就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化妆品,为难堪事件涂脂抹粉,哪怕是粪便也能修饰成鲜花,哪怕是死尸也能粉饰成活人。然而脂粉再多都难完全掩盖固有的丑陋,殡仪馆的化妆师再有能耐,也无法真正把死者变活。 当年一位河南老人为拆迁跳楼了,诞生了一个新词:“自主性坠亡”。之后对于何为中国特色?有网友在微博上戏答日:保护性拆除、休假式治疗、戴套式强奸、轻度型追尾、幻想型自由、试探性自杀、合约式宰客、政策性调控、倒退性改革、疯狗式贪污、挽救性枪毙、正确性错误、保护性销毁、礼节性受贿、政策性提价、钓鱼式执法、确认性选举、临时性员工、普遍性无耻、临时性强奸、隐蔽性收入。它们都典型反映了中国的语言特色——为事故和问题化妆! 从轮奸到“轮流发生性关系”,这是中国司法现状的一个经典缩影。或许李天一案件让人们愤怒的不只是轮奸,而是轮奸变成轮流发生性关系。如果没有微博与其他媒体的参与,此事就不会掀起舆论的轩然大波,还不知会演变到何等的荒唐模样,一些人玩文字游戏,一次次创新,一次次洞穿老百姓底线!而网络时代的文字游戏,这些给现实和历史留下的,除了笑柄,还是笑柄。(文/风青杨) 文/风青杨 版权声明 网络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报纸杂志使用需微博私信取得用稿授权。侵权必究! 风青杨微博:http://weibo.com/youyou52011 微信帐号:fengqingyang8964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风青杨的最新更新: 方滨兴辞职为何有人叫好? / 2013-06-28 11:52 / 评论数( 0 ) 为什么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 / 2013-06-27 12:17 / 评论数( 4 ) 高考自杀悲剧何日不再重演? / 2013-06-26 12:03 / 评论数( 0 ) 刘志军为何要女儿千万不要从政? / 2013-06-25 11:24 / 评论数( 3 ) 外国人凭什么亨受超国民待遇? / 2013-06-20 12:33 / 评论数( 6 )

【草泥马语】轮流发生性关系

今年2月,李双江之子李天一因涉嫌轮奸案一事再次引起人们对这名少年的关注。北京警方近日却避而不谈“轮奸”二字,而将案件过程描述为“轮流发生性关系”,这一言论迅速引来了众多网民的质疑。警方具有“创造性”的措辞“轮流发生性关系”也俨然成为了最新的网络热词。 2011年,李天一曾因无证驾驶并殴打同小区住户而成为了当时的一桩热点。(更多相关阅读见此)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