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少云

All

Latest

【弄个大新闻】无知还是曲解:人大教授乱引《爱国者法案》

2016年9月20日,知名大V @作业本 在新浪发出一条道歉微博。北京时间2016年9月23日,网民发现 @作业本 已被销号: 网上目前流传着一篇题为《揭秘舆论焦点中的作业本—为何总是能够死而复生?》的文章,其中引用了人民大学教授吕景胜的言论,称国家应为“英雄保护”立法,并列举了《美国爱国者法案》: 然而,《美国爱国者法案》(USA PATRIOT Act),其中的“PATRIOT”(直译为“爱国者”)是一长串单词的缩写,即“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America by Providing Appropriate Tools Required to Intercept and Obstruct Terrorism Act of 2001”,翻译成中文是“透过使用适当之手段来阻止或避免恐怖主义以团结并强化美国的法律”:

BBC |“狼牙山五壮士”与“中华民族共同记忆”

中共建政后,五壮士的事迹被编入国家义务教育教科书,成为小学语文课教材。1958年拍摄的电影《狼牙山五壮士》更让“五壮士”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北京法院对“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侵权诉讼的宣判结果,可以说不出观察人士的预料。北京法院要求质疑“狼牙山五壮士”故事真实性的历史学者洪振快向“五壮士”的后人“赔礼道歉”。法院的判决说,对“狼牙山五壮士”历史真实的质疑,不但“伤害了原告的个人感情”,而且“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同时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据此,法院一审判决洪振快“立即停止侵害”,并“在媒体上刊登公告”,向“五壮士”之中两人的儿子,原告葛长生和宋福保道歉并“消除影响”。“狼牙山五壮士”“狼牙山五壮士”,中共的官方版本可以简要概括为:在抗日战争时期,在河北省保定市易县狼牙山战斗中抗击日军的八路军5位英雄,在子弹打光后,用石块还击,最后宁死不屈,毁掉枪支后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壮烈殉国;葛振林、宋学义被山腰的树枝挂住,幸免于难。中共建政后,五壮士的事迹被编入国家义务教育教科书,成为小学语文课教材。1958年拍摄的电影《狼牙山五壮士》更让“五壮士”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五壮士被拔高到“当代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的民族英雄”的高度。“名誉侵权”的被告洪振快是《炎黄春秋》杂志前执行主编。他公开质疑“狼牙山五壮士”故事的许多历史细节。例如认为当时的情形并非如官方宣传的那样,是八路军与日军主动接战,而是退路被日军切断后,慌不择路,退至绝地。关于“跳崖”的描述,洪振快也认为,其中幸存的两人是“溜”、“滚”、“窜”,而不是主动跳崖。对“五壮士”故事的历史真实性的质疑也曾不断有人提出。比如,早在1994年7月,《长江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提出当时六班不是五个人,而是六个人,还有一位副班长,投敌被杀。1995年8月,《羊城晚报》上的一篇文章称,五壮士跳崖是“三跳二溜”,马宝玉等三人跳崖牺牲,葛振林、宋学义是“顺着崖壁溜了下去”。“名誉侵权”与“共同记忆”这是“狼牙山五壮士”幸存者葛振林(右)和宋学义(左),如今他俩都已逝世。新华社发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法院的判决并没有聚焦在洪振快的质疑是否有理有据,而是强调“‘狼牙山五壮士’及其精神,已经获得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是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核之一,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狼牙山五壮士”是中共宣示自身抗日功绩的一面旗帜。在去年9月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北京阅兵仪式中,“狼牙山五壮士”所属的今日部队的方队作为10个阅兵方队中的第一个方队出现,足见其地位。根据国民政府公布的材料,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的军队伤亡约323万人,其中阵亡近133万人。中共称,它在抗战期间领导的军队伤亡45万人,其中阵亡16万人。按照这两个数字比较,中共领导的军队伤亡不到国民政府军队的七分之一。然而,国民政府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的8年抗战和英雄故事,在今日中国大陆的历史教科书中和电影电视剧里有多少体现?中共建政近70载的今天,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对8年抗战的历史,除了中共官方的版本,人们还能读到什么?“中华民族的共同记忆”是如何形成的?“狼牙山五壮士”是中共宣示自身抗日功绩的一面旗帜。在去年9月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北京阅兵仪式中,“狼牙山五壮士”所属的今日部队的方队作为10个阅兵方队中的第一个方队出现,足见其地位。话语权最近十几年,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在言论相对自由的互联网上,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对中共历史上塑造的英雄形象,包括黄继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等,都曾提出质疑。这种质疑,既反映了老百姓了解历史真相的愿望,从更深层面,也反映了民意对中共宣传的不信任。北京法院的主审法官在宣判后接受官方新华社专访时的一段话,反映了当局对这桩“侵权”案背后的担忧:“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质疑甚至抹黑英雄的言论甚嚣尘上,并通过网络得以广泛传播,影响不断扩大。这其中不乏有些人打着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幌子,利用历史渐行渐远,利用历史资料之间记载的细节差别,片面强调所谓的人性和本能,进而歪曲、否定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侵权”诉讼,说到底,是中共英雄的历史真相谁说了算?诉讼案的宣判,作出了回答。

