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史

All

Latest

博谈网|冯学荣:近代史上一些爱国运动的真相

近代史爱好者需要擦亮眼睛:大凡中国近代史上的反帝爱国运动,尤其是一些捕杀外国侨民、放冷枪、放鞭炮的事儿,基本上都是有内幕的。本文举例谈三件事:大川饭店事件、北海事件,和卢沟桥事件。首先谈谈大川饭店事件。1936年8月,国民政府批准日本在成都设置领事馆。当时治理四川的,是四川省主席刘湘。刘湘是军阀出身,向来不服蒋介石,他决心借此事,与蒋介石唱唱对台戏、给蒋介石以难堪。(参《中华文史资料文库》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第3卷第251页)在这种情况下,苏俄代理组织地下党人张曙时,瞅紧了机会、策划反日运动、意图促使蒋介石尽早和日本开战,以缓解某军队的军事压力。于是,张曙时乘机开展了对刘湘以及其部下的工作、策划了一场反日示威游行运动。1936年8月24日,在地下党人张曙时的策划之下,成都人民举行了“反对日本在成都设置领事馆”的示威游行活动。刘湘指示军警:“对这个爱国运动,只准维持,不得干涉”。在游行示威活动中,成都的爱国市民冲进成都市一家日本旅馆(大川饭店),当场打死日本记者渡边洸三郎、深川经二。解放后,地下党人张曙时撰文供认:1936年打死两名日本记者的“大川饭店事件”,是他策划的。(参张曙时《我在四川是怎样进行统战工作的》载《四川现代革命史研究资料》1981年第12期)“大川饭店事件”这个案例表明: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威武的爱国运动,有时候本质上却是国内逐鹿政治势力相互拆台、相互角力、相互制造麻烦的权谋术。而不明真相的广大人民群众,无疑扮演了被利用的角色。再举一个例子:北海事件。1936年9月3日,日本药商中野顺三,在广西北海自己开办的药房里面,被“爱国青年”当场刺杀身亡。这件事,一直被看作广西人民的爱国壮举。刺杀地点现在也被建成一个“国家安全教育馆”。但是,多年之后,国民党还是获知了此事的真相:当时1936年,正是蒋介石与两广地方军事势力(李宗仁、白崇禧、陈济棠等人)对抗的“两广事变”的时候,那个被误解为“爱国青年”的刺客,其实只是两广军事势力的麾下人员,两广势力意图杀死一个日本侨民、给蒋介石制造中、日两国之间的外交纠纷,以缓解蒋介石对两广势力所施加的军事和政治压力。蒋介石的终生挚友张群回忆:1936年当年,正是两广势力的“反蒋年”,两广势力策划杀死一个日本人,是故意给蒋介石制造外交麻烦的。(参《张群先生话往事》)当时(1936年)的两广势力,根本不是真心抗日的。我举个例子:1936年6月,正值反蒋的“两广事变”。“爱国将领”陈济棠、白崇禧等人(两广势力),邀请了日本陆军军官100人来到广州、驻扎在沙面租界。两广反蒋军事势力,准备起用这些日本军阀鬼子,指挥两广的部队、进攻蒋介石的国军。(参《广州文史资料第44辑:广州租界史大事记》)最后,我谈谈卢沟桥事件。众所周知,1937年7月7日晚上,在卢沟桥有不明身份的人,在黑暗中向演习的日军开枪射击,这个开枪的人,至今仍身份不明,日本人、国军人士、苏俄代理势力,都有嫌疑。7月22日,中日联合调查队在卢沟桥和八宝山的中间地带,发现了一群男女学生在野地上放鞭炮、伪装枪声。当时联合调查队穿的是便衣,那群青年学生以为调查队只是平民,他们对调查队说:“我们是受命于北方局来干的,你们别捣乱!”(参上海译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忆录》第44页)众所周知,“北方局”,就是苏俄代理势力。为什么放鞭炮、伪装枪声?因为有人要引发中、日两军(国军第29军vs 日本中国驻屯军)更大的军事冲突。目前还不能肯定卢沟桥七七当晚的冷枪是苏俄代理人放的,但是,苏俄代理人常常干同等的事,这一点,依据众多的第一手史料,已经毫无疑问。时任国民革命军第29军副参谋长的张克侠,在晚年有如下的回忆:“……我在1929年就入了地下党。1937年4月,肖明同志给我发了一个指示文件:对日本,要积极开展作战,以攻为守,争取主动,将驻扎在华北地区的两万多名日本兵、一股气赶出去……解放后,组织的上级领导同志让王世英找我,要我交还这个指示文件的原件……”这则史料,出自《北京文史资料选编》第9辑第105页张克侠《在西北军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经历》。为何要收回这份指示文件的原件?因为心虚、害怕后世人得知真相。为什么心虚呢?因为在1937年4月的时候,蒋介石仍然在做对日本全面大战的军事准备,准备工作尚未完成,苏俄代理组织接受苏俄的指示,不顾一切、制造一切事端,迫使国民党军队和日本军队尽量早日爆发大战,这样,一来可以缓解苏俄东面的军事压力,二来它的代理组织,可以从此获得休养生息、渔翁得利的机会。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国内各种逐鹿势力狗咬狗,并不惜咬伤外人、栽赃国内政治对手,甚至引发中外大战,这些政客都在所不辞。这是某一些所谓“爱国运动”的历史真相。2013-02-22

冯学荣:国人历史观的几个笑柄

由于写史的原因,常与国人谈论历史,当然免不了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一开始还以为是国人接收的历史信息出了问题,久而久之,发现问题并不仅仅在于信息的吸收,而是在于思维方式本身出了问题,今晚闲暇,特下笔谈谈这个问题,提醒一下,所谓诤友,知无不言,希望能使国人开窍一些,聪明一点,别再自欺欺人。 笑柄一:“我可以反帝,你不能独立”...

刘小枫被御用,复旦大学演讲“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5月12日,学者刘小枫在复旦大学做了题为“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的讲座。其讲座的总结听起来像是力图为共和国的国际政治诉求找到一个历史性的解释,这令听众有些震惊。刘小枫会变成一个学术投机者吗?以前那个背负罪感,反思政治人生的人,会一变而彻底成为一个浸透于乐感文化和实用理性中的人吗?...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