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

All

Latest

【麻辣总局】“还是让党跟你走吧”

还记得很早以前有个新闻,说一个90多岁的老太,一直要求入党,写了申请书说“永远跟党走”。一个网友在下面评论说“还是让党跟你走吧”[偷笑]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退党...

【朋友圈】退出中国共产党声明

刚接到湖南律协党支部的电话,他们要对我做违纪处理,并要我配合他们,为了不让有关领导操心,也为了简化相关手续,互相面见不爽,我在此声明:  ...

自由亚洲|一名女党员两会期间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

江苏省高邮市的一位中共女党员两会期间发表退党声明,她表示退党主要是自己的人权以及中国民众的合法权益受到中共的肆意践踏,她以前对中共有一种幻想,希望它能够和平转型,走向民主政治,但这种希望现在已经破灭。据维权网报道,江苏省高邮市城南经济新区徐秦女士,今年53岁,在北京打工多年,身体有残疾。3月8号,她请求在维权网发表——“一名女中共党员的退党声明及北京‘两会’期间的遭遇”。本台记者接通了现在江苏高邮的徐秦女士的电话,她说自己是一名中共党员;同时也是秦永敏先生官民对话签名者之一。他们这个民主阵营叫玫瑰团队,由秦永敏领导。“我们这个民主阵营奉行的是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民主理念,并反对暴力,因为害怕暴力冲突会给老百姓带来伤害。但是我的和平转型梦想现在已经被中共打得粉碎。”徐秦近年一直在北京打工,今年2月28日,她到中共高邮城南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开出组织关系转移介绍信,把党组织关系转到北京市昌平区,以便长期在北京打工能过上正常的中共党员组织生活。但是今年3月1日下午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家被人监控了。有社区职工上前动员她别去北京打工了,并怂恿她违反劳动合同,不做任何交接就擅离工作岗位,同时扬言否则要与她一同去北京。“第一,这让我看清了中共是怎样一个组织,第二,春节之后,我在回北京打工的路上,遭到高邮市政府派遣的打手绑架,他们非法地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连法官都不能保护我的人身自由。因此我对中共感到非常绝望。”徐秦女士说,3月2日晚上6点多钟,她被国保们绑架到高邮市蝶园派出所后,被强行粗暴地关进了第二审讯室,手机同时被抢走,直到第二天才被放出。到目前为止,她一直被软禁在家,到处都有人跟踪。徐秦女士说,她决定在三月八号这天发表退党声明的原因之一是这一天是三八妇女节:“这是我们国际妇女的节日,我作为一名女性的人权遭到肆意践踏和剥夺,而中共就是剥夺我基本人权的祸首,而我还是一名中共党员,因此我必须立即退党。”徐秦女士说,她后来得知高邮市法院韩雪峰院长特别指示,如果放她在北京两会期间进京,所有负责看管她的人和机构都将被一票否决。什么晋升、奖金都将泡汤!她说:“北京两会强调依法治国、以宪治国,而高邮国保的做法完全是对这一准则的嘲弄,我不得不做出退党的决定。中国公民要想摆脱绑架、毒奶粉、地沟油等铺天盖地的各种伤害,唯有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实行民主宪政,真正的实行民主选举,一人一票,政府官员都由全体公民普选产生,不合格的官员,公民有权通过罢免将其弹劾,这样中国才会有希望,”记者:高山/责编: 陈平

维权网 | 刘萍女儿廖敏月向自己所在学校递交退党声明

(维权网信息员李军报道)2013年12月30日,刘萍的女儿廖敏月向安徽财经大学有关方面递交了一份声明,表示自己主动退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从即日起,既不享受党员权利也不会再履行党员义务。 廖敏月表示,自己大半年来因为母亲刘萍案件所经历的遭遇,已经无法让她怀抱对共产党的忠诚,自己已经考虑好了应对这份声明将带来的后果。但是廖敏月仍然希望司法还有公正性,希望法律能还自己母亲一个清白。廖敏月坚信牢狱关不住光明和正义,哪里都会有光。