【异闻观止】特种兵爆头前潜伏3天不动 蚊子被眼泪淹死

不懂装懂的大师:呸!一般人有资格谈笑风生么!so angry! sonicblue_nju2:军人生理学之温水煮蚊子 角刀牛洋:点赞,我军就需要这样的人才,争取下一步培养跳伞不用伞,打枪不用子弹的一流士兵! 网易玻璃天花:手枪打飞机石子扔卫星的事,今日终于信了。还有那些真身不怕火炼的串门堵枪眼的,就更深信不疑了。 路子野2012:一只蚊子飞进他的眼睛里,直到被眼泪淹死,他也没眨下眼~本能你还能控制?就像肚子饿了,我用意念控制其不肚子饿一下~ 一头小活猪:好吧,淹死蚊子我信,但这三天他是怎么拉屎撒尿的?

徐贲:“怒斥”是说理吗

最近,英雄事迹是真是假似乎成了网络上的热点。例如,邱少云为了不暴露军事机密,身上着了火,到死一动不动、一声不吭。有人信,有人不信。这并不奇怪。一般人听了邱少云的故事,一定会受到震撼。他们会用自己的意志力和痛苦承受力来设身处地地想象当时的可怕情境。怀疑邱少云的是一些对自己意志力和痛苦承受力没有把握的人;而坚信邱少云的则大概是另外两种人:一种是亲眼所见,虽然自己做不到,但因为见证了邱少云的行为,不能不相信。另一种是自以为,要是他自己,一准也能做得到。...

民主中国 |余未:人造英雄的末日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革命英雄主义向来是洗脑教育的重中之重。然而,网络时代,民智渐开,愚民教育越来越不好使了,洗脑集中营军校亦不例外。3月29日,《解放军报》发表“今天,我们怎样上好党史军史课”。文章提到,军校教员讲述邱少云英雄事迹,学员质疑不符合生理学常识:“您刚才讲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4月13日、16日,解放军报和南京军区机关报又分别发文,用“军人生理学”应对“火烧邱少云违背生理学”的质疑,认为用科学的名义质疑邱少云,根本就不是追求史学“公正”,而是一种政治斗争手段,必须高度警惕。4月18日,网络评论人五岳散人发了一张烧烤图片:“给大家的晚餐助助兴。”被认为“明显是讥讽邱少云,侮辱革命烈士”,赣州市团市委官微讥讽五岳散人:“博主,药不能停!”引发一场网络口水大战。官媒对质疑人造英雄之敏感,已到了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地步。人造英雄的末日,意味着愚民教育的破产。自相矛盾的邱少云“军人生理学”强调:“中国军人的意志是钢铁意志,是打不烂,摧不垮的。正是对党的忠诚、对革命的追求、对民族的责任,造就了英雄邱少云。”1952年12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伟大的战士邱少云》:为了不暴露目标,在烈火中,“邱少云紧握着压满子弹的冲锋枪…… 一直到牺牲时,也没动一下。”邱少云身上的弹药达到一定温度必然爆炸,暴露目标。未必这些弹药也英雄附体,具有特殊的物理属性?2005年2月新浪等各大网站先后转载《历史解密:战友讲述邱少云被历史遗漏的细节》,邱少云的战友曾纪有回忆,邱少云牺牲的时候,“没有携带武器,只拿一把大钳子。他们埋伏在一片坡地里面,后面没有水沟。”为了解释邱少云身上的弹药为何没有爆炸,居然编出上战场只带钳子不带武器的谎言;没有水沟也很“阴险”,邱少云的英雄价值和意义将大打折扣,之前的宣传都是谎言。媒体不得不请出邱少云的另一个战友郭安民来“澄清真相”:邱少云带了武器,身后有水沟。郭安民说:“无论是被子弹击中,还是被烧,只要稍动一下,或者滚几圈,就有可能被敌人发现,暴露了目标,其他潜伏的战士也就会被发现,整个行动也就会失败。所以任何情况都必须坚决服从命令,不能暴露目标。”那么,问题又来了:烈火烧了二十多分钟,邱少云身上的弹药为何没爆炸?邱少云烈士纪念馆馆长王成金解释:“战友们搬动烈士遗体时发现,子弹手榴弹是被遗体死死压在泥草地上,而当时大火烧到烈士身体两侧就没能再烧下去了,所以弹药也就没有爆炸。”趴在地上,在火势凶猛之前将严密绑扎好的子弹手榴弹压在地上、转移压满子弹的冲锋枪,势必需要动作,而且是不小的动作,“只要稍动一下,或者滚几圈,就有可能被敌人发现,暴露目标”的谎言不攻自破。从有无水沟到有无弹药,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弥补,谎言越多,破绽也就越多。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马特洛索夫是苏联宣传机器全力打造的堵机枪眼的战斗英雄,根据同样也参加过卫国战争、上过前线的作家维亚切斯拉夫.孔德拉季耶夫的调查,马特拉索夫并未堵过枪眼:当天的战斗中,马特拉索夫爬上碉堡,用步枪从碉堡上方的通气孔向碉堡里射击。碉堡里的德军立刻还击,马特拉索夫当即被打死,尸体从碉堡上滑落下去,落到了碉堡的射击孔前面。这一调查结论,符合马特洛索夫英雄事迹的最初版本——马特洛索夫的排长科罗廖夫中尉回忆:“他一步步向据点靠近,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营里的政工人员纳兹德拉切夫大尉最初的报告也只是说马特拉索夫“扑向了敌人的火力点,并且压制住了它,表现出了英雄主义精神”;到了旅政治部主任沃尔科夫上校那里就变成了:“在争夺切尔努什卡村的战斗中,1924年出生的共青团员马特拉索夫创造了英雄的战绩,他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碉堡的枪眼,用这种方法保证了我们步兵部队能够顺利前进。”斯大林批示:“马特洛索夫的伟大事迹应该成为全红军将士勇敢与英雄主义的榜样。”马特洛索夫犹如精神原子弹,对中国、朝鲜、越南等国的共产党产生了非同一般的魔力,不出几个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共产党的军队。1947年苏联专门为马特洛索夫拍摄了电影《普通一兵》,成为中共建政后引进的第一部译制片。1952年11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通讯《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黄继光“扑到敌人的工事上,并用身体堵住了一个正在发射的敌人的枪眼。