美国之音 | 党员退党 共产主义在俄罗斯无前途

莫斯科 — 一批俄罗斯共产党的地方党员最近宣布退党。分析人士说,内斗使俄共形象受到损害。与此同时,俄罗斯共产党的一名前领导人认为,共产主义在俄罗斯已没有前途。   *共产党不捍卫劳工阶级利益*   俄罗斯三个主要地区的地方共产党党组织最近分别发表退党声明。他们指责久加诺夫领导的俄罗斯共产党同克里姆林宫合作,不能捍卫劳工阶级的利益。   西伯利亚托木斯克地区的前共产党第一书记佳日孔说,他和10多名当地共产党员以及当地州议会的几名共产党议员宣布退出俄罗斯共产党。他们表示,今天的俄罗斯共产党没能成为主要政治势力,更不可能执政。他批评说,俄共领袖久加诺夫不但同克里姆林宫,还同俄罗斯东正教会合作,做交易,传统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正被俄共现在崇尚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玷污。佳日孔带领这批共产党员决定加入左翼势力“俄罗斯联合劳动阵线”。   *共产党蜕变成资产阶级*   鞑靼斯坦阿里梅季耶夫市的共产党组织29名成员宣布集体脱离俄共。他们发表声明说,俄共现已蜕变成资产阶级政党。他们决定加入新的左翼政治组织“地区共产主义者联盟”。在这之前,鞑靼斯坦其他四个地区的共产党地方组织也做出了类似的退党决定。   离莫斯科不远的伊万诺沃州的24名共产党员两天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党。当地州议会来自共产党的议员普洛特尼科夫说,包括他在内的州议会三分之二的共产党议员都做出了退党决定。他们对俄共任命新的州共产党领导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这一任命违反了党内民主程序,造成当地共产党分裂。   *放弃斗争 丧失执政机会*   大学教师奥辛(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x 大学教师奥辛(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共批评者、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成员,大学教师奥辛说,俄共自从1993年成立以来,人数一直在不断减少。除了许多年迈的老共产党员去世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内斗,许多人因为不满退出俄共,随后加入其他的共产主义政党或是左翼组织。奥辛说,许多人退党是因为他们看不到俄共作为政治势力有发展前途。   奥辛说:“如果按照列宁的理论衡量的话,俄共从一开始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共产党。因为在历次总统和议会大选中,比如在1993年,1998年,2005年等,俄共都放弃了斗争,因此也就放弃了夺取政权的机会,这让许多人感到非常失望。”   *支持俄共只因不满现状*   奥辛说,许多人仍然支持俄共仅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另一方面,由于俄共同克里姆林宫有交易,当局通常默许俄共组织和发动一些抗议示威活动,这也让许多不满群众继续留在俄共内能为他们上街抗议提供一个平台。他认为,一些人退党不会动摇俄共基础,但内斗会削弱俄共影响,更会破坏俄共声誉。   *内斗损害形象*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在等待会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习近平3月23日访问俄罗斯国家杜马时,久加诺夫是俄方代表团成员。(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x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在等待会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习近平3月23日访问俄罗斯国家杜马时,久加诺夫是俄方代表团成员。(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媒体说,俄共内斗由来已久,而且党内经常有人不断挑战久加诺夫的领袖地位。这些内斗在经过媒体报道之后,俄共形象总会受到损害。   在2002年,俄共内斗导致当时的俄共领导人和前国家杜马议长谢列兹尼奥夫,以及其他几名共产党国会议员退出俄共。俄共最严重的一次分裂是在2004年,当时的俄共主要成员谢迷津曾发动要求久加诺夫下台运动,但后来被俄共开除。谢迷津和其他一些党员随后成立了左翼组织“人民爱国联盟”。   *俄共:克里姆林宫黑手*   俄共指责某些党员退党和挑战久加诺夫权威的举动都出自克里姆林宫之手,目的是削弱俄共在民众中的影响,并制造俄共分裂。俄共在二月份的党代会上特别修改了党章,使开除党员变得更加容易。   *共产党影响消退 面临危机* 前国家杜马议长谢列兹尼奥夫(左)(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x 前国家杜马议长谢列兹尼奥夫(左)(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1996年到2004年期间担任国家杜马议长的前俄共领导人谢列兹尼奥夫说,俄共尽管仍然是俄罗斯的一只主要政治势力,但俄共的影响一直在消退。   谢列兹尼奥夫说:“国家杜马中虽然也有俄共参加,但俄共已不是最大的杜马政党,这同90年代时的情景完全不同。这说明俄共的势力在削弱。另外俄共也在老化,虽然久加诺夫说有许多年轻人入党,但其实党内的年轻人并不多。另一个问题就是党的领袖20年来一直不变,总是久加诺夫。”   *左翼有前途 俄共应抛弃共产主义*   谢列兹尼奥夫说,俄共目前拿不出能够吸引民众的政治主张,这是俄共面临的另一个危机。他认为,俄共只有放弃共产主义才会在俄罗斯有前途。   谢列兹尼奥夫说:“俄罗斯持左翼观点的人非常多,比如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的支持者都很多,所以我认为俄罗斯的左翼势力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如果俄共能够转型,走欧洲式的社会党或是社会民主党的道路,并吸收他们的主张,俄共才会有前途。如果俄共继续坚持马列主义,不对马列主义做新的解释,那俄共的支持者只能越来越少。”   *前共产党喉舌变成社会党人*   谢列兹尼奥夫在苏联时代曾是《共青团真理报》,以及《真理报》的主编。他强调说,他已经不是共产党员,而是一名社会党人。 $host