接着,他的战友们便发起了冲锋。这时敌人的火力点上另外两挺机枪又叫起来,正在这个紧急的时候,黄继光伸出了一只手臂,把一颗手雷塞进敌人的火力点里”。用身体堵住枪眼之后再炸火力点,这不是人,是孙悟空!吹牛吹破了天,适得其反。质疑声中,新华社不得不对谎言进行加工,并予以说明:“十一月二十日发《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系前线通讯员在战斗中仓卒写成,与实际战斗情节略有出入。”新华社重新编发“经各方仔细核查最后判明的情节”:黄继光“胸膛上被射穿了五个洞”,“用最后的力气”炸掉火力点,之后“像一支离弦的箭,向着火力点猛扑过去。用自己的胸膛抵住了正在喷吐着火焰的两挺机关枪”。有网友质疑:“刚刚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扔手雷,现在又像一支离弦的箭。美军的两挺机枪并排放着,并排放着的机枪必须半米以上的间距才可能射击。小个子黄继光的胸膛怎么可能同时抵住两挺机枪呢?”生的平凡,死的可悲刘胡兰生于1932年10月8日,1946年成为中共预备党员;1946年12月21日,刘胡兰配合中共武工队杀死不愿与之合作的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山西省国民政府主席阎锡山派军于1947年1月12日将14岁的刘胡兰逮捕、处死。1947年毛泽东一句“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题词,令刘胡兰在中国家喻户晓。2007年1月,北大教授阿忆发表博客文章《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刘胡兰并非被国民革命军铡死,而是他们用枪托击打几名老乡,强迫他们去铡刘胡兰。乡亲们出于恐惧,颤抖着,铡死了他们看着长大的小闺女。在宣传刘胡兰时,完全剥除了这个事实。”舆论一片哗然。新民网记者为核实究竟是国军还是乡亲铡死了刘胡兰,特意采访了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现已更名为刘胡兰村)的张耀武书记。张书记回答:“刘胡兰为了保护乡亲们,主动走到铡刀下,在敌人拿枪威胁的逼迫下,乡亲们才用铡刀铡死了刘胡兰。”乡亲们铡死刘胡兰,是出于为石佩怀村长报仇的义愤还是在国军的胁迫之下,有待进一步了解。可以肯定的是,刘胡兰“生的平凡,死的可悲”。《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公约关于保护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规定:“对未满十五岁的儿童不应征募其参加武装部队或集团,也不应准许其参加敌对行动”,中共1983年加入该议定书;1992年3月2日,中共签署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1992年4月1日,“缔约国应采取一切可行措施确保未满15岁的人不直接参加敌对行动”的《儿童权利公约》正式对中国大陆生效。但中共依旧乐此不疲地翻拍严重违背《儿童权利公约》精神的红色经典:1950年电影《刘胡兰》,刘胡兰由28岁的胡宗温扮演;1996年翻拍《刘胡兰》,22岁的池华琼因扮演刘胡兰,获得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个人奖。刘胡兰明明是一个14岁的女童,两个电影版本呈现的却都是20多岁的大姑娘!为何潘冬子(《闪闪的红星》)等“红孩子”要用小演员,而新旧刘胡兰则不约而同地起用年龄大很多的成年演员?这绝不是什么巧合或误会:一个是虚构的艺术形象,一个是历史上确有其人其事。显然,中共强烈地意识到驱使儿童赴汤蹈火的罪恶,用成年演员或可减轻观众的不适,“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刘胡兰雕像因把一个女孩塑造成少妇引起舆论质疑,1986年雕像原作者王朝闻很生气:“这不是我的作品!这不是我的作品!”著名版画家力群评论:“我第一次看到刘胡兰之石像就非常生气,因大异王朝闻之原作了。王之原作在强调少女之英勇就义,而石像则强调女性之肉感,实大异其趣了。王之原作不显奶部,而石像却故意把奶刻得丰满肥大,有如少妇,既不合十五岁少女之身躯,更背叛原作主题,有污辱英雄之罪。”唉,你们哪里知道当局要以丰满的乳房在视觉上掩盖刘胡兰实际年龄的苦衷呢?“生的平凡,死的可悲”,何止是刘胡兰!有网友感叹:许多去韩国旅游的中国人,参观“韩战纪念馆”都是脸儿红红心儿跳跳,低头逃出来的。看看政治民主经济发达的韩国,再瞧瞧政治独裁专制经济贫穷落后的朝鲜,我们牺牲几十万中华好儿男换来一个什么样的流氓国家?他娘的当年我们疯了?大脑进水了?

凤凰周刊|追寻马特洛索夫们——那些以肉体堵枪眼的红色英雄

马特洛索夫们是苏联宣传机构贯彻领袖意图、根据时局需要制造出来的神话,这是基于苏军的现实而切身打造的。卫国战争中,苏军与德军相比,装备、训练、编制、指挥、战术等方面经历了一个从大幅度落后到不断成熟进步直至最后在大部分方面赶超德军的过程。战争初期、中期与德军的客观物质差距,只能以宣传敢于牺牲的勇气来弥补。。

宋志标:两个“舆论场”:理论衰落与治权转手

【题图当代水墨《大白》,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团中央官微趁着气焰嚣张,围剿作业本和加多宝,攻击点放在烧烤与邱少云的类比关系,用烈士话语的政治正确杀伐社交媒体话语。来去攻防不到两个回合,团派就落入下风,那些赣州团委的助手们围住五岳散人,试图扩大战线,哪知道反被包抄,围剿与反围剿甚是好看。...

涂涂米:“烧烤”一词为什么让一些人耳热心跳

快入夏了,又该到了彪形壮汉在街头赤膊吃烧烤的季节了。 笔者因工作原因常到各地,有幸见识到许多城市的风景,虽然感到各个城市的景致千差万别,但有一景却是大同小异的,那就是吃烧烤。每逢盛夏季节来临的时候,我在一些小县城,或是地级市以及稍大一点城市的周边地带,都会看到这一盛大壮观的场景:一条宽阔的城市马路,被用花条子布搭成了简易的棚子覆盖着,大大小小的烧烤摊就在里面一字排开。每个棚子就是一个烧烤摊,里面放有十几个大小不一的或方形或长形的桌子,桌子高度不过三尺,凳子也是低矮的马扎凳,桌上的烧烤炉里冒着滚滚的浓烟,一群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将方桌围得严严实实,他们高声地说笑,毫无顾忌地往嘴里塞着一串串肉串,高大的扎啤杯里装满了扎啤,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食客上身赤裸着,脊背在刺眼的白炽灯的灯光下泛着油油的光。其中一个男食客一边用嘴角叼着烟,一边翻动着烤炉上的一把肉串。肉串被炭火熏得吱吱冒油,烤炉上的烟熏得他睁不开眼睛,这男人迷着眼,歪着头,冲着门口嘶吼一声:“老板,再来一捆扎啤”。继而又转过脸继续翻动烤炉上的肉串。。。 但这一本该在盛夏季节上演的盛大场面,却提前在微博上上演了。事情的起因是源于自称“凉茶领导者”加多宝的一则微博广告。在这条微博中,加多宝力邀大v“作业本”开设烧烤店,并承诺奉送10万罐凉茶以示祝贺。 有盛情,当然有难却。4月16日,网络大[email protected]作业本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称,“多谢你这十万罐,我一定会开烧烤店,只是没定哪天,反正在此留言者,进店就送免费喝!!!” 没想到,这一来一往,以“烧烤”为话题的极普通的一则微博互动,不但点燃了烧烤摊上的木炭,还蔓延成一场舆论界的熊熊大火。军报首先奋起揭批,接着《环球时报》跟进,再接着各地团委的官v发话。就这样,一场从天而降的熊熊大火迅速地将“加多宝”和“作业本”团团围住。在强大官媒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加多宝很快就删了微博并道歉缴械投降,大v“作业本”也被逼得不再以此话题继续发声。 一切都源于公众对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个“英雄形象”地质疑。那个“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的英雄,在中小学教材,以及军队的纪律教育素材里一直被人们顶礼膜拜着,60年来也一直是相安无事,但六十年后的一天,突然有好事者站出来说,“这事件不符合逻辑,尤其不符合生理学现象”。用句通俗的话说就是,“有人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地被大火烧了半个小时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一质疑一下子就调动了“侦探爱好者”的积极性。要知道,自从07年的“周老虎”事件被扒皮以来,民间侦探越来越表现出了它强大的力量。似乎在一夜之间,中国大地上就冒出了无数个福尔摩斯来,他们专拣一些敏感话题,一些有争议性的事件下手,从技术的角度来鞭辟入里,条分缕析地论证某一事件可能或者不可能。