颜昌海:没有了特权,大批党员就要求退党

据《苏共中央通报》 1991 年第 1 期刊载, 1990 年 10 月 24 日 -11 月 5 日,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中心就党员眼中的党、对联盟条约的评价与期望、俄罗斯的一些问题、国内政治形势四个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问卷结果综述如下: 1. 对社会主义的信仰问题。 有 55% 被调查的共产党员(其中工人党员占 40% )表示信仰社会主义选择的思想; 37% (其中 29% 为工人)的共产党员仍保持着对共产主义理想实现可能性的信仰;而 30% 的被调查者直接宣布,对共产主义思想失望;相当一部分苏共党员(约每 5 人中就有 1 名)对党的纲领目标持否定态度。 2. 关于党的威信和作用问题。 21% 的被调查者认为,党组织已经不具有任何政治威信; 67% 的人认为它残存的一点威信也正在丧失;只有 13% 的共产党员指出党的工作的政治积极性在提高。每 5 人中就有 1 人指出自己已经脱离了政治生活。有许多共产党员不再相信党能发挥建设性作用。其中 61% 的人认为,在现有的条件下,没有能够缓和形势、保证各政治流派和居民团结一致的政治力量;只有 12% 的被调查者认为党组织还有一定的社会威信。 3. 关于党的财产问题。 71% 的党员不支持官方的关于党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观点。其中 32% 的人认为应当交出没有充分法律依据的那部分财产; 39% 的人坚信,应当保留必要的最低限度的财产,其余的部分交给人民。 4. 共产党员对自己党员身份的态度。 许多共产党员都因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而承受巨大的社会心理压力。几乎每 3 名被调查者中就有 1 人指出,一想到苏共党员要为党过去所犯的错误负责就感到心里紧张。 23% 的党员把共产党员在面临可能出现的政治冲突时受不到保护看成是不安的重要原因。每 3 个被调查者中就有 1 人指出,在集体中 “ 人们以怀疑的眼光审视 ” 或是 “ 欺压 ” 共产党员。 20% 的共产党员对自己的党员资格持动摇、中立、漠不关心的态度,他们虽然表面上没有退出苏共,但实际上不参加党的政治生活,不参加会议,不缴党费。有 13% 的苏共党员打算交出党证(在 1990 年 7 月有 10% ), 20% 的人还没有决定应如何对待自己的党员身份。 36% 的被调查者认为他们交出党证是因为不再相信共产党是一股政治力量; 24% 的人认为交出党证的理由是党员不同意党的路线; 17% 的被调查者指出,退党是出于一个最实用的考虑:因为赋予给入党者的特权被取消了。 5.

香港民主党近30名少壮派成员退党

何俊仁表示尊重党员的决定 香港民主党近30名少壮派成员集体退党,这些人中包括七名区议员。 身为退党者之一的西贡区议员梁里表示,

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被免职后宣布退党

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被免职后宣布退党,抨击俄政治气候和审查制度正向斯大林时期倒退,并誓言将努力恢复被取消的州长、市长民众选举制度。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周人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