英雄被火烧事件当然不会被他们放过。经过一帮子“福尔摩斯”的左分析,右推理,最后得出结论:没有人可以做到纹丝不动地趴在火堆里被大火烧半个小时。那就是说,被树立了半个多世纪的英雄原来是个假的。还有人用实证的方式来论证那个堵枪眼的英雄,也是不可能的。这观点一推出不要紧,一下子就像捅了马蜂窝,轰的一声,马蜂就开始集体出动了。 反应最迅速的是军报。4月2日《解放军报》刊登的头版文章《固根铸魂才能防蛀防蚀》指出,“西方敌对势力把我军作为西化、分化的重点,想方设法进行渗透和破坏,加紧对我们搞“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加紧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妄图对我军官兵拔根去魂,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接着用了2000多字的篇幅论述了抵制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如何重要等等。在这篇被“澎湃新闻”转载的文章后面,我看到了一个最神地回复是:“反腐两年,被干掉的将军比抗争八年还多几倍,这难道也是西方敌对势力干的?” 好嘛,原来敌对势力就藏在我们的队伍中呢,他们都是烧烤吃多了吗?要不然,在“加多宝”和“作业本”的微博互动上,仅仅说了个“烧烤”为什么就让某些人坐不住了呢?换句话就是,某些人为什么对“烧烤”两个字这么敏感呢? 先让我们先来看看生活中的一个例子。 先以“秃子”为例。我们知道,对于一个头顶一片不毛之地的秃子来说,你若是当着他的面,说那个“秃”字的,一般来说是不妥的,就像不能对着一个失明的盲人说他眼瞎一样,这是为了照顾残疾者的心理感受。因为“秃”是秃子的软肋,正如失明是瞎子的软肋一样,是他的生理缺陷,所以不管你是有意或是无意地在他面前说他秃子,都会被认为你是对他的嘲讽和取笑。 虽然秃子怕人说”秃”,但秃子并没有否认自己是秃子。也就是说,秃子对自己的头秃是认可的,他一般不会把自己的秃头用各种材质武装起来以次充好,然后指着自己的“头发”坚定地说:“你看,我你们一样有头发的,我不秃,我是正常的”。虽然有些秃子每天也会戴着帽子,但其目的不是为了否定自己是秃,而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秃。当别人说他“秃”的时候,他会很生气,生气的原因是你接了他的短,而不是为了否定他是个秃子。 所以对于一般的秃子来说,不存在质疑的问题,只存在“尊重”的问题。 但是,也确实有那么一些“疑似秃子,”他们每天都戴着帽子,却还坚称自己拥有一头漂亮的头发,当人们质疑他是个秃子时,他不是把帽子摘下来示人,以证明自己确实不秃,而是破口大骂人们不该去质疑他是个秃子,并且用种种理由和论据还证明自己头顶上是长毛的。理论说得头头是到,证据也能找到一大堆,什么“张三见过我是有头发的,”什么“李四和他一起洗过澡,也增目睹过他的一头秀发。”甚至他可以找到一个理发师,对着镜头言之凿凿地说,“是的,我确实每个月给他理一次头发的。”证人证据很多,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他不是个秃子。当别人质疑他,你不秃为什么整个夏天还要戴个帽子呢?他不是将帽子脱下来以示清白,而是将帽子紧紧捂住,还强词夺理地说,“夏天戴帽子怎么啦,我意志钢铁般地坚定,不怕热!” 好吧,你意志比金子还坚定行了吧,但让你把帽子脱下来这一简单的动作不算难吧。如此简单的动作不做,偏要找那么多的人来证明你不秃有意思吗?不管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反正你让他脱下帽子让人看一眼,他就是打死都不做。你若是问急了他,他会复读机一样地给你重复耳熟能详的那句话,“我就有头发,就有头发。。。” 这不禁让我们想到了那个曾经流行中国大地相同的句式:“某某主义好!”你若问他为什么好?他回答你说:“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遇到这样的人,你还能说什么呢?你要给他讲理吗?他却给你动情,你若给他动情,他又要给你讲理。一个本来简单的问题却要搞得那么复杂。其实想证明你不是秃子很简单,只需要把帽子摘下来,让人们看一眼,“你看看,我头上也是长有头发的来。”就可以了嘛,何必要费那么多的口舌呢。 “烧烤”问题也是一样的,当有人质疑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不符合生理学常识的时候,你只需要请一些生理和心理专家来论证一下便可知道真假,再不然可以找一个“意志如钢铁般坚定的”战士模拟一下也便知,何必一定要像一个泼妇一样在那里骂街呢? 明明是秃子也是不可以说秃的,一定要说成是长发飘飘才可以。你若是一位帅哥,面对着一个秃女,你必须要学会酝酿情绪,要会用深情的目光望着她,并用一只手煞有介事地抚摸着秃女的光秃秃的脑门----那是在假装揉搓她一头根本不存在的秀发。还要用富有磁性的嗓音说:“亲爱的,当你长发及腰,你就嫁我好吗?”这时,秃女被感动得泪眼婆娑,她深情地望着帅哥,像鸡啄食一样拼命地点着她的光秃秃的头颅。。。这难道不是在演戏吗。 这使我想到另一则新闻,关于那个著名的《乌鸦喝水》的故事。凡是读过小学的都学过这篇课文吧。“一只乌鸦口渴了,它要去找水喝。。。然后它发现了一个瓶子,里面有水,它想喝到水,于是就找来了小石子丢到瓶子里,最后终于喝到了水。。。”这本来是一篇科普小品文,目的是要教育小朋友们遇到事情要多动脑子,然后就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这样一篇毫无政治观点的科普文章却被人质疑是很不靠谱的。有好事的“福尔摩斯”就用多个省市的小学教材中所画的瓶子做了实验,发现无一例可以通过石块让瓶子里的水上涨。也就是说,按照教材中所说的办法,乌鸦是根本喝不到水的。虽然有一家出版社的教材画的瓶子可以喝到水,但是,却要丢进去足够多的石子才可以。乌鸦面对这样的瓶子,它不停地衔来石块向里面投啊投,直到水位上涨到它可以喝到水时,乌鸦却被累死了。而这一不靠谱的教材居然可以”横行”中国几十年,你说这不是造吗? 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应该具有知错就改的能力,这种能力是一种对污浊的自我净化,它促使着社会这是朝着良性的道路上不断发展。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在面对公众对某些敏感事件和任务质疑的时候,要能够敞开胸怀,用热情和信心来拥抱各种观点的碰撞,而不是想尽办法,挖空心思地对质疑进行围堵和压制。在一个思想多元的时代,人们的思维不是应该像从前那种被垄断,而是该用火炬点燃和激活,这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民族所具有的主要特征。这种创造性的质疑精神,尤其体现在对于一些传统的东西,一些被世俗所固化了的思想和认知,甚至被称为是伟光正的清规戒律地质疑上。16世纪初,罗马教廷压制了哥白尼的日心说,历史为他们留下了亵渎科学的恶名,而到了21世纪,如果有人依然还想用这样套来压制人民的思想,尤其是压制人们的创造性的质疑精神的话,甚至听到“烧烤”两个字都会耳热心跳的话,这样的民族还能希望吗? 想尽办法竭尽全力地去维护着一个虚假的存在,其实内心虚弱的表现,是不自信的表现。有一个东西,当大家都知道他是假的,但却没有人去说破的时候,这不叫泡沫又叫什么呢?是泡沫就会破的,一个被吹大的泡沫只能使得破裂的力度更加的剧烈,造成的危害也更大罢了。 ”英雄是不可以侮辱的,“这说话是有道理的,我们也应该秉持着这样的理念。但问题是,你要首先确保这个英雄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英雄,而不是人为捏造出来的假英雄,甚至是狗熊。这样才可以,你说是吗?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网络民议】莫名的中枪莫名的反党

4月19日18时44分,“五岳散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烧烤的图片,并配文:“给大家的晚餐助助兴。”随后,就有网友指出,“这明显是讥讽邱少云,侮辱革命烈士,声援作业本和加多宝。”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